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第五百六十章

2018-11-08 17:15:5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五百六十章

化龙池。

龙气翻涌,遮住苍穹。而在池子两岸,不动基王、龙树小僧隔池相望。待在化龙池的才是他们的真身。

“龙树小僧,病菩提离开寂灭山了。”不动基王道。

“你又想骗贫僧了。我可不会出去的,你想得到菩提树的树心,自己动手便是。贫僧还要打坐呢。”龙树小僧慈眉善目,坐在一棵摇幌的无叶草之上,随着无叶草一齐幌动。

“(消声)驴,你别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也在打寂灭山的主意,我们为什么不联手。佛系咸鱼已经传话过来,说病菩提的真身不在寂灭山,这是你我的机会。趁机拿下寂灭山,索取我们需要的一切。病菩提自会答应。”不动基王还不死心,又道。

哗!哗!

化龙池,水柱连天,高有万丈。无数水泡炸裂,登时,彩雨缤纷,像是天女在撒花。可不动基王与龙树小僧都无心欣赏,他们还在暗中撕比。两只基老都太了解彼此了,可从没Gao基过,也是难得。

吼!

伴随一声狂怒的啸声,化龙池倏地安静下来,漫天雨珠全被冻结。

孔雀鱼母从化龙池里飞了出来,寒气迸涌浮体
,冰雪抛舞。鱼母两翼展开超过千丈,每一片羽毛都散发着圣洁的光彩,她眼眸微转,觑定下方的不动基王、龙树小僧,“还让人休息吗,你们吵够了没。”

看到孔雀鱼母生气了,不动基王、龙树小僧也没脾气了,安静的像狗。实际上他们在鱼母面前确实是狗,不敢违抗她的法旨。

因为孔雀鱼母才是化龙池真正的主人,不动基王是代言人,后来龙树修炼出人形,也成了代言人。可在那之前,龙树只是孔雀鱼母用老放脚的地方。

而佛系咸鱼则是鱼母的儿子之一。

除了佛系咸鱼之外,还有红翅鹏王,鄙夷鸟,它们也是鱼母的儿子。

然而,鱼母儿子的地位却不如不动基王、龙树小僧。除了佛系咸鱼有些本事,红翅鹏王与鄙夷鸟都是扶不起的烂泥。孔雀鱼母基本上放弃它们了。

“鱼母大人!”不动基王道,“病菩提已经离开寂灭山,我们何不趁机拿下它们。”

“九天河呢,你将九天河的人置于何地。”龙树小僧嘲笑道,“况且有传言称九天河的源头和化龙池是连在一起的。我们若出手,天河之主会不会攻打化龙池。再退一步讲,病菩提是什么人,他敢离开寂灭山,你就不担心他的后手?”

孔雀鱼母安静地听完不动基王、龙树小僧的分析,道:“你们说的都有道理,咸鱼是怕打扰我,才将消息传给你们的吧。哼,那小子胆小了。”

“非也。”不动基王道,“佛系咸鱼神通广大,实力越来越接近我们的层次。此外,它还与恶龙潭的歌神秋裤六发生了纯洁的友谊,也是我们的助力。”

“秋裤六并不可靠,换成楚门还差不多。”龙树小僧不悦道,他一直瞧不起秋裤六,认为他太没用了,隔了那么久,仍不能制霸歌手界,排名不如六神花,这样的汉子怎能做佛系咸鱼的人类契主,不要太滑稽。

孔雀鱼母并没评价秋裤六,她道:“你们无非是想试探我,了解化龙池与九天河有何渊源。”

“不敢!”不动基王恭敬道。

“绝没那意思。”龙树小僧也道,他倏地幌了幌脑袋,变成一株龙树,落在化龙池之中,树须散开,铺在池水之上。

呼!鱼母降落,收拢双翅,站在龙树上。龙树小僧并未任何抵触,并以此为荣。若无鱼母的提挈,龙树小僧哪能化为人形,还是一株树,离不开池水。

“我不该瞒着你们的。”孔雀鱼母说,“九天河其实只有一条天河,即是第九天河,其余八条天河都是第九天河的分支,都是凑数用的。而化龙池与第九天河是相连的。你们大概也察觉到了,化龙池并无固定的场所,可都是围着第九天河旋转的。”

果然!龙树小僧、不动基王心道。他们虽然也猜到了,可没得到鱼母的印证之前,还是不敢确定的。

“鱼母大人,您与天河之主可是有独特的通信方式。”不动基王问道。

“有。”孔雀鱼母笑道。

“那您是否能联系天河之主,我们一起攻打寂灭山,砍掉菩提树。”不动基王又道。

哗啦啦!

鱼母脚下的龙树不住摇幌,显然,小僧不同意不动基王的提议。倏然间,树干浮起一张人脸,不是龙树小僧还能是谁。“不动基王,你多番劝说鱼母大人攻打寂灭山,一定没安好心。无非是相中了寂灭山的三神石。是与不是。”

“(消声)驴。”不动基王也怒了,“你敢说我有私心,难道你就没有。病菩提的本体是树,你也是树。你们之间若无基情,打死我,我都会信的。”

“你这是信口开河。贫僧杀了你!”龙树小僧气道。哗啦啦,树枝摇动的更厉害。

“你们俩都闭嘴。”孔雀鱼母怒道,“我什么都没说呢,你们又吵了起来。当我不存在吗。”倏然间,寒气迸滚开来,咝咝咝,犹如烟雾,瞬间冻住整个化龙池。就是鱼母脚下的龙树也被冻成冰石了。

龙池岸边,不动基王苦不堪言,他察觉到鱼母并无杀气,所以悄悄运转真元,化去寒气,这才好受些。

看来我与鱼母的差距又远了。不动基王心道,他也有野心,可有想法很好,能不能实现就难说了。以前,他一个人能打倒佛系咸鱼、红翅鹏王、鄙夷鸟,现在肯定不行。佛系咸鱼一人就能抗衡不动基王了,遑论咸鱼再有两个帮手,他们自会趁火打劫。

咔嚓一声镀锌圆管
,冻住龙树的冰层裂开了,寒雾荡开。龙树小僧又能讲话了,他道:“鱼母大人,贫僧与病菩提并无任何关系,他是他,贫僧是贫僧。”

“我相信你。”孔雀鱼母道,“你与不动基王都是值得信任的人。”

“敢问鱼母大人的意见?”不动基王道。

“现在,红翅鹏王已经到了九天河,应该在和天河之主会晤。”孔雀鱼母道。

“什么!”龙树小僧惊道。

“鱼母大人高瞻远瞩,是我多虑了。原来您有了计划。”不动基王喜道,“寂灭山的人太狂妄了。”

“红翅鹏王竟然飞去九天河了。”龙树小僧不敢相信。

“(消声)驴。鱼母大人做事,还要向你汇报吗。”不动基王得意道,“你就安静地听着就好。病菩提必须死,寂灭山也不能存在。”

“真是如此吗。”龙树小僧道。

“然。”孔雀鱼母道。“天河之主会同意和我们联手的,因为天女现身了。”

“楚门与天女同时苏醒了,这不应该。”龙树小僧道,“他们不是只有一人能活动吗。”

“恶龙潭的潭主即将归来。”孔雀鱼母又道,“而且金龙王、龙女、龙牡丹也会有进一步的动作。我们不早做打算,会很被动的。”

“既然鱼母有计划了,贫僧也不再多说什么,到时候能否将病菩提的心脏交予贫僧。”龙树小僧道。

“可以。”孔雀鱼母答应了。

不动基王还想说什么,可晚了。鱼母都说了,他也不好反对。

“龙树小僧得到病菩提的树心之后,他的实力会远胜现在,我恐怕再不是他的对手。难道鱼母想利用龙树钳制我。”不动基王难免有异样的心思。

其实,除了孔雀鱼母之外,化龙池受益最深的就是龙树小僧了,之前,他还是一株树,天天浮在池水之上,每天接受化龙池的洗涤,收到的好处,不动基王不嫉妒都难。而且龙树又是孔雀鱼母的栖息场所之一,也能承接龙气、孔雀之光的冲刷。

“我与龙树小僧的分身都在病菩提那边!”忽地,不动基王动了二心,想着背叛鱼母。

怎会如此。就连不动基王自己都被吓到了,如果被孔雀鱼母察觉他的叛心,还能有活路吗,她自不会放过不动基王。

双目阖上,鱼母已经休息了。龙树像是枯死了一般,并无任何动静。而化龙池岸边坐着的不动基王敛起心思,运转玄功。

呼!狂风遽起,电闪雷动,化龙池上方不再平静。忽地一只鸟飞了过来,正是鄙夷鸟,鱼母之子。

“这厮怎么还在啊。”不动基王心道。

鄙夷鸟,人如其名,长着一张鄙视众生的脸。可鄙夷鸟看到鱼母,还是毕恭毕敬的。“母亲,母亲,不好了。有大事发生!”

孔雀鱼母本想无视自己的儿子,可鄙夷鸟这几天没吃药,感觉他自己萌萌哒宁波排烟管道
。“母亲,醒醒啊,发生大事了。”

鄙夷鸟不由分说,落在龙树之上,并且化为人形,不断摇动孔雀鱼母。

鱼母只得道:“有什么事,说吧。”

鄙夷鸟所化的年轻人,眉清目秀,可还是欠修理。龙树小僧有一百个不愿意,不想让他站在树枝上。

“母亲,给点个赞呗。我去了一趟寂灭山!”鄙夷鸟说。

轰!

不动基王跌倒在地,雾草!竟然去了一趟寂灭山,不是说好了联手九天河,一起攻打寂灭山的吗,鄙夷鸟怎么飞到那边去了,而且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吃惊的可不止是不动基王,龙树小僧也怔住了,问道:“鄙夷鸟,难道你真的去过寂灭山,没谁拦住你吗,那里的树人们直接放你过去?”

“自然。谁敢拦我,我身份高贵,病菩提见了我,也得叫一声小爷。”鄙夷鸟说。

“让我静一静。”孔雀鱼母轻声道。

半晌,鱼母认真问道:“你真的去了寂灭山,可曾见到病菩提。”

“见了,留守在寂灭山的不是病菩提的本体,是他的一道分身。迎接我进入寂灭山的也是他的分身。人家很客气的,让我好吃好喝,走时,我还拿了好多土特产。”

说完,鄙夷鸟将袖子一甩,呼喇喇,狂风忽起,里面竟然有几棵树人,一棵是冬青树人,一棵是酸枣树人,还有一棵是石榴树人。

三棵树人面带惶恐之色,因为它们远离寂灭山,来到了化龙池。

孔雀鱼母与龙树小僧、不动基王齐齐望向空中的三棵树人,也是瞠目无语。寂灭山什么时候那么容易进去了,像比翼鸟,怎有可能成为病菩提的客人。

“母亲啊,病菩提是好人,我们和他和睦相处,怎样。我带回来几个树人,你吃了它们吧,味道还行,就是有些老,最好用大火炖一下。”

“不,我没胃口。”孔雀鱼母说,她可不想吃了树人。

“少主,你确定那里是寂灭山,里面待着的是病菩提的分身,而不是幻境。”不动基王又问。

“你不是废话吗,我的智商很高的,难道辨别不了吗。”鄙夷鸟忽道,“不动基王,你在嫉妒我,一定是这样的。因为我立功了,成为了和平使者。”

你这算是哪门子的立功。不动基王没法吐槽。“少主,寂灭山不是寻常之地,和化龙池一样,都是秘境。”

“你这倒霉孩子,我难道不知寂灭山是秘境吗。”比翼鸟笑道,“可人家病菩提说了,只要我们和他和睦友好,他愿意将寂灭山献给孔雀鱼母。”

马币的,这孩子脑袋肯定坏了。不动基王、龙树小僧心道。

就是孔雀鱼母也想将比翼鸟踹下去,动动脑子啊,病菩提的话能信吗,还有,你什么时候离开的化龙池,有经过我的同意,鱼母怒火冲天。

嘭!

鱼母的右翅展开,狠狠拍向比翼鸟所化的年轻人,将他拍飞了。

如果可能,不动基王与龙树小僧会大呼的,做的漂亮。就该揍一下比翼鸟,就不能长点脑子。

所以这也是鱼母为何派遣红翅鹏王去九天河的原因。如果让比鄙夷鸟到那边,鱼母想都不敢想啊,天河之主说不定会杀了比翼鸟。

“母亲,为什么揍我啊。”鄙夷鸟问。

“我觉得下手太轻。”孔雀鱼母遗憾道。

“不动基王、龙树小僧,大家都是哥们,为何不帮我说话。”鄙夷鸟又道。

不管,不敢!

龙树小僧、不动基王很默契,都选择无视鄙夷鸟,还是你自己去遭罪吧,谁敢替你说话。孔雀鱼母还不得吃了我们。

鄙夷鸟倏地现出本体,双翅拍动,嘭嘭嘭,扫碎了三棵树人。“都是你们害的,母亲都生气了。”

这厮无中生有,实在可恶。龙树小僧、不动基王继续鄙夷鱼母的第三子。

“如果这就是你说的大事,你可以省省了。”孔雀鱼母不悦道。

“当然不是。”比翼鸟吃掉了树人的心脏,“我说的大事,你听了会感兴趣的。”

“说吧。”鱼母不耐烦道。

“寂灭山又长出第二株菩提树了,而且是金色的。”比翼鸟说。

什么!

第二棵菩提树!

这下子,不但是龙树与不动基王,就是孔雀鱼母也难镇定,“鄙夷鸟,难道你没看错。”

“亲眼所见,还能有假吗。”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