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篡天 正文 第七卷 北方攻略_第五百五十八章 与岳父的交易

2018-11-09 18:23:5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篡天 正文 第七卷 北方攻略_第五百五十八章 与岳父的交易

那很好,很不错,那你们要动手就动手啊,只要夏侯家谁谁谁死掉了,那第一个矛头就指向你北冥家。

你要是敢灭了夏侯家,不管你是明来是暗来,整个天下的人都会认定,就是你北冥家干的,也只有你北冥家有这个实力。

这也只能说北冥家在明州根本没有什么根基,更是名声不显于外部。

整个明州这么一听闻,再加上夏侯家联合海鲨帮和巨鲸帮将之前的几件事情都结合在一起在民间挑动是非,整个明州看到北冥家的人,那都是一脸愤恨。

若不是忌惮他们实力强大,只怕一众民众早就上前,大白菜、臭鸡蛋等等的招呼过去了。

而北冥家和夏侯家这么一闹,欧阳家也急了,欧阳家的那些赶过来的高手一听夏侯家和北冥家闹成这样,而且北冥家还如此强大,顿时加紧赶路,飞速赶往明州城。

而当天白天倒是没有什么事请,不过,晚上,北冥家的人又出动,而夏侯家还是故技重施,和北冥家的人继续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不过,这一晚,夏侯家十数名弟子被打伤,官家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波及。

不过,北冥家和明州城的官员也有着联系,更是和京城的某个大人物有联系,所以那官员果断的明哲保身,随他们去闹,损失了人就损失了人,反正两个神仙打架,他管不着。

而夏侯家吃了这一个闷亏,顿时白天带着大量弟子找上门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北冥家的房子拆了,用火箭烧了他们的房子。

两家人自然是大战一番,但是北冥家的人还真不敢就那么杀了夏侯家的大量人。

所以,这一战,由于北冥家的收敛,夏侯家弟子重伤许多,夏侯彰轻伤退走而告终。

而夏侯家却是丝毫不屈服,发出强烈的谴责,就算搞不过你,也要和你北冥家大战一场,输人不输阵。

随后,夏侯家更是你在全城布置眼线,密切监视北冥家的一举一动,第二晚,两家更是大打出手,不过北冥家却是仍然没有伤及人命。

而这却是夏侯韬拟定的计划,这样打着打着,虽然丢脸,但是,好处却是大大的。

不少夏侯家后天九层的死士历经重伤之后,当然是被草谷治好,这样一来,他们的实力也大大提升了。

这样打下去,夏侯家只会越打越强,不过,这样的机会,真的不多。

第三天,欧阳家的人来了,来的人是三名先天九层的人和五名先天七层的人,他们在了解情况之后,立马选择站在夏侯家这边,对北冥家更是怒目相向。

当天,夏侯彰带着欧阳家的人直接找到北冥家,兴师问罪。

这会儿,北冥家却是稳重了。

因为,来的这些人的实力相当强大,他们是有把握胜出。

但是,要是真正打起来的话,自己这边绝对是损失惨重,更何况,这只是欧阳家一次性派出来的人,他还真的不敢将事情闹大。

后来,由北冥惊绝出面道歉,北冥鹰云也对着夏侯彰道歉,并且赔上厚礼,当然是一些珍贵的药材和金银等物。

而欧阳家的人看着也够了,有欧阳家牵头,夏侯家和北冥家这才暂时讲和。

而随后,北冥家也悄然退出了明州城。

明显的,这些天他们都是瞎忙活了,什么都没有查到,还惹上了夏侯家和四大世家。

而随后不久,欧阳家也离去,而北冥家直接向周边城市辐射查巡敌人的踪迹。

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不过,三家的人都知道,此事只怕没完。

待风头过去,北冥家还会悄然回来对付夏侯家,到时候,夏侯家只怕有苦受了。

不过,这些,都不在欧阳家的管辖范围之内,而这一次,算是夏侯彰承了欧阳盟主的情分了。

明州城,随着北冥家的人的离去,也渐渐安定下来。

而如此,十几天过去了,夏侯家也渐渐平静下来,也再没有人前来挑事。

这天是公元一一三七年十一月十八日,夏侯宇龙用传送阵回到夏侯家,当日明州城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明州城也是颇为冷清,路上几乎看不到什么人。

夏侯家后院,夏侯彰、夏侯韬、端木无痕、独孤敏、端木青、夏初临、葛嬛、水芸、阿紫、嫣若、淡月、凌波、凌音、草谷一众人都紧紧盯着位于夏侯宇龙房间之中的传送阵。

此前,他们已经得知夏侯宇龙要回来的消息,于是早就在此等候着。

不一会儿,传送阵散发出温润的光芒,光华一闪即逝,夏侯宇龙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众人一看是夏侯宇龙,端木青顾不得什么,立马如同倦鸟归巢一般飞身投入夏侯宇龙的怀中,几美也顾不得羞涩,立马如同倦鸟归巢一板,投入夏侯宇龙的怀中。

夏侯宇龙顿时被众美淹没了,一时间温香软玉,好不自在。

而淡月等人也是露出了微笑,看到这一幕,一众人心中不由的感到无比轻松,仿佛心中的某块大石悄然落下。

众人这才知道,夏侯宇龙已经不知不觉只见,在自己心中占据了十分重要的位置。

而嫣若的眼神闪烁不定,却是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而阿紫却是很认真的看着夏侯宇龙,一时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而最让夏侯宇龙高兴的是,凌波这丫头也投入了自己的怀抱之中,几美都十分自觉地为凌波让出了空间。

“呵呵,让你们担心了,这些天,有没有想我啊?!”

夏侯宇龙轻松而温润的声音顿时传到众人耳中,直至心田。

几美不由得脸色通红,却是反应过来,一个个脱离夏侯宇龙,玉脸羞红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哈哈哈……”

夏侯宇龙不由的开怀大笑,几美更是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哼,谁想你啦,臭哥哥,去了这么久,还知道回来!”

葛嬛顿时愤愤不平的说道。

几美却是不说话,气氛一时暧昧至极,葛嬛得不到其他人的回应,也是慌乱地低下头去。

“呵呵,我回来啦!”

夏侯宇龙却是大喜的说道,顺手牵起葛嬛的手,微笑的看着一众人。

“呵呵,回来就好,呵呵……”

夏侯彰顿时欣慰的点头笑道,其他人也是渐渐笑出声来。

“走吧,好嬛儿,我们都去客厅吧,这一路,收获还真是不小。”

过了一会儿,夏侯宇龙微笑着说道,一众人不由得点了点头。

而夏侯宇龙却是一早就用神识探查众人,这一看不由得大喜所望。

一众人都有了不小的提升,境界更是稳固了不少,特别是阿紫和嫣若二人。

夏侯宇龙也看出来了,这二人的灵力运转流畅了,说明都研究出了自己最适合的功法了。

而嫣若身上的血腥味,却是全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红色的奇异灵力。

而阿紫身上流转的,却是青绿色的灵力,明显的,阿紫也找到了自己的修炼之路。

而其他人的变化自是不在话下,特别是草谷,也已经修练到了元婴九层巅峰的境界,修为更是无比稳固。

这更是让龙大少欣喜不已,因为,夏侯家的首席炼丹师,算是有着落了。

客厅,夏侯宇龙当先坐在主位上,望着一张张期待的脸,顿时将去北方之后发生的事情绘声绘色的娓娓道来,一众人都时不时的发出惊叹声。

而夏侯宇龙说完之后,夏侯韬却是担忧道:

“宇龙,单凭仁善这些新建立起来的士兵加上杨震和张涛的士兵,能够守住这许昌、长葛、鄢陵三座城池?”

而其他人,也有着这种担忧。

“呵呵,二叔不必多虑。

仁善那边,有着夏超和唐末两位死士帮忖,加上夏侯渊大将军,根本不担心什么人的刺杀。

若是有高过元婴期之上的人刺杀,那可是天下大乱了。

而且,我也听说了,这些修士等人是无法出现在战场之上大闹的,不然那就不叫打仗了,那叫做相互屠杀了,到时候,只怕是真的天下大乱了。

而且,这背后似乎有着强大的人在制衡着,加上蜀山和一众修真大派的约束。

想来,元婴期以下的高手,是不会轻易参合战争之事的。

仁善那边也无需担心,铁骑虽然厉害,但是在这冬季,仁善用的乃是坚清壁野的计策,他们金国,撑不了多久的。

只要仁善挺过这一次的守城战,也能彻底站稳脚跟了,二叔你就拭目以待吧。”

夏侯宇龙顿时微笑的解释道,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

“哦?!

宇龙,想来你对这守城战倒是十分有信心,快和我们说说,仁善接下来会用什么手段。”

夏侯韬顿时来了兴趣,不由得急问道,夏侯彰和端木无痕也被勾起了兴趣,顿时跟着起哄。

夏侯宇龙一看几人如此模样,也不藏拙了,顿时将守城的计策娓娓道来:

“嘿嘿,二叔啊,仁善接下来如此……这般……

这两座城池也是经过几个月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加固了的。

嘿嘿,这下子,足够那些金国蛮夷喝一壶的了。

他们的火炮技术也不怎么成熟,攻破城池那是不怎么可能,凭着仁善手中的资源和实力,嘿嘿……”

夏侯宇龙顿时将计策娓娓道来,这会儿,夏侯韬等人都纷纷瞪大了眼睛。

这计策一个比一个毒,这冬天的,首先是切断了金国的粮草补给。

金国想要安心打仗,那必定要保证开封等地方的人民不会暴乱,若是暴乱了,那打仗也很难了,而且这更能激起整个北方的民愤。

而刘仁善,早就在北方将人渗透好了,夏侯宇龙盗走的,都是重点城池的粮草等物,这就切断了金国在南京路大部分的补给。

如此,金国取粮草,只有两种途径,那就是从金国那边运粮草,第二就是从村镇和城镇搜集粮草。

可是,那些百姓在伪齐暴政之下,本来就粮食不多,夏侯宇龙虽然没有动百姓的粮草。

而且他们在伪齐的统治之下,过的根本就不是日子。

所以,他们的粮草问题,是一大问题。

在这冬天,道路又不畅通,大雪也是呼拉拉的下着,金国运粮草,那是北渡黄河运输,这运粮草的问题,就成了大问题。

而开封离得许昌那么近,附近的势力范围早就被刘仁善渗透了,他们想要从百姓手中拿到什么粮草,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而若是他们在远处征收粮草,民众活不下去了,刘仁善的人这么一站出来,那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了。

如此,兵源就是源源不断的。

而刘仁善控制的许昌、长葛、鄢陵周边早就是坚清壁野了,别说人,野兽都看不到几只,都被杀光了。

而且那边的水源等等,都被下了剧毒,人影早就没了。

所以,金国人要喝水,从开封等城市集中,这冬天的,还要运输水源供给大军,简直就是一件残酷的事情。

而刘仁善手上,太多的物资了,现在又有了六万兵马,更有着李显忠的部队。

在附近的村子,早就挖好了地道,准备地道战,而这三座城池附近就是始祖山脉,绝对是打游击战的好地方。

而李显忠要干什么,那就是训练好骑兵,然后偷袭金国人的粮草队伍。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