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苍灵十二将 第五十二章 来自青竹帮的战队 一

2018.11.09 来源: 浏览:0次

苍灵十二将 第五十二章 来自青竹帮的战队 一

苍灵城西南部。西南集市区。

“嗯?”

叶恒远正站在一家卖xiǎo型木雕的xiǎo摊面前,把玩着一只用黒木雕刻而成的羚羊木雕。突然间,他仿佛听到了什么,目光突然变得呆滞,抬了抬头,原地转身,向北方的天空望去。一片积雪从木头和竹筏编织成的dǐng棚上流下来,落到了他身穿的青绿色棉袍的右肩上,沾湿了一大片。

苍灵城的雪刚刚停下。天空露出了一diǎn亮光,变成了位于白色与灰色之间的一种淡淡的灰白色。两群鸟类灵兽从集市上空的天空中飞过,分别从西边和北边往东边飞去。

“恒远哥,你怎么了?”

薛梦怡抬起头,轻轻地拉了拉叶恒远的胳膊。她也穿了一身金黄色的女式棉袍,上半身的袖口、领口和下半身的裙摆处都镶着纯白色的丝绸花边。娇xiǎo的身躯包裹在厚厚的棉袍里,看上去像是一个大号的布娃娃一样,十分可爱。

“哦?哦……”

叶恒远刚刚反应过来,用力摇了摇头,重新让自己清醒过来。薛梦怡正把脑袋伸到他的面前,张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我……我没事,没事的,梦怡。”

他轻轻地把手里的黑羚羊木雕放回到xiǎo摊上,跟其他的十几只不同的动物木雕放在一起。摆摊的白发老妇从xiǎo摊后的木椅子上慢慢站起来,裹紧自己身上的旧大衣,看了他一眼,伸出皱皱巴巴的手,把黑羚羊木雕重新摆正。

“我只是突然感觉到……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恒远兄,你不会是这几天忙得神经过敏了吧?”

季成东站在对面的一个卖手镯的xiǎo摊子前,背对着叶恒远和薛梦怡,右脚尖dǐng着地上的石块转悠,左手的手腕上戴着三个大xiǎo、颜色和花纹都不一样的手环,逆时针晃动着胳膊,任由三个手环在他的胳膊上转来转去。他身上穿的不是棉衣,而是特制的皮衣,虽然比棉衣要稍微薄一些,但保暖功能却差不到哪儿去。

“这几天你的课最多,是不是忙得脑子抽筋了?我放diǎn水帮你洗洗脸可好?”

“去!”薛梦怡转过身,冲着季成东翻了一个白眼,“季成东,你才脑子抽筋了呢!这大冷天的,你直接拿凉水洗脸,不怕冻坏了啊?”

“怎么了,大xiǎo姐?”季成东转回身,嘴角上挂着一丝坏笑,“我关心一下恒远兄,不可以吗?再説了,我也能放热水啊!恒远兄晚上要上古语课,肯定费脑子嘛。説真的,我现在都不明白,画那么大劲去学古语干嘛,又费脑子又伤神……”

“xiǎo梦,时间是不是快到了?”

叶恒远就像没听到季成东的话一样,自顾自地跟薛梦怡説着话。在低头问话的时候,他又抬了一下头,往北方看了一眼。那种莫名的不安感仍然堵着自己的心口。难道是师父那边出了什么事吗?不可能吧……

“嗯,”薛梦怡diǎn了diǎn头,“很快就到了。学院的马车马上就来接我们去斗技场。”

“不用叫上王赫和俊峰他们吗?”叶恒远问。

“不用的。马车会先接上他们的。”

“那行。我们准备走吧。”季成东转过身,从口袋里掏出钱,递给卖手环的矮个子中年男人,带走了那三个大xiǎo不一的手环。

马车在雪路上缓缓地向弘德斗技场行驶着。雪化了一些,但路上的积雪仍然不少。无论是走路的平民,还是马车和坐骑,都不敢加快速度,以免滑倒。为了保暖,马车的外层被加固了,dǐng棚上方垂下的帐子也换成了双层的。

学员们分别坐在马车的两侧。男学员们在左,女学员们在右。樊俊峰把左臂搭在车窗上,用手肘轻轻撩开帘子,望着窗外。刘慧然坐在他的正对面,看了他一眼,仿佛有diǎn不满,但没説什么,只是撅了一下嘴。

“哎,哎?”季成东把胳膊分别搭在叶恒远和王赫的肩膀上,身体往一边侧歪,脑袋像拨浪鼓一样四处转悠,“冷寒不来了吗?我已经好几天都没看见他了。”

“他师父带他出去了,”叶恒远淡淡地説,“好像是要指diǎn他修炼。应该是往北走了。啥时候回来还不知道。”

“哦……哦。”

季成东恍然大悟,抬起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对啊。北边的暴风雪那么大,很适合冷寒修炼的。”

除了抱臂靠在马车座上的王赫和一直往外看的樊俊峰以外,其他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用眼神提醒他:你这简直是废话!

季成东自知讨了个没趣,低下头,不再出声。

“这几天前线那边总是没有动静。”王赫突然开口了。

包括季成东在内,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他。就连一直往窗外看的樊俊峰也把头转了回来。几个女学员的脸上都布满了惊讶的神情。

“前线的部队没有进攻,”王赫説,“几个月以来,只是在防守。只不过,敌人没能再突破防线,没有再偷袭。这是我家族中参军的弟子们寄回来的信上説的。”

“啊?怎么没进攻呢?”一个留着紫色卷发的女学员立刻尖叫起来。她的嗓音不但很大,而且还很尖锐、刺耳。薛梦怡和刘慧然同时看了她一眼。

王赫张开蒲扇一般大的双掌,往自己面前的桌子上拍了一下。他用的力不大,却也让这连接着马车底部的硬木制桌子颤抖了一下。

“我也不太清楚。听我爸説,这应该是联合指挥部的决定。可能跟正在秘密训练的魔灵军团有关。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这肯定也是军方一直没征召我们的原因。”

叶恒远右手握拳,缓缓抬起右拳,在自己的下巴上轻轻做摩擦状,遮挡住自己不自觉抽动的嘴角。他想起了自己师父説过的话。

“你一定要xiǎo心龙遥父子,还有康隆。尤其是龙麟。对于现在的你来説,他们还很危险。”

“龙遥和康隆,都很危险。他们都隐藏得太深。而且,他们手中所掌握的力量,都足以影响整个国家的局势。”

“我可以感受到,他们两个人的修为又进步了,远比他们所显露出来的要强。我觉得,我现在看不透他们了,也很难估计他们的真正实力,更猜不到他们的真实目的。”

马车里陷入了一片沉默。所有人都看着坐在角落的王赫,却没有人再説话。

一阵非常迅疾的马蹄声突然从马车的左侧传来。这一阵马蹄声非常整齐,节奏完全合拍,听起来像是一辆马车上的几匹马共同发出来的。

“嗯?”

樊俊峰把头一扭,伸出手,撩开了窗帘。一辆马车正飞快地在他们的左边飞驰着。只是几次呼吸的功夫,它就超到了他们的前面,并继续向前方飞驰。

叶恒远也把脑袋歪了起来,往窗外看了一眼。那辆马车的规模跟他们乘坐的这辆是差不多的,都是大号的马车。不同的是,那辆马车的dǐng棚被染成了深蓝色和浅蓝色相间的颜色,车窗两侧垂下的是奶白色的帐子。在它的白色车厢上,画着一丛青色与深蓝色相间的竹子图案。无论是在它的dǐng棚上,还是在车身上,都看不到半diǎn雪花和被雪水沾湿的痕迹。

“那是什么标志?”樊俊峰低声嘟囔。

“什么?”王赫问道。

“那是一丛竹子的标志,”叶恒远説,“青色的竹叶与深蓝色的竹相间。印在那辆马车的后车厢上。”

“难道是青竹帮的标志?”薛梦怡开口了。

“有可能,”王赫diǎn了diǎn头,“我想不到别的。”

“那就很正常了,”季成东歪了歪脑袋,靠倒在车厢上,“或许他们是来送药的呢。天气这么冷,肯定会有不少人冻伤。冻伤药肯定会出现短缺的。”

所有人再次沉默。叶恒远把手搭在车窗的另一边。

“哎,”刘慧然突然开口,“你们知道今天的对战是怎么安排的吗?”

“不知道啊,”薛梦怡説,“我只知道,今天好像是雷曦姐带队呢。听説她完成毕业考核以后,就准备留校任教了。”

几个女生又拉开了话匣子,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聊。聊着聊着,马车就到了弘德斗技场的西门。西门比正门要xiǎo一些,但也有专门的参赛人员通道。几名清洁工不停地打扫着入口处的台阶,把所有的积雪都扫净了,保证台阶上没有任何一片湿滑的地方。

学员们下了马车,依次上了台阶,往通道的入口走去。

“哎,梦怡,”刘慧然问,“既然是雷曦姐带队的话,我们还是在老地方集合吗?”

“是啊,”薛梦怡回答,“只要没有另行通知,就是在老地方啊。”

一阵马嘶声突然从西门的北侧响了起来。刚好是叶恒远众人来的另一个方向。叶恒远和樊俊峰同时停下了脚步,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是他们所看到的那辆来自青竹帮的马车。十几名身穿同样的长袍的青年弟子正在依次从马车上走下来。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小孩化痰止咳吃什么药最好 东莞工作服 万能拉力试验机 贵州定做西服 电子万能试验机 订制工作服 黄冈建筑资质 扬州印刷公司 济南试验机厂 零部件试验机 液压万能材料试验机 贵州定做工作服 贵州定做职业装 电子万能试验机 黄冈建筑资质代办 襄阳建筑资质办理 定做制服 央视广告策划 全民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