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S路

2019-01-11 14:14:2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前几天下过一场大雨,阻挡了下班回家的归路,常走的小路被汪洋所困,不得已绕道而行。使得平常五分钟的路程增加了几倍,绕道而行走出一个大S。

未出伏的太阳仍然灼热,头一次绕行有些无奈,毕竟增加许多路程,但第二天过后心情逐渐开朗起来,酷热的骄阳在心里不那么恼人了。

增加的路段已好久没走过,大概少算也得十年以上,今天路过,目击昔日的景色顿觉亲切。记得有一段小路是儿时常常走过的,具体时间大概四十年前,现在回忆起来,就在昨天。只记得文革初期,那时生活比较艰苦、乏味。由于艰辛的跋涉,家里的人业余时间都为1张嘴而忙碌。春季的时候经常穿过库区,来到我们称呼北头的地方种地,这条小路是必经之路。那时种的农作物主要是苞谷和土豆,这些农作物可以当主粮。农闲的时候,趟入草地,荣幸还可以找到一个鸟巢,取得几个鸟蛋,那可是上等的美餐,现在想起来口水又在涌动。小的时候虽然艰苦,但前行的日子没有忧愁。

忘记这片土地已有多年,或许在梦中想起。现在已不知我耕耘的那块荒地在草丛中的具体方位,北头的一草一木还是那样的眼熟,植物种类大体没变,可对我来说又是陌生。毕竟好多年没来过了,让我不胜唏嘘的是,今天的一切还是依循规律,野花照旧按季节开,芳草依旧按季节长,仍然生机勃勃,丰润可人。天还是那片天;地还是那片地,只是人已变老。眼望这块儿时的恋地,让我思泪溢出,感情复杂。

那些青绿的原草、怒放的野花随风摇摆,像久违的朋友在向我召唤致敬。像是在呵斥我的无情和忘本。又像伸出许多小手,簇拥拉拽着我融入几十年前的帷幕。返童的心情顿添多分天真和问候:哪位是我朋友的后代。你们祖爷爷祖爷爷的朋友来看你们了,我脱口飞出这样一个可笑的稚语。

伫立在花草的身边,深嗅它们的气味,悠然间获得一丝恬静和温馨,心里的回归返潮隐隐发作,恰似前几天突降的洪水。我突然觉得,脱离了喧嚣,在这里找到了在世生存的价值。那些无名的小草,那些精气神灵的野花,不知从哪里来,不知往哪里去,无求无欲,只是一点点天水的施舍,它们就生机盎然,缤纷世界,焕发出绚丽多彩的自然魅力。它们掌握着自己的命运,咏诵天地的轮回,这种忘我的奉献与情怀构成的循环,是经过多少亿年去劣存珍的演化而得来的真谛,我没有学过进化论无从考之。但那应是一种顽强向上毫无怨言的性格,一种不畏艰难为根的繁衍而活下去的乐观心态和勇气组合的最好传承!

人从自然而来,最终还是要回到自然中去。我忽然陷入莫名的羞愧,这种感觉通过血液逐渐散布,一丝忏悔牢住心头,心中反反复复质问着一个警句:为什么现在的我经历了千次万次风雨的洗礼,却做不到一棵草、一簇花的付出和安然。我为什么没有做到?为什么?

拐过S的大圆弯,渐出景外,那丝忏悔仍绕心头,我在斜阳下思索而行。我想,如果这忏悔酝酿有一天终成洗涤灵魂的酸雨,我愿意在它沐浴中赤裸裸地剥蚀自己,脱胎换骨。如果时光回放,有重塑一个我的机会,我宁愿脱下假装的外衣,放下囊中的需求,肌肤化为绿色,灵魂变得洁净,变成那莽原上的一朵花,一棵无欲的草。

灌装机报价

经典故事会

焊管机报价

邦定机生产制造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