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五行之唐衣传第十九章你死我生没

2019-01-13 17:26:5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五行之唐衣传 第十九章 你死我生

桃源村村民对唐溪的所作所为,深感痛惜。百年桃花林再不见当年,花香被礁湖替代。大火过后,一片尘埃,几颗焦黑的枯木枝,安然耸立。厚厚的灰烬,被微风吹起,使桃花林陷入一偏灰暗。只有宽阔湖面,还如往常一样,映射着蓝天白云,在太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

寒凝竹坐在唐溪经常来的地方,看着山下的桃花林,通红的眼睛下,还有泪痕滑落的痕迹。寒凝竹不明白,一向胆小的唐溪为何会做出如此举动。不仅桃花林没了,整个人也失去了踪迹。

寒凝竹后悔没有照顾好唐溪。后悔没阻止唐溪进入桃花林。后悔被母亲责罚,迁怒于唐溪。寒凝竹知道这一切都晚了,望着山下被化为灰烬的桃花林,露出了自责。同时在寒凝竹内心,根本不信唐溪会葬身于火海之中。

村民将桃花林找了数圈,也没发现唐溪的影子。村民们知道,唐溪活下去的希望很渺小,也就此放弃的了。寒母也很自责,同时也还在想着如何跟天池童子交代。

午时,寒母拿着唐溪的包袱,走到寒凝竹身边,准备将包袱入土,为唐溪做个衣冠冢。

“娘,你真的认为唐溪会死?”寒凝竹夺过唐溪的包袱,疑问道。

寒母望着山下的桃花林,没有说话,

五行之唐衣传第十九章你死我生没

回到了住处。寒母在内心,也希望唐溪没事,可桃花林的焦土,让寒母不得不信。寒母离去,寒凝竹抱着包袱继续坐在地上,平静的双眼望着格外耀眼的明镜湖。

寒凝竹总有无数祝福在墨中看着明镜湖,不经意间,见湖底有人出现。寒凝竹看见唐溪正望着自己微笑,还看见唐溪身后一个老头。当寒凝竹眨眼后想看的更清楚时,确发现湖面什么都没,似刚刚看到的都是回忆。

一个时辰后,寒凝竹回到了家,把唐溪包袱放好后,回想刚刚看到的一切,久久都不消失画面。

明镜湖内,天池童子落下手中碧玉石子,抬头看天一眼后,坐在蒲团上闭目养神。唐溪躺在石台上,脑海一片空白。唐溪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更无法接受只有六天的生命。

青麟莽不知何时出现在唐溪的石台上,嘴里吐着信子,双眼盯着唐溪。唐溪睁眼看了青麟莽一眼,没有半分害怕。唐溪翻了个身,背对青麟莽。青麟莽见唐溪没有害怕,便绕到唐溪面前,张着大嘴,发出“呲呲”声,似要吃人般。

“滚啊,老骗子欺负我,你也欺负我,当真小爷怕你啊!”唐溪坐起身,双手推开张着大嘴的青麟莽怒道。

被推开的青麟莽,闭上嘴,如珍珠的黑眼看着发怒的唐溪,嘴里吐着信子,脑袋一上一下的,似跟小孩做错事了般,又似不明白唐溪为何大吼大叫。青麟莽怪异样子,让心情烦躁的唐溪恢复一丝平静。

唐溪站起身,走到青麟莽身前,伸出小手,对着青麟莽说道:“咬我啊,毒死我,我也不把血给那个老骗子。”

青麟莽粗壮的身体一边躲避唐溪的小手,一边后退。唐溪见如此,便越靠近。最后青麟莽为了躲避,直接朝大厅溜去。唐溪见青麟莽如此举动,跟在身后追去。

“哈哈,老骗子欺负我。现在轮到小爷欺负你了。”追着青麟莽的唐溪,大声笑道。

青麟莽最后躲在天池童子身下,抬着脑袋看着唐溪,完全不明白先前还害怕唐溪,怎么都变了个人似的。

“闹够了没?”天池童子骂道。

“老骗子,你管我啊!”唐溪小嘴一嘟,反驳道。面对死亡的唐溪,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先前的害怕,全部消失。

“啊”唐溪话刚说完,右腿膝盖三寸之处,传来剧烈疼痛,似整个膝盖要分开般。唐溪身体不稳,栽倒在地。

“都快是个死人了,还如此嚣张。”天池童子收回手指后,继续说道:“这一指是让你以后学会如何尊敬老人的,不过你只有五天的寿命了,记住了也没用。”

唐溪卷起裤腿,只见青点又扩散了三寸。唐溪双眼仇视天池童子,嘴里露出微笑,伸出手指,深吸一口气,朝着肚脐外的青点按下,撕心的疼痛再次传来。唐溪咬牙,哼都没哼一声,只是铁青的脸额上浮出一颗颗汗珠。

“老骗子,不就是死么,小爷才不怕呢。告诉你,小爷现在就不想活了。”唐溪怒语过后,又朝肋骨下的青点按去。唐溪再次进入剧烈的疼痛,唐溪咬牙切齿,露出一副大男子气息。

唐溪再次深吸一口气,朝最后一个黑点按去。一向平静的的天池童子此刻再也安静不下来了,从惊恐中醒来,就要阻止唐溪按下最后的一颗青点。

只是最终还是晚了一息。唐溪按下,天池童子带着真气双指才落入唐溪的穴位。唐溪只感觉身体如同蚂蚁吞噬般,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天池童子走到倒地的唐溪,只见唐溪身体上的青色经脉隐约要连成一条直线。唐溪身上更是浮出一丝寒气,嘴角抽搐,显然已经到了离死不远的地步。

天池童子竖起双指,在这五处穴道上,输入真气,控制青色蔓延。半个时辰后,天池童子吐出一口浊气,将昏睡的唐溪放在蒲团之上。

“臭小子,不按常理出牌,你是故意的吧!”天池童子生男孩儿往前一扑气道。

天池童子按了蒲团下一个按钮,一张冒着寒气的冰床出现在大厅。将昏睡的唐溪扔在冰床后,继续忙着手中的八卦盘。

“时间啊,快来不及了。”天池童子露出着急的样子,一边摆放的碧玉石子,一边翻着破旧的古书。

一个时辰后,天池童子将八卦盘一掌打碎。怒道:“什么换血大阵,全是骗人的,既然阵法不行,老夫只有强行换血了。”

原本天池童子只想吓唬唐溪的,可唐溪却与常人不同,越是吓唬,越让人看不懂。唐溪本还有七天之命,如今连毁四处穴位,还有三天命的唐溪恐怕下一刻就魂飞魄散。

至于换血大阵,是天池童子在古籍上找到的。此阵除了不消耗功力外,还能将血液充分吸收。原以为唐溪命陨前两天就能将阵法完成,可没想唐溪确弄处这样的变故。

青麟莽早已躲的远远了,只剩下唐溪坐立在冰台上,此时的呼吸极其微弱。

天池童子踏上冰台,平静道:“本想留你一命,可惜你提前的了时间,别怪老夫。或许只有你死我才能生吧!”

汽车距离感应器价格
8187网卡报价
不锈钢衣帽架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