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宋小君食爱少女

2019-05-16 17:01:4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三星将在设计上改变或提早采取可折叠显示屏
气相色谱仪操作常识的讲解
110371.html" target="_blank">苹果iPhone6s印度遇冷当地人都在用
凉拌沙拉的做法

在这个故事的开始,我需要下一个定义。

食爱少女,新物种,无害,迷人,聪明乖巧,最大的心机就是没有心机,如同吸血鬼一样,靠吸食男人给她们的爱活着。

她们必须不断进食,不敢接受新鲜的爱,否则皮肤会变差,情绪会变坏,精神会变空虚。

没有爱她们也可以活着,但绝对活不好。

贝影有个习惯性的动作,就是撩头发。

贝影一头长发,黑强直,撩头发的时候嘴角微微翘起,眼睛里有光,杀伤力巨大。最佳案例就是有一次超速行驶被交警逼停,贝影凭仗撩头发、眨眼、微笑,成功地避免了惩罚,顺便得到了交警的号码。

贝影是个神奇的女孩。

很少有女孩可以用神奇两个字形容。

贝影的奇异表现之一,是她的工作。

先前,贝影在一家化妆品公司上班,上司刁钻古怪,没有年假,工资低,待遇差,关键是有着各种各样变态的规章制度,比如不准在办公室吃东西,上班迟到每5分钟扣三百块,着装必须得体,短裙短裤必须过膝,男人女人都不准露乳沟。

贝影强忍着上了几个月班以后,终究忍不住,在找到一份她认为非常合适她的工作之后,毅然辞职。

新工作让朋友们大吃一惊。

贝影卖了1辆折叠电动车,两部,开始了她的新工作。

深夜代驾。

贝影昼伏夜出,穿得漂漂亮亮穿梭在三里屯一代,用app抢单,把喝醉的客人送到目的地,然后自己再骑电动车返回三里屯,等待着下一单。

我们都很吃惊:“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给他人代驾,万一被强奸了怎么办?”

贝影从包里取出防狼喷雾,对着我们晃晃:“我有这个。实在不行,我车里还有扳手。”

贝影喜欢这类深夜里载着陌生人游走于城市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守护这个城市的骑士,有时候还能顺便泡泡男人。

说到泡男人,贝影的奇异体现之2就是在感情方面异于常人。

如果要列出贝影交往过的男朋友,我们可能需要一张Excel表格。

人们常常习惯于通过一个女孩中国兵工数控机床技术向德国制造学习甚么?
交往过男朋友的多少来判断,这个女孩是良家,还是bitch。

如果这样判断,贝影是当之无愧的bitch。

她自己也从不讳言,乃至把自己的名改成Hot Bitch。

贝影其中一个男朋友就是在深夜里代驾的时候认识的。

一般来说,客人通过下单,被女代驾司机抢到了,客人们都会很开心。

毕竟花点钱就能让一个女孩在深夜里奔向自己,是一种很爽的体验。更何况,整个行业里,还是以男司机占多数,女司机自然是宠儿。

客人们看到贝影都会大吃一惊,很难相信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会做代驾。

喝了酒的男客人借着酒劲儿调戏贝影,口淫党常常无害,贝影轻易化解。碰到动手动脚的客人,贝影会直接踩刹车。

如果习惯了这些各色人等,贝影没觉得这个行业有多危险。

一个下雨的晚上,贝影抢了一个额外小费已经加到三百的单子,目的地是京郊别墅。

以贝影的经验,这一定是个有钱人,开的车不会差,贝影非常喜欢开好车。

赶到了酒吧,果不其然,是一辆保时捷。

客人上了车,就昏睡过去。

上了4环,客人才醒过来,看看代驾的司机是女孩,客人也吃了一惊:“你怎样是个女的?”

贝影从后视镜里一看,客人长得不错,花样美男。

贝影笑了:“为什么不能是女的?”

客人也笑了:“我倒是第一次遇到女的代驾司机,你叫甚么名字?”

后视镜里的贝影聊了一下头发,嘴角带着笑,眼睛里有光:“我叫贝影。”

客人赞叹:“名字好听人好看,我叫豆沙。”

豆沙和贝影有一搭每一搭地聊起来。

豆沙酒意上涌:“你开的太慢了,给油啊,给到底,我这车拼的就是速度。”

贝影无奈:“这里限速90。”

豆沙坚持:“怕甚么,超速算我的,给油!给到底!”

贝影一听,一脚把油门踩下去,车子疾驰在北京的夜色之中,豆沙高兴得哈哈大笑。

送到了别墅区。

豆沙看着外面的大雨,问贝影:“你怎么回去?”

贝影从后备箱里拿出折叠的电动车:“这个。”

豆沙摇摇头:“这太危险了吧?大晚上的,下着雨。”

贝影一脸无所谓:“那也没办法啊,下雨单子多,我还想折回三里屯呢。”

豆沙想了想:“要不这样吧,我和你一起回去,晚上随着你一起代驾,我也体验体验。”

贝影笑:“你就是传说中闲得蛋疼的富二代吗?”

豆沙也笑:“行不行吧?”

贝影耸耸肩:“行啊。”

保时捷又折了回去。

贝影抢到一个单子,赶到的时候,客人看到两个人都要上车,愣住:“怎么你们还俩人?”

贝影还没说话,豆沙先开口:“她是女朋友,自己一个人我不放心。”

客人愣了愣,也没说甚么。

贝影看着豆沙,觉得豆沙还挺可爱的。

送完了最后一单,贝影骑着电动车和豆沙一起奔驰在公路上,好在雨小了很多,但两个人还是淋成了狗。

贝影喊:“体验好吗?”

豆沙趁机抱紧了贝影的腰:“特好。”

从此以后,每次贝影代驾,豆沙就开着保时捷跟在后面。

客人奇怪:“后面那车干吗的?老跟着我们。”

贝影觉得可笑:“可能是个神经病吧。”

送客人到了目的地,豆沙就开着车再把贝影送回三里屯附近。

有时候豆沙开玩笑:“你挣得钱是否是得分我一半啊?”

贝影切了1声:“你好意思要我的血汗钱吗?”

豆沙开着车,带着一大束玫瑰,在三里屯跟贝影表白。

贝影虽然觉得土,但还是答应了。

两个人顺利地在一起。

恩爱了一段日子,便开始了无休止地争吵。

豆沙希望贝影不要再做代驾,这让他很没面子。

贝影说豆沙干涉她的生活,而且很不喜欢豆沙每天混夜店。

终于有一天,豆沙被贝影抢白得无言以对,给了贝影一巴掌。

贝影从小到大哪里被人打过,当即就疯了,一脚踢在豆沙裆部,宣布分手。

分手之后,贝影继续做着代驾,昼伏夜出。

时间长了,豆沙受不了了,特地组了一个局跟贝影道歉,局上豆沙带来了他的一众好友。

其中,就有豆沙众多好朋友之一乌冬。

唱歌的时候,贝影忍不住多看了乌冬几眼,乌冬报以微笑。

局上,豆沙喝多了,跪在贝影面前痛诉衷肠,哭得稀里哗啦,在场的都很感动,只有贝影觉得尴尬,心里想着:“他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好了?我怎么都不知道?”

突然间,贝影看着豆沙冒出来的鼻毛,心里觉得非常讨厌,再仔细看,发现豆沙全身都是毛病,怎样看都不顺眼,厌恶之情更胜。

后来贝影说:“我也不知道怎样了,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对豆沙死心了。”

贝影气冲冲地离开,一只手拦住了她:“就这么走了?”

贝影一抬头,发现是乌冬,贝影一愣。

乌冬说:“我送你呗。”

贝影撩了一下头发,微笑着说:“我家很远的。”

乌冬笑笑:“我有的是时间。”

贝影成了乌冬的女朋友。

豆沙大受刺激,找到乌冬,和乌冬大打出手。

乌冬保持着风度,豆沙歇斯底里。

贝影给受伤的乌冬擦药,道歉:“对不起国内中高级机床附件品市场竞争白热化
了。”

乌冬满不在乎:“挨一顿打,换来你,值得啊。”

朋友们觉得贝影对待感情太草率,贝影说:“我就这样,感情就像是水龙头一样,开得快,关得也快。你们不都叫我bitch吗?我就应该表现得像个bitch才对。”

贝影和乌冬的感情也没有持续太久。

贝影去看乌冬的住处看他的时候,发现乌冬正和一个夜店女翻云覆雨。

贝影往沙发上一座,看着惊呆了的乌冬和夜店女,点了根烟:“没事,你们继续,完事了我们再谈。”

小孩流鼻涕咳嗽
小孩流鼻涕咳嗽吃什么药
小孩流鼻涕咳嗽吃什么药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