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归来的宗师 第223章:杀机

2019.12.05 来源: 浏览:0次

归来的宗师 第223章:杀机

唐田上了京杭大运河之后,在暗中蛰伏了很久很久,一直到凌晨三四点,彻底没有人出来活动了。这才紧紧的捂着胸口,向着荒郊野外而去。

他觉得还是得小心为妙,这件事情过去了才没有几天的时间,很有可能遇到还不死心的武者在附近守株待兔。

武者倒还罢了,唐田最害怕遇到的就是化劲强者和更加恐怖的懂劲强者。

一旦遇到,别无他路,甚至逃跑都可能做不到

向着北方而去,唐田的印象中一路向北的话,不到五十公里的距离就会进山了。

而只有进了山,去了真正的荒郊野外,唐田才能真的放下心来。毕竟深山林密,就很难有武者能找到那里去了。

狂奔片刻,唐田忽然觉得胸口又些发热,眼中闪过了狂喜之色,连忙将其掏出来查看。

却见,隔着塑料口袋,道果竟然再次绽放出了一种光芒。

这一次的光芒是土黄色。

白光、红光、黑光。

现在竟然有了第四种光彩,土黄色!

“传言真的是真的,道果成熟会绽放五彩光芒。而现在虽然被我提前摘了桃子,它离开了土壤,也依然没有停止生长?”

唐田有些激动的抿了抿嘴唇,怀揣道果,狂奔的速度更快了。

但是身体之中其实是非常虚弱的,在水下泡了好几天的时间,每日吃压缩食品度日。身体里没办法吸收养分,一出水又高强度的狂奔,体力实在不支。

沿河狂奔约莫十分钟的时间,唐田忽然看见前方有手电筒的光芒点点闪闪,心下一紧,连忙俯身压进了岸边的草丛之中。

侧耳倾听,却见前方传出对话:“我倒是觉得唐田八成的可能是离开了。”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不知道徐玉茹小姐为什么还要坚持的笃定他没走呢?”

“……”

徐玉茹!

唐田一个哆嗦,并非听见这个名字而哆嗦,而是被这陌生的人猜中了自己的行为而哆嗦。

徐玉茹是谁?

她怎么敢笃定我真的没有走?

唐田继续向前看,却见前方乌泱泱的全部都是武者,并非只有那几个拿手电的。

再看京杭大运河的河面之上,却见几艘大船连横,慢悠悠的往前行驶。而所有的武者竟然都是跟着船走的。岸上的武者都是步行,可想而知那船的速度。

唐田心里有些发毛了,这是在干啥?那么多的武者跟着船走?船上的人是在找自己么?

又听武者对话:“还是不得不服科学的力量啊,但现在这么做,也是有些迟了吧?都好几天时间了。如果唐田那厮刚入水的时候,他们用这样的方法,成功率不是更高一些?”

“徐小姐猜测,这个唐田也有可能是根本没有出水。她按照内劲强者的实力进行了测算,算出的结果,是唐田没办法在短时间之内,在水里潜泳超过二十公里的距离。而事实上,唐田入水五分钟之后,几方势力就已经将京杭大运河截断了,封锁了二十公里。唐田根本游不出去。”

“所以徐小姐就又猜测,根据唐田那种狡兔三窟的做事法则。对比他提前在路上埋下的那么多伏击,毒。又推算他有可能提前在水底挖出藏身的密道。有可能唐田根本没有逃走,而是跳下水之后,藏在了水底。”

嘶——

唐田倒吸一口冷气,只觉得后背发凉。这个徐小姐是什么人啊?威胁太大了。她竟然猜中了九成。纯靠分析么?这也能分析出来?

“还有另一种可能,唐田有可能更进一步。甚至在河床里挖出一条暗道,挖到通往几里外的岸上去。武者只封锁了水道,又没有封锁凤凰城的城区和郊区,他要是在水底下挖一条地道,其实更便捷。这也是一种可能呢。”

唐田不由得暗自点头,分析的很对了。如果当时不是因为时间紧迫,唐田是真的准备在京杭大运河的河底,挖一条通往凤凰城内下水道里的地道的。河底距离下水道主线路其实不远,很容易就能逃出包围圈。但当时时间紧迫,没有时间这样做。

他不禁再次对这个徐小姐好奇了,这到底是什么人啊?心头也生出了杀意,一个能把自己猜的如此透彻的人,一定不能留啊。

“唉,当时如果徐小姐在场,恐怕早就把唐田抓住了吧。现在都多少天了,晚了。只是亡羊补牢罢了,没多大意义。”

“但是聊胜于无,希望还是有的嘛。这次徐小姐组织了势力,把搜索范围扩张到了京杭大运河的五十公里距离。从两头堵。东西两头,都有人和船带着设备交叉形式,要彻底搜索京杭大运河了。”

“不知道搜不搜得到呢。”

“如果唐田真的在水下藏着,那肯定没问题。专业的生命探测仪,还有声呐探测仪。我也不懂这是什么东西。反正听说是,只要水下有生命体,都绝对逃不过这仪器的探查。还有个什么探测仪,专门探测地下溶洞的,走水面上一过,水底下要是有空洞、或者是地道的话,它保证能够发现。”

“只能希望唐田再谨慎一点,如果真的藏在水下,那就在水底下待得时间再久一点吧。”

“……”

唐田蹲在草丛里,冷汗一层又一层的流了出来。后怕的汗毛都炸立了起来。

差一点,就差一点啊。

不需要多,看见这船的速度,和自己逃亡的距离。如果自己真的待在水下的话,只需要明天早上,船就会从自己头顶上开过。

如果自己在水下再待一夜,明天一早,就是自己的死期。

那船上有许多化劲强者,岸上全是内劲强者。唐田就算再能打,也没有可能从这么多人的手里逃掉的。而若是在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更是没有一点机会。

唐田不敢再顺着河道前行了,连忙调转了方向,向着凤凰城的城区里而去。

既然灯下黑,那就继续灯下黑吧。先往城里跑。

一路狂逃,眼中杀机暴闪,唐田恨得牙痒痒:“徐小姐?必杀你!”

一个能将自己心思和行为分析的八九不离十的人,这简直就是个定时炸弹啊,不用想,肯定不能留!

艾玛妇产医院四维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
威海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沈阳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
贵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