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从龙珠开始七十五迟来的悟空2

2018-11-08 17:25:2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从龙珠开始 七十五 迟来的悟空 2

围着悟空的人很多,眼看乐平问完话了,其他人急忙抢上前来,跟他搭话。这些人七嘴八舌説个不停,悟空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知道该听谁説话,该回应谁的问话才好。

“各位,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话要説,那么我建议大家还是等以后再説吧。xiǎo悟空明天还有一场大战,他现在需要休息,养足精神。”龟仙人发话了。

受了内伤还能用这么大的声音説话吗?乐平暗道。

听了龟仙人的话,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四下散开,在远处看着这个让大魔王不再轻松的怪孩子。只留龟仙流众人和达伊丝,还有几个军医在救护所这里。

“悟空,睡觉!”龟仙人再次发话——可见他并不是为了打发大家,而是实实在在要让悟空好好休息。

“嗯!”悟空答应一声,仰头躺下,乐平开始读秒:1,2,3……数到3的时候,已经听到悟空的呼噜声。

“这家伙,还真是心宽得可以。”xiǎo林看看不断吹鼻涕泡的xiǎo悟空,不由得感慨,“不过,这家伙真的能打败大魔王吗?天津饭都没办到呢。”

“他一定可以的。我能感受得到,孙悟空的气比我要强很多,跟短笛的强度几乎不相上下。”天津饭发话了。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凭气息判定悟空和短笛两人的强弱,他大约也是在场众人中唯一有这个能力的人。

説着话,天津饭抬头看天,“説起来,真是有些不甘心啊,喝了超神水之后,我能感到我的力量有了巨大的提升,但是这样的力量居然还是敌不过短笛,还有悟空。”

顿了顿,天津饭又道:“超神水是唤醒潜能的宝物,我跟悟空的差距,説明我们的潜能有很大的差距,也説明我以往的修行还很不够,比起悟空来还差得很远。我决定了,要用之前两倍,不,三倍的努力,来追上和超过他们,下一届武道会,我还要拿冠军!”

“你拿不到的!因为等这一次事件了结之后,我也要去喝超神水,估计乐平也要去,这样我们就不会输给你跟悟空了。”xiǎo林自信满满,“你该不会以为,被你们抛下了这么远,我们会忍气吞声,无所作为吧。”

天津饭笑了一下:“怎么会?你们都是了不起的家伙,我已经了解了。”

“天津饭,你也休息一下吧,明天的战斗,恐怕只有你还能给悟空提供帮助。”乐平忽然道。

“嗯,

————

达伊丝整理了一下手头的文字速写,向龟仙人道:“武天老师,能请您帮我个忙吗?”

对于达伊丝这样的大美女,龟仙人説得上是有求必应。流着哈喇子(乐平心説老师您当心diǎn儿,别在口水里掺上血丝吓着人家):“达伊丝xiǎo姐你有什么为难的地方,但讲无妨。只要老龟我帮得上忙,一定万死不辞。”

“那个,也没什么……”达伊丝左手托着随身的笔记本,用握着笔的右手轻轻抓了抓脸:“我想请老师您帮忙,设计一些场景对话,老师您废话起来,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啊,呃,这个……”龟仙人嗫喏起来,乐平和紫罗兰偷笑,xiǎo林憋笑,天津饭莞尔。

达伊丝酱,你是大作家诶,怎么説话这么直白,一diǎn都不婉转?

似乎知道大家都在想些什么,达伊丝又道:“只是觉得,这样跟大家説话更好,想到什么就説什么,朋友之间不是应该这样吗?”

“对啊,我们是朋友,应该的,应该的,哈哈,哈哈。”龟仙人打蛇随棍上,立刻就道。这次不单口水长流,连鼻涕泡都冒出来了。

“那,我请您帮忙的事……”

“没有问题,完全没有问题,”龟仙人道:“能够帮到您这样的大作家,是我作为粉丝的荣幸,只是……”

“只是什么?”达伊丝有diǎn紧张。

“这个,那个,我非常荣幸能帮到达伊丝酱,不过……要怎么……联系呢?”龟仙人説到后来,xiǎo心翼翼地提出问题。

周围一下子静了下来,只有xiǎo悟空的呼噜声充作背景音:“呼……呼……”

龟仙流其他的弟子们静静地看着老师。

“啊,这个,我只是为了更好地帮到达伊丝酱你,不是想要来骚扰,更不是想要通过之类约达伊丝xiǎo姐您约会啊,看电影什么的。朋友之间嘛,交换联系方式不是很正常么?”龟仙人急忙解释,不过,这个口不择言的解释……

乐平心声:老师,您这是欲盖弥彰啊!

“嗯,好的,回头我把达吉林格波给您。”达伊丝微笑。

“达吉林格波?那是什么啊,不是给我号码吗?”龟仙人不懂了。众人也有同样的疑问。

“应用于多元空间的星际超远程通讯,我妹妹布尔玛可以与这边的号码绑定兼容。我常年不在地球,用也联系不到我的。”达伊丝嫣然一笑。

远处,一直在车上闭目养神的短笛心中一动:听起来,这丫头能联系地球外势力真的不是説着玩的啊。

————

“那个,老师。”乐平忽然道,“我有一个问题。”

“嗯,你説好了。”龟仙人道。

“那个,您刚才废话了那么半天……”

“什么废话!”龟仙人火了,“那是我机智勇敢,发动多话技能,用语言拖了这么长的时间,要不然哪能挨到悟空到来?”

达伊丝説你就没事,到我这儿就这个态度。乐平腹诽,不过还是顺着龟仙人的意思説道:“好吧好吧,是学生不会説话,给您赔罪了。”

顿了顿,又道:“我想问的是,你机智勇敢地説了那么久,可是完全没有进入正题——那么,您的遗言究竟是什么呢?”

这一説连后来的天津饭都来了兴趣,武天老师的遗言?有意思。

“这个,嗯,其实我还没想好……”

xiǎo林不干了:“老师,我们的遗言您都听了,你的遗言却不説给我们听,我们太吃亏了吧。”

“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们肯定也是在胡説。”龟仙人恼了,不过随即就反应过来,“你该不会是……”

“你们……都是在胡説吗?”xiǎo林脸上挂不住了。

“难道,你不是吗?”紫罗兰惊奇地问道。

xiǎo林涨红了脸,説不出话了。

“嘻嘻,好啊,这下可以好好地敲上一笔了。”紫罗兰似乎有些兴奋。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