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超时空劫匪 第六十章 宋青书

2018-11-09 18:13:3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超时空劫匪 第六十章 宋青书

狂风怒号,光明顶宛似一头洪荒猛兽,盘踞峰顶,睥睨众生。

一路畅行无阻,但那山道的险阻,堪比蜀道,攀登难如登天。

然而到了光明顶,却是坦阔如平原,宫殿楼宇,鳞次栉比,美若仙境。

明教能有如今的产业,全靠当年的造反教主方腊,尽管起义失败,但积累的财富,几辈子都花不完。

而阳顶天就任教主后,明教的成长,宛如坐了火箭一般,俨然成为江湖霸主。

六大门派敢合力围攻光明顶的原因,在于得知阳顶天突然失踪,否则,就是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来。

目前明教教中的一切事务,基本上都由杨逍负责。

也就是说,拒绝朱元璋九十九次的人,正是杨逍,这也难怪朱元璋会竭力巴结杨逍。

菜上五味,酒过三巡,众人都很开心。

杨逍又给盖雾敬了杯酒,问道:“不知恩公可愿入我明教?”

正在海吃的众人,听到这话,全都放下筷子,看着盖雾。

朱元璋的脸上,全是羡慕。

盖雾笑问道:“杨左使打算给我什么位子?”

杨逍倒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普通教众肯定不行,做个旗主似也不妥,护教法王他无权任命,着实有点难办。

但杨逍猛地想到一个主意,笑道:“如恩公不嫌弃,我可以将左使让出。”

虽说光明左右使得由教主任命,但现在找不到教主,杨逍还是有资格决定自己的继任者。

盖雾笑道:“多谢杨兄的美意,其实我觉得我完全可以做个护教法王,这样吧,让我顶替金毛狮王谢逊的位子如何?”

放着光明左使不做,非得做个护教法王,朱元璋只觉盖雾太过愚傻。

杨逍面露不难,道:“这点恐怕做不到。”

就算他有资格任命护教法王,可顶替谢逊那狂徒也不行,万一谢逊回来,定会用屠龙刀将他劈成两半。

吃过饭后,杨逍当着众人的面,第一百次拒绝了朱元璋的入教申请。

朱元璋倍受打击,但他仍然坚定地认为,自己有实力担任明教教主。

做教主不一定需要高超的武功,有高超的头脑也是一样。

这点盖雾完全赞同,并鼓励朱元璋继续别放弃。

……

昆仑城外,六大门派齐聚。

各派高手看灭绝师太虚弱至极,听说是被一个劫匪所伤,连倚天剑都被抢走,尽觉骇然。

“阿弥陀佛,师太可看出那盖雾师承何人?”说话的是少林派的无相禅师,生得慈眉善目,此刻面带忧色。

六大门派来势汹汹,誓要铲除魔教,结果被半道杀出的劫匪,重创峨嵋派,真可谓是出师不利。

灭绝师太静下心来后,想了许多,答道:“那盖雾所用的武功,很像失传已久的化功大法,但又和化功大法不同,威力可能还在化功大法之上。”

这些都是灭绝师太的猜测,但无相禅师等人相信灭绝师太,现今真若有人练成化功大法,绝非武林之福。

“我等来此,只为铲除魔教祸害,诸位莫要因无能之辈而自伤士气。”旁侧的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冷声揶揄。

“宋青书,你……”灭绝师太气得说不出话。

那青年正是武当新任掌门宋青书,相貌俊美,眉目清秀,颇有几分轩昂气度。

但他此刻嘴角带着讥笑,高声道:“‘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屠龙刀被金毛狮王谢逊所得,如今那劫匪带着倚天剑投靠魔教,倚天屠龙尽失,师太难道不该为此负责吗?”

正派高手全都默然不语,宋青书的话不无道理,灭绝师太口口声声说誓死也会保住倚天剑,然而倚天剑却被无名劫匪夺走,这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宋青书继续说道:“昔日武林同门提议,将倚天剑交由少林天鸣方丈保管,师太誓死不从,现今却将倚天剑拱手送给魔教,这让青书不得不怀疑,师太与魔教有何关系?”

灭绝师太生性刚烈,此刻被江湖后辈训斥,却是面不改色,冷笑道:“敢问宋掌门,贫尼与魔教是何关系?”

宋青书神情嘲讽,叹道:“众所周知,贵派的女弟子,给魔教的光明左使杨逍生了个漂亮女儿,听闻师太与那阳顶天,也是不清不白……”

“你……”

哇的一声,灭绝师太被气得吐血。

峨嵋众弟子纷纷拔剑,无不义愤填膺。

“纪晓芙早被逐出师门,已非我峨嵋弟子。”丁敏君尽管气氛,还是得解释。

“那阳顶天呢?”宋青书冷笑。

“我杀了你。”丁敏君怒不可遏,一剑刺向宋青书。

宋青书剑未出鞘,轻轻一举,挡住丁敏君的一剑,笑道:“恼羞成怒,足见我所言非虚。”

灭绝师太喝道:“回来。”

丁敏君很是不甘,却只得回到灭绝师太身边。

尚未与魔教开战,六派先自内乱,灭绝师太痛心疾首,悲声道:“我们走。”

“累赘已除,我们按照原先的计划,分五路,杀上光明顶。”宋青书毫不在意,少了灭绝师太,便少了一个跟他抢功劳的存在。

突然平地里起了一阵旋风,将宋青书卷到了高空,宋青书手脚并用,终究无力抵抗。

恐怖的旋风中,遽然出现一只枯瘦的手,轻轻拍在宋青书的肩头。

宋青书便如巨石落崖,砰一声砸在地上,口吐鲜血,半晌都没爬起来。

众人无不被这一幕惊得呆住。

武当派众人急忙奔过去,宋青书看似被整得很惨,好在伤势并不重,显然出手那人将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

旋风过后,尘埃落定。

阳光将一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那人身上穿着的灰色道袍,被洗得发白,就跟他散披的长发一样,亦如他手中的拂尘。

他满是皱纹的脸上,此刻泪水滚滚而落,而他看着的人,赫然是灭绝师太。

灭绝师太怔怔瞧着他,只觉他的样子非常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那人不说话,就那么看着灭绝师太。

“师兄?”灭绝师太猛地心神剧颤,一个人出现在了她的脑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