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生

霸者何为 第969章 战局变化

2018.11.09 来源: 浏览:0次

霸者何为 第969章 战局变化

第969章战局变化

“冯将军为什么会输?”得到传令官的再次确认后,冷屹面色大变,原本那沉稳的统帅气质瞬间消失不见。

“一开始伪军便不敌蓝军,等那个刺客把敌军主将杀了后,那些敌军疯了似的喊着要给他们将军报仇,然后一个个如同猛兽般把伪军杀得溃不成军,最后被杀怕了的伪军不听指挥直接逃了,结果冯将军因为被敌方人员追杀,没有向这边逃。”

那传令官明明白白的说法让冷屹心神一紧,脸色越发难看起来,做为一个三军统帅,当真正的考验到来时,冷屹直接失去冷静。

一开始,冷屹是打算等冯一阳解决北边的蓝军,然后带着剩下的人员过来帮忙。到时候,借助林玄仲的死以及那支蓝军全军覆没的结局来打击蓝军主力的士气,再加上冯一阳的支援,凭此三点,冷屹有足够的信心改变现在僵持情况,但是现在林玄仲虽然死了,伪军却也败了。

另外,方才眼前的传令官已说的很清楚,如果要用林玄仲的死来打击蓝军的士气很可能适得其反,所以现在不仅指望不了冯一阳从侧面带兵过来支援,还要提防蓝军可能从侧面对他们发起攻击,冷屹的心情顿时复杂到极点。

“一群废物,”骂了一声出出气后,由于时间紧迫,冷屹还是想到他们必须尽快改变这里的局势,否则今日败的会是他们。一旦饶军败逃,蓝军的数万骑兵一定会在后面紧追不舍,到时候己方损失会有多么惨重,冷屹根本无法想象。

“加强攻势冲破蓝军的防线,若有临阵退缩者杀无赦,”还没考虑到撤兵的情况下,冷屹第一时间下达进攻指令。

“是,”旁边的一名主将答应一声,随即骑马冲到战线前方,“元帅有令,全力冲破敌军防线,若有临阵退缩者杀无赦。”命令一下,饶军的战鼓声陡然急促起来。

“杀啊,”受到军令和战鼓声激励的饶军直接向蓝军发起一轮更加猛烈的冲锋,借着阵势的优势一时间杀得蓝军人仰马翻。

“元帅,饶军突然加强攻势,前方战线吃紧,”前面的军情探查员注意到战况的变化,当即过来给白水莲汇报情况。

“命令全军不惜一切代价挡住饶军进攻,所有人员不得退后半步,”改变战局的关键在于不久前派出去的两支骑兵,现在那边还没有好消息传来,白水莲要保证前面的战场绝不能出现问题。

“元帅有令全军奋勇抵抗,不得退后半步,”两名接受指示的传令官赶往前方将白水莲的命令传达下去。与此同时,蓝军的战鼓声同样敲得更加响亮。双方的战争规模太大,任何形势改变都能带来巨大的人员死伤,所以无论如何,蓝军绝不能被饶军冲破战线。

骑在马上,白水莲等人可以看到的是中间部分的饶军比之前更加深入他们阵列,以现在的速度中间区域的蓝军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一旦被饶军冲散阵型后果将无法想象。

“林将军与张将军那边可有消息传来?”战场上的局势不容乐观,尽管昨日已经由林玄仲鼓舞三军士气,但在饶军的持续冲锋下,从一开始,蓝军的士气就不断地被消磨着。

“回禀元帅,张将军正带兵与敌军死战,林将军那里?”回话的人刚想说暂时没有消息,远远就看到一些人影从北边过来,越来越多,由于害怕来的是敌军,那人已无法再说下去,只能一脸担忧地朝北方看着。

顺着那人的目光,白水莲等人同样朝北边看去。那些奔跑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在他们想着来的人是哪一方人时,那几面飘动的蓝军大旗直接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

“元帅,那是我们蓝国的大旗,”在白水莲已经确认那些飘扬的旗帜是他们的大旗时,一个主将激动地大喊起来。紧接着,白水莲旁边所有人都一脸激动。

“是阮将军,”在大量人影前方还有一些骑马的人正向他们过来,等离近一点后,一个眼力好的人第一时间认出其中的阮易。

指明阮易的身份让众人更加确定来人是己方人员,但白水莲此刻却有一个疑惑,为什么领兵的人不是林玄仲。

“吁,”几匹快马在阵前停下,阮易与后方几个将军似乎根本没想过要从马上下来。

“伪军临阵叛变,林将军不幸战死,末将带领两万人员前来助阵,请元帅指示,”几乎在那匹马停下的同时,阮易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来时阮易已经注意到两军交战正酣,所以向白水莲汇报情况时简洁明了。

“什么?”包括白水莲在内,一众人员全都被阮易如此直接的话语惊到,一个个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

“我等办事不利,林将军被饶军安排的刺客刺杀,我等为给林将军报仇大败伪军,现在那边的战事已经结束,末将特带两万人员前来助阵,请元帅指示,”白水莲等人脸上的惊色看的阮易都觉得不可思议,不过现在不是计较林玄仲战死的时刻。

“全力进攻敌军后方,”眼看着跟过来的蓝军冲向战线前方的饶军,知道这样不起作用的白水莲无法顾及林玄仲的情况,当即对阮易做出指示。

“末将领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接到白水莲的指示,阮易与那几名将军赶紧回去将那两万满腔复仇情绪的蓝军往战线后引去。刚才饶军回防时留下的一道缺口正是他们要突破的地方,而且在靠近那里的途中,他们还看到那边有他们的人。

“元帅,方才阮将军说林将军被敌军刺杀,他说的不是真的吧?”阮易等人浑身血迹,显然刚经过一场厮杀,人虽然走了却留下一股血腥味和一个疑问。

“恐怕此事不假,”白水莲的眼神闪了闪,回想起刚才阮易说过的话“伪军叛变,林将军战死”,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因为这是他们计划中最糟糕的情况,所以最坏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这?”白水莲这么一说,两名主将与一众护卫人员纷纷面色大变,一个个都有种难以接受的感觉。事实上,刚才他们已经听的很清楚,只不过一个个都不愿相信而已,或者说没法相信,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白水莲的回答如同是对林玄仲的死亡宣告,他们根本无法逃避。

“传我军令,林将军不幸战死,所有人员全力反击,为林将军报仇,”考虑一会后,白水莲又下达一条军令。

“是,”那两名接到指示的将军答应一声,随即分头过去传令。

紧接着,蓝军后方便响起一阵喊声,“饶军利用奸计谋害林将军,林将军不幸战死,众将士齐心协力为林将军报仇。”

两名主将与几个传令官一同喊了几声后,从外围那些注意到有己方人员前来驰援的蓝军开始,一个个在震惊过后全都愤怒地大喊起来,“为林将军报仇。”

声音传的很快,瞬间传遍整个战场,一直传到饶军后方,不管是张九天还是方曲音,只要是知道林玄仲的人都为这个消息大吃一惊。在震惊过后,一个个愤怒地走上了他们的复仇之路。

在那些喊声推波助澜下,蓝军有所衰弱的士气极速膨胀起来,顷刻间杀得饶军难以力敌,战线正式向饶军后方推进,而且势不可挡。

“杀啊,”林玄仲的死激起了无数蓝军的怒火,催使着无数人不断地向饶军发起猛烈攻击。在蓝军如此惊人的声势下,那些负责冲锋的饶军直接由进攻变成防守状态。对他们来说,其实连防守都很吃力。

不得不说,林玄仲即便真的已死,还是死的很有价值,现在不仅有两万蓝军过来支援,白水莲还借此提升了己方士气。

与此同时,饶军后方,冷屹才刚把一些盾牌兵调走,转眼北面就有一支蓝军杀来,那密密麻麻的人影让冷屹第一时间意识到不想发生的情况还是出现了。一阵慌乱过后,冷屹赶紧下令调动弓箭手设防,因为他们还有不少弓箭手没派上用场。

如果能用弓箭手给那两万蓝军迎头痛击,一定能让那支蓝军损失惨重,但冷屹的命令传达下去不久,那些弓箭手才拉开弓弦,北边的缺口便冲进来一队骑兵。

那一队人马正对着那些弓箭手,当那些弓箭手慌忙改变瞄准方位时,那些骑兵已经与前面的弓箭手对上。

对上那些已没有机会放箭的弓箭手,那些如入无人之境,所过之处留下的只有尸体。一个小队的人直接将刚刚组织好阵型的弓箭手击杀,而那些弓箭手惊慌失措,大多数人连一支箭都没能射出。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类风湿性关节炎是什么疾病 东莞工作服 万能拉力试验机 贵州定做西服 电子万能试验机 订制工作服 黄冈建筑资质 扬州印刷公司 济南试验机厂 零部件试验机 液压万能材料试验机 贵州定做工作服 贵州定做职业装 电子万能试验机 黄冈建筑资质代办 襄阳建筑资质办理 定做制服 央视广告策划 全民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