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力皇第三百四十二章未婚妻

2018-12-06 17:58:0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力皇 第三百四十二章 未婚妻

“这里就是钟家?”

站在一处并不算豪华的府邸门前,凌志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很快又释然了。请大家看最全!

钟家本就是三流家族,否则昔日也不会想着和破落门户伯伦之家联姻了。不过能够在寸土更比寸金昂贵的白玉之都拥有如此一座还算不错的府宅,看来钟家哪怕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有余的。

“小芳,你好大的胆子,谁让你自作主张请他来的?”

凌志刚刚准备跟随小芳进门,房门就从里面打开,一名中年人带着一众家仆鱼贯而出。

果然是不入流的家族,这些家仆人数虽众,但修为最高也只是玄武境七八重,就连领头的中年人,也只是地武境三重修为而已。

但让他很意外的是,明明现在自己名声在外,修为又是模拟出的地武境八重,但那中年人看见自己后,依旧铁青着脸,似乎极为不待见自己。

“小侄伦之,见过……”

凌志正想上前见礼,就听身旁小芳先一步道:“二爷,是小姐让我……”

“住口,我们钟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丫头自作主张了?”

那被小芳唤着二爷的男人一声冷哼,抬手就是一巴掌朝小芳脸上刮去。

凌志眉头微皱,一把抓住这人伸来的手,“伯父,有话好说,何必动手呢?”

“你……”

那人脸色一沉,倒也知道自己和凌志之间的差距,当即收回手,但眼神却越发冰冷,“伯伦之,你还来做什么?是当日我大哥的话说得不够清楚吗?你和我们钟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识相的话,赶紧走,否则……”

“二叔!”一把清幽的声音突然从房里传了出来。

说话的是一名年轻女子,约莫十七八岁,穿一身嫩黄长裙,满头青丝长可及腰,不施任何粉黛的俏脸淡雅如菊,看起来十分清新怡人,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脸颊有些苍白,像是许久都没见过阳光。

看见这名女子走出,小芳眼睛一亮,赶忙跑到那女子身旁扶住她的一只手,“小姐,你怎么出来了?”

“真真,你父亲不是让你好好卧床休息吗?你跑出来干什么?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们钟家怎么跟修家交代?”中年人二叔亦转头看向此女,眼中带着几分责备。

这女子自然便是钟家小姐钟真真,同时也是凌志这个冒牌货的前任未婚妻。

在听见二叔的责备后,钟真真两条好看的黛眉微微蹙了一下,淡声道:“二叔,我从未说过要嫁给修杰……”

“住嘴,钟家决定的事情,岂容你胡乱更改?”

二叔一声爆喝,话出口才意识到自己语气有些过了,又稍微和缓道:“再说,不嫁给修杰,你还能活多久?难道你不要命了吗?”

“哈哈哈……”

突然一阵大笑出声,却是凌志听见这句话后,忍不住开口长笑起来。钟家二叔兀自转头,冷声道:“伯伦之,你笑什么?”

凌志道:“听见了好笑的事情,当然就要笑了……”

“你……”

二叔牙龈咬碎,忽又露出一丝讥笑,“伯伦之保温一体板挂件
,别以为你夺得了青州大比的名额,就很了不起了,我告诉你,这个天下,比你强的人多的是,和修杰相比,你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不够……”

“够了,二叔!”

钟真真挣脱开小芳的搀扶,几步来到凌志面前,“伯公子是我让小芳请来的,二叔,请给真真一点脸面好吗?”

二叔道:“你想怎样?”大手一挥,众家仆立刻组成人墙,把大门口给堵了个严严实实。

钟真真娇躯颤了颤,抬头看向凌志,“伯公子,昔日家父代我悔婚,实非真真所愿,今晚冒昧让小芳请你来,便是想让伯公子你明白,真真,并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庸俗女子……”

说话的同时,钟真真主动上前,一只手轻轻挽住了凌志的胳膊。

凌志能够感受到钟真真在做出这个动作时,浑身都在颤抖,甚至从她的眸子里,亦看不见半分恋人该有的情愫。

唯一拥有的,便是一份,一份执着,以及,一份让凌志看着都有些心碎的歉疚。

霎那间,凌志心头生出一股明悟。

在自己即将启程去往*的最后一夜。在钟家小姐命不过三日的弥留之际,她顶着家族压力让人喊自己来,或许并非是处于对伯伦之有多爱,而是基于一份对于承诺的坚持。

在她的心里,伯伦之家族究竟是富贵,还是落魄,这些都没有任何意义RHCE

她唯一知道的便是,既然自己是伯伦之指腹为婚的妻子,便该恪守妻子的本份。

一女,不能事二夫。

凌志叹了一口气,反手握住钟真真一只柔荑,感受着素手在自己掌心由僵硬变得逐渐自然,诚恳道:“小姐,你这又是何苦呢?”

“不,伯公子,让我把话说完,我听人说,明天你就要离开白山国了,如果现在不说,我只怕以后都不会有机会了……”

钟真真摇头,神情异乎寻常的坚定,“我希望你记住,无论未来会怎样,真真,永远都是你的妻子,你去参加青州大比,不用抱任何的负担,真真,从开始到现在,乃自未来,从没有负心过你……”

说道这里,钟真真咬了咬无血的嘴唇,突然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轻轻啄了一口。

凌志脑袋一空,半天回不过味来。

无论上一世的修真界还是这一世的武者世界,虽有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一说,但女儿家的名节,尤其是男女之防,同样看得比天还重。

现在,钟真真当着世人做出这一举动,可说是惊世骇俗,大逆不道之举。

但她还在这么做了,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她刚刚的一席话,并非虚言敷衍,而是真真正正把自己当成了他凌志……嗯,应该说是伯伦之的妻子。

一时间感动莫名,胸中涌起百般滋味在心头。

伯伦之,一个无胆的鼠辈梨树苗
,究竟何德何能,竟能够俘获如此优秀女子的芳心?

“够了!”

又是一声爆喝响起,二叔眼中几乎冒出火来,“话说完了吧?说完了就回去躺着,否则别怪二叔不客气!”

不需二叔提醒,在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决心以后,钟真真已经自觉松开凌志的胳膊,头也不回的往钟家门口走去。

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她钟真真纵然无法久活于世,但至少问心无愧,即便是死,亦要死得清清白白。

“等等……”

凌志突然叫住钟真真离开的背影,钟家二叔似乎早就防着他这一手,脚步一跨,便拦在了他的面前,“伯伦之,还嫌不够吗?难道真要害死真真不成?”

凌志目光直接掠过钟家二叔而落在钟真真的背影上,“真真小姐,我知道你并非真的喜欢我,但有几句话,伦之却是不吐不快……”

钟真真娇躯一颤,险些栽倒地上,她转过头来痴痴的看着伯伦之,好一会才开口道:“伯公子你……”

“真真,可否给我一些时间?我有些事要和你谈!”

凌志挥手打断钟真真的声音,又见她眸中似有挣扎,当即又道:“一炷香,最多一炷香,行吗?你不是说永远都是我伯伦之的妻子吗?既然如此,在丈夫即将远行前,给我半柱香时间一诉衷肠,难道都不行吗?”

“伯伦之,你不要太放肆了!”

二叔怒目暴睁,抬手就欲一巴掌扇过去,却见凌志淡淡一笑,“你是真真二叔,就算你对我动手,我也不会杀你,不过是否动手,你最好想清楚了……”

说话的同时,一股磅礴的气势径直升起,在这股气势中,钟家二叔心脏*,莫名生出一种感觉,似乎下一秒,他就会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永世不得超生。

冷汗,顺着两鬓话落,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和伯伦之之间的差距,更是明白,若不是仗着钟真真二叔的身份,只怕人家杀他,真的用不了一根手指头。

对于能够用气势震慑住钟家二叔,凌志是半分感觉都没有,见对方终于不再开口后,索性一步跨出,一下来到钟真真的面前,“真真小姐,你想好了吗?”

钟真真似乎也是现在才回过神来,又怔怔的看了凌志少许,这才点头道:“如伯公子不弃,那就跟我来吧!”

两人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相互挽着手朝钟家内堂走去,一直到完全看不见两人的身影后,钟家二叔才缓过一口气来。

“钟武,你没事吧?”

一把厚实的嗓音响起,紧跟着就从门口走出一个高大的中年人来,此人和钟家二叔脸型有几分相似,不过年岁看起来要稍大些。不用说,此人便是钟真真的父亲,同时也是钟家家主,钟万龄。

对于钟万龄的突然出现,钟武并没有表现出半分的惊讶,只是白着脸道:“大哥,那小子……”

钟万龄一挥手,“行了,你不用说了,能够夺得这次青州大比的名额,肯定会有几分本事,从前倒是我小看他了……”

钟武见大哥绝口不提两人进入内堂之事,心头就有些着急,“大哥,难道就任由这小子……”

钟万龄谓然一叹,“老二,你还看不明白吗?这小子已经变了,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伯家窝囊废了,我们,压不住他啊!”

“那怎么办?”

钟万龄一巴掌拍自己额头上,带着几分懊悔道:“如果没有冷面鬼主动找上门,召这小子上门,倒也不是一桩美事,可惜现在。

……算了,不提也罢,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比起修家,这小子还是嫩了点,你马上派人去修家……不,还是你亲自跑一趟吧,究竟该怎么说,我想不用再教你吧?”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