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生

第一百二十四章喝酒

2019.04.24 来源: 浏览:0次

“干!”几个酒杯碰在一起,转眼间我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杯。

“刘鹏,快过年了兄弟几个敬你一杯,祝你早日发大财。”才喝下一杯又有两个混子走了过来。拿着一杯白酒他们笑眯眯的看我。

“好,谢谢几个哥。”他们比我大,我客气的端起了酒杯。

“鹏哥,我们可是喝白的呢,你喝啤的可不行。”

“白的?”眼睛有点直,我麻木的从桌子上拿起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我草,拼了!”看到我这么猛,有人怪叫。

“哈哈,同归于尽。”我笑嘻嘻的看他们。

喝了很多酒了,我有点要不行了。浑身无力,我的心也跳的很快。身边陈晨拉了拉我的衣服说,“刘鹏你喝多了吧,你快别喝了。”

酒能麻痹人的神经,喝多了我的反应也变得迟缓。直着眼睛我看了看陈晨。烟雾缭绕的灯光下我只觉得陈晨异常美丽这只公主是假的。我,竟然有点动心了?

“鹏哥,我们几个也来敬你。”摇晃着,小四眼和黑子一群兄弟朝我走了过来。拿着酒杯,他们要敬我。

“傻啊,你们灌刘鹏干什么?”看到他们拿着酒杯,陈晨怒视他们。

“啊.......我们没有灌他的意思啊。”小四眼愕然。

“喝喝喝,我们一醉方休。”也不管是白的啤的,我拿起酒杯就给喝了。

“喝!”图的是热闹的气氛。看我喝了他们也好不犹豫的喝了。

一直不喜欢喝酒,我感觉啤酒太苦白酒太呛。但是今天,我感觉这种滋味好极了。第一次,第一次我觉得喝酒是这么快乐的事。可能是心里压抑的太久了吧,喝多了酒我确实忘记了烦恼。

酒还在一杯接一杯的喝着,我变得越来越迟缓。桌子对面。廖洋突然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陈天悦的聚会九个老大是被灌酒的对象,廖洋跟他装比的对象被灌的更惨。看到廖洋吐了,他对象只是看着廖洋傻笑。而廖洋,他吐了之后则倒在地上的秽物上四肢抽搐。

“我草,这傻比白的喝多了。”看着廖洋的窘相小三子说,他说话的时候不少混混都盯着廖洋对象看。

“太恶心了,赶紧把廖洋整走!”皱着眉头看了廖洋一眼,疯子找人抬人。

我和廖洋还都是学生,廖洋的酒量跟混混们比要差一点。可能是喝出了胃出血,廖洋躺在地上打滚的时候吐出了不少血。

也是喝高了,我已经忘了廖洋是我的敌人。兄弟有事就该热心帮忙,摇晃了下身子我站起来说,“来。我帮忙抬廖洋!”巨每宏划极品全能狂医。

廖洋身子脏不少人都不愿意抬他,和小三子、疯子、侯东我们几个人抬着他,春晓跑去叫服务员收拾卫生。

喝的浑身无力,我从未感觉过身体这么累。几个人胡乱抬着廖洋。大家都没多少力气。我抬的是廖洋的头,抬着廖洋才走出宴会厅我有点不行了。

啪的一声,我扔掉了廖洋的头。头重重撞在地上,已经不省人事的廖洋根本没知觉。

“刘鹏,你!”以为我是故意的,陈天悦吃惊的看我。

“太累了,有点抬不动了。”我喘着粗气说,说完我又抬廖洋的头。

啪,又是一声,当我们抬廖洋到大门口的时候我又扔掉了他的头。喘着粗气,我迷迷糊糊的去拽他的头发。喝多了酒是真不行,我以为自己力大无穷实际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你们真是废物,我自己抬廖洋!”狠狠瞪了我们一眼,侯东让小三子和疯子都松手。

我们几个人侯东负责抬廖洋的脚,推开小三子后侯东抓着廖洋的双脚就往马路边上拽。从酒店出来有一个石头台阶,台阶挺高的。抓着廖洋的双脚侯东就那么拽,啪啪啪.....一阵阵闷响我眼看着廖洋的头结结实实撞在每一阶台阶上。

“.........”侯东太暴力了,看着侯东暴力的抬人法我们全都愣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草你吗侯东,上次我喝多了脑袋都肿了,上次你是不是也这么抬的我?”像是想到了什么,小明大怒。

“滚犊子,上次是陈天悦抬的你。”侯东白了小明一眼。

“........嘿嘿。”挠着脑袋,陈天悦不好意思的笑狂暴雷神。

“陈天悦,我草你大爷!”气坏了,小明狠狠踹了陈天悦一脚。

叫来了出租车,廖洋对象也被诺诺和陈晨几个女生扶了出来。将两个人塞进出租车,我们这才把他们搞定。

重回酒店,我们的气氛比刚才冷清了不少。不少人都喝的东倒西歪的,小四眼和黑子各自拿着两个酒瓶子在那耍酒疯。

看了看宴会厅里的情景陈天悦皱着眉头说,“再喝最后一瓶,我们各找各家。”

“天悦,最后一瓶就喝啤的吧,别喝白的了。”看了看陈天悦手中的酒诺诺皱眉头。

“不,就喝白的!”拿着瓶子陈天悦倒了一杯酒直接干了。

老大干杯我们自然也要干杯,拿着酒杯我们又是一阵喝。喝的视线渐渐模糊,我缓缓闭上了眼睛。

畅儿.........黑暗中,我似乎看到了曲畅。抱着我,曲畅费力的将我拖到了浴室。

“你身上的酒味太大了。”曲畅皱着眉头看我。接着,她开始拖我的衣服,拖我的裤子。

“别........”感觉曲畅变得有点不一样,我抓住了她的手。

“还怕我吃了你吗?”曲畅娇媚的白了我一眼。

“那好吧。”松开了她的手,我享受着她对我的温柔。

喝了太多的酒,我只感觉梦里的每一个场景都在不停的跳跃。最后,我和她双双躺在床上。看着她关掉了柔和的台灯,我的梦终于变得漆黑一片。

好舒服,她的身子好滑好舒服农门辣女:山里汉子甜宠妻。我,好像在水里一样.......

啤酒加白酒掺了太多,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的身子还在麻木。拥着怀里的女生,我本能的亲了她一口。突然,我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脱光了,不光我就连怀里的女生也是一丝不挂。看着她甜甜的样子我心里懊恼的要命,从床上滚落下来我赶紧找我的衣服。

“你的衣服我都给你洗了,我家里有我给你买的新衣服。”睁开眼睛,陈晨温柔的看我。

“谢谢,谢谢你。”我知道陈晨给我买了新衣服,那是我帮她打人的时候她给我买的。

穿上睡衣,陈晨笑着白了我一眼去给我找衣服。拿出一套崭新的运动服,陈晨看了看我那里坏笑。

心里又是一阵悔恨和懊恼,我后悔我昨天晚上怎么喝了那么多酒。屈辱的要死,我赶紧接过衣服挡住我的身子说,“陈晨,我,我们昨天晚上没做什么吧?”

“一三五买单。”陈晨笑了笑。

“一三五........?”听说我们果然做了什么,我心里急的要命。

赶紧穿上陈晨给我准备的衣服,我打开陈晨家的门逃了出去。身后,我并没有注意到陈晨的眼圈已经红了。

自责,想到我背叛了曲畅我有点不想活了。心里我一直深爱着曲畅一直想跟她永远在一起,我怎么能,怎么能背叛曲畅!?

坐在家里的茶几前,我左边是一把刀右边是一瓶洗厕所的消毒液。看了看刀和消毒液,我心想我不如死了算了。我这样,怎么能对得起曲畅。

“刘鹏,我昨天晚上犯错误了!”响起,是陈天悦给我打来的万古大帝。

“怎么了?”我吃惊的问陈天悦。

“吗的,我被诺诺给拿下了。我草,诺诺趁我喝多了占我便宜啊!”里,陈天悦说着说着竟然哭了。

本来心里就难受,听了陈天悦的话我也哭了。哭的特别惨,我大哭着跟陈天悦说,“悦哥,我昨天晚上也,也犯错误了.......”

“靠,你对象不是曲畅吗?你俩黄了啊?”陈天悦不哭了。

“我俩没黄,黄了我就不用哭了......”我哭着对陈天悦说。

“你妹妹的,你一个人玩了两个美女,你真有福气。”啪的一声,陈天悦那边挂断了。

跟陈天悦聊天我能找到一丝安慰,现在陈天悦把挂了我只觉这个世界空空的。心里难受的要命,我做梦都想不到我会惹出这种麻烦。

一直在客厅中发呆,中午陈晨把我的衣服送了过来。将衣服递给我后陈晨眼神复杂的看了看我,笑了笑陈晨没说什么就走了。

“刘鹏,刚才那个女生是谁?”陈晨才走我妈就回来了,看到陈晨我妈显得有些惊喜。

“我同学,怎么了?”我问我妈。

“那个女生不错,个子高长的还漂亮,如果你俩处对象妈一定支持。”我妈认真的说。

“曲畅不好看吗?”我妈喜欢陈晨,我有点不高兴。

“好看是好看,就是个子矮了点。刘鹏,你别跟曲畅处了,你跟她处对象吧。曲畅家里咱们配不上,听到了吗?”♂手^机^用户登陆 更好的阅读模式。百镀一下“微爱黑岩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孩发烧抽搐要紧吗
婴幼儿咳嗽怎么办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小孩流鼻血怎么回事 东莞工作服 万能拉力试验机 贵州定做西服 电子万能试验机 订制工作服 黄冈建筑资质 扬州印刷公司 济南试验机厂 零部件试验机 液压万能材料试验机 贵州定做工作服 贵州定做职业装 电子万能试验机 黄冈建筑资质代办 襄阳建筑资质办理 定做制服 央视广告策划 全民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