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村庄

2019-05-18 11:49:2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马可走了,像她来的时候一样,背着一个包袱,没有带走任何也没有留下任何,没有人为她送别,像开始时那样,村子里的人始终都知道,她就是一个不祥之人她的耳边又听到了雷声雨声,炮火声,惨叫声,像老师说的,活在这个时代,你只能祈求神灵才能相信自己可以活下去。

那天下着雨,她来到村子里住下,转天放晴,她就有了自己的屋子,没人知道她是如何一夜之间盖起了大屋,她说战争毁了她的家庭,她只能离开那里在外面生活,人们点点头,这些年流离失所的人不乏她这样的,然而当天一声惨叫惊醒了村子里所有的狗,第二天,人们发现了死在家里的盖尔,盖尔为人憨厚,总是笑眯眯的,死去的时候却一身青紫色,口吐白沫,夹杂着丝丝鲜血,人们一直觉得他患了什么怪疾,于是村长急忙招呼人们给他下葬,这时丽莎却一步一摇的走出来,不时的用手挑逗着路边的男人,村长见此不禁皱了眉头,“这不太好啊村长”丽莎说着“这样诡异死了的人,为什么不火葬了他,万一传染了村子里的人,可怎么办诶。”村长点点头,便下令人们把死者抬去即刻火葬,同时村子里的人都去参加追悼,这样说着,村长又看了一眼丽莎暴露的小肚腩。

然而火葬的时候,所有人都到了,唯独新来的马可没有来,丽莎来到村长旁边,说刚刚看到马可去集市那边去了,村长点点头,转身看向马可的房子,却猛然看到马可正往后门搬着一尊佛像,“奇怪”他喃喃道,“你说马克吗?”丽莎盈盈的笑着“恩?”“那个人真是奇怪啊,来的第一天就死了一个人,而且听外人说这个人极其不详,她家人都在一所大火中丧生呢”“还有人说啊,这个马可表面妇道,实际上是一个巫女,据说她之所以来这,就是被人们赶出来的‘’,丽莎还没开口,两个贼头贼脑的男人就献媚般的抢着回答,然后盯着丽莎起伏的胸脯,村长见此冷哼了一声,”两个狗东西,给我滚回去,上次偷人家谷子的事我还没找你们算账!“两人闻此一溜烟跑向远处,丽莎看着跑走的两人呵呵笑着”两个小色鬼,看你们还能活多久“。

马可全然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她的印度老师说,她这一生只能敬拜毗湿奴,这样才能为周围的人带来好运,对老师的话她深信不疑,她虔诚的对着金光闪闪的神像叩首,这时,身后的房门却猛地被撞开,一个衣衫褴褛的疯子抽了抽鼻子,伸手扑向了桌子上的贡品,马可吓得瘫坐在地上,疯子狼吞虎咽的塞着贡品,这时,疯子注意到墙角的马可,于是手拿着半块点心走向马可,像她递送着,嘴里发出嘶哑不清的声音,“吃······,吃······“似乎看到了马可的恐惧,于是指着神像”吃····神·····没用·····你要活“,”疯婆子,给我滚回家去!“村长一声怒吼,伸手扯向疯子,同时不停地和疯子厮打着,桌子翻了,椅子到了,就在村长要走出去的时候,马可突然抱起桌子上其他的贡品跑到门前”村长,把这些都给婆婆吃吧“村长疑惑的回头看着她,疯子一挣脱抱起贡品跌跌撞撞的跑向远处,村长怒骂了一声,狠狠瞪了马可一眼,然后追了上去。”你别怪他“”啊?“马可回头看着说话的人,”那人是村长的母亲,但是死了男人之后就疯了,村长是她走失又成人后回来的儿子“”哦,村长不给她东西吃吗“”“据说是给的,但是,仍旧是这个样子啊”,“喂,别和她说话“一个人拉了拉正说着那个人,马可疑惑的看着这些人,远处一个人,嘴角翘起一个耐人寻味的笑。

第二天人们出了门就闻到一股恶臭,这天早晨极其的安静,人们总觉的哪里有些不对劲,一声悲吼在村长家响起,“哪个天杀的杀了我的狗啊!”人们这才想起,今早没有一声狗叫,再去看时却发现全村的狗都死了,人们慌了,赶紧把狗集中到一起焚烧,这时马可抱着家里的吉娃娃走了出来,或许是刚刚失去了家犬,所有人都看着马可和她的狗,马可怀里的狗感觉到了什么冲着人群叫了两声,人群一阵无声,身后的大火越来越旺,马可抱着狗疑惑的看着大家,一种奇妙的气氛蔓延开。“全村的狗都死了”终于有人忍不住嚷道,“为什么你们家的狗没有死”一声呼百声应,质问的人越来越多,人群让开,马克这才看清大火中烧的是什么,正要解释,一个大汉抢过马可手中的狗,猛地扔向火堆,一声哀嚎传来,马可被人摁在地上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吉娃娃在大火中瞬间变成了一团火苗,哀嚎声越来越小,人们的声音却越来越大,“你果然是一个不祥之人”“巫女”“应该把你也烧死”“对烧死她,烧死她”,正当人们打算将马可扔向火堆的时候,丽莎走了出来,一脸难得的严肃,身后跟着村长“你们要这样烧死一个女人?”丽莎娇喝道,“你们有什么证据这一切都是她做的!”马可感激的看着丽莎,丽莎慢慢从地上搀扶起马可,然后搀着她慢慢走出人群,忽然马可停了下来,“你们不是不相信我吗,明天你们去村子中央,我会把所有的事告诉你们。”“谁知到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一个人嘟囔道,“信不信由你们,我只负责说真话。”马可冷冷的说道

果不其然,第三天的村子里立起了一块木牌,上面画了一只吉娃娃,上面贴了一张纸,上诉说了马可所有的事,从出生到现在,和平到战争,目睹死亡然后离开,她在沙漠里昏倒被土匪救起,在半路逃脱后来辗转终于安定下来,但一场炮火毁了她生活的村子,“我只想在这里安宁的生活”,马克最后这样说着,仔细想想,马可似乎没有做什么错事,她是个善良的女子,给疯子吃的,接济穷人,帮助老人收拾庄稼,似乎还真的没有什么过分的事情,正在人们唏嘘不已的时候,一个人走出来将一张道歉信贴在了木牌的空白地方,这个人正是丽莎,人们纷纷拿出笔在上面写了自己的名字和致歉的话,就连那两个小偷都用偷来的钢笔在上面写着忏悔的话,丽莎微笑的看着这一切,然后慢慢走向了村长的房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村子的风气越来越好,马可越来越受人们欢迎,慢慢的人们发现她还是一个人的时候,有人要给她介绍男人,是村子里同样善良的小伙子,马可看着面前笑得无比灿烂的男子,想起那天烧的通天的那场大火,笑了笑婉言拒绝了人们的好意,忽然有一天,村子里的木牌忽然被人匿名写上了一则丑闻,一个有妇之夫偷了别人的女人,两个家庭顿起纷争,最后村长出面解决了矛盾,第二天有人又写了财主家的女儿怀了罪犯的孩子,财主派人将匿名帖撕下来,然后闭门不出,终于有一天,不知道谁在匿名帖上写了村长和丽莎有奸情,村长大怒,亲自拿着斧子砍烂了木牌,下令不管是谁都不准在写匿名帖,然而第三天新的木牌出现了,上面写着两个小偷的丑事,于是两人立马离开了村子,村子里人心惶惶,纷纷表示想把写匿名帖的人抓出来大卸八块,村长望着村子里的人,沉默良久说道“或许盖尔和狗的死,还有这些怪事,都是写匿名帖的人做的”“对。肯定有人故意作对,或许是土匪的细作,才扰的我们鸡犬不宁,好把我们村子洗劫一空。““你们是不是忘了马可,这一切可都是在那个女人来之后发生的。”一个人说道,“不然,我们还是把她赶走吧,于情于理我们都做的够多了吧”“也只能这么办了”村长说道,然后挥挥手遣散了众人。身后的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个婀娜的身影,“今晚你去杀了马可,记得别让她认出你来”,丽莎点点头,然后走了回去。

当天夜里村子里烧起了一场大火,烧着的是马可的房子,人们争相起来灭火,等到大火扑灭时,房屋已然不再,屋子里只有一具干瘪脱水的尸体,面目全非身体扭曲的躺在那里,人们没有过多的悲伤,,匆匆收拾了这一切,把尸体埋到了乱葬岗,鸡叫的时候,人们回去睡了,等到人们再醒来的时候,人们即将会发现村长不见了。

村子里下起了大雨,丽莎撑着一把伞,一改平日的妖娆,一身正装目送着马可离开,她救下了马可,大火里烧死的尸体是村长,她知道只有大火才能毁掉所有东西,就像战争毁掉了马可的家和一切,临走时马可问丽莎“为什么救我”丽莎看了她一眼,“村长是个土匪,这一切恐慌都是他做的烟雾弹,为的就是慢慢毁掉这个村子,我不是为了救你,而是因为他曾屠了我的家人,我只是来和他讨回利息罢了”“那匿名帖的事也是他做的吗”,“不”丽莎盯着马可,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能说出匿名帖是谁在写,因为这件事不是一个人在做,”“这么说也有你的事咯”马可哼笑着说,“随你吧,你该走了,不然我不介意,”丽莎说着摸了摸腰间的刀,马可动容,转过身慢慢走远,心里又想起老师的话,“你一定要活下去”

丽莎抬头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转过身慢慢走向村子,她看着这个能吃人的村庄,每一所房子似乎都藏匿着一个恶魔,“匿名帖,根本就是全村人都在写啊,我又怎么能告诉你”丽莎叹息着,慢慢走回房子,外面的雨越来越大,与此同时还有风声,雷声,炮火声。

北京那里白癜风医院好牛皮癣患者有那些的相关检查项目?四平看癫痫去哪家医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