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生

最强保镖 第48章-高手

2019.12.04 来源: 浏览:0次

最强保镖 第48章:高手

两个高手对战,就在屋子里打起来了,木质地板在两人的脚下如同腐朽了的瓦片一样,一踩就碎了,出现了不少的裂痕和脚印。

八卦掌就是身法诡异,兼抢攻偏门,专门游身,击人要害!不过,八卦掌可不止是掌刀而已。

只见何洛的肘一翻,硬生生与王洋打出来的炮拳轰在一起,震得屋内都在颤抖,好像地震了似的。

他的肘部连翻,砸向了王洋,这是八卦掌中的连环肘,八卦连环肘!这肘法精妙、诡异、刁钻,不然八卦掌也不可能单单靠掌刀功夫便跻身三大内家拳之一了!何洛的八卦掌练得精妙无双,这一套肘法甩下去,立刻打得王洋只有了招架之功,没有了还手之力。

“牛舌卷草劲!”王洋瞅准了机会一拳打出去,却被何洛的手掌给抓住了。

这是牛舌卷草劲,一些野草能够轻易割伤人的手指,而牛吃草,却不被割伤舌头,这其中就有奥妙存在,牛舌卷草劲就是从牛吃草中观摩而来的。

王洋大吃一惊,暗叫道:“这家伙的内家功夫竟然练到了这种地步,牛舌卷草劲信手拈来!这是八卦掌的秘手,很难学会的!看来我真不是他的对手?”

还没来得及多想,何洛又是一掌劈了下来,这一掌劈来,如同关公的青龙偃月刀落下,这又是八卦掌中的秘手,拖刀劲!王洋抬手去挡,何洛的手掌却一翻一钻,将八卦掌的身法“起钻落翻”用到了掌法上,落到了王洋的胸口上,轻轻一摁。

“砰!”

王洋闷哼了一声,整个人就摔了出去,在地上狠狠滚了两圈,摔得那叫一个七荤八素的。

何洛收了劲,要是用暗劲震进去,直接就能把王洋的心脏都震成粉碎!

当年八卦掌宗师董海川在街上遇到了一头疯牛,这疯牛伤人无数,冲着他跑了过来,他上去就是一掌击在疯牛的后背上,结果那疯牛当场倒毙!事后,疯牛的主人赶到,为赔偿损失,只能把牛解了来卖,结果剖开牛腹的时候,发现这头牛的内脏竟然全部都被震碎了!八卦掌的劲力就是阴毒,一掌下去,很容易造成内伤,而且还是专门打人的两肋和要害,刚才何洛这一掌,正是按在了王洋的胸口上的。

王洋的功夫,叶青瓷和叶天赐都是知道的,父女俩看到这两人交手,电光火石间就分出了胜负,王洋被一掌打得摔了出去。

“好功夫!”叶天赐忍不住叫道,王洋的功夫有多强,他这个当老板的当然明白,现在看到王洋被何洛收拾掉了,忍不住叫好起来。

何洛阴沉着个脸,道:“你师父怎么教的你?还背后偷袭?我也是看人面子,不然一掌就打死你!”

王洋打了十几年架了,当然知道何洛那一掌完全可以震碎了他的心脏,但是最后还是留手了,显然就是看了叶天赐和叶青瓷的面子,不然绝对把他打死!武行里是有规矩的,不能在背后对人下手,那是生死仇人才这么做的,就凭刚才他那么做,何洛完全可以打死他!

“哈哈,xiǎo何你不要生气,王洋这么做只不过是看到了高手,一时技痒而已。”叶天赐笑呵呵地站起来,毕竟是老商人了,是条老狐狸,很会圆场子,拉着何洛的手腕让他又坐到了沙发上来,亲自给他的茶杯续上了热水,这才让何洛的心里舒服了diǎn。

王洋这时候才有力气从地上爬起来,伤得不算重,对何洛报了抱拳,道:“何先生的八卦掌已经练到了如此境界,就算是董海川复生恐怕也与何先生是在伯仲之间了。刚才在下出手唐突了,犯了武行忌讳,多谢何先生手下留情!”

何洛冷声道:“你知道就好,下次最好别这样做!要你不是老叶总的保镖,我一掌就打死你!”

成王败寇,王洋已经认识到了何洛的厉害,功夫高一寸,那就是高了一片天,而何洛不知道比他高了多少片天!那八卦秘手练得炉火纯青,各种妙招连环而出,他根本就低档不住!他自忖也是高手了,但是面对何洛的时候,还是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看来老沈还真是给我找到了个宝贝!青瓷啊,xiǎo何这种人才居然让你安排到了底层去当保安,实在是你太没眼光了。”叶天赐笑道。

叶青瓷对于何洛这人也很好奇的,但她却不显露出来,表现得很冷淡,道:“哦!我人事招聘这一块是交给任静女管的,我没怎么过问,只是要个结果而已。不过,只是身手好的话,也没什么用,毕竟公司要的是人才,不是打架高手。”

何洛也不恼,只是淡淡喝了口茶,要不是大老板亲自打来了,他才不给这个面子呢,要请他当保镖的人多了去了

,不过他都不愿意去罢了。

“xiǎo何,以后你一个月十万工资,就给青瓷当保镖,等这段风头过了,你可以随时辞职。”叶天赐笑道。

一月十万对于他来説不过是毛毛雨一般的玩意,九牛一毛都谈不上,毕竟水月集团家大业大,高薪聘请个这么厉害的保镖,也是划得来的!

功夫可不能当饭吃,就算是董海川、杜心武这样的大宗师都是在给人家当保镖。

不过,何洛以前是当过雇佣兵的,也为国家做过很多事情,所以积蓄并不少,甚至在每年的年底都能得到一大笔分红,足够他过上富裕奢侈的生活了。不过,何洛这些钱却很少用,他为人低调,而且每年都将大笔的钱寄到牺牲了的兄弟家里去,毕竟家里少了个男人,就少了个生活来源,会过得很困苦。

“好吧。”何洛答应了下来,那我们就商量一下具体怎么实行吧。

叶天赐道:“青瓷也就是每天上下班的时候需要你接送一下,如果是出席什么活动和宴会的话,也请你贴身保护一下。其余时间,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只要不耽搁了正事就成。”

何洛耸了耸肩,道:“我也挺闲的,还是继续在公司里当保安吧,上下班接送一下叶总就好了。”

叶天赐diǎn了diǎn头,道:“嗯,可以。青瓷是个工作狂,大多时间都是在公司里的,只要是在公司里,也没谁能对她不利。”

叶青瓷抱着手臂在一旁坐着,并不説话,眉头微蹙,看了一眼门口的地板,红木地板破得一塌糊涂,真没想到人力竟然能达到这么恐怖的境界,一跺脚能把地板给震碎了!刚才两人交手的时候,地面都颤了两下,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叶先生,饭已经做好了,快过来吃饭吧!”刘姨喊了起来。

叶天赐答应了一声,拍了拍何洛的肩膀,道:“走吧,xiǎo何一起来吃个饭吧!吃完饭你再回去,哦,从车库里把那辆宾利flying-spur开走,以后就由你来接送青瓷上下班了。”

叶青瓷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上下班要人接送,搞得自己好像上幼儿园的xiǎo孩似的,她独来独往惯了,让个人接送,怎么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对于何洛这个人,叶青瓷还是比较欣赏的,让他来当自己的保镖,也算过得去。

“喝diǎn不?”叶天赐拿出来一瓶内供的老茅台来,这玩意可了不得,只在中南海有,看来他跟大老板的关系的确不错,不然大老板也不会送他这种酒了,这种酒可是拿钱都买不到的,是一种权势的象征。

何洛摇了摇头,道:“戒了,有人不让我喝,我不敢喝。”

叶天赐愣了一下,笑道:“你女朋友?”

何洛叹了口气,道:“不是,是我邻居。而且喝酒对我的确不好,酒对于武者来説是穿肠毒药,少喝为妙。”

酒色都是穿肠毒药,练武的最忌讳这两diǎn,所以对自己都很节制。

何洛刚刚到天南那会儿,情绪还十分不对劲,所以整天喝酒,渐渐就喝出了酒瘾来,如果不是遇到了李琴棋,説不定现在都还整天在自己的狗窝里醉生梦死呢。

何洛知道自己的心理疾病很严重,所以也愿意让李琴棋治疗自己,更多的是他觉得和李琴棋在一起会很愉快。

叶天赐也不再继续问下去,只是説道:“不喝酒好,我就是有diǎn酒瘾,现在每天不喝就难受,喝了对身体又不好。所以只能忍着。”

何洛也想喝啊,不过怕喝了之后被李琴棋骂,还是算了吧,而且一会儿还得开叶家的车回去,明天好过来接叶青瓷去上班。

何洛能喝酒的时候,都是李琴棋在场,她严格控制何洛,昨天她生日的时候,何洛也才被准许喝了两瓶啤酒而已。

不过,何洛觉得被她管着并不是痛苦,而是一种幸福。

散漫惯了的人忽然有一个人来关心了,那是很快乐的事情。至少,何洛觉得是的。

食不言寝不语,叶青瓷就是这样比较认真的人,吃饭的时候没説一句话。

直到吃完了饭后,叶青瓷才道:“你会下围棋?”

何洛有些赧颜地説道:“不会!”

叶青瓷翻了个白眼,想把饭碗扣在他的脑门上去。

曲江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北京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最专业的癫痫医院
合肥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怎么治疗妇科病好
Tag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