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生

内蒙古三年评选出522名草原英才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5 来源: 浏览:0次

内蒙古三厅官贪腐轨迹:政商勾兑打造财富帝国 - 贪腐

在疯狂的贪欲中沉沦

最近,内蒙古自治区纪委通报了3名厅局级党员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3名落马官员分别是原呼和浩特市委常委、副市长薄连根,原内蒙古自治区副秘书长、法制办主任武志忠,原呼伦贝尔市副市长金昭。他们都曾是努力上进、春风得意的 好干部 ,但随着权势的增大,在利益诱惑下渐渐迷失信仰,走向贪腐深渊不能自拔。终究,他们滥用权力疯狂建立的 财富帝国 在党纪国法前轰然倒塌。

靠山吃山, 经营 权利

半月谈梳理盘点3位官员的案卷发现,他们都是 靠山吃山 ,政商 密切 勾兑,企图通过商业化的洗钱方式打造个人的 财富帝国 。

长期主管城建工作的薄连根看好房地产,便挖空心思地做起了自己的房产生意,对请托人送予的房屋来者不拒。他一方面向求他办事的老板们收受索取房产,另一方面用受贿所得的赃款分别在北京、天津、珠海购买了房产。除善于以房谋取私利外,他还热衷于投资项目、收藏珍品、放贷获利。

武志忠则是明目张胆地利用职权为家人经商办企业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在武志忠的家庭结构中,他是官,妻儿是商,官商结合画下一幅武家的财富地图。这些年,他的家人开办经营了房地产开发、煤炭运销等多家公司,获利颇丰。尤其是在他任职自治区法制办主任期间,其儿媳迅速成立了家族共同敛财洗钱的机构 内蒙古典章法学和社会学研究院,屡次把公款洗进了私人腰包。

和薄连根、武志忠一样,金昭也深谙经营之道。呼伦贝尔市近年来发展较快,金昭把地区的发展机遇和组织赋予他的权力当作敛财的条件和工具,指令其妻子投资合伙经营木材生意,然后通过手中的权力把 看好的 生意合伙人扶植成大老板。

房门钥匙装满1提包,家产折算工薪达300多年

贪婪的闸门一旦打开就如洪水泛滥,随着职位的升迁,3人变本加厉、越发疯狂。薄连根从刚开始只敢收三五万元到后来的上百万元,甚至一次收受880万元,到最后,不论行贿人身份如何,均 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

2007年至2010年,内蒙古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承建了3个经济适用房项目,公司董事长白某某找薄连根签批上述工程项目的相干文件。薄连根在文件上签批 同意该项目先开工,后补办手续。 白某某则 知恩图报 地对薄连根许诺: 领导这几年没少支持我的项目,您放心,我给您准备个千八百万,等您退休以后,不用愁吃愁喝了。 薄连根则回应道: 好啊,这样我也就老有所养了。

既然开发商这样说,薄连根就丝毫不客气。2010年4月的一天,薄连根给白某某打,以 紧急用钱 为由,让白某某先拿200万元。白某某没想到薄连根来真的,而且是狮子大开口,张嘴就是200万元,不给怕得罪薄,全给又舍不得,便打了个折扣给了100万元。然而,就由于这个 打折扣 ,薄连根随后在饭桌上训戒白某某: 你这个人说得比做得好!

在收受房产方面,薄连根几近到了 毫不挑食 的地步 位置不好他不嫌弃,办不了房本他也不厌弃,连经济适用房也不放过,动辄一次就收受3套。据专案组统计,2004年1月至2013年2月,薄连根通过受贿和主动索要,收受的财物折合人民币3957万余元,连他自己也 感到非常震惊,不知不觉中收了巨额的钱财 。

武志忠一样瞄准了房地产业的高额利润。经专案组查证,武志忠以其家人的名义在国内具有房产33处,在加拿大具有房产1处,其中具有长期投资价值的商业住房29处,在清查财产时,仅房门钥匙就装了满满1提包。

光是打开武志忠在北京、呼和浩特的几处储藏室便会令人瞠目结舌:成捆的现钞、金条、银条、各种收藏字画、手表等满目琳琅,数量竟高达2000多件,专家估计价值高达927万元。检察机关扣押武志忠个人家产价值人民币4000多万元,经测算,以武志忠当时的工资收入计算,挣到这笔钱需要300多年。

贪婪和腐化相伴相生。武志忠逐渐变得意志力衰退、生活奢糜。据他自己交代,有一次他和妻子入住北京某高档酒店,在酒店1楼礼品店内,妻子看中一些首饰,武立即包下这个柜台里的全部首饰,其中仅一串珊瑚佛珠就价值18万余元。

金昭同样暴露贪婪的本性。2010年6月,得知金昭女儿准备购置1辆轿车的消息后,王某某慷慨解囊,送去几万元的购车费。2012年12月,金昭与申某某一同前往香港参加中小企业展览会,其间,申某某应金昭的要求陪同逛商场,金昭对一条白金项链爱不释手,申某某心照不宣,当场将价值6.28万元的项链买下送给了他。

猖狂无度,目空一切

贪欲泛滥的背后,则是极度的官僚特权思想作祟。3位厅官认为自己位高权重就应该说了算、定了办,把专横跋扈、刚愎自用、个人专断当作 敢担当、有魄力 的表现,把大包大揽、草率表态、胆大妄为看成是有能力的意味。

薄连根在他分管范围内,每次研究问题,不管大事小情都不允许有反对意见,对于不同的声音,轻则训斥,重则痛骂,有时乃至直接把异议者赶出会场。市政工程招标肯定承建方等都要由他来拍板,一切程序制度、监督制约在他那里都是摆设。长此以往, 有事直接找薄市长,他说了算 便成了他分管领域里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武志忠的盛气凌人、专横跋扈在当地司法系统是出了名的。他常常以个人好恶来行事决断,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就必须办到。武志忠常放言: 我是自治区法制办党组书记、主任,我就可以代表组织,我的决定就等同于组织决策。 在武志忠拿公款帮助妻子弄房地产开发时就有人提示他 这事得经过自治区批准 。武志忠则说: 我是谁?我是自治区副秘书长,我就能代表。 正是这类霸气十足、独断专行、老子天下第一的官僚风格让其更加有恃无恐,视法纪如儿戏。

金昭在担任副市长之后,也把党纪国法丢在了一边,或是插足行政部门执法,或干扰税务部门正常的税务稽查,或干预组织部门的人事任免。在金昭的眼里,一切组织纪律、政策法律都比不过其手中的权力。[1][2]下一页

玉林湿毒清胶囊有什么功效
家庭用血糖仪什么牌子好
缓解关节疼痛的办法
治疗腹胀的食物
孩子积食吃什么药最好
Tag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