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九天道果057回到人间

2018-11-08 17:27:4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九天道果 057回到人间

“难道这人是金仙?到了他这个层次应该苦修争取早日进入传说才是,进入传说之后生命已经进入永恒,生死簿虽然仍能控制其命运,但作用已经不那么明显,只有传说强者因为修炼出现意外陨落,或者被造化大能,彼岸大人物斩杀,魂魄重新转世才被生死簿左右。这人不继续苦修,应该是感应到自己传说无望,必须轮回转世,所以要撕掉生死簿,摆脱自己已定的命运!只要生死簿上没有了他的名字,便可以不用受地府摆布,除了那些彼岸大人物的种族后代以外,想转世到什么种族,便可以转世到什么种族,天赋根骨都可以自己选,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张翔跟着这人登上第十八层,这里已经是金仙境界的生死簿所在。生死簿的数量渐渐稀少,只有百十册。

但在这一层,这人还是没有停下脚步,还在继续往上,生死簿最高一层,第十九层,传说境界的生死簿!

张翔面色凝重,能够修到传说境界各个都是威震诸天万界的强者,如当初的天庭天帝,青帝,天地所生的孙悟空,这些都是天生传说的强者,最后全部得证彼岸,成为诸天万界最伟岸的存在。

“到了!”

那人在最后一层第十九层停下脚步。翻开一卷生死簿,笑道:“便是这张纸,还请兄台帮我将它剪下来。”

张翔深深看他一眼,想要看穿这虚无霞光下的面孔,不过对方修为高深,根本无法看穿。而这卷生死簿上的种族,人名,经历已经全部被遮住,什么都无法看到,只能看到纸张上金光闪闪。

这人很是谨慎,心细如发,遮住生死簿上的那些名字。张翔便无从得知他是什么种族,也无从分辨出生死簿上的那些生灵都是谁,更不可能知道他是谁。

“传说想要摆脱命运,是想学孙悟空吗?”

张翔心里想着,手上也没停下,他祭起剪刀,剪裁这张生死簿,旁边这人目光闪动,上下打量他,目光又落在张翔施展的金蛟剪神通上,似乎要从他的神通中推算出他的身份或者说他背后主事之人的身份。

不过金蛟剪这门神通上清灵宝天尊并没有传授给任何人,乃是他在成就道果境前,因为需要张翔出手一次,用这门神通做的交换,如今他已是道果,超脱于诸天万界之上,张翔就成了当世唯一会这门神通的人!对方当然无法猜到张翔的身份。

两人都是带着私心来破坏生死簿的,此刻两人也是有些尴尬,宝塔中顿时一片安静,只有咯吱咯吱的剪纸声。

过了片刻。张翔将这一页生死簿剪下,那人立刻抓在手中收进自己的精神之海中。

两人隔着那虚幻之光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各自向对方拱了拱手,齐齐下塔而去。

张翔飞速来到第一层,把第七十二页生死簿拿在手里,随即出塔。

出塔之后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捏碎了玉符,那阴差果然马上出现,这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一只手掌。

在这只手掌探落下来时,连空气都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天空之上居然被震得出现一道道长达万千丈的裂痕!

而崔判官书房外的其他建筑如同遭到无形的撞击,剧烈震荡一下便纷纷瓦解,碎成齑粉!

那手掌所过之处,恐怖的地水风火涌动,以爪子为中心地水风火向外席卷而去,宛如要化作混沌一般。

张翔暗道一声不好,那阴差突然探手抓住他的手臂,身形横移,瞬息千万里,就这么离开了崔判官的府邸。

刚一摆脱危险,那阴差的声音就缓缓传来:

“很好,你立刻把那页生死簿给我,我送你回阳间。此刻崔判官和十殿阎王已经知道生死簿被剪的事了!你必须立刻离开!”

张翔也不废话,翻开手掌把生死簿第七十二页递了过去,一阵阴风刮过,生死簿消失不见,“闭上眼睛,眼观鼻,鼻观心,进入冥想的状态。”

张翔点了点头,当下就地盘坐起来。

那道古老的歌谣再次响起,配合着那奇怪的音节,张翔的精神又开始变得昏沉,最后沉睡了过去。

“轰!”

犹如一声惊雷声在耳边炸起,张翔整个人回过神来,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潜龙山庄郭星然的房间内,川海月等人此时都发现张翔睁开眼睛,一下围了上来。

张翔赶忙拿出郭星然的胎光,脸上露出笑容,有了这胎光,郭星然总算是被他从阴间带救来了。这一趟危险之旅总算是有惊无险的结束!

“翔儿,你终于出来了,你闭着眼睛一坐就是四五个小时不动,担心死我了!”徐可馨看到张翔终于醒了,撒娇似的说道。

四五个小时啊,他们四人就在这里大眼瞪小眼,哪里都不敢去,也不敢做声,边上还躺着已经进入死亡状态的郭星然,他们几人早就急坏了。

张翔笑道:“这次有惊无险,拿到了郭星然的胎光,剩下的就好办了!”

“啊,太好了。辛苦张宗师了!”郭泰明惊喜的说道。

张翔摆摆手,走到床边,朝着郭泰明招呼道:“麻烦张老板去打一盘清水过来。”

“哎。好的。”郭泰明应声答应,就走出了房门。

“我去地府的这段时间,逃跑的那人回来过没有?”张翔趁着郭泰明打水的时间问川海月。

川海月恭敬的回答道:

“那人已经被张宗师的修为境界吓到了,跑了之后哪里还敢回来,这段时间一直相安无事,阵法没有任何波动!”

张翔这才点了点头,郭泰明很快就端了一盆清水出来,张翔将盆子放在床头柜上,看了看自己左手上漂浮的郭星然的胎光,突然,猛地一掌朝着郭星然肉身的额头拍去。

“啪!”胎光从张翔的掌心跳跃到郭星然的额头处,但似乎不怎么愿意进入这具死气沉沉的身体内。在额头表面不停的闪烁,要不是张翔的手压着,估计就要跳出来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