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冲天斗神第一百四三节分文

2018-11-09 18:12:3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冲天斗神 第一百四三节 分文

当男女之间那点事情扯开以后,很多问题都变得不是问题,相互之间不再遮掩,也彻底明朗化。

杨天鸿每天还是呆在藏书阁。不过,他已经不再带给小荷早餐,而是变成了小荷提前准备一份吃食。

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做吃的,再粗手笨脚的女人也会变得心灵手巧。

猪油和精粉层层叠加起来的精致绿豆糕,鲜嫩芦笋和麻油凉拌的小菜,蟹黄和肉汁仔细蒸出来的鲜美汤包,还有切成细丝,搭配鸡汤和新鲜蔬菜的面条……

说实话,这些吃食看着的确精美,只是味道真是不怎么样。小荷虽然为心爱的男人主动下厨,可是手艺这种事情绝非区区几天就能练成。

绿豆糕太过于甜腻,摆在盘子里四四方方很是赏心悦目,猪油和糖放了太多,吃在嘴里,有种白糖下脂肪的感觉。

芦笋的确很新鲜,却放了太多的酱醋,彻底失去了原来的天然甜美,就像陈年老坛子里泡出来的咸菜,嚼在嘴里“咯吱咯吱”直响,里面全是恐怖的亚硝酸盐。

汤包皮子上非常精巧捏出了十八个褶子。看上去白白胖胖,馅儿却没有蒸熟,吃在嘴里根本就是生的。

至于鸡汤面条……不说也罢,根本就忘记放盐,吃起来总是让杨天鸿不自觉闻到一股鸡屎味。

不过,这些事情杨天鸿根本没有说起过。女人就是这样,你若是对她做的事情不满意,说不定她下次就再也不做,也就谈不上“磨练”二字。既然决定了以后极有可能娶小荷过门,杨天鸿当然要未雨绸缪,忍受一下这种爱情的痛苦上海货运公司
。到了以后微信捕鱼
,菜肴自然会变得越来越精美,味道可口。

连续几天,早餐都没有重样。看着摆在面前这些精心制作的食物,杨天鸿只能摇头苦笑:“难道。你想要我变成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吗?”

小荷也有自己的理由:“你每天都要去校场训练。不多吃点儿,会瘦的。”

说这些的时候,小荷从未考虑过自己所做食物的味道。她一样也舍不得吃,统统留给了杨天鸿。

杨天鸿只能一边大吃。一边在心里暗自流泪。

两个人的接触渐渐多了,亲密举动自然也少不了。

第一次握手的感觉就像触电。

两个人的手骤然分开。都觉得心跳加速,却又回味无穷。不知道究竟是谁更主动,没过多久。两只手又悄悄握在了一起。尽管双方都觉得不太合适,却再也没有分开。慢慢的。也就变得习惯。

小荷忘记了自己图书管理员的身份,干脆跑到二楼陪着杨天鸿一起看书。

旁边有个美女相伴,还看个屁。

杨天鸿只觉得心猿意马。大脑虽然催促着自己老老实实看书,眼睛却总是不住的往小荷身上滑溜。

“你今天擦了什么花粉?这么香。”

“这衣服颜色跟你很配。挺漂亮的。”

“外面春光明媚,要不咱们找个时间,一起出去走走?”

这些话统统都是废话。无论杨天鸿还是小荷,都已经知道答案。只不过,一个问一个答,从未觉得厌烦,只是觉得有趣。

杨天鸿很想搂住小荷的腰,把她用力抱在怀里。

只要是个生理器官健全的男人都会这样。

这念头在脑子里徘徊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他却一直不敢跨过这道红线。这里不是另外一个世界,即便是有着婚约的男女之间,也不能在婚前做出如此举动。否则,就是品行不端。

做时代的弄潮儿当然很好。但是也要考虑一下来自世俗的风言风语。身为男人,当然对此毫不在意,问题是女人就不一样。她们要承受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说不定某天就突然精神崩溃,变得疯疯傻傻。

说着说着,问题自然转移到了双方父母身上。

杨天鸿问:“你的父母是谁?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

小荷脸上神色变得不太自然。她随便搪塞了几句,绕开这个话题。

她不希望杨天鸿知道自己的公主身份。至少,现在是这样。

小荷与别的女子不同。她并不觉得公主身份尊贵,也从不喜欢宫里的生活。她隐隐有些担忧,生怕杨天鸿知道以后会产生其它想法。爱情就是爱情,不要掺杂其它的功利因素。等到某天觉得有必要说出来的时候,再告诉他也不迟。

再聪明的男人,在心爱女人面前也会变得痴痴呆呆。

杨天鸿并未注意到小荷言辞当中的闪烁。他觉得很快乐,尽管两个人之间的接触只是偷偷牵手,却也已经足够。

相比之下,徐彪的困扰就要更多一些。

……

楚国京都,昊天门法坛。

黄志平不喜欢徐彪,真的很不喜欢。

因为身为昊天门火殿弟子的缘故,徐彪对黄志平没有丝毫尊敬之意。当然,这种想法只是黄志平自己的认为。火殿殿主尤绪言那个老妖怪一向强横惯了,就连座下弟子也是嚣张跋扈。虽然徐彪的修为只是筑基大圆满,站在自己面前,却只是拱手行礼,连弯腰的意思也没有。

是的,有什么样的嚣张师傅,就有什么样的跋扈弟子。

黄志平恶狠狠地瞪着徐彪,脸上却带着微笑。

“大家都是同门,你师傅也是我的长辈。若是有什么事情,你大可以告诉我。呵呵!千万不要有什么顾虑,只要是能帮得上忙的,我绝无推托。”

看着坐在八卦宝座上的黄志平,徐彪慢慢皱起了眉头。

他并不确定黄志平这番话是不是说给自己听,只是等在那里,耐心等待着黄志平的下文。

在俗世,金钱的地位尤其重要。这段时间,徐彪已经深深感受到了这一点。

杨秋容是修士,并不拜金。然而,她毕竟是个女人。是女人就喜欢各种新奇的小玩意儿,化妆品和漂亮衣服也是她们的最爱。大楚市场上货物丰足,银楼珠宝随处可见。对于自己喜欢,同时也喜欢自己的女人。男人从来不会吝啬腰包里的银钱。徐彪想要买一套衣服或者首饰送给杨秋容。却发现:自己荷包里的银两根本不够。

杨家不是什么豪富,杨秋容对于身外之物也从不挑剔。只不过,徐彪的眼光很高,他看不上粗布制成的女装。也觉得市场上的丝绸衣裙过于俗气。即便是价格昂贵的蜀锦,徐彪也觉得难以配上杨秋容的美貌。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最为顶级的湖绸勉强能够入眼。

湖绸是什么概念?那种东西产量极少,价格昂贵。一尺湖绸售价高达十两黄金。若是想要足够的衣料制成袍服,耗费的银钱。绝对不会少于千两黄金。

徐彪没钱。

可是黄志平有钱。

不,不仅仅是有钱而已。黄志平绝对是个巨富的修士。自从被昊天门派到楚国设置法坛分座,黄志平已经积累了惊人的大笔财富。不要说是区区一千两黄金,就算一次性拿出十万两金子。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古怪。黄志平有钱,却极为吝啬。修士本该对俗物毫不上心。他却对每一个铜板都斤斤计较。不过,也正因为这种守财奴般的锱铢必较,黄志平才得以在短短几年时间里。迅速积累起大量财富。

对于徐彪求借一千两黄金的要求,黄志平没有做出肯定答复,一直都在含糊其辞。

开什么玩笑,道爷我攒下这些金银容易吗?

银子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从天上掉下来,而是需要道爷我花费力气,坑蒙拐骗才能得到。上至大楚国的顺明帝,下至平民百姓,哪一次不是道爷我辛辛苦苦施法,他们才把道爷我当做活神仙,主动献上钱财外物?为此,道爷我耗费心力,就连修为也停滞不前。你倒好,两片嘴皮子随便张一张,开口就找道爷我要一千两银子。尼玛,若是这样,你****的怎么不学学万花楼的里女人,躺在床上,分开大腿,自然有男人把大块的银子劈头盖脸砸过来?

徐彪是个穷鬼。

任何一个刚刚从昊天门山上下来的修士,都是穷鬼。

黄志平可以肯定,自己一旦借出去这笔黄金,根本不可能收回来。更不要说是什么利息。

老子凭什么要把金子借给你?

说好听点是借,其实就是白给。

这一刻,黄志平显然忘记了自己是修士,与徐彪还是同门。

黄志平一再喋喋不休,就是不从口袋里掏黄金。徐彪等得实在不耐烦,张口打断了黄志平的长篇大论:“黄师兄,你直接给句明白话吧!这些金子,你究竟借还是不借?”

同门筑基修士面对金丹修士,历来都是尊称对方为“师叔”。在徐彪看来,黄志平是个例外。此人修为常年停滞不前,甚至还出现了实力下滑的迹象。对此,虽然鄙夷,却不能摆在嘴边。最多也就是在称呼上调整一下,你黄志平没资格做我的师叔,最多也就是同辈的师兄弟而已。

黄志平瘦脸上的皮肤微微抽搐了一下。他当然听得出这种称谓其中带有的轻蔑意图。强压下心头怒火,黄志平淡淡地回答:“我手上的这些钱财,都是宗门所需,必须一个铜板不少的全部上缴。当然,你若是需要,也未尝不可。只不过,往来手续很是麻烦,你需要前往宗门,得到掌库师兄的允许,有了他签字认可的玉蝶,方才可以从我这里取用。”

徐彪眼眸深处释放出一丝寒光。

这明显就是在为难人。

昊天门距离大楚京师遥远,即便是踏着飞剑,来回一次也要半月时间。自己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急用,急等着钱用。你黄志平****的却偏偏要老子返回山门,找掌库要什么该死的批条脂20科学减肥
?究竟安得什么心?

这跟变相把人撵走有什么区别?

在楚国京师呆了这么久,对于黄志平的品性,徐彪多少有些了解。这个老杂种根本说话不算数,就算自己千里迢迢从宗门掌库那里弄来批条,到时候,黄志平必定还会有更多的说法用作搪塞。总之一句话,想要从他手里借到那些黄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徐彪不禁怒火上冲。只是他能够很好的控制情绪。没有在脸面上流露出来。

看着沉默不语的徐彪。黄志平撇撇嘴,毫不掩饰的露出一丝讥讽。

在这世俗间待的久了,黄志平的逻辑思维不可避免受到了普通人影响。他开始把“有钱即是真理”之类的话奉作经典,也对“笑贫不笑娼”之类的说法深以为然。这些概念在黄志平的脑子里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他忘记了自己是一名修士,站在面前的徐彪也是自己的同门。

“不是我说你。山下的花花世界,与山上完全不同。在这里,你得好好找一份营生才能过日子。咱们都是修炼之人。随便在那些无知百姓面前露上几手,就足够吃喝不尽。达官贵人都想要长生。咱们随便弄点儿强身健体的药丸卖给他们,金山银海还不是滚滚而来?你看我在楚国京师呆了这么多年,往昊天门山上要过一两银子吗?没有。从来没有。掌库那里的银钱,山门子弟外出历练的所有花费。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从我这里支出。不夸张地说一句,山上那些家伙根本不知道世事艰难,总觉得需要银子张口就来。年轻人。务实一些,不要把所有事情都想的那么简单。”

徐彪一直在冷笑。

黄志平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山门掌库什么时候找他要过银子?身为火殿门徒,对于这些事情,多少只奥一些。昊天门弟子外出游历的花费,都是来源于分散在各地的法坛缴纳资金。也许是修炼毒火魔功致使性情暴戾,火殿殿主尤绪言对昊天门所有事务都要插上一手。因为自己师傅的关系,徐彪曾经看过各地法坛与掌库之间的资金往来文书。其中,从未提到过有楚国京城这边的进项。而且,在楚国京城分坛的对应注释项目旁边,还有一行小字:“入不敷出”。

也就是说,这些年来,黄志平根本没有给昊天门山上运送过一两银钱。

看着坐在那里倚老卖老,喋喋不休的黄志平,徐彪忽然失去了与之争辩的兴趣。眼前这个人,哪里还是什么修士?活脱脱就是一个集市上最为常见的吝啬鬼商人。而且,还是层次最低的那种。徐彪相信,黄志平宁愿把所有黄金积攒下来打造一口埋葬他自己的棺材,也绝对不会从这些钱财里拿出一个铜板,施舍给穷人。

徐彪深深地看了黄志平一眼,转身离开。

对于火殿的门人,黄志平多少有些忌惮。他在后面怪腔怪调地连声喊叫:“哎!我说你别急着走啊!这件事情还可以商量。要不,我把飞剑借给你,你回山门一趟,只要掌库那边开口,我就把金子借给你。喂……喂……是不是不要啦?别说我不借给你,是你自己不要的啊!”

对于废物,徐彪连一个字都懒得多说。

……

从法坛出来,徐彪漫无目的在大街上走着。

他终于感受到了“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这句话的真谛。

是的,脑子里想要购买湖绸衣裙的想法是如此强烈,口袋里却掏不出几块银子。现实与想象的差距是如此巨大,根本不是辛苦努力就能填补。

看着眼前来回走过的男女老少,徐彪紧抿的嘴唇慢慢松开,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

还是留在山上好。那里没有杨秋容,师傅尤绪言虽然脾气古怪,对于门下弟子却很是宽厚。怎么说呢,就像父亲知道儿子没做作业被老师留堂惩罚,回家以后二话不说就拿起筷子朝着儿子屁股上狠狠来了几下。打完,父亲抱着痛哭流涕的儿子轻轻揉着痛处,一边抚摸着儿子脑袋,一边温和叮嘱他今天的家庭作业务必要做完。

筷子打在皮肉上很疼,却不会损伤筋骨。小孩子犯了错该罚就罚,惩罚过后当然要给予安慰。

自己刚刚上山修炼的时候,师傅也是这般严厉教导,慈祥温和。

只不过,自己渐渐长大了,下得山来,烦心的事情也就变得更多。

放弃杨秋容?

当然不可能。

那是自己这辈子必定要娶的女人。哪怕再苦再难,也要让自己心爱的女人高兴快乐。否则,还叫什么男人?

也许,应该像黄志平说的那样,回山一趟,找找掌库?

这种想法刚一产生,立刻就在徐彪脑海里消失。

自己这次下山的任务,是调查同门沈长佑的死因。虽说隐隐约约查到了少许零星线索,却没有什么真实可信的证据。总之,若是现在返回山门,必定要被师傅留在山上继续苦修。想要再有机会下得山来,也不知道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

几种不同的想法在脑子里来回碰撞,徐彪觉得很是烦恼。想着想着,甚至冒出了要学学江洋大盗,潜入某个富贵人家深夜劫财的念头。(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