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罗浮第两百一十六章血舍利到手

2018-12-06 17:52:5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罗浮 第两百一十六章 血舍利到手!

“这人就是昆仑十大金仙之一的况无心?”

洛北一眼望去,只看到只看到身穿淡黄色衣衫的况无心一步从虚空中走出来,隐隐约约整个天空上的气流、云气,都被况无心的这一步踏得隐隐震动开来,这种震动传开,似乎整个山峦、大地也都震动起来,都向他臣服。

之前洛北虽然遇到的绝大多数对手,都是世间的顶尖人物,一派宗主之尊,但不说别的,就说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气势和威压,和这况无心相比,就有种蝼蚁和巨山相比的感觉。

“走!”

一看到况无心好像撕裂虚空一般,在数里外现出了身影,肖忘尘脸色一变,直接一道真元打在南离钺丢在他的血舍利上,将血舍利打向了洛北,与此同时,发出了一声低喝,转身就往后狂掠而出。

“不好!”

可以说,况无心只是一出现,就已经让肖忘尘等人觉得占不到便宜,想马上遁走,但与此同时,南离钺原本镇定自若的脸色却也是微微的变了一变。

之前在追踪魏紫奇的时候,虽然还没看出魏紫奇的身份,但南离钺和卓沉道却都感觉出来似乎事有蹊跷,已经施法通知了云蒙生等人和况无心。

所以虽然处于不利的境地,但南离钺却知道况无心肯定会来,所以心中根本就不担心。

但是此刻,他却看到肖忘尘将血舍利打得朝洛北飞射而去,洛北只是伸手一摄,就将血舍利抓到了手中。

这一颗血舍利,是幽冥血魔的主元舍利,是当年幽冥血魔留下的七颗血舍利之中份量最重的一颗,南离钺直接丢给肖忘尘,当然不是迫于方才的形势。

南离钺之所以将这颗血舍利一下子丢出,是因为南离钺很清楚血舍利对魔门中人来是,是天下第一的至宝,可以让任何魔门中人为之疯狂。

尤其这一颗又是幽冥血魔的主元舍利,再加上这血舍利上的魔气,本来就有侵袭人心的作用,这样的一颗血舍利要是一下子丢到面前的话,任何魔门中人的心神恐怕都会一下子被彻底的吸引住,根本无法自拔。

肖忘尘在奈何魔宫这些人之中,修为最高,所修的大自在血魔诀对南离钺的威胁也最大,所以南离钺直接将这一颗血舍利丢给肖忘尘,就是想乘着肖忘尘一个失神,其余奈何魔宫中人的心神又被这颗血舍利吸引住的一瞬间,乘隙将肖忘尘一举击杀。

但是南离钺却不知道,肖忘尘和洛北结下了太古幽冥血誓,心中根本不能存有对这颗血舍利的贪念,这颗血舍利就算到手,也是要交给洛北,所以这一瞬间,肖忘尘却根本没有失却心神,而是一下就将血舍利打得向洛北射了过去。

这一下,南离钺的算计可以说是完全落空。

事实上就算是结下太古幽冥血誓售楼部绿化
,一般的魔门中人,也根本抵挡不住血舍利直接丢给自己的诱惑。一般的魔门中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恐怕立时就会遏制不住的心生贪念,想要将这颗血舍利据为己有而触发太古幽冥血誓而直接遭受血誓反噬。

而肖忘尘直接将血舍利打给洛北,一见况无心出现又马上让奈何魔宫的人全部遁走,心性可以说也是异常的决断。

此刻肖忘尘等人还是占了绝对的上风,一下子遁走,而南离钺和卓沉道的碧云冲又已经被击毁,想拦也根本拦不住。

“怎么,自在真君,你想杀我徒弟,我既已来了,你还想走脱不成?”

就在此时,况无心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抹嘲笑般的神情,这抹神情才刚刚在他脸上浮现出来,他就又一步跨了出来。

况无心的动作似乎并不快,人人都看得十分清楚。

一步跨出之时,他距离肖忘尘等人足足还有数里,但是一步跨出之后,他的整个人竟然已经反而一下子拦在了肖忘尘等人的面前。

“况无心,你口出狂言!难道我真的怕了你不成!”

一看到况无心倏的拦在自己的面前,肖忘尘眼中寒芒一闪,脸上也顿时泛出了一丝冷笑。

一道蛋形的猩红色透明光幕,一下子就将况无心全部笼罩在了里面。

大自在反噬神光血幕!

这蛋形的猩红色光幕,便是肖忘尘之前用来对付洛北等人,可以使得被包裹在内的人,无论施展何种术法,都要承受自己所释术法威力两成的反噬的大自在反噬神光血幕。

“轰!”的一声巨响,与此同时,两道蛟龙一般的紫色雷光撞在一起,暴散出千万道跳跃的紫色电弧。

这一下,却是卓沉道眼见洛北等人架着乌昙金魔狼战车也飞快的遁走,想发出一道雷罡将洛北等人阻住,却被采菽发出的同样的雷罡击散。

“这道藏真元妙要的诀法,都是我传给沧浪宫的,你这诀法相当于是从我这里学了过去,居然还想拿来对付我?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道藏真元妙要的真正威力!”

卓沉道是昆仑后辈弟子之中,心机最为深沉,机敏的人之一,只是看到刚才战百里和熙玉纱联手对敌云蒙生时,熙玉纱释放的道藏真元妙要,就马上想明白了采菽为什么会昆仑的这门诀法,眼见自己发出的一道雷罡被采菽打散,卓沉道的脸上顿时布满了阴狠的神色,重重的冷哼声中,一个紫色的五寸小人倏的从卓沉道的头顶冲出。

这个紫色的小人,眉目和卓沉道一模一样,但身上却是一条条的紫色电芒隐没不定,身上自然有一种特别的威严。这个紫色小人,很明显就是卓沉道的元婴。

卓沉道的元婴一从头顶冲出,两方四四方方,各自都有一丈长宽的巨大雷印忽然显现在天空之中,这两方雷印,也是由紫色的雷罡凝成,电光流转,但是却又有如实质,就像天空之中,有一个掌握着雷霆的天尊,拿着这两方玺印,猛烈的朝着采菽盖了下来。

自从从况无心那里得到抽髓夺元诀,修为大进之后,卓沉道已经将元婴修至可以出体的境界。

元婴出体,便也可以单独发出一道术法。

道藏真元妙要的施法速度原本就是极快,卓沉道的元婴一出体,便可以自己一道,元婴也发一道,施法速度更是快了一倍!

之前处在奈何魔宫等人的围攻之中,魔门中人的术法本身就诡秘毒辣,更有许多专门对付玄门元婴的术法,所以卓沉道虽然元婴已经修至可以出体,也不敢冲出来,但现在魔门中人都在逃遁,卓沉道却是没了这样的顾忌。

普通的诀法,修到元婴,对于天地的感应就更加敏锐,施法的速度就会更快,尤其是道藏真元妙要这样以施法速度而闻名天下的厉害诀法,本身就是要修出元婴之后,才可以将术法的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两倍的施法速度,在卓沉道看来,采菽是根本就不可能抵挡得住的。

但是这两尊巨大的雷印才刚刚往下盖下,同样的两个雷印却也一下子显现出来,轰的一声巨响,两两相撞之下,四个雷印又一下子全部爆射成千万道的雷光。

一颗鸽蛋大小的明黄色珠子,嗡嗡作响,悬浮在采菽的身前。

“天貅雷珠!”

卓沉道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充满了贪婪的光芒。

这一颗天貅雷珠,可以将雷罡术法的威力增幅一倍,像方才卓沉道要是有这天貅雷珠,施展出来的雷印,就不是两个,而是四个!

到了卓沉道这样修为的人,修为哪怕再往上提升一分,都是千难万难,一点的差距,都是难于登天。

若是有个修为和术法都超出卓沉道的对手,卓沉道穷其一生,恐怕也别想斗得过。但是这一颗天貅雷珠,却可以让卓沉道的实力直接上升一个档次,甚至能够直接击杀这样的对手。

和血舍利是魔门中人眼中天下第一的至宝一样,这颗天貅雷珠对于卓沉道这种修炼雷罡诀法的人来说,也是天下第一的至宝。

方才南离钺丢出血舍利,因为太古幽冥血誓的约束,肖忘尘的心神并没有被吸引住,但是这一下,卓沉道的心神却反而被这颗天貅雷珠完全吸引住,整个身体也很明显的顿了一顿。

就这一个失神,采菽眼中紫芒一闪,两道水桶般粗细的雷光,就已经一前一后,轰然在卓沉道的身上炸开正宗新会老陈皮

“不好!”

因为整个天空之中全部被四个雷印碎裂时爆射出的电光充斥,看不清楚,再加上未料到卓沉道单对单的情况下,竟然会不敌采菽,和卓沉道离得最近的南离钺一时间脸色大变,根本来不及施法支援,只能验眼睁睁的看着两道如同蟒蛇一般扭曲舞动的雷光在卓沉道的身上炸开。

“啊!”

雷光的轰鸣声中,卓沉道顿时发出了尖厉至极的惨叫声。

他的身体,一下子被雷光炸得缩成了一团,浑身漆黑,有如烤焦了的虾米。他的元婴,在雷光之中,也如同被丢进了油锅的老鼠一般,发出了滋滋的炸响。

“怎么回事!”

其余人中,云蒙生一见采菽的两道雷光发出就发觉不妙,但还未来得及发出术法,就感觉到脚下震动。他脚下的白牛,“牟”的一声,竟然是直接掉头就跑。

云蒙生的这头白牛,是上古异种,而且被云蒙生收服已久,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云蒙生心念一动之间,竟然还是压制不住,只觉得白牛满心惊惧,似乎是突然见到了让它无比恐惧的东西一般。

“什么东西!”

就在此时,云蒙生看到一道巨大的黑影蓦然在乌昙金魔狼战车上显现出来。

“轰!”

随着这条巨大的黑影的出现,一团夹杂着水、火、风、雷的剧烈吐息,轰中了卓沉道。

卓沉道尖利至极的惨叫声噶然而止,因为在这一瞬间,卓沉道的整个肉身和元婴,被这团黑色巨流一般的吐息一冲,直接就全部炼成了灰烬。

“卓沉道竟然都死在了他手里!”

这是浮现在脸色瞬间煞白的云蒙生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

“七海妖王兽!”

几乎就在这一瞬间,云蒙生也看清楚了那条巨大的黑色身影身上密布的恐怖红黑色花纹。

两条身上泛出强烈的法力波动和氤氲死气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洛北的身后。

这一下,是洛北通过乌昙金魔狼战车,心意动间,瞬间将七海妖王兽和屈道子、尸神,全部召了过来。

“走!不好!”

血舍利在手,又是一下击杀了卓沉道,洛北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就让海浪王架着乌昙金魔狼战车飞快的往下飞遁而走,眼看南离钺等人根本阻挡不住,忽然之间,一股阴恻侧的感觉就从心中泛了起来。

这种由心泛起,令人浑身的肌肤都泛起鸡皮疙瘩的阴恻恻的感觉,是太古幽冥血誓的禁制力量!

洛北飞快的抬头一看,只见被肖忘尘的大自在反噬神光血幕包裹住的况无心手掌一翻,一面金黄色的六边形古镜从他手中飞出,如同太阳光辉一般的金黄色光芒只是一闪,包裹在他身外的大自在反噬神光血幕,竟然是一下子就消弭于无形。

“破!”

与此同时,两道七彩的华光从况无心的眼中射出,打在肖忘尘的胸口,直接就从肖忘尘的后背透出,在肖忘尘的胸口上打出了两道恐怖的伤口。

太古幽冥血誓结盟的双方,在一方危险之时,另外的一方,也决计不能不加援手。

洛北之所以感应到太古幽冥血誓的禁制力量,便是只是一个照面,修为和术法都是极其厉害的肖忘尘就被况无心一下重创。

这一下轻质隔墙板
,洛北只能让战百里硬生生的止住了往下飞遁的乌昙金魔狼战车。

“昊天镜!!”

一见到那金黄色六边形的古镜,楼夜惊和魏紫泣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眼见肖忘尘被况无心一下重创,没有任何的犹豫,发出了一声惊呼的同时,楼夜惊的左手猛的按在了自己的额头上,这一下,只按得楼夜惊自己的七窍之中,都流出血来,但是这些鲜血一流出来,却马上变成了黄色,就在同时,洛北只感觉到脚下的山脉之中传出了剧烈的隆隆的声音。

***

(今天两更,暴了八千多字,感觉不够凶悍,不过时间差不多了,发出来,明天继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