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凌天战尊第477章段如风

2018-12-06 17:58: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凌天战尊 第477章 段如风

听到族长‘段如火’的话,段凌天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能被段如火称之为‘三弟’的人,普天之下,似乎只有一人……

段如风!

也就是他那便宜老爹。

别说他作为一个从地球穿越过来的人,对那未曾谋面的便宜老爹没什么感情。

就算是以前的‘段凌天’,也没有任何关于那便宜老爹的记忆。

父亲,对段凌天而言,太过于遥远,太过于虚无缥缈。

不过,一个失踪了整整二十三年的人,突然出现,还是让段凌天感到震惊,感到不可思议。

“四叔,真是我爹?”

段凌天看向段如鸿,忍不住问道。

前所未有的忐忑。

段如鸿微微一笑,“是不是你爹,你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直到段凌天走进大殿,他才知道段如鸿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大殿之中,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正和那段氏家族族长‘段如火’相对而站。

如今,听到他的脚步声,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转头看了过来。

段凌天的目光,彻底落在青年男子的身上。

青年男子一身青衣,头发随意散落在肩头,一张英俊的脸干净无比。

青年男子剑眉星目,面容坚毅,棱角分明,如刀削一般。

最让段凌天惊讶的是。

青年男子的长相,跟他竟有六、七分相似……

与此同时,面对这个青年男子,他的心里,竟没来由的升起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这一刹那,不需要任何言语,段凌天已经确认了这个青年男子的身份。

段如风!

他那便宜老爹。

他娘朝思暮想的丈夫。

在段凌天看段如风的时候,段如风也在看他。

段凌天可以看到段如风眼中蕴含的一丝丝激动……

那是源自内心、发自肺腑的激动。

“你……你是‘天儿’?”

段如风迈步上前,三两步到了段凌天身前,伸手向着段凌天的脸摸来。

如果换作是另一个人,段凌天早就一脚将他踢飞出去了……

而此刻,段凌天却没有这样做,任由对方伸手来摸他的脸。

不知怎的,他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种温暖的感觉。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爹……”

此刻,就连段凌天都没想到,他会直接开口认段如风这个父亲。

要知道,在看到段如风的那一刹那,他对段如风是有怨恨的。

怨恨段如风为何不早点回来,让他娘受了那么多的苦。

如今这一切,有些鬼使神差,让他难以捉摸。

就好像是潜意识在催动他这样做。

“你……你刚才叫我什么?你……你叫我‘爹’?”

段如风一脸的激动和惊喜,显然没想到这个过去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儿子,会直接认他这个父亲。

毕竟,这些年来,是他有愧于段凌天。

就算段凌天不愿意认他这个父亲,他也不会惊讶,更不会怪段凌天。

二十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尽过一个做父亲的。

“难道你不是我爹?”

段凌天听到段如风的话,不由一怔。

“不……不!我是你爹,我就是你爹!”

段如风有些口不择言,深怕段凌天不认他这个父亲。

段凌天笑了。

只是,很快他的笑容又彻底的凝固了。

他的精神力,触及段如风的时候,竟然发现段如风体内没有任何的‘元力’。

当他的精神力融入段如风的丹田,也没发现哪怕只是一丝一毫的元力。

“爹,你……你的元力……”

段凌天脸色一变。

虽然,他的精神力没有发现段如风的丹田有任何破损的痕迹,但段如风的体内,确实没有一丝一毫的元力。

要知道,二十三年前的段如风,就已经是‘元婴境武者’。

如今,二十三年过去。

按理说,以段如风当初展现出来的天赋,一身修为突破到‘入虚境’,不是难事。

可现在,段如风不只不是元婴境武者,就连那一身元力都彻底消失了。

当然,段凌天不是没想过,段如风的一身修为,可能因为某种奇遇,而提升到了‘洞虚境’……

只是,就算是洞虚境强者,段凌天即便看不透他们一身修为的深浅,但他们体内的元力,还是能感应到的,

现在,段如风的体内,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元力。

段凌天探查出来的结果天津无抵押贷款
,便是段如风现在只是一个没有孕育出元力的‘淬体境九重武者’!

这跟被废了丹田的武者没什么区别。

此刻。

段凌天隐隐意识到,或许这和他这便宜老爹失踪多年的原因有关。

事实证明,段凌天没有猜错。

“我的元力,如今已经不复存在了……”

段如风叹了口气,“当年,我去那‘死亡沼泽’为你们母子寻找‘幽昙花’,期间突生变故……因为某些原因,导致我这二十三年来身不由己,没办法回来找你和你娘!”

说到这里,段如风眼中掠过一道寒芒,“若非为了能再回来找你们母子,我早就选择玉石俱焚,和那人同归于尽了……根本不用被他驱使多年,苟延残到今日捕鱼游戏官方下载
!”

此时此刻,段凌天能感觉到段如风语气间蕴含的森然冷意。

那人?

段凌天脸色一沉,问:“爹,那人是谁?我去为你报仇!”

“不用了。”

段如风摇了摇头。

段凌天顿时一脸疑惑。

段如风解释道:“那人恶有恶报,已经彻底灰飞烟灭了……否则,爹还不一定能回来找你和你娘。”

“那还真是便宜他了。”

段凌天冷哼一声,眼中寒意凛然。

那人,不只毁掉了他爹,更是让他娘多年来孤苦无依……

他恨不得将那人碎尸万段!

“不管怎么说,你们父子二人能再次重聚,是一件喜事。”

一直安静的站在一旁的段如火,缓缓说道。

“是啊,三哥。就算你没有了一身修为,你还有一个了不起的儿子……以后,你好好享清福就好了。”

段如鸿也道。

段如风点了点头,看向段凌天,一脸愧疚道:“天儿,你过去的经历,族长都跟我说了……这些年来,苦了你们母子了。这一切,都是爹的错。”

“爹,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这次你能回来,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我想,娘要是见到你,肯定会很高兴的。”

段凌天劝了段如风一句,说到后来,脸上露出笑容。

段如风闻言,身体一震。

很快,段凌天跟段如火、段如鸿告辞一声,和段如风一起离开了段家府邸。

路上,段凌天有心询问段如风这二十年来的具体经历。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段如风不太愿意提起那段经历。

“看爹现在的态度……可以想象,那必然是一段让人不愿意回忆的经历。”

段凌天心里暗道南宫市毛毡收纳盒厂家直销
,同时没再多问。

没过多久,段凌天带着段如风回到了自家宅院。

“少爷,这位是……”

静茹看到段凌天身边的段如风,彻底愣住了。

只因为段如风和段凌天长得太像了。

“静茹,这是我爹。”

段凌天微笑说道。

静茹一惊,略微失态的同时,连忙向段如风行礼,“见过老爷。”

据她所知。

少爷的父亲,不是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失踪了吗?

现在突然回来,让人惊讶。

“爹,她是静茹,我这宅院的管家。”

段凌天又对段如风说道。

段如风微笑对静茹点头,但他的目光,很快就从静茹的上移开,在宅院中扫荡着。

静茹猜到了段如风在找什么,微笑说道:“老爷,夫人在后院呢。”

“后院?”

段如风眸子一亮,英俊而坚毅的脸激动得微微颤抖起来……

“爹,跟我来。”

段凌天将段如风带到了后院。

后院中,窈窕的倩影站在远处,浇弄着花花草草,背影如画,让人眼前一亮。

“天儿,回来了?”

听到脚步声,女子缓缓的转过身来,“我听静茹说,你一大早就……”

女子的话没有说完,因为此刻的她已经彻底呆住了。

二十多年来,无数次午夜梦回中出现的身影,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那么真实,又那么虚幻。

“风哥……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女子的目光,彻底无视段凌天,落在段凌天身边的‘段如风’身上,激动莫名。

女子的娇躯剧烈颤抖着,眼中充满忐忑,生怕眼前的一幕只是在做梦。

她甚至没有伸手去捏自己,确定自己是否在做梦的勇气。

因为一旦落空,也意味着她将从梦中醒来……

她不愿意去打断这美好的一刻。

即便这只是一个梦,她一样希望这梦永远都不会醒,希望这一刻能成为‘永恒’。

此时此刻,段如风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着。

他的心情,跟眼前的女子一般无异,“柔……柔儿……”

“娘!”

眼看他这便宜老爹‘段如风’待在原地,半天没有动静,段凌天摇头一笑,惊喝一声:

“你没有做梦……是爹回来了!你一直以来的直觉是对的,爹没死,真的没死。”

说完,段凌天眼看段如风和李柔如梦惊醒,相互奔向对方,不由摇头一笑,转身离开了后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