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魔翎异闻录第九十八章

2018-12-07 20:45:0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魔翎异闻录 第九十八章

“説完了三长老和八掌门,我们再来説説莫子虚。”魔翎説道,“乍一看去,莫子虚跟这件事几乎没什么关联,因为他既跟魅羽无冤无仇,也没理由对魔翎狠下毒手,如果没有青舟和卧龙潭一事,莫子虚甚至不会听説魔翎的名字。但我们要是仔细回想前后发生过的事情,就会发现,莫子虚非但没有置身事外,反而牵涉极深。”

“我也隐约有这种感觉,”伏琴diǎn了diǎn头,“可就是説不出清楚为什么。”

“我们现在知道,莫子虚跟天子阁有説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那天子阁先后两次送文书去郡守府的事,莫子虚知不知道呢,我认为他是知道的。”

“你刚刚不是説,他还插手拦下了第一份文书嘛。”

“嗯,他的确有可能这么做了,但这无关紧要。我们现在还知道,所谓的静思苑纵火案,其实是莫家内部对门户的一次清理。因为莫子虚发现逃出镜山的青舟,不仅在为其他家族卖命,并且还追查到了自己头上,于是他派人逼问青舟的新主子是谁。因为担心弟弟青苇遭遇不测,青舟没有供出主子的名字,由此他跟莫子虚派来的人大打出手,并且将对方杀害。那个时候的青舟还没有想到隐匿身份,否则他应该毁尸灭迹,造成自己丧命于静思苑的假象。尽管烧尸这件事后来有人帮他做了,却也不过是一个巧合而已。不久之后,莫嗣安身体状况有异,于是抓了青苇准备换一个躯体,青舟得知此事后,谋划让分家弟子出面帮忙,而之后的事情我们都亲眼见过了。

“现在回过头来想一想,莫子虚为何要将清理门户的地方选在静思苑,这一diǎn很耐人寻味。缘由可能是东城人烟稀少,方便秘密动手,也可能是有人告诉他,这样做可以一箭双雕。”

“一箭双雕?除了清理门户,还有别的好处吗?”

“当然有,首先静思苑声誉受损,它需要出面澄清与死者的关系,这对一个面临闭门困境的学堂来説,无疑是雪上加霜。其次,在暗中跟静思苑保持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会陆续露面,追查这些人的行踪,可能会找到魅羽。”

“天子阁!”伏琴忽然想到,“这两件事都对天子阁有利哩。”

“不错,很早之前,晴鸢就暗示我们説,静思苑纵火案可能是天子阁为了陷害魅羽而设下的一个圈套,但如今想来,这个説法似乎有diǎn站不住脚。首先八掌门不知道这件事,否则他们不会去烧尸掩盖死者的身份,白虎之前的言行也证实了这一diǎn。那三长老有没有可能是设计的人呢,可以説有,也可以説没有。如果説三长老因为藏经阁被烧一事,至今对魅羽耿耿于怀,想要借此事引出魅羽与之对质,那他们就要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天子阁弟子遇害,不管这个弟子是青舟还是别人,做这种决定需要很大的勇气。

“自从得知静思苑面临闭门危机后,我就一直在想,横竖都是借静思苑引出魅羽,天子阁采取强行收并静思苑的方法是不是更好一些。可实际的情况却是,天子阁并没有出面,静思苑会花落谁家也还尘埃未定。这就更让我怀疑,天子阁很可能并没有想过借静思苑引出魅羽,那它跟静思苑纵火案也就没有什么直接关联。”

“如果不是天子阁的话,还能是谁呢?”

“是啊,还能是谁呢——”魔翎若有深意地看向伏琴,伏琴则皱着眉头,闭着嘴巴,一脸拼命思索的模样,可是脑袋里面头绪太多,一时间理不清楚。

“你别着急,我们一步一步来。”魔翎笑着宽慰道,“不光静思苑纵火案跟莫子虚有关,李掌柜的地窖和静思苑外的二层xiǎo楼,其中也可能有莫子虚的身影。”

“啊?”伏琴困惑不已,“这两件事跟莫子虚有什么关系?”

“你还记不记得,青舟当初是在哪里吸食千日醉的。”

“记得,在一个xiǎo巷深处,墙上石砖后面有机关,打开之后就有一条地道,尽头是很多xiǎo房间,青舟就在那里吸食千日醉。”

“那你还记不记得,墙上的机关是什么样子的?”

“唔……”伏琴想了一会,“好像有四个石块,要凭顺序按下,机关才会打开。”

“不错,那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别处也见过同样的机关?”

“啊——”伏琴恍然惊悟,“在迷雾峡谷尽头的石壁上!”

“这説明了什么呢?”

“这説明不光卧龙潭下的地穴是莫家的,地道尽头的xiǎo房间也是莫家的。”

“説的对,继续往下説。”

“唔……”伏琴咬着手指头,“这就是説,莫子虚很喜欢在背地里干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嗯,接着説。”“这就是説……莫子虚不仅用酷刑威慑手下的人,还用毒药麻痹他们的神智。”“嗯……这个推测不算太过分,还有吗?”“还有……所以青舟才会忍受不了,逃离镜山投靠了南斗星。”“……好像越説越远了,还有吗?”

“唔……没了,”伏琴忽然泄了气,“想不出来了,你就别卖关子,快diǎn告诉我吧。”

“哈哈,”魔翎忍不住笑了出来,“其实我跟你想的差不多。莫子虚既然敢在闹市之下开凿密室,那説他同时染指千日醉的买卖也不过分。吸食千日醉的人很多,但买卖千日醉的圈子却很xiǎo,在这个由纯粹的利益围成的圈子里面,有莫子虚,有李掌柜,还有晴鸢。一旦李掌柜的底细被莫子虚摸清,那莫子虚就可以据此威逼李掌柜,迫使他出面作伪证。”

“哪里想的差不多了,根本就不一样。”伏琴撇着嘴説道。

“别沮丧嘛,下次就一样了。”魔翎哄説道。

伏琴哼了一声,又问道:“那静思苑外的二层xiǎo楼呢,也是莫子虚买下来供人吸食千日醉的地方吗?”

“换做是你,你会这么做吗?”魔翎反问道。

“当然不会啦,在那么显眼的地方吸食千日醉,早晚会被人发现的。”“确实如此,与其在那里买一栋xiǎo楼,不如在地下多凿几间密室。”“照这么説的话,xiǎo楼不就跟莫子虚没关系了吗?”

“有可能是这样。”魔翎diǎn了diǎn头,“但我们要是反过来想,那栋xiǎo楼如果真是莫子虚买下的,那他的真正目的会是什么呢?”

“我知道了——”伏琴一拳砸在手心,“他是想陷害你!他特意露出破绽,就是为了让人发现,然后嫁祸给你!”

“啪唧啪唧,”魔翎仿着拍手声赞道,“这回跟我想的一模一样哩。”

“嘿嘿。”伏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diǎn推测,还是难不倒我的。”

“瞧把你得意的,”魔翎跟着笑了起来,“那我问你一个问题,看你答不答得上来。”

“尽管问,尽管问。”伏琴拍了拍胸脯,似乎很有信心。

“郡守大人给我定了四项大罪,静思苑纵火烧尸,地窖窝藏千日醉,二层xiǎo楼卖毒药,黄药庄碎人手骨。前三桩都在莫子虚身上解释得通,唯独最后一桩我想不明白,那个被我捏了一下手掌就谎称骨头碎了的城内权贵,是怎么被莫子虚找到的?”

“呃——”伏琴刚听完就愣神了,“这个……也许是莫子虚碰巧在黄药庄看见他了?”

“可是沁心楼外的石板上説,四大家主当天都没有出面万药大会。”“那就是因为那个人复仇心切,主动去找了莫子虚。”“这更説不通了,那人如何知道幕后主谋就是莫子虚,况且他还根本不知道我的名字。”

“那,那……”伏琴答不上来,急得满面通红,“我不猜了,你故意刁难我。”

“啊,原来是靠猜的啊——”魔翎禁不住笑出了声,却惹来伏琴一阵捶打,两人嬉闹一阵,魔翎差diǎn没有笑岔气,“好了,好了,不为难你了,这个问题其实也困扰了我很久。”

“那你给必须我解释清楚,”伏琴双手插在胸前,气呼呼地説道,“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

“答案其实在问题之外,因为找到城内权贵的人并不是莫子虚,而是另外一个人。”

“另外一个人,”伏琴微微一怔,“是晴鸢吗?”

魔翎猛然一惊:“你是怎么知道的?”

“三长老、八掌门、莫子虚都被你説完了,剩下的只有晴鸢了呗。”伏琴理所当然地説道。

魔翎一阵哑然,竟然找不出反驳伏琴的话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