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打靶场的第五靶位

2019.03.11 来源: 浏览:5次

打靶场的第五靶位你敢看吗?放肆感受不一样的诡异,不一样的心情。

这个故事不是发生在笔者的营区内,而是在一次支持演习中,该连的一个即将退伍的上兵小陈所讲的。

故事的主角是他的同梯叫阿鸿;阿鸿住在高雄,排行老三(跟桃园县长血案的老三没有任何关系,不要紧张),生性活泼外向,没什么不良的嗜好。

话说阿鸿下部队以后,表现积极,跟大家相处的非常愉快,连长有意送他去受训,结训后可以当班长;阿鸿也很想去,因此特别的努力表现,希望能够成行。当天是营上一月一次的步枪实弹射击,昨天晚上连上弟兄就已经把自己的步枪都做了一次彻底的保养,阿鸿也决心在这次的射击中好好表现一番。

「开车」营长下令,七部大军卡,一部弹药车外加营长车,浩浩荡荡开往靶场去。

打靶场的第五靶位

途中大家有说有笑,好不融洽。突然间,上士排副开口道「希望这次打靶不要被安排到第五个靶位」「嗯!对喔」。「学长,为什么不要第五个靶位?」阿鸿好奇的问他旁边的一兵阿郎,「改天再告诉你」阿郎这么回答着。于是阿鸿也就不再问了。

等到了靶场,开始布置靶场。阿鸿是个新兵,于是被派去当靶沟勤务,就是在目标区筑起一条类似壕沟的大沟,深度超过一个人高,担任靶沟勤务的弟兄在那里面听到射击预备的口令时,把人像靶升起让弟兄们射击,听到停止射击口令以后,再把人像靶降下,数数人像靶有几个破洞,表示该靶被打中了几发子弹,并回报靶台。由于该营的人员众多,而靶位仅有十个,造成射击的时间较长,等轮到阿鸿射击时己经快中午了。

阿鸿被排到第四个靶位,他为了引人注目所以故意跟第五靶位的弟兄调换,心想「你们都打不中,我就打给你们大家看看」,于是阿鸿很用心的射击。阿鸿射击完后已经等不及的想知道打中了几发子弹;靶台从无线电传来讯息「第一靶位一发,第二靶位无……第五靶位……」阿鸿很紧张的继续听「一发」,剎那间几乎所有人的眼光全都集中到阿鸿的身上,空气中瞬时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而阿鸿并没有注意到,「什么!才一发而已,应该起码有打中四发,不过有总比没有的好,排副仔也是打面包」阿鸿心里这么的啼咕着。归途中,大家全都闷不吭声,笼罩着一股低气压。而新兵们也都不敢出声,怕被骂。

突然间排副仔开口说「阿鸿!你最近要凡事都小心一点,有什么问题没有办法解决就来找我」,阿鸿听的满头雾水,只好含糊回答一声「嗯」。回到连上用完午餐后,全连的弟兄都集中在中山室里面擦枪,大家异常忙碌,也就忘了在靶场所发生的事了。

某日的中午,阿鸿与阿郎担任油库卫兵;因为是睡午觉时间,整个营区都安安静静的。「学长!我越想越觉得奇怪,为什么那天打靶的时候,第五靶位都没有人打的中靶,只有我打中一发,大家都摆着一张脸孔,好象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回来时排副仔跟我讲的话也有些莫名其妙的,好奇怪!」阿鸿跟阿良这么说着,「我也不太清楚,听说以前那个靶场曾经有人在那边自杀过,之后就有这样的传说了」「改天再问问排副仔好了」。

几天之后,大家发现阿鸿渐渐的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他时常的自言自语,而且白天呵欠连连,晚上特别有精神,人是日渐消瘦,净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连长也发现阿鸿的怪异行为,嘱咐大家要多注意阿鸿;也找阿鸿做个别谈话,他总是说自己没事,是大家多心了。某夜,安全士官急敲连长寝室的门「报告连长,战情刚刚来报,阿鸿站油库卫兵时携械逃亡了」。

这时整个营区各连开始己经紧急,准备去寻找阿鸿的下落,指挥官把阿鸿的营长跟连长叫去问话,也得知阿鸿的怪异行为,并研判他可能逃亡的原因跟可能去的地方。大家折腾了一个晚上,都找不到阿鸿;也通知阿鸿的家人,并询问他休假常去的地方和一些较有来往朋友的住址,派遣辅导长跟排副去寻找。

过了两天,指挥官突然派人请营长及连长去见他,并搭乘指挥官的小车一起出去,据说是找到了阿鸿,一个不会说话的阿鸿,而且是在靶场被一位农民发现的,逃亡所带的枪跟子弹都还在,死因是脑部中弹。事后,排副讲了一个故事,内容是某连一位即将退伍的下士班长,日前接到他女朋友的来信,信中提出要分手的消息,该班长伤心之余利用营上打靶的机会,在靶场的第五个靶位举枪自杀,从此便传出第五靶位没有人可以打中靶。隔壁连有位排长不信邪,硬是举枪打中一发。

当天晚上查哨时,一声枪响夺去了他的生命,清查枪械弹药,子弹没有少一发,当时卫兵携带的枪枝根本找不到有射击过的迹象,夺去生命的子弹不知从何而来,没有人可以解释清楚。

看来打靶场的第五靶位还是没有吓到你,欢迎进入鬼故事栏目阅读更多鬼故事哦。

Tags:
友情链接
灯盏花的使用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