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萌妻难驯第一百六十一章人格障碍

2018-12-07 19:50:1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萌妻难驯 第一百六十一章 人格障碍

的作者是马诗雅,主人公是一对母女。[燃^文^书库][]

故事由一只价值连城的烟盒开始,烟盒背后的故事让二十年前的连环车祸的真相浮出水面。

女主在车祸中失去记忆,被收容进孤儿院。后来,她被一对夫妇领、养,经受了非人的虐待,在成年后被逐出家门。

那场车祸几乎让母亲丧命,二十年来,她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女儿,终于因为那对烟盒找到了女儿。

当中那个女儿的经历跟陆雪漫极为相似,就连她在孤儿院的往事和被华氏夫妇虐打的细节都分毫不差。

马诗雅跟她从xiǎo一起长大,又是她的xiǎo学同学。除了刘丹,只有她最清楚从前的事情。

司徒信曾经説过,她是蒋斯喻的座上宾。

也就是説,里那个母亲的原型正是蒋斯喻。

游艇事件发生当天,他们疲于应付黑衣人,无暇顾及私人物品。事后,白浩然去过船舱,却没有找到她的手袋。

她丢了烟盒,两只一模一样的却出现在照片里。

她的烟盒在谁手上也是不言而喻了。

从蒋斯喻到达海都那天开始,就想方设法与她接触。

采血、脱敏药、聘书、与白氏和权氏合作。

在游艇上,蒋家的人虽然拿着刀,却用人海战术把他们团团围住,还有保护权慕天夫妇的命令。

原来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

只不过,这些都是陆雪漫的猜测,她无法相信自己是蒋斯喻的女儿。

从投注站出来,她一直在闷头看。

权慕天知道她爱看娱乐八卦,每次发现有趣的绯闻,她都会叽叽喳喳的讲个不停。今天,她却异常安静。

“漫漫,在看什么?”

她盯着屏幕,并没有回答。

“老婆……”

“……”

男人抓住她的手,惊得她差diǎn儿跳起来。呆呆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陆雪漫才回过神来。

眼前的xiǎo女人如同受了惊的xiǎo兽,晶亮的双眸充满不安。

这是怎么了?

被男人清冷的目光一望,她一阵心虚。抬手理顺头发,想以此掩饰内心的慌乱,“是不是快到了?”

把她手捂在掌心,权慕天轻声问道,“你在想什么?手都凉透了。”

蒋斯喻是她亲妈这件事太不靠谱,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还是不要告诉他了。

可是,要怎么回答呢?

清了清嗓子,她决定利用医学的专业知识蒙混过关。

“……我在想……在想要不要做个全面检查。比如唐筛、绒毛和染色体神马滴……万一有个什么,还来得及处理。”

微微蹙眉,权慕天紧接着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咳咳……

大叔,我説的只是一种可能,你不要发飙哦!

把心一横,她硬着头皮,低声嘟囔,“药流或者人流,反正不能把有问题的孩子生出来……”

万分无奈的叹了口气,男人觉得她想太多了。

“净瞎想。”

“优生优育嘛……有备无患喽。”

薄唇勾起一抹坏笑,他颇为遗憾的説道,“女人无才便是德,这句话真是蛮有道理的。”

大叔,你在鄙视我这个学霸吗?

“你什么意思?”

她愤愤不平的样子可爱极了,权慕天低低的笑了,“老婆,知道为什么人类一思考,上帝就会发笑吗?”

女子无才便是德跟耶稣有半毛钱关系吗?

大叔,你随便偷换概念,是故意欺负我逻辑学不好吗?

“那是耶稣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眉峰微挑,魅惑的笑意在嘴角绽放,他慢条斯理的解释道。

“科学研究表明,人类百分之八十的想法是毫无意义的顾虑。而女人这种生物呢,特别喜欢胡思乱想。无数事实证明,女人的担忧不止影响心情,还会恶化夫妻感情。”

“歪理!”

“你是学医的,要相信科学。”

陆雪漫鄙视的横了男人一眼,他却得意的笑了。

亲手把人交给司徒信,直到陆雪漫安全进了国际刑警总部,权慕天才驾车离去。

国际刑警总部的验尸房宽敞明亮,设备齐全,简洁的布置一目了然,岂止甩出某局三条街?

只不过,有些设备比不上家里的先进。

一想到这些,她就忍不住偷笑。

大叔,给你diǎn个赞!

欧阳川知道权慕天把法医实验室搬回了家,连医用3打印机都有。可见,他多么重视这个女人。

“嫂子,我这儿还能看吗?”

“挺好的。”

欧阳川对着正在忙碌的几个人招招手,他们并没有放下手里的工作,只是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们一眼。

手下如此不给面子,他有些下不来台,尴尬的介绍道,“正在验尸的两位是高级法医林怡和吴东,余下两个是他们的助理孙晶晶和孟伟。”

“你的法医部只有四个人?”

某局的法医部有近百人,随便一个法医xiǎo组就有十几个人,可这里只有四只。

工作量这么大,难怪他们一个个跟僵尸似的!

验尸房里一片静默,闷头工作的四个人不约而同的望向欧阳川,仿佛在説,终于有人説实话了!

“他们不负责案情分析吧?”

“负责。”

“万一同时出外勤,这里岂不没人了?再説,平时也忙不过来好吗?”

林怡等人默默给陆雪漫diǎn了个赞。

欧阳川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压低了声音説道,“嫂子,咱们是自己人,你能不能给我留diǎn儿面子?”

她囧了。

难道她又説错话了?

看到他的脸变成了调色板,陆雪漫这才意识到她又犯二了。

暗暗吐了吐舌头,她默默转移了话题,“昨晚那两具尸体在哪儿?”

“在我这儿。”

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林怡摘下一次性手套,从助理手里接过文件,转手递给她。

“初步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

“谢谢。”

“嫂子,我那儿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你先熟悉一下环境,有事的话给我打。”

看到门口有警员向他招手,欧阳川交代了一句,便快步离去。

眼前的女人气场很强,一看就不是善类。陆雪漫初来乍到,不想招惹是非,避开她凌厉的目光,低头看文件。

“据説你在慕尼黑警官学院进修过。”

“是的。”

“这么巧,那儿是我的母校。不过,读研究生的时候我考进了英国皇家警官学院。他们几个也都是知名警校的高材生。”

“我不是你们的人,只是过来打打酱油、友情客串。”

嘴角勾起淡淡的莞尔,陆雪漫合上文件,在验尸房里扫了一圈,不紧不慢的继续道。

“只不过,在欧阳川找到了新的法医主管之前,你们都要听我的。”

所有人都惊呆了。

她一个xiǎo姑娘,凭什么代、理法医主管?

面对他们鄙视怀疑的目光,某女却十分淡定,説的自信满满。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陆雪漫,今年周岁,是法医学、药剂学和心理学三料硕士。在校成绩毫无悬念,全都是满分。我验过的尸体比你们见过死人还多,头骨复原对我来説是xiǎo菜一碟。哪怕是一堆白骨,我也能知道他的身份。”

在3打印机大面积应用之前,摸骨复原术是法医的传奇,也是她和夜南峰的独门秘籍。

然而,这门技术对海归派来説,如同江湖术士的大力丸和狗皮膏药,完全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学霸了不起吗?

搞不好你是个只会照本宣科的书呆子呢!

不屑的哼了一声,吴东对她的话深表怀疑,“当心吹破了牛皮!”

“林怡,表演型人格。这种人虽然自尊心很强,但是也很自卑。在这种畸形人格的驱使下,你的行为会充满攻击性,事事争强好胜。説的好听一diǎn是有上进心……”

不等对方反驳,陆雪漫接着把矛头转向了吴东。

“吴东,自恋型人格。你很自信,甚至自大,期待享受特权和关注。很显然,法医这份工作不适合你,所以你会经常抱怨,总有种怀才不遇的感觉。”

吴东和林怡脸色一白,闷头工作,不再吭声。

两位老大被秒的渣都不剩,备受欺压的孙晶晶和孟伟立刻把陆雪漫当成了偶像。

跟孟伟交换了下眼色,孙晶晶弱弱问道,“那我们呢?”

给了两条地头蛇一个下马威,她整个人都变好了。

“你们什么?”

“我们是什么人格?”

某女满脸黑线。

不读书不读报真的害死人!

“人格障碍属于精神疾病的一种。你们认为自己有这方面的障碍吗?”

两只受气包头摇得像波浪鼓,“没有。”

林怡咬住下唇,狠狠瞪了她一眼。吴东理理头发,闷闷的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这厮穿着紧身衣,走起路来摇曳生姿,翘挺的臀部比女人风骚一千八百倍。

陆雪漫额头飘过一整排乌鸦,忽然有种丢肥皂的冲动。

一个基佬、一个冰山女,两只xiǎo白受气包……这里是奇葩俱乐部吗?

欧阳川是怎么把这些怪咖聚到一起的?

换了身儿行头,她坐在工作台前,开始解刨尸体。鉴于有了高级白领的例子,她决定从脑部入手。

用电锯锯开头盖骨,她熟练的分离出两颗脑髓,然后把细胞切片放到了显微镜下。

当她看到怪异的细胞结构,忍不住森森抖了一下。

两个女学生xiǎoxiǎo年纪,大脑就退化到了80岁老人的程度。

这不科学!

她们的大脑不同程度的出现了碳化和纤维化的迹象,这在医学上并不常见。只有阿尔茨海默症的患者会出现脑垂体海绵化,其他脑类疾病没有这种症状。

她总觉得这种细胞结构在哪儿见过……

到底是什么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