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刻之痕第一百四十九章面具浒

2019-01-12 16:18:5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刻之痕 第一百四十九章:面具

“什么?你问我是怎么遇见丽莎的?”杰夫似乎来了兴致。

“不,完全没人问过你。”林秋吊着死鱼眼,他现在的计划是等鲨鱼脸……不对,等那个女军官回来后把一切解释清楚,然后出去找菲尼克斯算账。这怎么看都是美狄亚的能力在作祟,如果不是菲尼克斯背地里给他来了这么一手,他差点把龙魂蕴含美狄亚能力这件事给忘了。

但他只能用『因祸得福』来形容自己的处境。

如果在银行使用美狄亚的能力,别说300金币,就算3万金币也……

“没用的,我已经把你看穿了!虽然你嘴上没问过,但心里一定问了吧!”杰夫打破了林秋美好的幻象。

“我已经说了没人对你的故事感兴趣吧?”

“这都要从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说起。”

“不要擅自给别人讲故事啊!”

“我和往常一样来到了那家名为『流浪者之家』的酒吧……”

很显然,林秋的阻挠并未起到应有的作用,杰夫锲而不舍地讲起了两天前发生的事。

两天前,深夜。

“听说你们前一天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

杰夫的旁桌做着四位戴着面具的人,其中壮硕的彪形大汉带着胸的面具,骨瘦如柴的男子戴着鹤的面具,另外两位看起来如同情侣般的男女则带着蛇的面具,如此特立独行的打扮,很自然引起了周围酒客的注意。

杰夫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烈酒下肚,杰夫微醺,他脸颊红润,视线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倒是周围一桌人的对话清清楚楚地落入了他的耳中。

“多亏你的情报,我们才能避开的潜伏在暗处的王国军。”戴着蛇面具的女子谦虚地说道:“那个家族的家主不愧是远近闻名的好色之徒,只是稍稍引诱了一下他,就自己忙不迭地落入了我们的陷阱。”

“简直易如反掌。那个男人连惨叫都没发出来就死透了。”女子的情人说罢,绘声绘色地形容起当时的场面。

“真是的,头都被砍下来了,还怎么叫出声呢?

刻之痕第一百四十九章面具浒

”女子娇小着推搡了一把自己的情人。

“不过暗杀这些小贵族产生的影响力实在有限,我们差不多该做点大事了吧?”鹤面具男子说道。

“我听说王国军那些家伙为了找到我们,特别成立了一个小组……”熊头男人从宽大的袖子里拿出了几张卡片,在桌子上摊开。

熊头男子话音未落,酒馆的门便被推开了。

“王国军接到情报,称这里有可疑人物出没。”破门而入的女军官让众酒鬼一愣,几乎在王国军冲入酒馆的刹那,四人便翻身到了吧台后面,身手之敏锐令人咋舌。四人藏下后,鹤面具男子手中的剑抵在了酒保的后腰上,他没出声,威胁意味明显。

“哪……哪里?我们这里只是小本生意,绝对没有任何可疑人物!”

酒保脸色煞白,冷汗直冒。

“真的?”女军官缓缓走到吧台前,直视酒保。

在酒保开口之前,一直沉默喝酒的杰夫动了。

更准确地说,在女军官闯入酒馆时,他的眼睛都直了,在女军官和他擦肩而过之际,他终于没能按捺住心中蠢蠢欲动,只见他脚下用力,整个人高高跃起,勇往直前地扑向女军官,试图从背后将她一把抱住——“我的女神,和我结婚吧!”

酒保见状,灵机一动:“就是他……那个可疑的人就是他!”

他指着杰夫说道。

以上就是杰夫遭到逮捕的全部经过。

讲述完这个故事后,杰夫还不满地抱怨道:“说什么我其妙无穷是变态、**?我只不过是没别人那么了解爱情,表达方式更加直接一些罢了!”

然后林秋的一记勾拳准确无误地命中了他的下巴。

“把那几个杀人狂放跑了原来是你害得啊!”

杰夫在半空中完成了高难度720度转体后才用以脸着地的姿势趴在了地上,他抽了抽,才大为不满地指责起了林秋的行为:“提尔你突然之间干什么啊?这个故事到目前为止哪里出现过杀人狂啊!”

“你旁边那桌的四个人怎么看都是被通缉的面具杀人狂吧!”

“哦,你说那些人?”

杰夫挠了挠头:“他们应该是刚从化装舞会回来的爱好者。”

“算了,果然不能指望你。”林秋冷哼一声。根据杰夫的描述,他初步掌握的情报是所谓的面具杀人狂,其实是一个至少由四个人以上的人组成的杀手组织,戴着熊脸面具的高大男人听起来相当于组织的情报员,蛇面情侣则是执行者,鹤脸男的情况不明……并且能在女军官推门而入的瞬间觉察到异象并藏匿在吧台之后,单是这一手就表明了他们不是泛泛之辈。

当然,最重要的情报,是这些人曾经在『流浪者之家』的酒吧出现过。

想到这里,林秋站起身。

比起待在这里等女军官回来审问他,倒不如他一举拿下这几个面具杀人狂将功补过。

他刚一起身,一位长着熊头士兵便挡住了他的去路。

熊头士兵出现之际,杰夫神情一滞。

“知道了,知道了。之前是我不好,我只是最近一直失眠精神有些失常才把你们看成魔物的,等你们队长回来后我会向她赔罪的。不过我现在肩负着重要的使命,所以能不能请你通融一下……这位长相虽然有点像熊,但其实是人类的大哥。”

“提尔,提尔……”

杰夫压低了声音,躲在审讯的桌子后面,探出头来:“你面前的那个,是货真价实的熊头!”

林秋一愣,熊头高举的铁生活的本身就是在于不断地吸取、积累和淘汰锤已然瞄着他的脑袋重重砸下,他另一只手一松,仿佛丢垃圾一般将奄奄一息的士兵丢在一旁。士兵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似乎是直接从营房入口被拖到这里的。

“很遗憾,看来我抓错阄了。”

铁锤砸下的瞬间,林秋听到了这样的嘀咕声。

与此同时,营房外的小巷。

“菲尼克斯大姐头,快看!”埋伏在废弃小屋内的尤里乌斯急促地指了指前方。

“那个女军官出来了?那好,我们快去和她解释清楚!”菲尼克斯刚欲动身,却被尤里乌斯一把拉住。

“不是那里,你看那边!”

菲尼克斯和莉莉丝顺着尤里乌斯的食指望去,只见丽莎走过小巷时,两位戴着面具的可疑人物看了一眼手中的卡片,又看了看丽莎,确认无误后,提剑跟了上去。

祛斑美容仪器价格
上海电动门
曲靖特色小吃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