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盖世仙雄第一百二十二章再遇上官月用

2019-01-14 14:37:2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盖世仙雄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再遇上官月

zǐ那美妇忽然转身.板着脸道:“我说你们.沒听到客人喊什么吗.好酒好菜还不快点上來.还有姑娘.快点到位.怠慢了客人我可饶不了你们.”

美妇又转向萧长天.换了个面孔.笑脸如花.抛了个媚眼.娇声道:“这位公子好面生.來我们雨竹楼是否是头一次哩.”说完之后.已经伸手探到萧长天身上.

盖世仙雄第一百二十二章再遇上官月用

东摸西摸.如获珍宝.

萧长天胀红了脸.浑身起疙瘩.赶紧使了点技巧.逃开这美妇的魔掌.

那美妇好生失望.嗲声道:“看來是我老了哦.”

也就在此时.一盘盘大鱼大肉、一壶壶美酒终于提了上來.两个年轻花妓也终于到位.

“两位请慢用.”那美妇失望.又向萧长天抛了个媚眼.便要离开.

“啧啧.俏公子出马果然不同凡响.连久离花事的岚姨也想亲自侍酒了.”糟蹋老者笑道.

“少废话.死老鬼.这次你如果还赖账.小心我打断你的腿再扔出去.”美妇威胁.终于袅袅离去.

那两个花妓终于缠了上來.娇声媚眼.

萧长天一阵头大.浑身绷得紧紧的.哪有什么心思享受.又好意思离开.真是骑虎难下.

糟蹋老者倒像是极其享受.一边大口喝酒吃肉.一边跟他身旁的花妓打得火热.

当然也沒有过分.只是占占便宜.

如此.眨眼就过了一个多小时.

糟蹋老者突然要去上个厕所.萧长天倒也沒有怀疑.点头答应.

然而糟蹋老者这一去就是半个小时.毫无音讯.

萧长天突然一阵不安.

他唤來个侍者询问.却被告知.糟蹋老者早已在半个小时前离开.这让他目瞪口呆.终于意识到他被糟蹋老者耍了.

不安过后.萧长天一阵疑惑.

他想不明白这糟蹋老头骗他來花楼做什么.难道是为了坑他的钱.

念及此.萧长天却是摇了摇头.

这顿花酒虽然名贵.但也吃不穷他.要知道.在剑海镇.他与糟蹋老者合作的时候.可是有几十万两分红.

他伸手一摸.蓦然一愣.再摸.化成了惊骇.再摸.冷汗直流.

他的钱袋.早已不见了踪影.

那花妓见状.好奇问道:“萧公子在找什么.”

“钱袋.我的钱袋不见了.”萧长天道.蓦然想起被那道袍秀士撞到的一幕.幡然醒悟.

“日.被那个麻豆小子阴了.”萧长天骂道.

那花妓闻言眼神一冷.道:“钱袋不见了.你在说笑吗.我看你是想吃霸王餐吧.”她忽然唤來几位花楼的护卫.将萧长天团团围住.

不消片刻.那美妇也得到了消息.赶了过來.冷笑道:“我就知道.跟那死老鬼一起的.铁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吃霸王餐.嘿.”

她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欣喜.巴不得萧长天沒钱结账.

“这个...这个.钱袋被盗了.”萧长天老脸一红.这个理由.连他也不会相信.

他的心中.早已将糟蹋老者和那麻豆小子诅咒了无数次.

“偷了.然后呢.”无论是哪种状态美妇冷笑.

“你看能不能宽限几天.”萧长天尴尬.眼看美妇的脸越來越冷.又赶紧改口道:“不.一天.一天过后.我一定拿钱过來还上.如何.”

“一天.嘿.”美妇冷笑.“死了这条心吧.沒钱.沒钱就留在我们花楼.打工十年还债.”

萧长天闻言.眼前一黑.叫道:“十年.你怎么不去抢.”

“抢吗.”美妇冷笑.接着道:“以现在的长工工价來算.月薪也顶多一百两.而我算了一下.刚那一顿.好酒好肉好姑娘.正好两万两.”

她顿了一下.又道:“十年还债.平均下來.你的工价都一百六十多两了.比他们整整高出一半.你还不知足.更何况.我们还要包你吃包你住.你说到底是谁占便宜.”

萧长天闻言.好生无语.

因为他知道.这美妇说的倒是事实.以现在的市场行情來算.花楼的护卫.月薪能有一百两已经很不错了.

以他的实力.想脱身.自然是易如反掌.然而不到万不得已.他可不会动那个念头.

他萧长天.还从來沒负过他人.做不了那等恃强凌弱之事.

他还在想着怎么说服这美妇.蓦然间.丝丝琴声响彻花楼.

萧长天一愣.喧嚣的花楼也在这一刻陷入了宁静.

那琴声婉转.动听.又似能使人安神.让人内心平静.一时之间.在场众人却是听得有些痴了.

萧长天目光一凝.循声望去.只见那厅堂深处.有一个舞台.丝丝琴声便是从那里传出.清脆动听.倒也显得极其高雅.

那舞台却是用一块白色的帘幕隔开.依稀可见那帘幕之内.弹琴的是位女子.

蓦然.一曲终毕.琴声忽止.

帘幕拉开.一位纱裙少女走出.银铃般笑声响起.

笑声过后.便是一个清脆的声音.悠扬婉转.不娇不腻.宛如天籁之音.沁人心脾.却是那纱裙少女开口:“这位公子.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沒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而且还是在这种场合.”

萧长天老脸一红.定睛一看.映入眼帘的赫然是沙海中相遇的那位少女.

只见此时的少女.脸上虽然还披着那块面纱.但身上那种朦胧之感少了很多.整个人多出了一股真实.

这少女年芳十八左右.体型婀娜适中.凹凸有致.给人带來一种极限的诱惑.就是萧长天也是一阵子恍惚.

一头乌黑秀发齐肩而断.柳黛眉.丹凤眼.下巴微尖.虽蒙着面纱.依稀可见面纱之下.是一张精致的脸型.完美的五官.宛若天上的仙子下凡.

一时之间.萧长天竟看得有些痴了.

“咳.咳.这位公子.还沒请教公子贵姓大名.”少女看到萧长天那份模样.不得不出声把萧长天拉回现实.

萧长天闻言.脸上一热.霎时间变得通红.沒办法啊.实在是太丢人了.

“免贵.小生姓萧.名振东.敢问姑娘芳名.”萧长天道.

“同样免贵.复姓上官.单名月.”那少女道.

“上官月、上官月....”萧长天重复了一下少女的名字.蓦然间身形一震.道:“你就是上官月.”

当年那个年轻人就是我

“哦.你认识我.”上官月惊奇.

“额.这倒沒有.只是听过.不错的名字.”萧长天道.

上官月笑了笑.感觉纯粹是自己大惊小怪了.

她在西凉郡可是有名的才女.便是在西梁城也声名显赫.这少年听过她的名字一点不惊奇.甚至于.很多青年才俊.私下里都曾为她争风吃醋、大打出手过.

她却是不知.萧长天听过她倒不是因为她出名.而是因为.在剑海镇.有一个美妇.一直在给她做媒.于是乎.萧长天想记不住这个名字都不行.

“谢谢夸奖.你的名字也不赖.很有气势.”上官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动听.

“萧公子.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了.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南宫月看起來有点行色匆匆.看來是真有什么事.

“上官姑娘.等一下.额......”萧长天叫道.

“怎么.萧公子还有什么事.说出來吧.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南宫月有点诧异的看着萧长天.

萧长天今天第二次脸红.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终于豁出去了.道:“上官小姐.小生进城才发现.钱袋不见了.这不.被一个老头拉來喝了花酒.沒钱结账.你看.上官小姐能否先借点银两给小生.让小生先结了账再说.上官小姐请放心.我会很快还钱你的.”

“扑哧.”上官月扑哧笑道.花枝招展.“我还谁能保证他不会再一时情迷当是什么事呢.不就是借点银两嘛.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男人啊.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來.这是五千两.拿去.等你有钱再还我吧.好了.我先走了.”南宫月脆声道.将一个钱袋扔向萧长天.

而后忽然对着那花楼的美妇.道:“今天这顿花酒钱免了.以后这位萧公子过來喝花酒.一律免费.知道吗.”

她的声音娇脆.却自有一股上位者的歧视.

那花楼美妇自琴声响起之后就变得极其安静.恭恭敬敬地站到一边.

此时闻言.俏眼横了萧长天一眼.好生失望.却也只能躬身道:“是.大小姐.”

话音刚落.上官月又跟萧长天打了声招呼.终于缓缓离去.

再看我们的萧长天同学.简直目瞪口呆.

如果到这时萧长天还不明白.那他这些年就是白活了.沒想到.跟糟蹋老者随便逛个花楼.居然是上官月名下的产业.

真是....

怎么说呢.....

嗯.运气太好了.

萧长天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丢人啊.真是太丢人了.

萧长天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他一声悲吼.回荡在整个西凉郡上空:“坑爹老头.我跟你沒完.”

与此同时.某个地方.道袍秀士捏着糟蹋老者的脸.生气道:“你说你.让你办一件事都办不好.今晚还想我做饭.休想”

糟蹋老者好无辜.道:“那个.也不能怪我啊.”

“哟.还敢顶嘴.”道袍秀士冷哼.横眼看着糟蹋老者.“让你带他去个青楼.你居然选了那骚狐狸名下的青楼.还说不怪你.”

糟蹋老者脖子一缩.倒显得唯唯诺诺.

道袍秀士喃喃:“骚狐狸.媚狐狸.死不要脸的.”

.......

大众汽车烧机油价格
发光的条幅
金属电缆接头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