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买来的丈夫

2019-05-18 11:46: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韩欣和付易男结合已近五年了。两口子经过几年的打拼,在城里买了房,有了自己的安乐窝,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令邻人刮目相看,十分羡慕。

然而,就在这看似风平浪静的时候,韩欣的生活却被一个女人的突然来访搅乱了。

这天,韩欣下班回到家里,正忙着做饭。忽听一阵敲门声,她过去开了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韩欣仔细的把这个女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但见这女人穿着普通,相貌一般,一看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女。

韩欣看来看去不认识这个女人,也不知这个陌生人突然为何造访,正要开口问话,不料那女人先开了口:“请问,这是付易男的家吗?”

韩欣点点头承认了,她问那个女人:“你找付易男?”

“是的。”

“他不在家,出差了。”一看是找自己丈夫的,韩欣就如实相告,接着又叮咛道:“他三天后才能回来,你过几天再来吧!”

可那女人听后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还说:“今天我非见他的面不可。”

这才怪了,韩欣还没见过如此不通情理的人,有点生气,就下起了逐客令:“不是给你说了,他人不在。”说完随手就准备关门。

不料,那女人却一脚挤进门,韩欣想拦也没拦住。进了门,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今天不见到他的人我就不走,哪怕等一天也要等到他,你有事你就忙你的。”

韩欣没见过这么死皮赖脸的人,想发火,可一想,这有理不打上门客,或许她还有什么急事,就强压住心里的怒火没发出来,而是和颜悦色的问那女人:“你是谁?找付易男有啥事?”

“我叫黄水花,付易男是我丈夫。”

黄水花?付易男的妻子?那我韩欣算什么?这消息来的太突然了,韩欣顿觉如同五雷轰顶,一下子楞住了。她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付易男重来没说过自己结过婚嘛。

韩欣是和付易男在打工时认识的。五年前,韩欣从东北来这个城市打工,进了一家药厂,经过工友王大姐的介绍,和同在一个厂打工的付易男认识了。当时她在生产一线,付易男做仓库保管员。两人交往不久,韩欣就觉得付易男这个人不错。他虽然相貌平平,比自己还大几岁,但老实本分,也会体贴人,是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于是就以身相许,不长时间两人就同居了,一年后又有了自己的女儿。尽管他们因离家远,至今还未来的及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可两人结合后还是按部就班的过起了小日子。

如今,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人却说付易男是他的丈夫,这让韩欣难以置信,因为无论是从相貌和气质,这个女人都是和自己无法媲美的。所以,韩欣根本就不相信付易男无论如何能看上黄水花。于是她数落黄水花道:“你不要在这儿胡说八道,付易男是我丈夫。他怎么会看上你这个看上去大十几岁的黄脸婆呢?”

黄水花见韩欣不相信,嘴一撇说道:“你别得意,我俩可是打了结婚证的,我不但是他的合法妻子,还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呢。”

韩欣见黄水花越说越离谱了,她怒不可遏地指着黄水花叫道:“那里来的疯婆,神经病,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你给我出去,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黄水花一点也不害怕,一五一十的给韩欣讲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黄水花和付易男是一个村的。当年的黄水花长得也是如同出水芙蓉,一表人才。她那里看得上相貌平平的付易男?无奈当时付易男的父母双双身染重病,按照农村时下的风俗,经亲戚们的撮合,二十五岁的付易男和黄水花草草结了婚,目的是为了冲喜。谁知两人结婚后,付易男父母的病不但没有好转,不到一年时间,还相继病故,离开了人世。付易男和黄水花虽然结婚,但无真情可言,如今没了父母也无有牵挂,就离开家乡,进城去打工。从此一去不返,没了音信。

就在付易男离家出走后不长时间,黄水花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想不要这个孩子,但她毕竟是结过婚的女人,由于心软,还是把孩子生了下来。结果,黄水花见是个男孩,就舍不得了,她一个人抚养起来,等着付易男的归来,好给他个惊喜。

可是,几年过去了,付易男还是渺无音讯。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眼看就到了上学的年龄,这花费也越来越大,黄水花有点力不从心,就决定外出寻找自己的丈夫。

几年来,黄水花四处奔波,辗转打听丈夫的下落。功夫不负有心人。黄水花受尽千辛万苦,来到这个城市,终于找到了付易男的住址,不料他已和别人重组家庭,而且又有了孩子。得知这个消息后,黄水花本想一走了之。但她不甘心的是,难道自己这个合法妻子就不如一个第三者?于是,就下定决心见付易男一面,看看他到底给自己一个怎样的交代。

听完黄水花讲完事情的经过,韩欣半信半疑。因为从她和付易男这几年的交往来看,付易男就不是个忘恩负义,见异思迁的人。可黄水花说的有鼻子有眼又让她不得不信。于是,她就对黄水花说:“是真是假只有等付易男回来再说,他出差去了,三天后才能回来,你如果不信我说的话,那你就在这儿等吧!”说完,撇下黄水花,忙她的家务去了。

黄水花等到天黑,还是不见付易男的踪影,这才相信付易男真的出差了,韩欣没有骗自己。她觉得再等下去自己不但难堪,也毫无意义,便起身出门走了,走时撂下一句话:“我还会再来的,不见到付易男我决不罢休。”

黄水花走后,韩欣有点坐立不安了。她不相信黄水花说的话,更不会相信付易男会欺骗自己,把这事会隐藏这么多年。这到底是真是假,只有等丈夫回来了才说得清楚。这一夜,韩欣为这事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终于失眠了。

就这样,韩欣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苦苦的等待着丈夫付易男的归来。三天很快的就过去了,付易男还是没回来。韩欣有点坐不住了,她担心付易男出事,加上女儿又想爸爸,不停地问她:“妈妈,爸爸为啥还不回来呀,他可答应过我回来给我带玩具的。”于是,他决定到一同出差的同事小余家问问。

第二天,韩欣来到小余家,见小余回来了,忙问:“你们一同外出,你回来了,咋不见你付哥呢?”

小余肯定的说:“都回来了。我们一块下的车嘛。”忽然,小余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嫂子,是这样,本来我两是一块走的,刚到咱这小区门口,我付哥碰见一个女人,看样子是个熟人,他俩在一起说话。我就独自回家了。怎么,他到现在还没回来?”

韩欣听说付易男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即想到了黄水花。一下子慌了神,也顾不得再问下去,便失急慌忙去了门卫处打听。门卫传达室的老头证实,付易男确实昨天就回来了,不过刚走到传达室门口时,被一个女人叫住了,两人叽叽咕咕说了一阵话,他就跟那女人走了,究竟去了那里就不知晓了。

韩欣得知付易男被黄水花叫走了,也没多往心上去。她以为丈夫把黄水花的事处理好后,很快就会回来的。然而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是不见丈夫归来,韩欣这才急了。付易男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摆脱不了黄水花还是被黄水花害了?韩欣不敢往下想了。

思前想后,韩欣认为无论如何得找到丈夫的下落。于是,她就找到王姐,把这几天发生的事跟她学说了一遍。王姐听后感到十分的惊讶,因为当初她给韩欣介绍付易男的时候,只觉得这小伙子人老实,但对他的过去却知之很少,就连他的家庭住址也是糊里糊涂的。一看出了这事,也后悔当初不该如此草率。就当面劝韩欣说:“你别着急,我先给你把他家的住址打听清了,是不是他回老家去了。”

王姐很快就通过人搞清了付易男的家庭住址。于是,韩欣决定不管丈夫是不是和黄水花在一起都要到丈夫的老家去一趟。这样才能把这事搞个水落石出。

第二天,韩欣把女儿交给王姐照看,自己坐火车去了丈夫的家乡。下了火车换汽车,经过一天一夜的长途跋涉,韩欣终于来到了丈夫的老家——湖南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经过多处打听,她找到了黄水花的家。

然而,令韩欣做梦也不愿看到的和最担心的事还是成为了现实。见了黄水花,她不但承认付易男和自己在一起,还挖苦韩欣道:“不服气吗?我们才是真真正正的一家子。你算个老几?还不滚的多远有多远。”

原来,自从黄水花那天离开韩欣家后就没回去,而是在住进了附近的一家旅馆。她天天到小区门卫处打探付易男的归期。那天,付易男和小余一同回家时就被黄水花发现了,她就把付易男叫到下榻的旅店。两人多年不见,互诉衷肠。付易男听说黄水花为自己生了个儿子,一下子欣喜若狂,就跟着黄水花回老家看儿子去了。回到老家,看到家乡这几年的变化,又加上儿子整天缠着,他就有点舍不得离开,没几天就乐不思蜀了。

韩欣不信黄水花的话,认为这都是黄水花编出来的谎言,他执意要见付易男的面。黄水花借口不在家就是不让她进门。韩欣便高一声低一声吵开了。这争吵声一下子把周围的邻居都惊动了,一个个从家里跑出来看热闹。听说韩欣和黄水花争男人,七嘴八舌的嚷嚷开了,都说韩欣的不是。有的还骂骂咧咧的,说的更难听:“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大老远的几千里路跑来和别人争男人。真是没男人急了。”一句话,把韩欣气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一会就败下阵来,低下头灰溜溜离开了黄水花的家。

韩欣在黄水花家吃了闭门羹不说,还受到了村民的讥笑和侮辱,回到城里,她就是想不通:明明自己一个好好的家庭,让黄水花搅黄了。不是她的出现,咋能有这回事?然让她更想不通的是,这个付易男怎么会说变就变,她黄水花无论哪一样能和自己比?回想起付易男和自己相处这几年甜甜蜜蜜的日子,韩欣实在不甘心。再说,更令韩欣烦心的是女儿整天缠着自己要爸爸。在她看来,黄水花这几年为何不找自己丈夫,还不是因为付易男穷吗,如今见他有钱了就眼红了?如果是这样,我就有办法夺回丈夫了。想到这儿,韩欣有了自己的主意。

合肥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成果好白癜风的诊断须要重视什么呢早期的白癜风有那些具体症状表现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