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崇祯:重征天下 第六十七章 谜一般的燕凌

2018-11-09 17:59:0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崇祯:重征天下 第六十七章 谜一般的燕凌

"林大人好身手,草民甘拜下风!"

两人交手不过一个回合,燕凌即潇洒地跳出圈外,拱手认输.

林佑坤却仍凝视着燕凌,双拳紧握,一言不发.

朱由检本欲让林佑坤暴扁燕凌一顿,但见这燕凌十分机警,稍微吃了diǎn亏立刻住手不打.若再让林佑坤死缠着,可就有diǎn无赖了,只得勉强笑道:"好了好了,diǎn到为止嘛!"

周奎也笑着打圆场道:"顽徒这diǎn粗浅的功夫,能在林指挥使面前走上一个回合已经不错了.若要接着比下去,他可就要丢大人了,呵呵呵呵!"

林佑坤这才悻悻地收了招,退回朱由检身后.

周奎见气氛缓和下来,忙谄笑道:"殿下乔迁之喜,卑职也准备了一份薄礼,还望殿下笑纳!"説着,即让燕凌递过礼单.

朱由检接过一看,上面写着"纹银一白两,锦缎五匹,老酒三坛".虽然对他而言,算不得什么重礼,但毕竟是老丈人送的,当然少不得千恩万谢一番.

蕊儿此时接口笑道:"听闻父亲也搬入了新府第,王爷和女儿也想着择时回访呢!"

周奎听了喜笑颜开道:"卑职已定好,腊月二十八在家中摆宴,宴请朝中同僚.殿下和娘娘要是能去,卑职面上更有光了!"

朱由检见蕊儿已经替自己做了主,也只好笑道:"届时一定前去叨扰."

几人又闲聊几句,周奎即带着燕凌告辞.朱由检与蕊儿送他出了大门,刚刚转回府中,蕊儿便道:"王爷,蕊儿身子有些不爽,想先去后面歇一会儿."

朱由检本想等周奎走后,找个机会好好问一问蕊儿,看看她与燕凌到底是什么关系.见蕊儿如此説,倒似有故意躲避之意,气得哼了一声道:"既然在我跟前不舒服,那就快去吧!"

蕊儿眼圈一红,但见在银安殿之中还有不少侍从,只得强忍住眼泪,独自转向后宅去了.

林佑坤见蕊儿走远,立即低声对朱由检道:"殿下,请屏退左右,卑职有要事禀报!"

朱由检一惊,忙将侍候的太监宫女全都赶了出去,诧异地问道:"林大人,不知有何要事?"

林佑坤见四下无人,压低声音道:"殿下,刚才与卑职过招的那个燕凌,武功绝不在卑职之下!其人形迹可疑,殿下不可不防!"

"他是我岳父的徒弟,应该不会对我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吧?"朱由检疑道,林佑坤摇了摇头道:"听此人所言,他是十岁时带着武艺拜入周大人门下的.此后,又只学了些阴阳术数,并未再学武功.十岁的孩童,能有这么高的功夫?只怕他是来路不正,背着周大人另有人传授武艺."

朱由检还是不信地道:"你刚才不是一招就把他的衣服撕烂了么?可见他的武功也算不上太高吧?"

"这正是此人高明之处!"林佑坤心有余悸地道,"卑职方才那一招,是少林风云手中的杀招‘风雷双至’.若是武艺平平之辈,也难以应付卑职这一招.即是一般的高手,若想破解这一招,要么纵身闪开,要么转身硬接.

"而这燕凌的拆招却怪异无比,他非但不转身,脚下更连动都没动,只是侧头避过上面的一掌,下面却用指尖袭卑职的手腕要穴.卑职虽未被他戳中,却觉得指风凌厉,竟将下面那一爪稍稍击偏了些.

"因此,虽从表面上来看,是卑职撕破了他的衣服.但实际上,则是此人艺高人胆大,料定卑职这一击伤不得他,故意卖个破绽而已."

朱由检虽不懂武功,听林佑坤説了这一大段,也明白了七八分.

"不仅如此."林佑坤继续道,"刚才卑职明明转至他的身后,他又留在原地未动,应该算是卑职从背后袭击他才对.却不知为何,卑职总觉得如同芒刺在背,好像他竟有分身在卑职背后!"

朱由检吓了一跳,心説这也太灵异了,照你所説,那不是大白天撞鬼了么?

见朱由检吓得脸色苍白,林佑坤忙劝慰道:"殿下勿忧.此人虽武功高强,但毕竟是周大人门下,可能是卑职太多心了.况且,刚才卑职只是与他比拳脚,若用兵刃,卑职自信仍能胜他一筹.信王府戒备森严,重重护卫,即便他真是歹人,想行刺殿下,卑职只要抵挡几招,大批护卫一来,料他插翅难逃."

朱由检仍是忧心忡忡地道:"却不知这燕凌是何来路?你觉得他是武当派的么?"

其实他最担心的是燕凌和蕊儿有没有瓜葛,但这种话在林佑坤面前,自然就不好説出口了.

林佑坤自然不知道朱由检的心思,斩钉截铁地道:"卑职可以断定,此人绝不是武当派的.武当武功源出少林,少林至刚至猛,武当刚柔并济,以柔克刚,但皆堂堂正正,大气凛然.这燕凌的武功,却是阴狠诡异,邪门得紧,卑职从未见过."

朱由检见他説得邪乎,半信半疑地道:"那你的武功是什么门派?"

林佑坤笑道:"卑职自幼在嵩山少林寺出家,自然是少林派."

"哦?你原来还当过和尚?那为何又不当了呢.[,!]?"朱由检大奇道.

林佑坤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启禀殿下,卑职…是不守清规戒律,被方丈逐出山门,无奈才还了俗.后来凭借在寺中学的功夫参加武举,这才进宫当了侍卫."

"那你犯的是哪一条戒律?"朱由检笑问.

"卑职…卑职犯的是…色戒…"林佑坤低头嗫喏道.

在朱由检的寻根问底之下,林佑坤只得坦白从宽了.原来他出家之时,常奉命到山中担水劈柴,结识了一名附近山村的少女.两人都是青春年少,日久生情,终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一个破窑洞中合体了.

被发现后,林佑坤被逐出山门,少女亦不容于家庭,两人走投无路,毅然私奔,来到京师闯荡.如今那少女,已是林佑坤的夫人了.

朱由检听完哈哈大笑道:"好一个风流和尚,却不知你当时是何法号?"

林佑坤忸怩着道:"卑职当时法号色空."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你这和尚,真是深得佛祖三味!"朱由检开怀大笑,终于将刚才的紧张抛于脑后.

这时他才想起,蕊儿让自己给气跑了.想想刚才自己的行为,似乎也确实太过莽撞多疑,人家或许真是纯洁的师兄妹关系呢.自从蕊儿嫁给自己,两人虽没有夫妻之实,但人家对自己可是关怀得无微不至.若不是真情真意,又怎能如此贴心?

想到此处,朱由检再也没心思在银安殿闲坐了,转身奔后宅寻来.

其实他自打进了信王府,还一直没时间往后宅走走.过了银安殿,却发现景致与紫禁城大有不同.

只见迎面而来的,是一座精心雕砌的池塘.这池塘足有一亩见方,边上用玉石砌成栏杆.此时虽是数九寒天,池塘内早已封冻,却也可遥想盛夏之时,风来水面的怡人情景.

一条水榭从池塘正中贯穿而过,水榭的中央,还有一座xiǎoxiǎo的凉亭.凉亭之上,蕊儿正独自一人倚着栏杆出神,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朱由检自知理亏,忙嬉皮笑脸地走上前去,搂住蕊儿的肩膀道:"怎么在这里站着,多冷啊!"

蕊儿刚才只顾想心事,倒没察觉朱由检走了过来.直到被他搂住,才突然惊觉.她娇躯一颤,轻声道:"王爷…刚才是蕊儿不好,惹王爷生气了,蕊儿给您赔罪!"

朱由检爱怜之心顿起,柔声安慰道:"你我是夫妻,还用得着赔罪么?真要赔罪,也应该是我给蕊儿赔罪.谁叫我胡乱猜疑我的蕊儿呢?"

蕊儿闻听此言,终于破颜微笑,用手指轻轻堵住朱由检的嘴唇道:"王爷快不要如此説了.蕊儿是地,王爷是天,天地有高下,王爷怎能给蕊儿赔罪?"

如此亲昵的举动,朱由检还是第一次享受到,不由得心旌神摇,紧紧将蕊儿揽入怀中,就要亲嘴,口中还胡乱説道:"什么天呀地呀的,要我説夫妻平等,妇女也能dǐng半边天呢!"

蕊儿大窘道:"王爷,不要…这大庭广众的,让别人看见如何是好!…唔!…"

不等她把话説完,朱由检已经结结实实地吻上了蕊儿的香唇.这其实也是朱由检连前世带今生都算上的初吻,动作粗鲁不堪,比起电影上那些男主角的柔情蜜意,简直如同野兽一般.

蕊儿同样是初次接吻,直被朱由检吻得头晕目眩,眼神迷离.她此刻才真的感觉到,这就是自己的男人,尽管带着些野性,带着些霸道,却是自己可以托付一生的人!

就在两人缠绵之时,伊伊又不合时宜地出现了.蕊儿惊呼一声,猛地从朱由检怀中挣脱出来,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朱由检也老大不好意思,只得假装咳嗽一声道:"谁让你过来的?没看本王正给王妃讲故事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