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白银霸主 第三十四章 连续晋升

2018-11-09 18:49:2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白银霸主 第三十四章 连续晋升

在弓道晋升一重天后的整整一个月,严礼强都呆在匠械营中,每日足不出营,也不关心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在匠械营中安心修炼。

传说中孔子当年练琴,曾有三月不知肉味之语,而尝到了修炼甜头的严礼强,也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修炼之中,甚至连在匠械营中的作息和活动时间都调整了。

因为每日上山下山吃午饭晚饭太浪费时间,严礼强这一个月,在每天起床到食堂吃过早餐之后,就从食堂带着一点能吃的东西就上山了,渴了就喝山上的泉水,饿了就吃一点自己带去的东西,每天都要在山上呆到日落之后才下山。

因为严礼强和匠械营中的众人都混熟了,所以对于严礼强要做什么,大家也都见怪不怪,更何况,严礼强是到山上练习弓箭武技,对年轻人刻苦用功这种事,各人自然乐见其成。

曾经有一次,负责巡视匠械营中的一队军士因为好奇想要到山上看看严礼强在干什么,只是还不等那些匠械营的军士爬到山上找到严礼强,就在距离山顶还有两三百米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飞出一只箭矢,就射在那队军士带头之人左边数米外的树干上,箭头没入树干三四寸,整支箭杆颤抖不已。

看到这一箭的威力,那队军士都被吓得不敢乱动,连忙下了山,等到第二日早上再见到严礼强,说起这事,却见严礼强一脸诧异,用如同小白兔一样纯洁无害的眼神盯着那几个军士,“啊,几位大哥昨天还上山了,我都不知道耶,昨天我一直在练习射箭,有时候那箭朝着高出射出,想要射小鸟,落到哪里我自己也控制不住啊……”

听了严礼强的话,几个军士一头冷汗,就连匠械营中的其他人,也不敢再随意好奇的往山顶上乱走了,真要一个倒霉被严礼强一箭射中,一命呜呼,那能怪谁,估计钱营监大笔一挥,就自己报一个意外事故,随便发点抚恤,这事也就了了。

从这天之后,严礼强在山上,就再也没有人来打扰了。就算是钱肃问起他的修炼情况,严礼强也含糊的应对一下。

不是严礼强不想和钱肃说实话,而是严礼强怕和钱肃说实话的时候吓到他。

练习射箭的第一天就在弓道修为上晋升一重天,成为神箭手,这样的修为速度,实在是太吓人了,就连严礼强都有些难以置信,不知为什么会是这样。

而在进阶一重天后仅仅一周,严礼强的弓道修为就再次天人交感,显现出进阶异象,顺利进阶弓道二重天的境界。

如果说弓道一重天的标准是百步穿杨,那么,弓道二重天的境界就是百步落鸟。

百步穿杨射的是静物,而百步落鸟,落的是飞鸟,射的是运动的活物,后者的难度,绝对要比前者高出太多,这就是固定靶和移动靶的区别。许多浸淫修炼弓道一辈子的人,都没有可能达到二重天的境界,而严礼强只是一个星期,就达到了。

要达到弓道一重天的境界,或许靠汗水和努力就可以,天道酬勤,而要达到弓道二重天的境界,在百米之内射飞鸟可以百发百中,那就要看运气和各人的天资,或许还需要名师指点了。

短短七八天的时间,自己就从一个从来没有摸过弓箭的人,一下子拥有了弓道二重天的修为,这样的事情,让严礼强怎么和人去说。

自己是弓道之中万年一遇的天才?还是易筋洗髓经的功效?或者是两者皆而有之共同作用?严礼强不知道,但他知道的是,如果这样的修炼速度传出去,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因为整个白银大陆,这无数年的历史,从来没有出现过像自己这样可以在弓道修炼上进展如此神速的人,这已经不是天才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简直就是妖孽。

如果自己真是弓道修炼的妖孽就好了,严礼强也许不太怕曝光,因为天资这种东西谁都拿不走,但在拥有易筋洗髓经这样的秘法的背景下,严礼强不想让自己在还未强大的时候就把自己的一切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这太傻了。

而在进阶弓道修为进阶二重天境界后的随后二十多天的独自一人的修炼中,严礼强感觉自己的实力几乎每天都在增长着。

增长最明显的就是力量。

这二十多天的时间里,严礼强没有放松易筋洗髓经的修炼,他是一边用易筋洗髓经洗涤改变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身体每天都吞噬着大量的天地能量和灵气,一边修炼弓道,同时每天还打上两趟虎啸连环拳,拉伸一下自己的筋骨,空余时再参悟琢磨一下钱肃送给他的那本《九宫风影步》的秘籍,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得满满的,过得非常的充实,而他的力量,就在这样的充实之中,又再次上了一个台阶。

在弓道修炼之前,也就是刚刚获赠这张角蟒弓的时候,严礼强试过,他的力量在完全爆发出来之后可以把那张五石之力的角蟒弓连续拉成满弓30次,才会感觉疲惫,同时在开弓的时候会感觉稍微有一点吃力,而这一个月下来,不知不觉之中,严礼强已经可以把角蟒弓拉满40次以上,而且开弓的时候那种吃力的感觉正在慢慢消失。

角蟒弓没有变,那么变的就是自己。

在身体力量增加的同时,虎啸连环拳的威力也在一步步的增加着,同时严礼强感觉到,在虎啸连环拳一招一式的力量带动之下,自己全身的筋骨也变得越来越灵活,身体的反应也越来越灵敏,而这,正是伸筋拔骨的迹象。

伸筋拔骨是进阶武士的第二关,顾名思义,这一关,就是要让人把自己全身的筋骨彻底的拉开,打开。

如果说马步关解决的是力从哪里来,有没有力的这个问题,那么,伸筋拔骨这一关解决的就是力到哪里去,还有力的传递效率这个问题,准确的说,只有在伸筋拔骨之后,一个人的身体,才基本具备了将武技威力发挥出来和修炼更高武技的基础,要是没有这个基础,所谓的修炼,都是花架子,中看不中用,有的甚至连中看都做不到。

除了这些之外,这二十多天来,严礼强的弓道修为,依然每天一日千里的在进步着……

……

到了五月月底这几天,严礼强感觉自己的弓道修为似乎又有了要突破的迹象。

这一天,五月三十一日,刚好是五月份的最后一天,这一天,和往日一样,严礼强早上起了床,在修炼了一遍易筋洗髓经,打了一趟拳之后,就去吃早餐,在吃完早餐后,他拿着食堂里给自己准备的上山吃的餐盒,回到院子里,背着弓囊,箭壶,就上了山。

来到自己每日修炼的地方,严礼强也没有急着练习弓箭,而是把弓囊,箭壶,还有餐盒什么的先放在一边,就开始了易筋洗髓经的修炼。

这一练,严礼强足足连续练了四遍易筋洗髓经,整整六七个小时,到了下午才停下来。

停下来的严礼强感觉自己的精神和力量有一种要爆棚的感觉,他把弓囊打开,拿出角蟒弓,然后在自己面前的草地上,插上了一把箭矢,随后就一只手捂着角蟒弓,盘膝坐在地上,闭起了眼睛。

头顶烈日如火,三十多度的高温,山林之中蝉鸣鸟叫一片,严礼强就这样盘膝坐在草地上,像一块石头,又像一尊握着角蟒弓的雕像,将近整整两个多小时,一动不动,只是那汗水,却在他的背上,留下了一大片潮湿的痕迹,只是他握着角蟒弓的手,还依旧坚定如铁……

太阳在天空之中慢慢开始偏西,一片浓浓的云飘来,遮住了阳光,在大地山投下一大片云影,有风从东边吹来,越过山顶的树梢,草坪,带着久违的凉爽之意,只是片刻之后,天上的云层逐渐变厚,似有下雨的迹象……

严礼强用耳朵听着山上树叶的声音,那树叶的声音渐渐越来越响,严礼强的嘴角的线条,也慢慢变得坚毅起来……

突然,一阵狂风越过山坡……

严礼强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坐在地上的身体一下子弹了起来,他用闪电般的速度,拿起一支插在地上的箭矢,然后一箭射出。

这一箭,犹如闪电,那箭矢几乎在离弦的瞬间,就命中了一百七十多米外山坡上一朵在风中摇曳的紫色野花花朵下一指粗细的柔弱花茎。

在狂风中,紫色野花的花朵飞了起来。

又是一箭射来,正中那在狂风中的紫色野花花朵的中心位置,花朵粉碎,四片紫色的花瓣在风中翻滚着分开……

在先后三秒不到的时间内,四支箭射来,那四片紫色的花瓣,先后被四支冰冷而坚硬的金属箭头射中,最后被死死的钉在了距离严礼强一百七十到两百米之间的四颗树的树干上,支离破碎,只留下点点残香。

那熟悉的光影出现在严礼强的身上,在那光影之中,出现了一把狰狞的黑色战弓,随后那战弓没入到严礼强的身体之内。

白色的弓代表的是弓道修炼的一重天境界,灰色的弓代表的是弓道二重天境界,黑色的弓,就是弓道三重天境界。

“这就是大汉帝国军中最让人看中的以弓道称雄的鹰扬校尉的境界么,比钱叔叔还高一级呢……”严礼强喃喃自语,随后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那笑容越来越大,最后,严礼强终于忍不住在山顶哈哈大笑了起来……

天上一声惊雷,一点雨滴落在了严礼强的脸上……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