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青苹果之同居时代

2019.05.18 来源: 浏览:0次

晚上,于小拖着疲惫的身子和旅行箱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又好不容易掏出钥匙打开家门:凌乱的客厅,和陌生女人的衣服。

她扔下东西,径直走向卧室然后倚着卧室的门,不吭声。罗青和一个女孩在床上傻愣愣的看着她,“戴套了没有?”于小冷冷的问。

“戴了。”罗青带着沮丧冰冷和那个安全套从那个女孩身上下来,扯掉了套子,找到了自己的裤衩穿上。那女孩也开始慌乱而吃力的拨拉自己的衣服,一边还偷眼看着于小。

于小转过身,走回客厅,当罗青穿得差不多了,走出卧室,看到于小已经在不声不响的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他默默地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啤酒,然后走到于小的身后,伸手递过去,在她耳边晃晃,于小接了,打开,一口口的喝着,还是不声不响。罗青挑了个能坐的地方,坐下了。其实他坐的是一只放鞋的矮柜,每次他有心事就会坐在那上面,还好那东西结实,两年了,没坐塌掉。

那个女孩也已经穿好衣服了。走到客厅里,看着这两个人,拿不定主意是该说点什么还是就快点离开,犹豫了一秒钟,终于拿起大在沙发上的外套,快步走出了房子,很大力的关上门。

于是屋子里剩下两个人,可是除了电视机没有别的物体发出这么响亮而清晰的声音。就这样坐了半个小时,于小始终看着电视机,一直也没有换频道,开的时候是这个台,现在还是。罗青则不时低下头,又不时仰起头,每隔几分钟就叹口气,啤酒早喝完了,只剩下空的罐子在他手里“嘎叽嘎叽”的响,就在他叹第十四口气的时候,于小突然站起来,说了句:“做晚饭去吧。”就走进了厨房。

47分钟后,餐桌上,面对面,沉默着吃饭。罗青真怕就这样被一口饭或者一勺汤噎死,于是挑起话题。

“半个月玩得开心吗?”

“有什么开心的,不就是这么回事嘛,又不是第一次带团。”

“这次黄金周,景点很挤吧?”

“那是当然了。”

“前天晚上你妈妈打电话过来,问你最近身体好不好,工作忙不忙,我说你带团去了。他让我告诉你,自己当着点心,出门在外要留点神。”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都回来了,再说,她还来说这些干吗?她不是不认我这个女儿了吗?”于小的脸上有了些许愤慨。

“怎么说不还都是她女儿嘛!就你这么一个孩子,怎么着也不能不要你啊!”

“真后悔跟了你!两年了,夫妻也不是,情人也不是,到头来,连爸爸妈妈都不要我,现在,现在你也不要我了!”于小说着有些哽咽。

“谁说我不要你了啊?!”

“那女孩是谁?”

“不认识,昨晚在酒吧遇到的。”

“一夜情啊还,真够浪漫的呀!”于小有点酸不溜秋。

“我被炒了鱿鱼了。”

“什么?”

“我被杂志社开除了!主编让我接待几个记者,我把他找枪手炒神童的事揭了老底,他死都没想到我会说这些。就随便找了个理由把我开除了。”

“什么枪手,神童,说清楚一点!”

“上个月,主编的侄子想参加一个征文大赛,说什么考了前三名高考可以加分,于是找人代写了一篇。没想到被看中,拿了第一名。然后就大肆宣传报道,说是出了个神童,作坛的新风,对社会理解深刻,分析透彻,世界观开阔,志向高远,什么什么的,没完没了。主编一高兴就决定趁着这股东风给他出本集子,好好捧一下。于是这几天好多记者来探风。”

“那枪手是谁?”

“我。”

“就知道是你!肯定是什么好处都没捞到!”

“他压根儿就以为那是他侄子自己写的了,所以事情会弄成这一步,昨天晚上憋得慌,就去酒吧喝酒,遇到了那个女孩,她说她失恋了,男朋友走了,后来我们都醉了,就把她带家里来了。”

于小不说话了。沉默一直延续到晚餐结束。

洗过碗,一切收拾停当,罗青窝在沙发上刚才于小窝的地方看电视。于小则去把旅行箱里的东西整理好,把脏衣服放进洗衣机。走到罗青边上坐下,把头枕在罗青的大腿上,罗青轻抚着于小的头发,看着她。

于小轻轻的说:“这次旅行社给我放长假,10天,我想回家一趟,回去看看。”

“要我陪你回去吗?”

“不用了,我就回去看看,可能住两天。”

“那我在家等你。”

“嗯。”

“累吗?”

“嗯。”

“去泡个热水澡吧,我给你放水去。”

“好。”

于小坐起身,看着罗青走进卫生间,不一会儿就有放水的声音。于小仍然窝在沙发里,望着电视,不知道想什么东西,只是觉得比刚才暖和了。

一个星期后,罗青一个人在屋子里看电视。自从昨天白天于小回自己家后,罗青就一直这么呆着。昨晚上于小打电话来,说要住两三天,罗青想不出有什么地方可去,就一直窝在家里,喝啤酒,看电视,睡觉,上厕所,睡觉,看电视,喝啤酒,因为这些事已经把他的时间排得很满,所以根本抽不出时间到阳台上去看看天色。至于工作,本来就没什么正经事可做,再说在家呆着也一段时间了,习惯了。就是偶尔闲得有些心慌。

关于于小的回家,罗青猜到她父母会留她下来。搞不好还会软禁在家里不许出来。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还是罗青从窗户里把她救出来的,结果于小和她爸爸因为这个断绝了来往,只有她妈妈打个电话来问问。她老爸最想不通的是堂堂一个千万富翁的千金,就这样为了一个没出息的穷小子,和自己断绝关系!你跟他私奔就私奔吧,好歹你堂堂正正的结个婚呢!偏要搞什么同居!传出去不是把自己的老脸都丢尽了嘛!也不好好为自己的将来想想,总不能一辈子同居吧!家里人也想尽了办法,帮她辞了工作,找媒人介绍,都没用。于小凭这在学校里学的专业,居然在一家导游社做起了专职导游!日子过的居然还不错!刚开始离开家的时候,于小的妈妈一天一个电话,催她回家,后来三天一个,再后来一个星期一个,然后就是个把月一个电话。到一年前开始就慢慢鲜有电话打来了,起码三四个月一个电话,罗青以为他们慢慢接受了,既成事实。所以也没多想,不过这次于小回家,他总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尽管他也说不出来。

就这样,于小不在已经三天了,罗青饿得实在不行了,就跑了三包“统一”面。三口两口就吃完了,也是,90个小时没吃东西了,就喝啤酒。吃完才发现自己早已满头大汗了,T恤也已经被汗浸了个半湿了。于是脱下来,在脸上抹了一把,往卫生间扔去,T恤飘乎乎的落在卫生间门口。

罗青很吃力的才闭了一下眼睛,三天三夜的电视没把他变成瞎子算是不错了。他吃力得撑着沙发一节一节的站起来,走向阳台。

有时候当你真得想放松一下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已经差不多变成化石了。真得很累,恨不得永远保持那个姿势,慢慢被风化、石化,到最后会在考古学家的软毛刷子下重见天日。一亿年后重新看见阳光的感觉一定就是罗青现在的感觉。尽管现在的罗青在阳台上看见的夕阳,但那一点不影响他对重获生命的感慨。他回头看了看墙上的钟,5:19他把视线拉到很远的地方,远到所有的东西只能隐约看到一个灰色的模糊影子。然后慢慢的拉近,放低,放低,直到锁定在楼下的那条马路上,他盯着路,任凭那些车子,行人,来来往往,他的眼珠都不跟随其中任意一个目标游走。他只是那样的望着,像望着电视机一样,他想到于小那天夜里说的话。

于小说:“罗青,我们结婚吧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呢。”

罗青看到自己怀里的于小密密的发丝间竟有一根白发,他轻轻的小心翼翼的把它拔掉,反问道:“为什么?”

于小想了想说:“每个女人都希望自己有个家,有个疼爱自己的男人,有个孩子。”

罗青笑了笑说:“家不是有了么,男人不就是我么,孩子……以后再说吧。”

于小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睡下了。

两天后,于小回来了。她打开门的时候,罗青正在吃于小离开以来的第十一碗方便面。于小一把夺过罗青手里的碗,冲进了厨房,几分钟的功夫,炒了几个荷包蛋,同时,锅里的速冻饺子也好了,微波炉里的微波扬州炒饭也好了。他把热气腾腾的东西端到傻愣愣的罗青面前,放到茶几上,就做到罗青旁边,不无怜惜的像摸着小孩子一样摸着罗青的头说:“你真是个孩子。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我才走了这几天,就会吃些方便面,给你买了那么多吃的,都放在冰箱里,你只喝啤酒,以后我走了,你一个人怎么办呢?”罗青的脸很瘦削,不苟言笑,在窝子里躲了这么久,显得很白,非常白,死一样的白。

“你走不了,我就是蚂蟥,吸定你了。”说完,罗青就把这些热的东西往嘴里塞。

“小心烫着!”与小顺手抽了张面纸把罗青嘴角的汤汁擦掉。

如何治疗癫痫病才可以好治疗癫痫病快速有效的方法有哪些癫痫病人一般能活几年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剖宫产术后轻微便秘 东莞工作服 万能拉力试验机 贵州定做西服 电子万能试验机 订制工作服 黄冈建筑资质 扬州印刷公司 济南试验机厂 零部件试验机 液压万能材料试验机 贵州定做工作服 贵州定做职业装 电子万能试验机 黄冈建筑资质代办 襄阳建筑资质办理 定做制服 央视广告策划 全民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