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情

仙魔变第十章争分夺秒

2018.11.08 来源: 浏览:0次

仙魔变 第十章 争分夺秒

一列浑身黑甲的云秦骑军护送着数辆马车在道路上疾行。

因为这几日春雨连绵不停的关系,这一段的道路有些分外的泥泞。

骑军里为首的一名脸蒙黑巾的云秦将领的眉头渐渐的皱起。

并非是因为那些随着马蹄的飞扬而飞溅起来,不断淋洒在他身上的泥水,而是因为这里是如东陵,这条官道,就是当年如东陵督李骑陇受了大莽收买,刺杀长公主的地方。

从严格意义上而言,那场刺杀,就是接下来一切事情的开端。

帝临青鸾…大荒泽乱…碧落陵乱…云秦南伐…千霞失守…坠星陵破…这一切的一切,云秦的风雨飘摇,都因为那一年发生在这里的一场刺杀而始。

若是没有这样的一场刺杀发生,云秦帝国会最终走到现在这一步么?

这名云秦将领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得到答案,只是看着这条泥泞的道路,他的心里依旧分外的沉重。

官道旁有一个凉茶铺。

在发生过那场刺杀之后,这个凉茶铺子便已荒废,一些支持雨布的竹竿已然折断,被风雨腐蚀的雨布也布满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窟窿,一头耷拉在泥水里。

然而就在这支云秦骑军距离这个废弃的凉茶铺子已然不远时,垂了一半的雨棚里却是撑开了一把黄纸伞,走出了一名浓眉的老人。

一直在前线的军人们不认识这名身穿墨绿古袍的浓眉老者。

只是看到地上的泥水被一股股无形的力量排开,浓眉老者的脚步动间,好像有一朵朵灰色的莲花不停的在他脚下生成,然而却又没有一丝泥水能够沾染到这名浓眉老者的身上,这些军人们便彻底紧张起来,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故人来访,不用紧张。”

一声苍老平静,但充满金戈铁马气息的声音,从骑军中列的马车里响起。

乘着黄纸伞的浓眉老人看着面前的这些明显已然看出他是圣师,然而却依旧没有任何惊恐,做好战斗准备的云秦军人,微微颔首,威严的眼眸出出现了一丝骄傲和赞许。

只是他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穿过这些冷峻悍勇的云秦军人,走向那辆出声的马车。

马车里的人也没有发出其他命令,只是让这名老人接近,然后让这名老人走入了马车。

马车里的顾云静看着这名浓眉老人,微微的一笑,道:“什么风把胡大家吹来了?”

“一阵妖风。”

浓眉老人沉着脸,道:“没听说过的妖风。”

顾云静微笑道:“这些年在皇城里面过得怎么样?”

浓眉老人看着顾云静,道:“虽然知道你没这个意思,只是你这句话听起来却真像是讽刺。”

顾云静笑了起来。

整个云秦,能和顾云静这样说话,又是姓胡的,便只有年纪比他还要大几岁的胡沉浮。

帝国里谁都知道胡沉浮的名字,只是因为他一直坐在黑金马车里和重重帷幕之后,所以这几十年来,却是没有多少云秦人看见过他的面目。

胡沉浮看了一眼顾云静身旁那名脸上戴着暗红色面罩的云秦将领,说道:“连坐马车都要他和你坐一起,你也不嫌挤?”

顾云静自然知道胡沉浮这么说的意思,只是想和他单独谈事情,然而他依旧只是一笑,道:“前两年不需要他时刻在我身旁,这两年却不得不让他这样照顾我了。”

只是这样自嘲般的一句,胡沉浮却是身体一震,脸上浮满了震惊的表情,“你两年前就已经…”

“还是不够炼狱山看的。”顾云静像个孩子般得意的笑了起来,道:“只是想着总归有些用处,便尽可能的把这把老骨头留几年。”

听到肯定的答复,胡沉浮眼中震惊的颜色更浓了些,接着他陷入了沉默里。

谁都以为顾云静只是圣师,他也是这样认为,然而谁也没有想到,顾云静竟已经在两年前步入了这世间最高的那个阶层。

原本他认为自己面对顾云静有足够的权重,然而现在他说话的分量,便已经骤然减轻了许多。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来找你。”胡沉浮沉默了许久,然后说道。

顾云静看着

他,没有应声。

“军机处那名青鸾学生看出了皇城和大莽的默契,在将简报传递给你的途中,我便也知道了。”胡沉浮没有犹豫,接着说道:“我想要知道你的决定。”

“我是云秦人。”顾云静看着胡沉浮冷厉的眼睛,说道。

胡沉浮一怔。

“这一辈子我最擅长的事情只是打仗,别的事情可能我很难决断。”胡沉浮的神情却是让顾云静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笑着道:“只是这件事对于我来说非常简单,因为在云秦,不管谁对谁错,这都是我们云秦自己的事情。家里的人要打架,要帮哪一方我会为难,但是外面的人来打这个家里的人,我至少会帮家里的人打外面的人。”

胡沉浮眼中的冷厉渐渐消散,只是眉头却皱起:“顾云静,你的想法,似乎和以前很不一样了。”

“老了会糊涂,也会变,当一个人足够老的时候,他的很多想法就会变得和以前不同。”顾云静像个孩子般笑道:“有个年轻人告诉我,只管眼前事,不要管身后事。想着我也的确没有多少辰光,眼睛合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便看开了许多。”

“你的身体比我的还差?”胡沉浮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些,“难道踏出那一步,真是要付出那么重的代价?”

顾云静笑了笑,道:“所以我劝你如果有机会踏出那一步,也不要踏出那一步了,毕竟你比我还要老些…还有要是炼狱山掌教真的来了,我也不会有对着他出手的机会。还有那五个挡在他面前的老不死,依旧可以逼得我出手。踏不踏出这样一步,对你我这样的老骨头也没有太大的分别。”

胡沉浮沉声道:“没有分别的事你怎么会做…至少可以拼掉一两个浑身黑烟的老不死。”

顾云静看着胡沉浮道:“杀不死炼狱山掌教,最后的结果不会有太大的分别。”

“所以让你做出这样选择的最终原因,还是因为夏副院长的逝世…还是因为你认为云秦最大的威胁是炼狱山掌教。”胡沉浮寒声道:“你认为炼狱山掌教会离开炼狱山,进入云秦。”

“像我们这样的人,敌人有很多。但像他那样的人,整个世间的敌人,便唯有一个。他活了那么久,若是连和唯一的敌人战斗这样的事情都不做,那会寂寞到何种程度?”顾云静道:“我认为他不会给林夕时间成长成张院长那样的存在,他一定会进入云秦,享受那种再也没有对手,站在最高处看风景的滋味。”

“你认为中州皇城和炼狱山之间达成的是什么样的默契?”胡沉浮点了点头,脸色难看的说道。

“光是我掌握的军情完全不够。”顾云静看着他,道:“除非我能得到青鸾学院所有的情报,或许才有可能找得出这个默契到底是为了达成什么事情。这也是我来这里见蒙白的原因。”

“你有没有想过…”胡沉浮的声音刚起,便又马上顿住。他原本是随口而出,想说顾云静有没有想过,如果他这么做了之后,中州皇城会对顾云静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然而这一句话刚刚出口,他也马上意识到,如果之前的一些推断都将发生,那顾云静就已经根本不需要考虑以后的事情了,因为他刚刚便说过,只管眼前事,不管身后事。

……

如东陵的军部里,胖子蒙白依旧在争分夺秒。

他的脸庞有些浮肿,眼睛却有些凹陷了下去。

这些时日,他翻阅着所有可以翻阅的军情,甚至连之前的军情,都开始查阅。

他没有意识到,有一些原本他这种级别的官员还无法接触得到的绝密军情,也混杂在了每日里送来的军报之中。

他也没有留意到,载着两名老人的马车行入军部时的声音。

……

此时,有一名满脸伤疤的男子,正走在大莽的某一个城镇里,挑着担子,卖着他编织的草鞋。

此时,林夕已经在钱塘行省的一间极偏僻的宅院里,看着手中那片散发着诱人光泽的湛蓝色药晶。

云秦的这个春天里,帝国的每一个零件都似乎在争分夺秒,以比先前更快的速度转动着。

林夕已然做好了修炼魔变前的每一个准备,进入修炼魔变最为关键的阶段,魔药入体。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什么是云南省特色植物药 东莞工作服 万能拉力试验机 贵州定做西服 电子万能试验机 订制工作服 黄冈建筑资质 扬州印刷公司 济南试验机厂 零部件试验机 液压万能材料试验机 贵州定做工作服 贵州定做职业装 电子万能试验机 黄冈建筑资质代办 襄阳建筑资质办理 定做制服 央视广告策划 全民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