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美漫之驱魔神探第七百九十二章两个二货的赌

2018-12-06 17:48:1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美漫之驱魔神探 第七百九十二章 两个二货的赌局

满大人并不是被追到走投无路,才不得已选择了纽约,他是从一开始就以纽约为目标,李康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三人,那是一个赛一个的狼狈,蜘蛛侠还要好一些,他手指上类似蜘蛛的倒钩,能把轻易的在九十度垂直的墙壁上爬行,说他是爬墙虫那是实至名归。

暮狼和死侍就远没有那么轻松了,他们两个虽然一见面就开掐,彼此都十分讨厌对方,但是此时的表现却出奇的一致,死侍把双刀十字交叉横在胸口,想要以此来抵挡住猛烈的风压,暮狼的反应也差不多,他将双爪也十字交叉横在胸口,两个人都死死的钉在地上,看起来像两只在蹲坑的癞蛤蟆。

真是够了,李康开始有些后悔带着他们两个了,从目前的情况来说,完全看不出他们能有什么帮助,倒是丢人的能力的确是满分。

“你们两个这是在干什么?”李康看他们这么站了一分钟,接着又过了一分钟,没等第三分钟到,他就忍不住开口问了。

“我们在比赛!”死侍的脸被风压吹变形了,但还是不能堵住他这张嘴,“老狼大叔说我不是个纯爷们,那么我就跟他比一比,看看谁能站着追上满大人,谁就是赢家,以后狼叔再见到我,就得尊称我一声纯爷们死侍,每次都要叫!”

暮狼也想开口说话,可惜他没有面罩,刚开口立刻灌了一肚子风,差点把肺叶咳出来,他赶紧麻利的闭上嘴,再废话肯定会被吹飞,一想到将来要用尊称来称呼死侍,不用喊出口,想一想就恨不得立刻从飞毯上跳下去。

“你们两个幼稚不幼稚?”李康气得大喊,他有魔法保护,不要说随口说话,在飞毯上自由走动一样没有问题,“我们必须把疯狂因子追回来,这么重要的任务摆在前面,你们竟然还敢玩这种恶心的小赌局?”

因为这俩二货一直保持站立的姿态,李康既怕把他们吹飞出去,他们阻挡着空气,让飞毯的操控更加困难,这飞毯本来就不是为了在地球的环境下飞行准备的,它的本来作用是做星际旅行,宇宙空间没有空气阻力这一说,说这是设计缺陷也可以,总之死侍和暮狼的幼稚举动,很大程度的阻碍了飞行的速度。

“你们两个到底知道不知道我们现在的目标有多重要?”李康有些气急败坏,他对死侍没辙,这货脑回路与众不同的,和他讲道理没准会出反效果,“你们看看帕克是怎么做的?你们两个的年纪加在一起都快四百岁了,就不能有点长进吗?”

“康哥,能不能别再喊我的真名了,我怀疑这个世界上,是不是人人都知道我是彼得....该死的,总之别再叫我的真名了,算我求你了。”在三人当中,最讲道理的人,自然要是可爱是小蜘蛛侠了,不过讲道理的代价就是他是四个人当中最没有存在感,最没有地位的那一个,说话虽然多,但是基本没人听,死侍虽然是个疯子,竟然说话比他还有分量,这经常让蜘蛛侠感到嫉妒。

果然,李康提到蜘蛛侠只是竖立一个正面教材,至于小蜘蛛说的话,又被当成耳旁风了,“你们再这么捣乱,我们可追不上满大人了,他的速度太快了,我们必须要加快速度才行,再快你们肯定会被吹飞的,快看帕克,他的姿势才是正确的,你们最好现在就乖乖听话,别等我心情不好了,其踹你们屁股,那可就不好玩了。”

“他先趴下,我就趴下!”暮狼保持原来的姿势不动,不过他把双手挡在嘴的前面,总算挡住了呼啸的狂风,这句话憋在肚子里死活说不出来的话,终于吐出来了。

“我也一样,男人就应该对赌局认真的,他先趴下,以后见到了都要尊称我一声纯爷们,不许再叫我傻叉或者白痴,或者是烂脸。”死侍也寸步不让,讲道理的说,他的要求并不过分,暮狼每次见到他,从来没有好好说话的时候,他们两个属性犯冲,暮狼见到死侍心中就有一股无名火。

“好吧,这是你们逼我的!”李康实在不能忍了,通过飞毯上的魔法望远镜,眼看着满大人越飞越远,已经只剩下一个小点了,想要在他进入纽约之前追上的可能性不大,如果被满大人混入到纽约滚滚的人潮当中,再想找他可就费劲了。

飞毯突然间停在空中,这样的刹车让死侍和暮狼一起失去平衡,他们一起在飞射出去,李康双手出现两面魔法盾牌,二人一起撞在盾牌上,跟着双双趴在地上。

“帕克,快用蛛丝把他们黏起来,我马上启动高速模式了!”李康大声对蜘蛛侠喊着。

“我不是说过了吗?不要再叫我真名了!”蜘蛛侠气愤的从地上蹦起来,他嘴上牢骚着,身体还是很忠诚的执行着李康的命令,他将满腔的愤怒发泄在死侍和暮狼身上,双手连续不断的发射蛛丝团,这项业务他太纯属了,蛛丝团是蜘蛛侠每次都要用的小招数,不管是遇到大佬还是小混混,他总喜欢用蛛丝团糊人一脸,黏糊糊的蛛丝黏在人的嘴上,女人还好一点,至少嘴上没有胡子,男人每次将蛛丝揭下来,都要带下一些带着血色的胡须,比蜜蜡脱毛还要狠,所以纽约市黑道人物,从上到下都对蜘蛛侠恨之入骨,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李康总觉得蜘蛛侠还是太幼稚,放着这么好的能力,偏偏喜欢封人嘴,这么黏糊糊的蛛丝,如果射到下面,保管没有混混再敢上街打劫了,这才是治本的法子,他把这个好办法传授给蜘蛛侠,本来满满的都是好意,谁知道蜘蛛侠却嫌这么做太残忍了,那小混混拿着刀上街抢劫良家妇女,还往学校里面卖毒品就不残忍了?果然蜘蛛侠生在和平的地方,对人世间的黑暗了解还不够,如果他生在地狱厨房,保准比李康狠上一百倍。

此时的蜘蛛侠为了发泄真名被泄露的愤怒,倒是对死侍出手相当的狠,连暮狼也跟着遭了秧。

“哇哦,看来我们的关系太密切,让我的蜘蛛侠兄弟吃醋了,你看他把咱们弄的像个蝉蛹似的,”死侍反而感觉很有趣的样子,不过他忽然间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该死的,你们刚才谁看到,我们两个到底是谁先趴下的?从我的角度来看,应该是狼叔他先倒地的,毕竟是个老人家了对不对?身体筋骨都不行了,不过没关系,虽然这场赌局是我赢了,不过我是不会骄傲的,那什么...狼叔你喊我一声混爷们吧。”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