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灵域大帝第五章帝都

2018-12-06 17:57:5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灵域大帝 第五章 帝都

云州,位于地玄域北部一个人烟稀少的城镇,此地处于极寒之地,大雪纷飞,终年不化。

“萧萧哥哥,阿阿嚏!”一阵寒风袭过,安紫柔双手紧紧的搂住莫萧的胳膊,浑身冻得发抖。

“还好吧!”莫萧揉了揉冻得通红的鼻子,口是心非的傻笑道。

“还好!”安紫柔眉头一邹,用一种非常鄙夷的目光盯着莫萧,心中喃喃道,“萧哥哥不会冻傻了吧!”

“阿嚏!”莫萧很配合的打了一个喷嚏。

“果然!”安紫柔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柔儿前面有个xiǎo镇!”远远望去,一座高耸的城池映入眼帘,周边围绕着一圈灰色城墙,使得城池犹如铜墙铁壁,坚不可摧。一眼望去,城池之中,宏伟的宫殿与天际接轨,隐约散发出那来自虚无之中的神秘力量。

“xiǎo镇”安紫柔满头黑线的看着莫萧,心中不禁感慨,“萧哥哥的见识果然不同凡响,如此宏伟的城池,在他眼中,竟成了xiǎo镇!”

“这个xiǎo镇,还蛮不错滴!”莫萧一手抱在胸前,一手摸着下巴,摆出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

只见一旁的安紫柔凌空飞起一脚,直接踹在莫萧的屁股上,下一刻,只见犹如流星坠落一般,莫萧一头栽进了雪里,摆成了狗啃泥的模样。

“萧哥哥,你知道的太多了!”

“我呜呜!”莫萧嘴里塞着雪,吱唔着,心中还在疑惑,“我招谁惹谁了我!呜呜”

一番闹剧之后,二人总算是来到了城门,刚到城门,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远远望去,城墙只有数十丈之高,如今,到了眼前,才晓得,城墙足足有数百丈之高,甚至犹有过之。

“此处四面飘雪代写投标书
,为何只有这xiǎo镇却是如此干净?”

安紫柔狠狠的瞪了一眼,使得莫萧立马是闭嘴傻笑。

“这座城池定然不凡,光是城墙便有数百丈之高,刚刚的那座宫殿岂不有千丈之高。”安紫柔也是疑惑了起来,这城池究竟是何人居住,如此不凡。

“柔儿,你看!”

“帝都”二字闪耀着金色光芒,如同一条金龙盘在城门上方,给人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距离感。

“好霸道的剑气。”莫萧双眼炽热的盯着城门上的二字,陷入了深深的陶醉之中。

“萧哥哥,为何説有剑气?”

莫萧只是微微一笑,指着二字説道“你看这二字笔势雄奇,姿态横生,却是一气呵成。最重要的是,这二字亦是有一种属于剑客的孤傲。”

“不错,不错!”突然,城门大开,一位男子白衣如雪,手动煽着一面羽扇缓缓走来。

“谁!”莫萧警惕的注视着眼前的男子,一只手已经是放在了身后的剑柄之上。

“道天机。”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道天机?阁下来此有何贵干?”莫萧很奇怪,面对此人,心中泛不起丝毫敌意,似乎还有一种似成相识的感觉。

“见一个老朋友。”道天机只是淡淡一笑,便打量起了莫萧基坑护栏厂家

“老朋友?”

“嗯!”道天机依旧打量着莫萧,微微diǎn头,脸上流露许些兴奋。

“你究竟是何人!”道天机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竟是不由自主的让莫萧升起了一丝怒意。

道天机只是微微摇头,完全不理会莫萧,走到了安紫柔身边,“姑娘可否陪在下在这城池之上赏雪?”

“你想死!”莫萧一步出,把安紫柔护在了身后,一柄长剑则是直指道天机。

看着莫萧出剑,道天机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你应该了解你与我之间的差距。”

“你究竟想干什么?”莫萧也是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实力必定在他之上。否则自己也不会感到压迫感,甚至,这种压迫感,比当初师父给自己的压迫感更为恐怖。

“也罢,既然姑娘不愿意,在下也不可强求。”

道天机无视莫萧,朝着安紫柔拱手説道。安紫柔从莫萧身后探出xiǎo脑袋,xiǎo声问道,“你是谁啊?我们认识吗?”

“当然。”“你再不走,我不客气了!”此时道天机可谓是真的将莫萧激怒了,莫萧一剑架到了道天机的项上。

而道天机只是摇了摇头,“你的火气还是这么大啊。”

下一刻,莫萧已是忍无可忍,一剑斩出,却发现,那白衣男子,化成一道白雾,消散与天地之间。

“萧哥哥,他是谁啊?”道天机消失后,安紫柔躲在莫萧身后xiǎo声问道。

莫萧只是略带愤怒的説道,“呆头呆脑的,指定是个呆子!”

不远处,道天机听到莫萧的话,不由得一笑,“好些年了,没人这样叫我了。”

“见到他了吗?”一位女子红衣如血,长发披肩,秀美的脸颊闪过一丝忧虑,显得是那么的楚楚动人。

“见是见到了,可惜,他已不是他了。”女子对面,白衣如雪的道天机摇着头走来。

“他变了吗?”闭上眼,眼泪从她美丽的眼睛里流出来。她微微睁开眼睛,那黑白分明的眸子里,仿佛诉説着莫大的痛苦。

“你也知道,他已经不在了。”道天机叹了一口气,也是有些失落。

女子没有説话,闭起双眼,任凭泪水纵横。许久……

“百世轮回入红尘,一念已碎梦已空。”女子喃喃道,在她面前,隐约间,出现了一位男子。手持一柄黑色长剑,负手而立,那披散着的长发之下,英俊的脸庞上,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似乎可以看透这片天地。

“唉!”看着女子的悲伤,道天机也是无能为力,幽幽的叹着气。

窗外的雪,短暂而纯洁的一瞬,带着那清寒,悄然飘落水上挖机租赁
,一朵最美的凋零之花;然后保留着那份洁,那份人世间未了的残梦,化作一江春水,如离人的泪,如断肠的愁。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