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女鬼修真记第五十四章困局

2018-12-07 21:04:0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女鬼修真记 第五十四章、困局

金木水火土五系过完后,紧接着便是雷系,那么接下来的就是:“风系或者冰洞?”既然这位前辈喜欢卖萌,那么她就将卖萌进行到底。苏荃歪着脑袋,笑到了最可爱。而她的猜测也得到了再次的证实。因为在这雷洞的一角找到了一枚冰棱。

于是,他们看到了一座座奇峰险悄的冰山,以及隐藏在期间,毛发雪白如天地一色的极冰豹。这次的数量更多了,不过最高的只是两匹五阶的,下面一堆一二三四阶的全是小崽子。照例,曜日真人对付大的,苏荃对付小的。可是小的数量太多了,苏荃纵使有雪卿的提点,还是被偷袭来的小爪子抓了好几道。亏的是那两只大的不怎么厉害,让曜日真人很快砍光了,过来帮了她一把。

伤口不太深,但却是在自己够不到的地方!苏荃发誓:等她有空了就先发明一个痒痒挠!别的不说,上药就不必象现在这样尴尬了。大开后背,让个陌生男人帮忙上药。

好在这位仁兄的扑克脸功力深厚,很快上完药不说,之后待她也一如往常。这实在是让苏荃松了一口气,她不想要桃花啊!再好的也不想要。

而冰系过后,自然就是风系了。这是苏荃最讨厌的一个风法,因为她的火灵气在这里完全没用。而这里也没有妖兽,就是大大小小的旋风裹着黄沙漫天飞。连眼睛都睁不开!好在有保镖一号搂着她,她不看也行。只是伸出手在这些风中不断的摸索摸索,最后在第五号风桶里抓到了一只飞羽……

这是几个意思?灵根中有带羽毛一项的么?

苏荃不懂,扭头看身后的曜日真人。看到的却是一张同样莫名的扑克脸。

然后风洞忽旋,把他们再度刮走。这一次出现的世界……是如同世外仙源一般的所在。青山碧水,朝霞暮落,漫天的星斗下没有灵气的灵雀在飞舞,美不胜收。可那又如何呢?她在那些千叉百转的羊肠小道上反复的摸索,终于找到了异于所有平静的存在。一剑砍下,回到了最初的那个密林。

只是这次,密林中不再安全。大大小小的妖兽一拨接一拨,虽然等级综合起来并不算极高,却是一次又一次,无穷无尽。好不易找到阵眼,再冲出来打鱼游戏电玩城
,却是又变成了一片荒漠。而这次,不管苏荃再怎么摸索,也没有寻找到关于阵眼的存在。

她很困惑,也很气馁,却更愤愤,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可曜日真人的回复却是:“勿急勿恼,先打坐恢复灵气,待你灵台明净后,再找一次。”

“好。”

这次的打坐,灵力恢复得异常快。体内激荡的灵力告诉她,现在是在晚上。灵力充沛后,苏荃又找了一次,仍然无果。她坐在沙漠之上,抬头想了半天后,决定倒地就睡。美美的睡足了一觉后,醒来直接打坐。可这次,进展缓慢了。

那就是白天了!她再找,却还是没有结果。

“怎么?还是没有找到?”

苏荃再一次无功而返,整个人蔫得象根老黄瓜。可这位曜日真人却是依然盘坐在地,挺背如松。在他身边,插在黄沙里的是他的那把曜日剑。她正大光明的摸了一次后,总是忍不住想再偷偷的再摸一回的宝剑。

眼巴巴的看着,然后时不时把目光扫到他身上一次。曜日虽然闭着眼也感觉得到,不禁失笑:“想摸就摸吧。”

“多谢前辈。”苏荃欢心鼓舞的过去就是拔剑。可是……尼玛!这剑生根了似的,怎么也拔不起来?

“会不会是这小子在使坏?”雪卿提醒。可是不提醒还好,越提醒苏荃越火大。她都卖萌至此了,为毛这货要这样?不给摸就不给摸嘛。可是,这漠漠黄沙真的好无聊。出路找不到,白天她又没办法打坐练功。身上的书和玉简又差不多都看完了。那么,除了看剑还能如何?

其实不拔出来也是能看的!苏荃渐自发现了。然后趴在地上,双手拖腮欣赏着这把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都温暖润亮的剑。是的!这剑平常不发威的时候是温暖而润亮的。象一轮穿上衣服的太阳,象冬天被窝里的恒温暖宝宝贝壳互娱房卡
。可是当它被曜日真人拿在手中的时候,却是日渐明亮。越到危险处越明亮耀眼,直到亮如烈日,焚尽万物!

上次她摸它的时候就感受到了,这剑的剑身上竟然没有一处锤打锻炼的痕迹。它是统一的,是完整的,可又是纯粹的,没有杂质的。就象一个炼器师在无人的山之巅处,意外发现了一块未经雕琢的绝世美矿。他把它带了回来,却无法融锻,舍不得炼化。于是,他只能一点点的磨砾,一点点的打造,直到将它打造成如此一把天然器成的绝世名兵。在这柄剑上没有任何的花纹装饰甚至是符箓。它有的只是通体一身的剑身剑柄,光滑的剑面剑柄以及沉若玄铁般的深沉内涵的重量。

若说上次摸了斩月的剑让她心魂激荡,那么这次的这柄剑带给她更多的则是怅然。

“有灵感了么?”

曜日真人打坐完毕,就看到极天门的这个小丫头居然趴在黄沙之上看他的剑。剑身半埋入土又如何?她把旁边的沙子刨开也要看。可表情却与上次的不再相同。她的表情……很哀伤。这让曜日真人意外,他问。而得到的答案是:“我怕是炼不出来这样的一柄剑。”

“为什么?”

“它是天然的。不是锻造而成的,是取自美石,经由人手,千磨万砾,自然而成。”这样一来,让她从哪里下手?跑遍万水千山,把天下山川全挖尽么?不过说到这儿,苏荃纳闷了:“前辈,你知道你这剑的原料是什么吗?”灵宝真君给她的书算是兜尽天下名矿了,尤其是在知道她喜好兵铁后,越发给的全是这方面的书。可是其中,真没有一种是这样的。简直郁闷死了!

好在曜日真人的答案让她很安慰:“我也不知道丹鹿通痹胶囊
。”

“您也不知道?”

“对!我十三岁时在剑山上拔出了它。它的剑身上便刻了这两个字。于是,我也唤作了曜日。它从哪里来的,我并不清楚。可我知道它的心意,感觉得到他的剑魂,所以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人剑合一?”

“没错。”曜日真人答得很痛快,并且更痛快的是他居然直接甩出一个让苏荃差点跳起来的问题:“丫头,到我们玄天宗来如何?剑山有几十万只名剑供你赏鉴。”

前一句话,苏荃听了直接摇脑袋;可后一句……尼玛,太让人受伤了!“前辈,不待您这样的。”这不是要将她勾引至死的节奏么?

曜日真人大笑出声:“你若是不成为我玄天宗的弟子,就不能到剑山去。这点你知道吧?”

“知道。”

“那天元大陆上最好的名剑也全在我们玄天宗,这点你承认么?”

“承认。”

“而且你好象和你那个师兄也没有那个意思。”

“肯定啦。”

“那你为何不来?灵宝的炼剑术并不出众,他没多少能教你。而你……似乎也并不是那么敬重他!”

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的眼力实在好!苏荃没有否认,但她想知道:“您怎么知道我对我师父没那么敬重?也许我只是爱他在心口难开而已。”

一句话逗得曜日真人笑得更大:“你这丫头,真是调皮。其实不只是你,那个净尘也好,姜游也罢。你们三个,都不象是极天门的弟子。”

“为什么?”净尘师兄玩无间道,对极天门不感冒她可以肯定。可姜游呢?“姜游可是沐阳掌门的第一个徒孙。”

“可那小子光华内敛,行事荒诞。从不出风头,也无意于在别人面前表现他自己。丫头,那小子和你一样。你们只是想在极天门生存下来而已。在你们的心里,极天门不过是偏安一隅的存在,不是生根扎地的师门。”

……

苏荃说不出话来了。她承认,他说得都对。可是:“出去后我不会承认的。”她老人家还会是三好学生一名,爱党爱国爱人民!

曜日真人好笑:“那你就打算一直在那里呆下去?”

这个……苏荃习惯的左右看了看,发现这里就他们两个。于是笑了:“那又如何?我走我的路,在哪里并不会很影响。”

这话确是有些道理了!曜日真人承认:“我就算没有进入玄天宗也是我,但是没有曜日剑,未必是现在的我。”

“可我是个炼器师啊!”苏荃给他笑了好狡猾:“前辈,您不会炼剑吧?”

“对。”

“但我会!所以,我喜欢练剑,也喜欢炼剑。因为我喜欢剑,所以我才能炼出更好的剑来。前辈,您难道不觉得在这样的过程中,也是一种对剑心的别样体悟么?”

曜日好象明白了:“你在给别人铸剑的同时,寻找属于你的那份剑意。等你哪天找到了,那柄剑就是你的剑。”

“没错。所以我之前炼出来的大部分都是垃圾!”苏荃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可曜日却认为:“那柄雷剑不是垃圾。”

咦?“您和惊雷师兄打架了?”

此时的小女孩眼睛晶亮得象是天上的星星,曜日忍不住过去揉了揉她的发顶:“没错。”

“谁赢了?”

“谁也没赢。”

“可您上回输给桓澈了!”苏荃的嘴太快,急得雪卿一脑袋大汗:“姐姐,你想死啊?”这孩子说话的语调真是越来越有后现代风格了。但苏荃不急,她也不怕,而是笑眯了一双眼看眼前这个高大威猛的汉子。

果然,他没有羞恼,也没有激愤。而是平平静静的承认:“上次我确实是输了。不过我输的是决死之心,不是剑术。”

“决死之心?”苏荃想起来了。两个人打在前面一直是势均力敌的,可后来桓澈渐渐不敌了,这位仁兄打算一招定胜负,结果让桓澈一记奇招搞成了刺猬,险些丧命。算下来的话,整体实力还是这位要高一些的。可是:“您为什么没有决死之心?”桓澈要赢,她能理解。桓老爸肯定是知道顶头上司真尊大人存在的,为此桓老爸一把年纪了还稳占天元众元婴修士榜首。为此,下达给儿子的命令也是必须赢。这苏荃都能理解。但她不能理解的是:“您不是一个剑修吧?剑修一般都应该比我们道修更勇敢吧?”

“勇敢不代表无畏生死。丫头,你怕死么?”

“怕。”

“那你若是上了引天台,会拼死也要赢么?”

这个……为了极天门?苏荃呵呵。她没说话,狡猾得如同小狐狸一般。但无语就是承认。“可您对玄天宗很忠心啊!”

“所以我就更不会死!丫头,大道终成,才是对师门培育我一场的最好报答。更何况,我们的师长从来不曾要求过我们必须在引仙大会上获得全胜。”

什么?玄天宗的元婴修士们居然这么干?那……“他不想进入灵界么?”苏荃的指头指了指上面,换来曜日真人拍在脑袋上的重重一掌:“丫头,靠别人帮忙才能进入灵界,你觉得,那是修仙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