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怒剑龙吟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协力同心

2018-12-07 22:09: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怒剑龙吟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协力同心

有些沉不住气后退一步,巫临武望着刚才还在死斗却又突然一同倒戈的风韧和姜渊,心中的不解更加浓郁,再一次问道:“就算你们有一个人单独看出了我的迷阵奥秘,可是怎么可能传递给对方讯息?再说了,你们两个明明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竟然会有这样的默契?”

“废话还真多,既然你想知道,不妨告诉你好了。”风韧戏虐一笑,缓缓说道:“首先你一直搞错了一件事情,我和他确实在互相利用,但是绝对不会站在互相敌对的一面。你之前的任何挑拨离间,都是白费精力。至于默契?对,我和他很少并肩而战,自然不会有那种同生共死中累积形成的相互了解。但是,有一种默契与生俱来,彼此间心灵相通,叫做血浓于水。”

说罢,他扭头朝着姜渊一笑:“是吧,老爹?”

此言一出,别说巫临武以及远处的巫颜夕眼中震惊不止,就连姜渊本身都是躯体微微一颤,他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风韧,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果然,你小子早就猜到了我是谁。”

“你的破绽太多了,随便几个都能叫我连起来得出结论。不过,你不说,我也懒得点破。另外,就算今天说清楚了,依旧不代表我承认了你。什么时候把亏欠娘亲的都补上,我才真正肯认你,明白了吗?”风韧口气又是一边,轻轻冷哼。

“哼,你这小子,不知道究竟是像谁。不过就冲着你今天这一声爹,我说什么也会让你完好无损的回去。巫临武,交给我一个人对付便是。”

眼中不可掩饰地跃动着兴奋与惊喜之色,姜渊横剑身前,大步一踏。

谁知,风韧依旧仗剑跟在他身旁,冷冷回道:“不必了。我也和娘有过约定,会让你完好无损地回去接她的。这一战,岂会让你独自面对?”

“也罢,把话说清楚,心中也通畅许多。云开见日的爽朗之下,再有父子联手协力,我怎么看,都是百分百的胜算啊。”姜渊一笑,声音中比平时那股平静的冰冷而言,显然多出了几抹激动的温和。

双肩在颤抖,巫临武此时的脸色很复杂,不过很快,他嘴角微微一挽阴冷一笑,说道:“也罢,本身想让你们自相残杀,也死得痛快些。不过既然你们不愿意非要换一种方式找死,我就成全好了。父子两人一同陨落此处,也算有个伴。”

“哥哥,你还要执迷不悟吗三坐标减震器精密仪器减震器
?”

远处,孤零零一人站在角落里的巫颜夕眼中尽是不忍的伤感之情,似乎与她进入那被击碎的迷雾幻境前有些少许变化,不知道在里面究竟看到了什么。

瞥了她一眼,巫临武哼道:“走,趁着我并不想连你一块杀之前。”

“既然如此,哥哥休怪夕儿无情。护皇一脉中戒规森严,背叛忤逆者,杀无赦。今日,我只能替爷爷清理门户了。”抬手缓缓解开了束发的丝带,巫颜夕缓缓将之抛出,在那抹淡粉色轻轻落地之刻,她的气息骤然改变,双眼中流露出一抹从未有过的冰冷寒意,满头秀发无风抖动。

七皇封印,限制解除。

“护皇一脉的最终手段吗?我可是比你更加熟悉这样做的负荷究竟有多大,凭借你现在的实力,不仅仍然不可能借此暂时突破道级的束缚,而且也维持不了多久。想赢我,痴心妄想。”

巫临武冷笑着一哼,下一瞬间,晃出的身形竟然已是逼近到了气息大变的巫颜夕身前,也不出剑,勾起的一脚狠狠击出,朝着对方胸膛正中便是一顶。

横臂一挡,巫颜夕的动作比巫临武意料得更快,也不顾硬碰硬中手臂上传来的一阵疼痛,柳眉一皱,另一只手五指紧握轰然出拳反击,淡色的涟漪颤栗虚空。

“不错,真有点长进,但还是不够快,也不够狠。”

巫临武轻轻摇头,倒持着剑柄的右手直接握拳击出,正面对碰巫颜夕的拳头,指间泛起的流光与涟漪与对方几乎完全一致,同样是传承自护皇一脉的武学。

双拳对撞,巫颜夕一声痛哼,身形溃败倒退,整条手臂都有些软绵绵地垂下,颤抖得五指放开一张一合,小脸上凝结着痛楚之色。

无论是力量又或者熟练度,同样的招数,她显然不是巫临武的对手。

“就这等本事,还想清理门户。夕儿,你也未免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吧?限制解除之法,单单这么用可不对。”

巫临武并没有再继续靠近巫颜夕,而是翻身一剑横起,只闻见一声长啸剑鸣之音,斩落的紫红色剑光中跃腾起丝丝诡异炙热。

紫炘剑落,姜渊攻至身前,迅疾的剑势划动阴狠致命,刁钻的角度无一不令人防不胜防,比起刚才巫颜夕那种熟练不够的半吊子攻势,不知强势了多少倍。

“来得好,姜渊,我早就想和你好好打上一场,看看究竟是谁更强些。上一次,那什么轩辕浮屠也不是我的对手,不知道你又能够在我剑下走过几招”巫临武的眉宇间反而是浮现出一抹兴奋之色,狞笑中,舞动的剑势越来越快,正面交锋丝毫不亚于姜渊的攻势。

双剑呼啸交锋,激荡的凌厉剑气肆虐纵横在这穹星宫的主殿之内,寒光与炙热交融泯灭,忽明忽暗,一道道纤细创痕于微响中刻在墙壁地板之上,窜动的虚影游弋四处,杀意不断。

并没有第一时间与姜渊联手,风韧先是来到了一脸痛楚之色的巫颜夕身前,抬手一晃,指间充满着神圣治愈力量的淡色金光缓缓落下,笼罩在她浑身上下,温暖中的轻微触感很是柔软舒适。

“夕儿,你先休息一下吧。剩下的,就给我和……他就好了。”口齿突然一迟,似乎那个称呼无法再次从他口中说出。

“哼,我真没用。还以为可以稍稍跟上哥哥的脚步的,没想到竟然被甩开得如此彻底。亏我还是护皇一脉中极其罕见还能位列七皇之一,却依旧只有这点实力……爷爷得托付,曾经哥哥的期待,夕儿什么都做不到,是不是太没用了?”巫颜夕苦笑一声,连连摇头,不过神情并没有从变化后的那抹冰冷中完全恢复,更是并非往常的那种忧愁懒散。

“无需自责,他年长于你,经历的也是更多。若放在同等条件下,夕儿恐怕并不会亚于他。先坐下喘口气吧,我答应你,会生擒他交给你处理的。”

风韧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安慰,而且耳边不断传来的剑啸嗡鸣声也是无时不刻在提醒他金属破碎机
,这一场最终恶斗,才刚刚开始。

巫颜夕合上双眼轻轻点头道:“嗯,你去吧。至少,在还可以弥补的时候,帮你的亲人一把,不要像我这样无能为力。”

又是一次硬碰硬的交锋,姜渊与巫临武剑势虽主迅疾快捷,却终究也有这等刚猛硬撼之时,剑光闪烁映在二人脸上,都是照出了彼此间眉宇皱起的凝重之色。

“姜渊,你的实力有古怪,难不成是……”

话未说完,巫临武神色又变,左手朝身后一甩,摊开五指的掌心中一道凝形剑气骤然啸成突刺。

星尘泪划动一削,璀璨的寒光舞动下,虚无的剑气截截崩裂,而后追击的又是风韧手中咆哮突进的炙热尖锐,焚寂涅炎的邪火肆虐顺势大作。

“两面夹击吗?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好啊,很好”

最后一个字脱口而出之时,巫临武突然抬脚一记重踏击在地板上,猛然震动的狂暴劲力也是令他手中斜持的剑意更加凌厉,上挑一荡,竟然正面将紫炘震退,而后反手挥击至身后一挡,正好架住了焚寂涅炎的攻势。

一击失手,风韧丝毫不贪功冒进,抽身便退,就在他之前所立的位置上,下一刻几道虚幻剑气啸动交叉一搅,虚空都被撕裂成无数碎屑。

另一边,一道于虚无中盘旋凝聚的淡紫色魔影悄然跃出,竟然双手一握抬起,顺着巫临武残余在半空中的剑意一握,眨眼间多出了另一柄凝形利剑,朝着姜渊同样退去的身形便是一劈。

“雕虫小技。”

姜渊冷哼一声,紫炘剑垂下,仅仅只是左手抬起猛然一握,暗红色的火光在丝丝泛动的诡异黑影中疯狂跃腾,顷刻间咆哮成一条粗壮的九头怪蛇,十八颗缓缓睁开的虚幻眼睛中凶光大盛。

天燧煌焱,炎蛇疯舞

轰隆隆

轰鸣爆裂声骤然响彻,卷动的恐怖炙热颤栗咆哮,巫临武击出的那道持剑虚影不过刹那间就焚为灰烬。

然而,凶煞的灼烧炎蛇也是几乎同一时间泯灭,深寒剑势一划,巫临武一击斩裂烈焰,啸动的剑刃又一次与趁势攻势再临的姜渊碰撞一处。

“天燧煌焱,不过如此。”

“那么,这一击又如何?”

风韧的冷哼声也是响起,就在巫临武身后,劈落的焚寂涅炎威势大盛,空前狂暴的炙热猩红尽情释放咆哮,肆虐的邪火倾泻所有暴戾杀意。

末日惩戒

双眼微微一眯,有些异样的光彩闪烁在巫临武眼中,嘴角微微一挽,他周身突然跃动起几丝诡异阴影,只见一道几乎就是他分身的虚影从躯体中剥离脱出,一样的剑势划动斩向身后,凌厉中却又多出了几分莫名阴冷。

深寒剑气疯狂啸动,盘旋的凛冽将席卷而下的层层赤焰都尽数撕裂,两道身影同时退去,落地之时,风韧手中之剑赤色褪去,深邃的漆黑缓缓充斥利刃。

而姜渊则是猛然一步重踏地板停住,面具下的眸子里都映出了一道诡异虚影操作台厂家
,随着手中紫炘剑的抬起,一道朦胧的紫黑色巨大虚影悄然跃起在他身后,从未有过的强横寒意迅速凝聚。

“很好,接下来一击,直接分晓胜负吧。”

略占优势的巫临武满意地点了点头,手腕一扭,长剑划动之刻,之前那抹从躯体中剥离脱出的虚影再现,不过已非人形,那晃动的幽冥火光映在墙壁上,就如同一张狰狞的恶魔面孔。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