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弑觉第十一章逃战被

2019-01-12 16:12:5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弑觉 第十一章逃战

柳白唇胜利需要恒心角一咧,欲待説话,亦被蓝衣美妇diǎn到名讳的陆力却抢道:“回禀长老,他是今天才被我们青木脉脉主送来的,紧接着又直接参与试炼中来了,所以才没到校长那登名入册的。”

他刻意在‘我们青木脉脉主’几个字加重了语气。料想青衣长老亦属青木脉,必会对戴明多加照料不过多为难的。

紫衣身形微微一震,看向戴明的眼神顿时有些异样了。

“这事真假须臾间便会得知。只是,我们六人都各有三十五人,不多不少了。只多了他一个,这怎算”紫衣长老没有情绪的声音传来。

“这好説,就赠这初入学院的菜鸟给我充充数吧。”蓝衣美妇娇笑道。

其实这个少年一看其年少,再如何天资过人也不可能能通过这次试炼的,要来只是白送玄木给他脉弟子而已。但蓝衣美妇却多想了一层,暗中传音给身后四个站在一起的土衣青年,要他们一出篷外就夺了戴明四人的玄木……

吴阳竟也被蓝衣美妇diǎn到了名讳。这才是蓝衣美妇真正恼火的地方。居然diǎn到了是个如此年少的少年。

金衣长老忽然沉声道,“我们耽误够多时间了,任务发下去吧。”

紫衣长老看向土衣长老,示意他把任务召唤出来。

“这xiǎo娃你要就拿去吧,愿他不会给你拖后腿才是,你们没有异议吧?”紫衣长老道。另四个长老俱冷笑,默认了此事。

蓝衣美妇长老闻言却秀眉微蹙。不知他们打的什么主意。

戴明矮着头,沉默着,就这么面无神情,直直的走向蓝衣美妇身后,站在陆力身旁。

土衣长老站在帐篷中间的空地上,单掌猛的一击地面,口中轻念:召物术!大地都似震动一般,发出轰隆隆的声响。顿时,土石崩裂声响起,从地下向外竟慢慢凸一块一丈大xiǎo的灰白色的石碑出来。

众人皆好奇的望去,碑面刻印了三个黑色大字:“任务碑。”

三个大字的下面刻印了数列xiǎo字:“每人持玄木一块,七日后至撸阳坡,玄木持五为天骄。生死各天!”

待众人都看到这些字时,灰白石碑表面忽然荡起一圈波纹来,一堆手指长的青色玄木和拇指大xiǎo的白色玉简从石碑中掉落出来。

看的戴明心中一叹,“这般手段,真得高明阿,不晓我什么时候能举手投足便翻天倒海,万物随心。”

众学生也都无不惊为奇异。那各种属性的十数个如戴明吴阳一般大xiǎo的少年大多更是嘴张的老大,双目冒星。

“二百一十一根,他身份确实无疑了。也不必再刻意扰烦脉主了。”六长老检查完玄木和玉简后,心中都这般暗道。

金衣长老看了其他五个长老一眼,嘿嘿一笑,大声道:“任务你们也看了,撸阳坡离这三元岭不过三日路程,但你们必须至少要有五根玄木方算通过。”他又从额头拿下玉简笑道:“这玉简是这片区域的地图,你们都拿好东西散了吧!”

待众人也匆匆看完玉简,便陆续出得帐篷。

所有人都出来后,众人回首看去,帐篷却不见了踪影,原地却是一片数亩大xiǎo的草地。众人皆又惊了一番。

见帐篷消失不见,不少人脑中计议立起。其中一个青年眼神乱瞄,传音一招呼,与班上仅有的几人便朝着身旁两个还一脸惊异神情的十四五岁左右的少年走去。

“你们干什么!”少年的惊怒声响起。握在手中的玄木被眼前四个身穿蓝衣的青年突然夺去。

散在草地中的众人俱都看来,两个少年大怒之下双手一掐诀,手拿一柄两尺紫色弯刀,身形到是极快的朝着四个蓝衣冲去。

众人皆心思乱动。想起任务来,纷纷与同班同学联合起来,不少的人走向落单和看似弱xiǎo之辈。

戴明皱着浓眉看了眼众人,一扯陆力,朝着呆立的柳白和吴阳呼喝一声,向着帐篷来路飞奔而去。

戴明他们正是最后一波出来之人,身后并无人影。而戴明呼喝他们,自然是孤身一人在这般状况下对完成任务极为不利,而他们是自己班上之人,即使和柳白先前有些摩擦,他应该也不会不识大局的。

柳白与陆力能站在这里,虽年少,但基本的审时度势的能力自然是具有的。见机不对之下,本就不用戴明招呼便立刻要跑了。柳白脸色阴晴几下,快步追向同班同学三人而去。

离他们不远的数个青年见他们年少,神色一喜下,一齐追了上去。

远在远在戴明他们数十里外的巨大的帐篷中。

“你这‘十里篷’到是实用。事先置在一地,再标记上此玄宝特定的标记,施展‘召物术’连同里面的人、物俱能传送而走。”

紫衣长老对着金衣长老笑道。

这宝物却是和戴明的‘换身术’有些相似之处了,只是‘换身术’是和做标记之处相互替换,而这玄宝是直接传送于事先做好的标记之地。

“莫要説笑了,此宝不但作用范围只有短短的十里,对于玄气的消耗也是极大。在争斗中也没有什么大用的。实在是鸡肋之物。”

“若事先布好,也不是不能发挥奇效的。若你这‘十里蓬’能进阶到‘百里蓬’‘千里蓬’的话,那就不得了了。好了。説説此次试炼吧。”金衣长老正色道。

“这第二轮试炼过后,能剩三十人便不错了。从吴国来的‘遮天坞’弟子们也是到了试炼地了吧。”青衣长老沉声道。

“玄级班共两百余人也是进入了正式的试炼中了吧。不知能通过的又有多少。”蓝衣美妇叹道。

“他们也安逸够了,若这次不让他们感受压力,

弑觉第十一章逃战被

历经生死。日后到了玄修千千万的战场中也是白送命罢了。”紫衣长老冷声道。

“哈哈,生者自然生,死了也是命。何必为之动了心。我们滞留在初玄境六层巅峰的时间够久了,再不进阶怕是要成灰灰咯。”土衣长老忽然大笑道。

其他五个长老闻言皆是沉默。

不久。

金衣长老有些急切的朝着红衣长老洪声开口道:“天级班那十数人也该与‘遮天坞’的金牌弟子相遇了吧。庄兄,快用‘造得镜’一观吧,他们可俱是初玄境六层的玄修。看他们的争斗,对我们也是有所助益的。”

“呵呵,莫急莫急,我这‘造得镜’也是方才才连上我门的‘窥天大阵’上的。这就来一观吧。”红衣长老大声一笑,一抹唇上的八字须,一面脸盆大xiǎo的古朴铜镜便出现在手中。手执镜一晃,口吐一口淡红的玄气往镜上扑去。镜面顿时幻化出一片模糊的物象,其他长老们凑过头来一看,均是一喜。

红衣长老张口再喷出一口颜色更红的玄气出来,在镜面上一个盘绕下,渐渐浸入镜中。随着红衣长老玄气的加持,镜像愈发清晰。镜面被切成数十个画面,每个画面都有一个或数个青年。

在浓雾密林中奔逃的戴明一行四人。

“戴明!”

脑中忽然响起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正阴沉着xiǎo脸在树上疾驰的戴明不禁回头向后看去,陆力和柳白吴阳三人已呈三角之势奔驰于密林中,吴阳与自己在三角之尖,陆力与柳白各分两侧,后面是四个青年速度极快的追来。

“你落到地上去,充当下诱饵,引开他们耳目,让柳白施展‘木分身之术’所化的分身与你引开两人,我们三人再设法对付另两人,尽早解决了他们再来找你。不然开心是一天以我们的速度迟早会被他们一一追上各个击破,可好!?”

戴明脑中响起陆力有些急切的传音。

心思急转的思量了一会,既然他们有办法,目前也只能如此了,戴明自信以自己的手段引开两人支持一些时间还是勉强能做到的。

戴明初入初玄境三层,却是还没有时间去掌握玄识传音之术,对吴阳一diǎn头下,四人共拿出数柄短剑,附上玄气,往来路的一颗大树上猛的一掷,砰的一声巨响,树倒掀起一大片浓雾下,柳白趁机施展了‘木分身’之术,一个面目有些呆滞的柳白跳下树来,朝着戴明奔去。

柳白再一路当先的往左手方向一纵,一对由木藤幻化的半丈长翅膀忽然从他后背窜出,一展之下冲出茂密的树木,彻底隐藏在枝叶与浓雾中。

聊城到阜阳
河北滤清器厂价格
16g的内存卡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