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享寿老爸的心思

2019-04-04 00:18:3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1.父亲的变化

母亲过世两个月后,李剑勇的父亲突然变了个人。

变化有3:一那些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甚至宁愿吃一点亏的人是变懒了。父亲是大学教授,退休后四周讲课,外快不菲,如今他婉拒了所有约请,专门享清福;二是变挑剔了。他闲在家里,动不动就唠叨儿子媳妇不做家务、不讲求卫生、电脑声音太吵等等;3是变得爱享受了。他先是去周游东南亚4国,购买了一大堆昂贵的保健药品,后又参加了老年人歌舞团,花钱的那种。

爸爸为儿子购买的楼房还在建造中,李剑勇和新婚一年的妻子卫娇如今与父亲同一屋檐下,他的变化让他们很是不爽。卫娇对李剑勇说:“以前你爸妈常外出讲课,我们在家落得清静,这下他闲在家成了找刺王,动不动发牢骚教训人,是否是妈过世刺激的?”

想着可能是老妈过世受了刺激的缘由,李剑勇和卫娇忍着父亲的变化,他要在家,他们就跑出去萧洒,免得听他找刺,环河路、MTV、公园广场,反正大城市玩的地方多。

萧洒了半个月,两人就腰包吃紧了。平时卫娇偶尔给杂志报纸投稿,李剑勇开淘宝店,但卫娇一星期写不了一篇文章,李剑勇的淘宝店极少打理,多半时间在“混”,所以两人每个月收入加起来不到3000元。以前有父母接济生活不愁,现在没钱了,李剑勇就问老爸要。没想到老爸眼睛1瞪:“你都这么大了,还好意思问父母要钱吗?我没钱,钱都拿去买店面了,又炒黄金花了10万。”趁父亲出去舞蹈,李剑勇和卫娇摸进他的卧室,翻箱倒柜一番,找出几张银行卡。密码李剑勇知道,1查,上面只剩余几百块的零头。床头柜上了锁,李剑勇有钥匙,他拿钥匙1试,这老头竟然换锁了,打不开。

没了父亲的资助,李剑勇就像没有翅膀的小鸟,扑腾不动了。卫娇说:“你爸这是什么意思?防着我们啊。”

父亲断了李剑勇的零花钱,向来大手大脚的他一下不知道怎样过日子了,朋友约会小聚、商场春装展销、美食街开张等等,都需要消费啊,但父亲不给钱,怎么办?

得知公爹又要花1万块去北戴河游玩,卫娇厚着脸皮说:“爸,你自己大把地花钱,还回来的是刀子也给一点你的亲生儿子吧。”李爸一边泡他上千元的云雾茶,一边说:“给甚么?你们都大了能自立了,我都土埋半截的人了,现在要享寿人生,享受的享,寿命的寿,好好度过晚年,可不能像他妈一样节衣缩食,苦了一生甚么也没享到。”

李剑勇今年28岁,卫娇27岁,父亲要“享寿”人生无可厚非,只能怪自己不争气,挣不来钱。好在房子这个大头父母帮着解决了,他就李剑勇一个独苗,钱总有一天全是他们的,这样一想,李剑勇和卫娇心里也就平和了。

2、父亲的绝情

一个惊人的消息,打破了这个家本来的宁静。

这天李爸突然宣布:他要把给儿子买的房子送给姐姐住。他说:“我9岁没了爹妈,是你姑一手带大,为了我,她学都没上完。她现在老了,得了风湿病,我要把她接到城里,那房子建好后,就送给她住。”

李剑勇蒙了:“爸,那我们住哪?”李爸淡淡地说:“要末住这,要么自己外面租房子。”卫娇忍无可忍:“爸,你甚么意思?李剑勇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呀!”李爸一翻眼睛:“叫甚么叫?你们的姑妈可是我亲姐,她把我养大,我孝敬她不应当吗?从明天开始,你们要付我房租,少算点,一人就500元吧。”

父亲太绝情了,没收了儿子的新居,还要收他们的房租,这不是把人往死里逼吗?卫娇对丈夫说:“你到底是不是你爸亲生的?你妈一死,他就在算计着怎样把你赶出家门,先断钱,后断房子,过几天是否是要粮都要断了?”

以李剑勇卫娇每个月3000块钱的收入,想吃香喝辣根本不可能,幸亏父亲没有说要他们交饭钱。李剑勇安慰妻子的愤愤不平:“算了,我姑身体不好,也活不了几年,那房子终归是我们的,包括这个房子,我爸买的门面房、黄金、股票,全是我们的跑不掉,就忍忍吧。”就由于这个缘由,一直支撑着两人,他们忍气吞声没和父亲闹翻。

发小的生日宴,邀请李剑勇夫妇参加。他人都送了800块的礼包,李剑勇摸光自己口袋,又摸光卫娇口袋,只有600多。怎么办?只能问父亲要。

李剑勇想起父亲最近的种表现,怨气颇深,他说:“爸,就当我是借的,以后保准还你。”李爸一本正经拿出2000元:“好,两个月以内还清,连本带利。”李剑勇忍了几个月的火终究冒上头了,喊道:“爸,你太绝了吧!你老了谁孝敬你,还不是我?”

李爸伤感起来:“现在谁能期望儿女孝敬啊?不被儿女榨干最后一滴血就不错了。我就没期望你,我有退休金,有养老院,就是社区的工作人员也比你对我们好,养儿养女能图上啥?”李剑勇脸色乌青,那钱愣是赌气没要,最后是问卫娇父母要的。他家境也算小康,就是离得远些,当卫妈妈听说女儿的情况后,立刻打过来5000块。

李剑勇不明白,同是父母,为何就这么不同?当年母亲也对自己有求必应,无所不至。

李爸不但断了儿子的零花钱,他去检查身体,还问儿子要1000元。卫娇忍不住了:“爸,我们什么情况你不是不知道,我们都快喝西北风了,你还问我们要钱?”

李爸理直气壮:“我把剑勇辛辛苦苦养大,一把屎1把尿,当年他参加运动会一双鞋子就200块,10年前的200块哟。前年过年他一件欧派克2000块,你生日送你甚么皮鞋1000块,这些都细算不了了。现在我病了,要你们回报一点不应当吗?”

父亲的话句句在理,李剑勇和卫娇无言以对。李剑勇发狠说:“我们就争口气,到时把钱扔到他跟前,看他还瞧不起我们。”卫娇却另有想法:公爹的变化,一定事出有因。

3、父亲的用心

终于查出李爸翻脸绝情的真正缘由了:原来,他在外面有了情况。

那女人姓越,是李爸舞蹈时认识的,比他小十来岁,爱打扮挺时尚。她最近和父亲打得火热,他那12岁的儿子也很讨父亲喜欢。怪不得父亲老爱往舞蹈队跑,怪不得他不去教课挣外快了,怪不得对亲生儿子变得抠门。

老人再婚天经地义,那女人年轻漂亮,惋惜是普通工人家境一般。卫娇如临大敌,况:“这种例子太多了,小心本来属于相知的又有多少你的财产被那老妖精给占了去,我们一定要有备无患。”

李爸堂而皇之地把越大姐母子拉到家里吃饭,她那漂亮白胖的儿子对李爸一口一个“爸爸”,叫得李剑勇不是滋味。他这亲生儿子被挤到了一边,总有一天他所有的一切都要被老妖精一家占据。是时候打财产保卫战了。

李剑勇半死不活的淘宝店要扩大了,他租了门面要开实体店,需要10万元投资,他理直气壮地父亲要,说:“按银行贷款利息,我还您。”

李爸却说:“把你那座驾卖了,10万元就来了。”李剑勇说,卖了车,以后怎样出门?李爸却说:“我一生不会开车,不一样过日子?挤地铁不会塞车,走路锻炼身体,那车留着光喝汽油烧钱,没什么用。”

这边李爸逼儿子卖车,那边他就给新欢越大姐的儿子买了越野自行车。本来给李剑勇的新居落成了,李爸忙着装修,念念叨叨要把姐姐接进去养老。而那每人500元的房租,虽然没有再提,但它仍悬在李剑勇和卫娇头上,总有一天要落下来。

李爸这个“享寿族”和新欢母子去长城游玩了,一去十来天。一个星期后,家里断了炊。最近各种应酬、消费花光了李剑勇和卫娇所有的收入,翻箱倒柜,父亲一点零钱也没给他们留。离开父亲,他们连吃饭都是问题了,李剑勇建议卫娇动用她母亲给她的钱。委屈窝火了好久的卫娇爆发了:”我算看透了,你爹是无情无义,你是窝囊透顶,你就是一啃老族,离开父母连吃饭都是问题。算了,这样过下去没意思,我们离婚吧。”

等李爸回来时,桌上放着儿子媳妇的离婚协议,两人苦瓜着脸,一脸悲催相。“要离婚?我不给钱你们就离婚?要真是这样,我家也要不起嫌贫爱富的媳妇,离就离了吧。”

看这招李爸也不吃,卫娇没了底气。其实,这是她和李剑勇套好的招。她赶忙说:“我不是怨您,可我不想呆在没有亲情味的家里,您就李剑勇一个儿子,为什么对他那么绝情?”

“甚么叫绝情?慈母多败儿才是真正的绝情。之前他妈对他太溺爱,有求必应,养成了他好吃懒做、花钱大手大脚的毛病。没饿过肚子,就不会知道盘中餐来之不易。我总有一天要死,到时你们还能啃谁的老去?”李剑勇委屈地说:“我们也想过挣钱,就是万事开头难。”“挣不上钱就别那么铺张,你看你一身哪不是名牌,哪一个不是我和你妈挣钱买的?”李爸长叹一声,“唉,你们哪知做父母的苦心啊!”

这时候,李爸才道出实情,他早看不惯儿子媳妇庸庸碌碌又铺张浪费,惋惜老伴在世,他管不得。老伴过世后,他就成了“享寿族”,他把钱都用来购买店面和黄金,余下的活动钱就去旅行,就是要断了儿子啃老的机会。

李爸说:“我和越大姐分手了,因为她惦记着我们家的房子.这房子是我要留给你的,给你姑妈住的房子,房产证办在我的名下,以后也是你的遗产。我买的店面、黄金又能留给谁?我怎样能不为你着想呢?”

李剑勇和卫娇关在卧室里,半天无语。他们都快30岁了,现在所享受的一切,有多少是自己挣来的呢?他们迟早也要当父母,难道让“哨老”世代延续下去吗?,现在是该好好想一想,脱离了父母,日子该怎么过了。

(责编:何碧图)

发高烧全身发热怎么办
头痛的解决办法
头痛的症状表现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