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父亲心中的北戴河

2019-05-16 19:08: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淘宝称将投入亿元打假
夏季营养餐冬瓜烧肉的做法
海尔团体总裁恒大夏海钧总裁率团访问绿地团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渔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这首毛主席诗词是我平生学会的第一首词,是父亲在我3岁那年教我的,我又在我女儿3岁那年教会了她。只是在后来的几十年里,我很少再有闲情逸致去读它了。可在最近的这段时间里,这首词,时常在不经意间,忽然就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而每当我默咏它的时候,父亲的身影总会出现在眼前。

——父亲坐在那张有些破旧的三抽桌前的椅子上,我坐在父亲的左腿上,桌上放着书,父亲一只手搂着我,另一只手指着书上的字,轻缓地、逐字逐句地教我发音,教我读这首词。

——在回家的那条细长的、三拐两拐的胡同里,身材高大、腰板笔挺的父亲领着我的小手走着。我紧紧地跟在父亲的身旁,一蹦一跳地边走边大声地背诵着。

这些情景是我3、5岁时的记忆了,有些模糊,有些散碎,就像夕阳下散落在沙滩上的那些贝壳,星点隐现。但,却很温馨、很甜蜜,每次忆起就感觉四周的温暖包围着我,让我找到了归属。可21岁时的那次记忆却十分清晰,清晰的就像发生在昨天——

那年,父亲因患血癌第三次住进了医院——那是8一年,父亲61岁——病魔已经折磨了他两年多的时间,父亲已是骨瘦如柴,1米78的个子也显见的缩短了许多。

那晚,天空,格外的赴美读高中 去还是不去?
高远;月亮,格外的明亮;星星,格外的繁多。清冷的月光挤进窗帘半开的缝隙照在父亲的床前。

父亲半靠半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身上半盖着白色的棉被,干瘦的双手无力地放在床沿上。此时,由于刚送走了几位前来看望他的老同事,父亲苍白、消瘦的脸上还挂着一丝淡淡的不舍与失落。但是,精神却很好,人,看起来仿佛有了明显的好转。父亲叫我坐到他的床边,先是用忧郁的眼神望着我,不一新疆大学校长致语2017届毕业生
会儿,便在深情的回想中缓缓地讲起了往事,提起了小时候教我读毛主席诗词时的情景……

我想缓解一下凝重的气氛,便说道:“爸爸!我还一直记着你教我的浪淘沙北戴河呐。”

父亲微笑着点点头,然后便望着窗外轻轻地吟诵起来。我看到:随着父亲一字一句的吟诵,父亲的双眼一改先前的浑浊与失落变得清澈与明亮了,全部人都有了神采。吟诵完好一会儿了,父亲还仍然沉醉在诗词所描写的意境中,既深情又向往地望着窗外,似在回味,又似在遐想,似乎那天空的深处就是北戴河……

我轻声问道:“爸爸!北戴河很美?”

父亲微微点点头算作回答。

“再给我讲讲?”

停了好一会儿,父亲长叹一声,遗憾地说道:“唉——我也没去过。”

“没去过?”我惊异道。

父亲没有回答,只是望着窗外,那眼神像是在寻找什么。

我变得有些诧异了:“爸爸!怎么会呐?你不是常去那边出差吗?怎么会没去过?”

父亲转过头,看着我,用一种肯定、坦然的口气说道:“我那是给公家办事,不是去旅游的,不能到处游玩!”

……

记得小时候,父亲教我读这首词,给我讲北戴河:那里有辽阔的大海、金色的沙滩;那里有山,有树,有鸟,有日出,有彩霞;那里有诗词韵律、历史风云、伟人足迹,还有纳百川、行日月、吞星汉的气势,更有伟人改天换地的雄伟气魄……这一切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美好;那末的激动人心,在我幼小的心灵上刻下了多么深刻的记忆啊!可今天,父亲却说没去过,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呢?我一时无语,只愣愣地望着父亲,陷入了沉默、猜想与回忆——

刚上小学的时候(67年),我经常和同学们一起,放学后,便跑到父亲工作的单位门口(济南国棉四厂),一边打闹着,一边等着父亲下班。可常常是,同学们都接了自己的父母走了,而我却迟迟不见父亲的身影。

一次,天色已经很晚,门卫室里的灯也早已亮了起来,同学们都早已走光了,可父亲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在我翘盼的视野里,又急又饿的我便趁门卫转身的瞬间,跐溜一下,从他的背后,蹿了进去。

父 亲办公室的窗户闪着微微的亮光。我使劲推开门,只见:屋里的大灯没开,光线昏暗,只有父亲办公桌上的台灯亮着,喇叭口形状的灯罩把光亮牢牢地裹照在父亲面前的桌面上。父亲弓着身站在办公桌的后边,正全神贯注地看着桌面。

我大声喊道:“爸爸!”

父亲抬起头,看我进来,从桌后转身出来,问道:“你是怎样进来的?”

“我趁门卫不注意,溜进来的。”我一边得意地说着,一边蹦跳着走到父亲的跟前,端起桌上的茶杯,“咕咚——咕咚——”,一口气就把杯里的水喝了个精光。

“爸爸,你怎么不开大灯啊?”我放下茶杯问道。

“要节约用电。就我一个人,不用开大灯。”父亲说道。

此时,我看清了父亲的办公桌:桌上摞着几本书,一本正翻开着,父亲的放大镜压在翻开的书页上,一张大大的图纸铺展在桌上,图上放着铅笔、橡皮、圆规、还有长尺、三角尺。我不加思索地一把就把笔和橡皮拿在了手里,并随口说道:“我要!”(这是当时我们同学中见到的最好的铅笔——HB的绘图铅笔。)

“这可不能要,这是爸爸画图用的。”父亲说着便想把笔从我的手中拿回去。

我把笔和橡皮紧紧地抱在怀里,一边躲闪着一边说道:“我们同学就有!”

父亲坐下来,摸着我的头说道:“好孩子,这是公众的笔,是让爸爸工作用的,公家的东西我们不能要。等你画图的时候,爸爸给你买一枝。”

……

回忆到这里,我想明白了,父亲是真的没有去过北戴河。虽然父亲在诗中读懂了它的美,并被它厚重的历史、大自然的壮美、伟人的气魄所吸引、所震撼、所感动,由此产生了强烈的向往之情。但是,一向自律自爱、公私分明、一心工作的父亲,却坚守着自己做人、做事的原则,在无数次的机会面前,并没有借公差之便去游玩。父亲把这种向往之情深埋在了心底,在向往中幻想,在幻想中向往,在向往与幻想中,这类情素更强烈、更温馨、更绵长了;北戴河,也在父亲的心中超越了现实,变得更美好了。它的美,融入了父亲的情感,蕴含着无穷的创造力,孕育着新生命,是父亲对未来生活的希望之美。父亲又把这种美深深地植根在了我的心里。

一时间,我的眼圈有些发热。“爸爸,你快点好起来吧,我陪你去!”我说道。

父亲微笑着看我一眼,然后长叹一声,摇摇头,缓缓地说道:“不行了,去不了了,没时间了。”

我看到,父亲的眼神中露出了无奈的神情。我的心为之一颤,酸酸的、辛辛的、疼疼的。瞬间,泪,模糊了我的双眼。

……

不久,父亲走了,带着对亲人的眷恋,对北戴河的情思、对未来新生活的向往走了。

那年,我24岁,我也出差到了幽燕之地——天津(北戴河地处秦皇岛市中心西部,距天津240多里)。

刚进入天津地界,我的心就激动起来,父亲的身影、父亲描述的北戴河的景象便不由自主地、相互叠加着反复出现在我的眼前。在天津的三天里,他们全然占据了我的内心,我的心似乎感受到了父亲的气息;闻到了北戴河湿润的海风。刚办完公事,我便急着准备前往。可就在我即将动身的时候,父亲的声音突然响起在我的耳边:“我那是给公众办事,不是去旅游的,不能到处游玩!”因而,我惶恐地止住了脚步。

那个下午,我站在宾馆的窗前,朝着北戴河的方向,深深地望,痴痴地想。父亲向往的眼神就一直清晰地在我眼前晃动……

如今三十几年过去了,我有了闲暇的时间。我想,我要带着父亲的向往、遐想、情思专程去北戴河,让父亲的精灵沐浴北戴河的海风,聆听北戴河的涛声,感受大自然的壮美。我要在北戴河的旭日晨风中,在北戴河的大雨滂沱中,在北戴河滔天的巨浪声中,站在沙滩上,站在大海里,站在高山上,面朝父亲安息的方向,大声朗诵父亲教会我的《浪淘沙?北戴河》。

小孩一直咳嗽不停怎么办
小孩一直咳嗽不停怎么办
小孩一2018年将禁止非师范生考教师资格证?教育部回应
直咳嗽不停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