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情

瑟瑟发抖的异世界 第七章 直到遇见你_1

2019.10.12 来源: 浏览:0次

瑟瑟发抖的异世界 第七章 直到遇见你

夜里,村长悄悄拜访了张宗铭,又替自己儿子道了歉、说了些好话。

张宗铭也正好想起铠甲男子等人说的,要去红叶城的枫门宗求仙问道。

而那红叶城的枫门宗,也恰巧是白安凡准备去学厨的地方。

于是,张宗铭主动让村长叫他们把白安凡也一道带上,再给他一份枫门宗的入宗测试名额。

对此,白安凡没有意见。

在另一边,红袍男子张谋颜觉得自己在村里真心呆不下去了,不只是因为这回在乡亲面前狠狠地丢了脸面,还因为他根本没法接受自己那个的小祖宗的存在。

所以他当即决定,自己明日便与表哥一道,去红叶城的枫门宗碰碰运气。

虽然张谋颜的年龄还稍微小了点

,但是他从小就营养充足,身体的发育已经十分健全。

“想来枫门宗作为颇有历史的宗门,应当不会像其他小宗门那般苛刻,要求必须二十岁以上才有资格修炼。以我这身体状况,多半是可以参加入宗测试的吧。”

下定决心之后,红袍男子向表哥借来了枫门宗的《入宗基本要求手册》:

一:修道者必须有坚定的求道之心与健全的身体发育。身体未发育完全者、心智未成熟者,均无法参加测试。

看到第一条要求,张谋颜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看来他想得没错,大宗门就是大宗门,果然和那些必须要求二十岁以上才能参加入门测试的小宗门不一样。

他回想起儿时听他那个叔叔所说的,有些超级宗门,甚至可以在孩童不到十岁的时候就测试出灵根天赋,更是有些仙人夫妇的孩子刚出生不久便可以开始修道,真可谓是赢在起跑线上。

“要是从小就开始修炼,那得多有面子?”

张谋颜摇了摇脑袋,立刻把这不切实际的妄想给掐灭掉了。

对于修炼的一些规矩,他可是知道的:

若是把身体比做容器,那么没发育完全的身体便是没有成形的容器,根本装不下任何东西。

即便是侥幸装下了,那也只是自毁前程的找死行为。

身体没有发育完全,肯定会受到外来能量的腐蚀,变得千疮百孔。

只有年龄足够之后开始修炼,才是最佳也是最稳妥的选择。

而有些人,即便是年龄达到了,但心智不够成熟,也是无法进行修炼的。

因为心智不齐,求道之心便容易不坚定。也就容易被心魔所诱惑,堕入深渊。

其走火入魔的概率,也会比正常人高很多倍。

所以,不成年不修真。

……

“现在修仙的门槛比古代低了很多,但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去的,毕竟资源有限。想要求仙问道,踏上修真这条路,必须是有仙缘的人。

比如家里有仙家的亲属或者被某位仙人看中,或是像我那个曾孙的表哥一样,村里撞了大运,被宗门随机分配的入宗测试名额给砸中。”

张宗铭因为听说白安凡没有接触过仙家之类的常识,专门趁着白安凡出行的前夕,帮他恶补起了相关知识来。

不过似乎他完全忘了,白安凡其实是准备去学厨的。

“你也是运气好,要不是我那曾孙的表哥家里跟这边关系好,还给他家预留了两个位子,你想去枫门宗恐怕还有些麻烦。”

张宗铭也不在意白安凡有没有认真在听,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求仙问道是修真、炼体淬法是修真、读书解理也是修真。修真即是修得真实,而自身的力量则是通向真实的阶梯。若自身的力量能够抗衡世界,纵使这整世界都是假的又如何?这就是真实的力量。”

“这是传说中的理圣说的。”

提到“理圣”二字时,张宗铭的脸上满是崇拜。

这让在一旁无聊至极的白安凡稍微来了点兴趣:“那个理圣很厉害?”

“当然啦!一般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我恰巧听说了他的事迹,现在的修真体系可都是因为他才出现的。古修时期,要想成仙就只有炼气修丹化婴一条路可走。可是以他作为分水岭,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传说他以凡人之躯研究真理,百岁寿元将尽之际突然悟了真实,朝闻道,夕羽化登天,万道齐鸣、人前显圣。无数生命,无论是醒着还是在梦里,都听到了他的讲道,从此修真再也不是什么秘密。

他则被所有生命尊称为‘理圣’。自他之后,即便是最强的仙人也再达不到他那种显圣的境界,所以‘理圣’是震古烁今第一圣,也是唯一圣,能不厉害吗!?我给你讲……”

“那之后呢?那个理圣又干了什么吗?”

白安凡眼看张宗铭来了劲,赶紧打断了他的话。

“这个嘛……似乎之后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有传说是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也有传说是他又当回了自己的普通人,继续过着研究至理的凡人生活。”

“切,都没有提到他做菜的本领,不过看来以后有机会可以见见这位理圣。”

白安凡这句话越说越低不可闻,到后来只是在心中默念。

“你说什么?”

“没有啊,你幻听了吧。”

“真的吗?我为什么总觉得你似乎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我却居然没有听清。”

“都说了是你幻听,一定是你今天话太多,快早点回去休息,明天一早我还要出发去红叶城呢。”

“那……好吧。”

……

……

分别无非就是“我们一定会再见的”,“有缘再见”,“他终于可以滚蛋了”,“下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了”这几种罢了。

白安凡在告辞了张宗铭之后,就这样正式踏上了他的异世界厨师修炼之路。

……

小半个月之后,一个坐落在通天巨山脚下的巨型城池,迎来了以一位红袍男子和一位铠甲男子为首的一行八人。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一行八人中,无论是那为首的两人还是后方的五个彪形大汉,都在时不时的瞥向中间那位“矮小”的蓝衣青年。

他们的目光里似乎还带着几分畏惧?

高大厚实的城门下,守卫验过他们那出自枫门宗人之手的批文后,立刻恭敬的将他们请进了城内,连入城费都没有收。

而进城还没走出几步,蓝衣青年却突然停了下来。

看见蓝衣青年驻足,另外的七人也连忙止住了脚步。

“既然到了目的地,那你们去忙你们的事吧,把我的那份入宗测试资格证明拿给我,到时候我自己去就好,不和你们一路了。”

“您说什么?”铠甲男子转过头一脸的呆滞。

“我说,把参测证明给我,然后你们可以走了。”

“是!是!”

铠甲男子还没反应过来,红袍男子便立马从铠甲男子的铠甲里扯出了一份金光闪闪的纸片,双手呈给了蓝衣青年,一脸赔笑的表情。

接过纸片,蓝衣青年随手将其塞进了自己衣服里,再没多说什么,直接转身而去,头也不回。

被丢下的七人看见那蓝衣青年已经走远,十分默契的相互望了一眼。

下一刻,六个大男人竟是集体脚下一软,当街都毫无形象的瘫坐在了地上。

只有红袍男子因为顾及面子,还稍微好些,没有坐到地上。

却也是如其他人般,浑身颤抖、嘴唇不断地微微开合着,一时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坐在地上的六人中,那名铠甲男子最为夸张,似乎是因为喜极而泣。

两百多斤的人竟然就在这大街上,不管不顾的放声大哭了起来:“呜呜,天啊!太好了,那个恶魔终于走了!呜呜哇!”

见到这情况,站在盔甲男子身旁的红袍男子,一把捂住了铠甲男子的嘴,略有几分哆嗦的看了蓝衣青年离去的方向一眼,生怕他去而复返。

鬼知道他们这小半个月来经历了什么。

那蓝衣青年自然就是白安凡了,其实小半个月之前他准备的是,拿了入宗测试资格证明,独自来这红叶城。

可谁想到,当他和张谋颜等人刚离开村子不远,另外几人竟是见张宗铭不在,起了报复白安凡的心思。

结果,不言而喻。

白安凡和张谋颜等人分开之后,一边走一边回忆着他那一路上研究出来的“就地取材新菜式”。

“有了这半个月的磨炼,我对这异世界食材的把控更精确了,烹饪技术也恢复了不少。”

想起每尝过一道新菜式后,铠甲男子等人那满足且激动的模样,白安凡觉得自己这花在路上的小半个月,是非常有价值的。

“没错,作为一名真正的厨师,一定有自己的创意与想法。”

这是白安凡婆婆教他的东西里面,他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也是他婆婆最后悔说过的话。

入宗测试还有两天才开始,白安凡身上有着不少钱,都是张宗铭借给他的。

白安凡在与铠甲男子等人分开之后,决定先在这红叶城里随便逛逛,四下去尝尝这儿的特色美食。

“在到处试吃的过程里,说不得还能偷个师什么的。”

白安凡在心中暗自想着。

不过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

就在白安还没尝到任何一种食物的时候,突然有一队装备精良的押送人员从他跟前走了过去。

然后白安凡的目光,就再也没离开过那堆被押送的货物。

因为这堆货物,竟然是一口口精美的平底锅!

这些平底锅基本造型,虽然与白安凡之前那个世界里有些不同,但至少还是有九分的相似。

不过这造型都是不关键。

关键是那些平底锅的做工之精美、用料之讲究,简直就是白安凡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极品平底锅!

突然之间,白安凡的双眼变得迷离了起来。

就仿佛被狐狸精被勾了魂,他的双腿,不自觉的跟上了那押送平底锅的车队。

……

“我曾经以为自己无欲无求,直到遇见你。”

这句话完美的诠释了白安凡现在的状态。

宜宾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桂林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宁德治疗性病方法
宜宾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桂林治疗宫颈炎方法
Tag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