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情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第一百八十四章终极粉丝

2020.01.24 来源: 浏览:0次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一百八十四章 终极粉丝

“二苗,中心岛王家大院是你放火烧的?王军业死了?”

假日酒店,田二苗开的房间,林丹激动的紧。

“我烧的?你有证据吗?”田二苗怀里抱着一个布袋,袋子里是从王家弄来的灵石,他宝贝的很,不敢一刻放手,生怕灵石长腿跑了一样。

不怪他宝贝,实在是,灵石在地球是稀有物品,这是他突破的关键。

“看来真是的了。”林丹抿了抿嘴,似乎还无法消化,打开手里的文件夹,又看了一遍里面对中心岛王家的描述。

他变得更加激动,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道:“那可是十大家族的王家啊,怎么会被你烧了呢。”

“没证据不要乱说啊,你可是国家部门的人,要为你说的话负责的。”田二苗说道。

“对对,不能乱说。”

话头一转,还是说道:“那是王家啊,十大家族之一,说灭就灭,啧啧。”

“你不希望王家灭掉?”田二苗问道。

“想,早都想了,王军业就是一汉奸,一直和倭国人有亲密的联系,我恨不得把他们给轰平了。”

林丹说道:“只是,王家的实力太雄厚了,他们的人员遍及各个部门,根深的很,我可是动不了。”

两眼望着田二苗,林丹依然不敢相信的说:“真想象不出来,你一个人是如何做到的……”

“我再说一句啊,话不能乱说。”田二苗警告着。

接着,却嘀咕了一句:“我也没想到这么容易,本来想给他们深刻的教训,让他们下次不要招惹我,谁知道,他们太弱了,像只鸡。”

林丹早都认定是田二苗,除了田二苗外,他不知道还能有谁有这本事,所以,对于田二苗承认,他一点不奇怪。

可是,田二苗后面的话,令林丹的脸皮子狠狠的抽了几抽。

那眼神好像在看怪物一样。

那是王家啊,是十大家族之一啊。

在田二苗嘴里竟然太弱了……弱的像只鸡……

林丹实在无法形容内心的震撼了。

过了许久许久,林丹深吸一口气,道:“这样的话你给我说说就行了,可别在外人面前说,我之前也告诉你了,王家人员遍及各个部门,根深的很,你虽然打掉了他们的老宅,可是,并没有灭掉整个王家。”

“哦?”

田二苗眉头一皱,暗道:“斩草不除根啊……”

林丹似乎看出了田二苗的担心,便道:“只要王军业和温安两个老头子死了,剩余的人对你来说不足为虑,所以,你大可放心,但是,还是那句话,不要在其他人面前乱说!”

“我说什么了吗?”

田二苗一脸疑惑的看着林丹。

林丹一愣,转而哈哈大笑:“没有,什么都没有说。”

“这就对了。”田二苗打开布袋的小口,把眼睛凑过去,想着得早点回家,把灵石给用了才行,不然不放心啊。

“里面装的什么宝贝?”林丹凑过来,道:“是不是从王家得到的?”

田二苗赶紧收紧口子,“不许乱看。”

“乱看?哼,我还不稀罕呢,我怕长针眼。”

说话间,林丹的响了。

接期间,他看田二苗的眼神又发生了变化。

田二苗还以为林丹打他灵石的主意,嘀咕一句:“尽快回家!”

挂了后,林丹在田二苗面前走来走去,不时的看向田二苗。

“停停停,走的我头晕,有什么想问的就问。”田二苗踢了他一脚

林丹说道:“倭国大使馆发疯了。”

“管我什么事?”田二苗随口说。

“田中浩带来的人全都失踪了。”林丹又道。

“每天失踪人口多了去了。”田二苗道。

“对,是他们自己走丢了,说不定掉江里淹死了呢。”林丹掩饰不住脸上的惊喜,“淹死的好,淹死的好啊,整个倭国沉进大海底才好呢。”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

林丹去开门。

门一开,林丹的惊呼声差点儿吓得田二苗把灵石给丢了。

“席馨阳?你是席馨阳?”

“我是你的粉丝,铁杆粉,我叫林丹。”

“你好。”

“你好你好,席馨阳给我签个名呗?”

“可以。”

林丹急忙跑到田二苗面前,“纸笔,快,快啊。”

“我一没纸二没笔,快不了。”田二苗说道:“要纸笔到一楼前台拿。”

“对的对的。”林丹已经不像自己了,他紧张的很,对席馨阳道:“我这就去拿纸笔,你可别走啊。”

席馨阳笑了笑。

林丹往门口走,突然,他停住,两眼在田二苗和席馨阳身上打着转,说道:“你们……”

“睡了一晚而已。”田二苗不想林丹误会,所以,解释道。

他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林丹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睡睡睡睡……”林丹变得口吃了。

“呃……”田二苗一拍额头,“还不快去拿纸和笔,人家走了你就要不来签名了。”

“呜呜,我的女神啊,你怎么能这样?女神是供广大宅男瞻仰的,怎么能和一个小农民睡到一起啊……我的心啊碎了,彻底的碎了……”

林丹带着哭腔往外走。

本来想把们带上的,又怕田二苗和席馨阳孤男寡女发生什么,他把门全部打开。

谁知,席馨阳走过去把门关死。

“哇呜呜……”林丹在外面狼嚎着:“女神,你咋能这样对我,我的心好痛,滴血了啊。”

“你是故意的。”席馨阳盯着田二苗。

“我故意什么了?我说的是实话。”田二苗说道。

“你……”席馨阳气不过,把头扭到了一边。

“你今天是来干什么的?”田二苗警惕的说道:“难道又来睡我的?”

闻言,席馨阳的内火都要把身体给烧了,憋了半响,低喝道:“你无耻!”

“是你无耻吧。”田二苗哼道:“今天想也别想,这张床是我一个人的,你想睡自己开一间去。”

“要不是知道我打不过你,现在就把你按在地上活活打死,就像你打死田中浪一样。”

说到田中浪,席馨阳说道:“你打死了田中浪,我不用嫁给那个半老头子了,这一点要谢谢你,但我要提醒你,倭国的武道界是和你结下了死仇,你要小心。”

“你担心我?”田二苗说道:“懂得担心男人的女人才是好女人嘛,早该这样的,你要是早这样,我还能不让你睡我的床?睡吧,今天你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席馨阳很想爆粗口,还是忍住,怒哼一声,扭头就走。

田二苗说道:“你不睡了啊?那我一个人睡,你可别嫉妒。”

刚到门边的席馨阳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倒,然后,逃也似的跑了。

;

...

长春中医看牛皮癣哪家好
抚顺市传染病医院
甘肃治白癜风医院
六盘水权威癫痫病医院
广州有男科医院吗
Tag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