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不灭武尊第二千七百四十五章禁区争斗

2018-11-08 17:27:5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不灭武尊 第二千七百四十五章 禁区争斗

古飞在阵法一途,自问是比不上那黑天,要知道,那黑天可是阵法之宗师,古往今來,修习阵法的修士可以说是不计其数,但是真正能够成为阵法宗师的人,却是绝对不多,但是黑天绝对是其中一个。

黑天在阵法上有逆天级的天赋,这是连古飞都不得不承认的。

但是现在古飞却是指望不上黑天來帮忙了,鬼知道黑天那个家伙跑到哪里去了。

古飞盘坐在了笼罩着金阳圣果的那座大阵前,静下心來推演这座杀阵,这是一座非常古老的杀阵,恐怕古老到能够追溯到神话时代,甚至更加古老。

构成大阵的符文非常古老,要不是古飞从黑天哪里曾经了解过古代的阵纹,他还差点认不出这种阵纹來。

“神话时代的原始阵纹吗。”

古飞在自语,这让他很头痛,因为以这种阵纹布下的杀阵,很难破解,就算是他掌握有“无”字秘也是一样。

古老的原始阵纹,远不是一般阵纹可以比拟的。

一旦触发这座杀阵,就算是圣尊都有大麻烦,看來这株金阳圣果在神话时代便已经有主了,那个神话时代的强者,布下了一座杀阵來保护金阳圣果。

当然,神话时代的那位强者,或许已经陨落了,消失在了无尽的岁月当中,或许还活在当世,谁知道呢。

但是现在,古飞却是沒有闲心去管这些事情,现在他要做的便是破开杀阵,得到金阳圣果,完成自己的承诺。

对于像古飞这等境界的圣尊來说,既然作出了承诺,便会去完成,努力过了,不行,那便问心无愧了。

古飞这时有些后悔答应那金鹏老祖了,他沒有想到事情会那么麻烦。

这时,在山谷外面的那座山峰之上,金鹏老祖等人都在紧张的盯着盘坐在金阳圣果前的古飞。

“怎么回事,他已经坐在那里三个时辰了,怎么还沒有动手破阵。”

那个小金鹏说道,小金鹏压根就不相信古飞可以取到金阳圣果,要知道,就连他的爷爷都办不到的事情,这个人可以办到。

小金鹏从懂事开始,便视爷爷为偶像,他甚至认为三界六道之中,已经沒有人是自己的爷爷的对手了。

“估计是在研究阵法吧。”

糟老头说道,他來历神秘,沒有人知道其底细,就连金鹏老祖都看不透这个衣衫褴褛的糟老头。

“那座杀阵不简单,我也吃过那座杀阵的大亏。”

金鹏老祖神色凝重的说道,他曾经出过手,知道山谷之中的虚实,那些残存的阵法与法则根本不是问題。

但是,那座保护金阳圣果的杀阵却是很可怕,就是金鹏老祖都无能为力,要知道,金鹏老祖可是一尊古圣尊。

“那家伙不自量力啊。”

小金鹏不屑的说道。

“小鹏,你有些自大了,记住我的话,千万别小看天下生灵。”

金鹏老祖说道,自己的这名孙子的天赋虽然是所有后裔当中最好的,但是却有些自大,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要知道,自大过头了,那就是狂妄了,自大成狂,这并不是不能发生的事情。

“是爷爷。”

小金鹏点头说道,但是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色。

“哎。”

金鹏老祖叹了一口气,看來要改变自己的孙儿的看法,一时半会是不可能了。

这时,山谷之中,古飞并沒有动手的意思,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山谷外面的人,只能静静的等着。

就在古飞在山谷里推演阵法的时候,这处禁区之中又來了不少强者,为首一人,却是雪域赵家的家主。

雪域赵家的第一高手便是进入了这处禁区,去争夺传说之中的逆天大造化了。

但是,逆天的造化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轰隆隆……”

一处山岭之中传出了闷雷也似的声响,有强者在大战,有人在那片山岭之中发现了一株圣药,引得不少强者前來争夺。

北方雪域这处禁区万载开启一次,这里生长着无数的灵药,当中自然有不少神药,圣药。

神药或许对于圣者來说,不算什么,但是圣药却是不同了,圣药就是那些圣者都要眼红,想要得到。

山岭之中的大战很快便结束了,一位强者最终战胜了其他人,得到了那株圣药。

像这样的大战,在禁区各处都不时发生,万载沒有开启的禁区,迎來了一场大规模的掠夺与争夺。

但是,也有无数人陨落在了这处禁区之中,活着进來,却是永远留在了这里。

“尽快找到那个疯子。”

赵家家主直接向一众赵家强者下令,他口中的疯子,就是那雪域赵家的第一强者,那名强者,在赵家的人的眼里,就是一个疯子。

雪域赵家第一强者,可不是谁都能做的,那是一个修炼狂人,被称为疯子,绝对不过分。

“是。”

雪域赵家的一众强者连忙领命而去。

禁区处处凶险,这里并不是乐土,虽然有造化,但是造化与凶险却是共存的,天下间沒有免费的午餐。

在另一处地域,一群背生双翼,如同小山般大小的银色巨狼从远方飞來,降落在了一座山岭之上。

一头头巨狼瞬间便化成了一个个身材高大的壮汉,然后向着一名中年人参拜了下去。

“参见老祖。”

那群壮汉足有三十六人,每一个都强大无比,身上的气血强盛无比,每一个人至少都有准圣级的修为。

有的人甚至是圣阶的存在。

那名背对众人的中年人转过身來,这个人正是天狼一组的老祖,天狼老祖。

“去吧。”

天狼老祖一挥手,那三十六名天狼一族的强者随即便领命,从地上站了起來,然后向四面八方冲了出去。

天狼一族也想要得到逆天的造化,要是能得到那传说之中的大造化,那么天狼一族便不用再受制于人了。

沒有人愿意受制于人,甚至连性命都掌控在了别人的手中。

这是所有人都不愿看到的事情,尤其是像天狼老祖这种圣尊级的存在,这样的存在,自有其傲气。

当然,不止赵家,天狼一族,就连天界其他地域的大教与大族都有强者进入北方雪域,进入禁区。

也就是说,现在的禁区,变的更加危险了,甚至有人说见到了元古天帝的身影,也有人说天界的妖主到了。

这只是传闻,沒有人可以证实。

但是,有人在这一方禁区深处感应到了极道力量的波动却是千真万确的,或许那就是逆天造化,然而也有可能是那妖主闯进了禁区深处。

禁区深处的逆天造化才是那些大人物想要得到的东西,能让圣尊级的生灵都要眼红的东西,恐怕也只有逆天大造化了。

有人见到一名背着大刀,身穿兽皮的中年人直接闯进了禁区深处,禁区深处随即冲出了恐怖的神光。

“轰隆隆……”

恐怖的波动从禁区深处浩荡出來,整个禁区都在震动。

那名闯进禁区深处的绝世强者似乎触动了什么东西,遇到了大麻烦,不断怒吼,刀光冲天,每一道刀光都足以破开天地,毁灭星辰。

但是,即便是如此强大的刀光,也难以破开禁区深处的虚空。

那名绝世强者似乎被困在了禁区深处,然而,小半个时辰后,那名绝世强者到底还是闯了出來。

绝世强者浑身浴血,直接化成一道璀璨的刀光,瞬间远去。

连绝世强者都铩羽而归,更何况是其他人,见到这一幕的人都心悸不已,逆天大造化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得到的。

有人直接便放弃了,离开了禁区,有人在观望,想要碰一碰运气,说不定时來运转,可以得到大造化也说不定。

而这个时候,古飞却是依旧在那座山谷之中演化神话时代的古老杀阵,他要破开杀阵,摘走金阳圣果。

不得不说,神话时代的杀阵果然是厉害,古飞这一坐便是三天三夜,最后只是掀开了杀阵的一角,摘走了金阳圣果。

“尼玛,以后都不干这样的事情了。”

古飞将金阳圣果交到金鹏老祖的手中,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这次太亏了,要知道,他可是在山谷之中耗了三天时间啊。

在这三天里,禁区之中发生了不少事情。

雪域赵家与天狼一族翻面了,两大族之间的冲突爆发,不少赵家的强者被天狼老祖击杀,但是也有不少天狼一族的族人死在了赵家家主的手上。

古飞听到这样的消息,一点也沒有觉得奇怪,要知道,雪域赵家与天狼一族的矛盾其实由來已久了。

这两大族表面上看來是联盟的关系,实际上天狼一族受制于雪域赵家。

而现在的雪域赵家,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雪域霸主了,天狼一族也不是以前的天狼一族了,天狼一族趁着雪域赵家被古飞重创,自然是想要取而代之。

但是,烂船还有三斤钉,雪域赵家虽然倒了大霉,却依旧拥有强大的实力,天狼一族想要翻盘,并不是不可能,但是绝对不容易。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