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刀斩江湖60忏悔的毒酒

2018-11-09 18:08:4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刀斩江湖 60.忏悔的毒酒

(刀客曰:诀别也是一种死法。)

河依柳浑厚的笑声,一浪高一浪。

夏荷花感到自己伪善的衣钵随着他的笑声,在一层层地剥落,最后**裸地羞立于屋中央。

河依柳笑声顿敛。

奇静。谁也不吱声。

每个人的心跳如擂着闷鼓,彼此震荡,在屋内肆虐。

一个笑眯眯的、堪称城里最巧手的女裁缝,竟是一个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麒麟帮的杀手!

这样的变故端得突兀。却也现实。

突兀在,一个是热脸裁缝,一个是冷面杀手,前后判若两人,是不可测。

现实在,这个女裁缝不仅会量体裁衣,还会背后杀人。

夏荷花终于淡然地笑了,这样的淡然参着凄悲。

“好一个河依柳,我已被你剥得精光赤条,在你面前,我无话可说了。”

“无话可说的意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默认?”河依柳呲牙道。

夏荷花道:“我承认,朱雨是我杀的,他身上的镖银也是我转移给吴山的,同时,我确实是麒麟帮的一名杀手,现在终于真相大白了。河依柳,你会不会杀我?”

河依柳一笑:“身为麒麟帮大护法,鉴于你是为麒麟帮做事,为徐老大做事,我当然不会杀你。但我现在已经不是麒麟帮的大护法了,杀不杀你,完全看我乐不乐意。”

夏荷花一边轻抚碧微的头发,一边道:“你现在是乐意还是不乐意呢?”

河依柳道:“我河依柳一生最不乐意的就是做选择题,好在我没必要进行选择,因为朱雨与我毫不相干,我现在也不是什么麒麟帮大护法,而是逆贼,麒麟帮上上下下都在追杀我,包括你。”

河依柳看着夏荷花,似有挑逗地眉轩一扬。

夏荷花哼道:“你是当今江湖第一杀手,我自忖没有杀你的本事,只有你杀我。”

河依柳道:“如果我告诉你,我不想杀你,你将来会做如何打算?”

夏荷花深叹口气,道:“远走高飞,找个世外桃源与碧微相守一起,从此不再踏进江湖。唉!我错就错在不该加入麒麟帮,我预感到,江湖迟早有一天会淹死我,想不到来的竟是这般地快。”

“娘。”碧微在夏荷花怀里矫唤一声。

夏荷花又轻抚一下碧微,忽然对着赵震山恨恨道:“还有,我错不该千里迢迢来找这个负心的汉子,如果不为他,我也不会加入麒麟帮,不加入麒麟帮就不会犯下这天大的错误。”

至此,赵震山才开口,对夏荷花道:“荷花,无论你犯下多大的错误,我都不计较细石混凝土输送泵
,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那个美丽的乡村姑娘。”

“可是我计较。”夏荷花气道,“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现在,我的心中,将不再珍藏你!”

夏荷花的眼前像放着一场电影,电影里上演着雷雨邂逅,还有幸福与浪漫,如痴如醉

当影片放完,夏荷花忽然提出要与赵震山饮一杯酒。

大家都知道,当两个人情谊已尽的时候,最文明、最轻描淡写的就是饮一杯分别酒。

赵震山当即令曹义端来两杯酒。

夏荷花一手一杯,一杯给自己,一杯给赵震山。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你我干了这杯酒,我俩的情谊从此一刀两断罢。”夏荷花盯着赵震山道。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荷花,纵然这是一杯毒酒,我也要喝干它。”赵震山毅然决然道。

毒酒?!

河依柳头脑中闪过这两个字。

不好!

但阻止已来不及,赵震山一口便饮干了杯中酒,然后让手中杯自由落体跌在地上。

啪啦――!

心,碎了一地。

赵震山缓缓道:“荷花,我记得,在十几年前那个晚上,你对我说过,如果有一天,我们之间有谁做了对不起对方的事,就当面给他一杯忏悔的毒酒,让他在地狱中忏悔一辈子。现在,我心甘情愿下地狱!”

夏荷花颤抖道:“你终于还记得这句话,这是对你最好的惩罚,也是对你最好的评价氮气弹簧
。”

河依柳惊道:“你真的在酒里下了毒?!你的手法好快,我竟然没看出来!”

夏荷花一笑,一张宣纸脸被泪水洇出一幅抽象画:“当我端起两杯酒后,这两杯酒就成了毒酒,这种毒是从无数个蝎王刺鳌中提取的,剧毒无比,三分钟内便可以毒死一头大公猪。”

哗啦!

赵震山顿觉天旋地转,像一只空麻袋瘪在地上。

宋雪燕慌了,扑上去搬起赵震山上半身,泣道:“震山,干嘛这么傻,这都是我的错,不如让我替你死,也好让我得以心安啊紫外线杀菌器
。”

“夫人,拜托你一件事,你可答应?”夏荷花端着自己的一杯酒对宋雪燕道。

“什么事?”宋雪燕抬头问。

“你答应我要一辈子照顾好碧微,你能做到么?”夏荷花道完,两行热泪便滚滚而落。

在场人霎时都听明白了夏荷花的话,只有碧微一脸惘然地看着娘,她不是不懂事,而是精神已经失常。

“你手中的这杯毒酒,你打算喝下去?”河依柳轻声问道。

“河依柳,我知道你想阻止我,但请你尊重我。多情自古伤离别,饮一杯毒酒,自然是一种解脱。”夏荷花将酒杯紧紧握在手心里,决不让河依柳夺去。

“荷花姐,我明白你决心已下,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碧微的!”宋雪燕抹了一把泪,朝夏荷花点点头。

河依柳规劝道:“其实,你大可不必喝下毒酒,因为我根本就没打算杀你,尤其是当着女儿的面杀一个母亲。本来最想杀你的是陈寡妇,因为你杀害了她最亲近、最温暖的男人,她有一百个理由杀了你,但她放弃了,独身离开江湖,去天涯海角寻觅自己的后半余生。你可以效仿她,远走高飞,母女重新开始生活。”

夏荷花泣中有乐,苦中带涩:“经历了这些风雨之事,陈寡妇已然超脱,值得喜贺,我真是既愧疚她,又羡慕她。但是,我之所以执意要饮干这杯毒酒,不是为了杀人偿命,而是为了与昨日诀别,这已非江湖中事,因为我太痴情了!”

夏荷花道完,一仰脖子,将手中一杯毒酒饮下。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夫人,你答应过我,一定要照顾好碧微!”

啪啦――!

夏荷花手中酒杯跌碎在地。

与赵震山的心碎在一起,不可收拾。

河依柳闭上眼,把牙齿咬的紧紧的。他实在不愿看到这样的结果,这样的结果是他始料不及的。他心里在流血,不是为了夏荷花和赵震山的死,而是为了碧微的活。

赵震山与夏荷花临死的时候,正值屋中一盏油灯断了油。

人死如灯灭,此话一点不假。

河依柳与大总管曹义一起,将赵府中今晚之事一切都安排妥当,便沉重地跨出了赵府大门。

又有人死在河依柳的面前,却不是河依柳亲手杀的。

他们没有死于江湖,而是死于心海。

此晚,晓风残月,冷落清秋。

背后,还断断续续地传来碧微几声歇斯底里的嚎啕:

娘!娘――!

凄苦凄苦,一如月夜。

――――――――――

感谢您的阅读,求藏!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