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刀斩江湖60忏悔的毒酒

2018.11.09 来源: 浏览:0次

刀斩江湖 60.忏悔的毒酒

(刀客曰:诀别也是一种死法。)

河依柳浑厚的笑声,一浪高一浪。

夏荷花感到自己伪善的衣钵随着他的笑声,在一层层地剥落,最后**裸地羞立于屋中央。

河依柳笑声顿敛。

奇静。谁也不吱声。

每个人的心跳如擂着闷鼓,彼此震荡,在屋内肆虐。

一个笑眯眯的、堪称城里最巧手的女裁缝,竟是一个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麒麟帮的杀手!

这样的变故端得突兀。却也现实。

突兀在,一个是热脸裁缝,一个是冷面杀手,前后判若两人,是不可测。

现实在,这个女裁缝不仅会量体裁衣,还会背后杀人。

夏荷花终于淡然地笑了,这样的淡然参着凄悲。

“好一个河依柳,我已被你剥得精光赤条,在你面前,我无话可说了。”

“无话可说的意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默认?”河依柳呲牙道。

夏荷花道:“我承认,朱雨是我杀的,他身上的镖银也是我转移给吴山的,同时,我确实是麒麟帮的一名杀手,现在终于真相大白了。河依柳,你会不会杀我?”

河依柳一笑:“身为麒麟帮大护法,鉴于你是为麒麟帮做事,为徐老大做事,我当然不会杀你。但我现在已经不是麒麟帮的大护法了,杀不杀你,完全看我乐不乐意。”

夏荷花一边轻抚碧微的头发,一边道:“你现在是乐意还是不乐意呢?”

河依柳道:“我河依柳一生最不乐意的就是做选择题,好在我没必要进行选择,因为朱雨与我毫不相干,我现在也不是什么麒麟帮大护法,而是逆贼,麒麟帮上上下下都在追杀我,包括你。”

河依柳看着夏荷花,似有挑逗地眉轩一扬。

夏荷花哼道:“你是当今江湖第一杀手,我自忖没有杀你的本事,只有你杀我。”

河依柳道:“如果我告诉你,我不想杀你,你将来会做如何打算?”

夏荷花深叹口气,道:“远走高飞,找个世外桃源与碧微相守一起,从此不再踏进江湖。唉!我错就错在不该加入麒麟帮,我预感到,江湖迟早有一天会淹死我,想不到来的竟是这般地快。”

“娘。”碧微在夏荷花怀里矫唤一声。

夏荷花又轻抚一下碧微,忽然对着赵震山恨恨道:“还有,我错不该千里迢迢来找这个负心的汉子,如果不为他,我也不会加入麒麟帮,不加入麒麟帮就不会犯下这天大的错误。”

至此,赵震山才开口,对夏荷花道:“荷花,无论你犯下多大的错误,我都不计较细石混凝土输送泵
,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那个美丽的乡村姑娘。”

“可是我计较。”夏荷花气道,“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现在,我的心中,将不再珍藏你!”

夏荷花的眼前像放着一场电影,电影里上演着雷雨邂逅,还有幸福与浪漫,如痴如醉

当影片放完,夏荷花忽然提出要与赵震山饮一杯酒。

大家都知道,当两个人情谊已尽的时候,最文明、最轻描淡写的就是饮一杯分别酒。

赵震山当即令曹义端来两杯酒。

夏荷花一手一杯,一杯给自己,一杯给赵震山。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你我干了这杯酒,我俩的情谊从此一刀两断罢。”夏荷花盯着赵震山道。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荷花,纵然这是一杯毒酒,我也要喝干它。”赵震山毅然决然道。

毒酒?!

河依柳头脑中闪过这两个字。

不好!

但阻止已来不及,赵震山一口便饮干了杯中酒,然后让手中杯自由落体跌在地上。

啪啦――!

心,碎了一地。

赵震山缓缓道:“荷花,我记得,在十几年前那个晚上,你对我说过,如果有一天,我们之间有谁做了对不起对方的事,就当面给他一杯忏悔的毒酒,让他在地狱中忏悔一辈子。现在,我心甘情愿下地狱!”

夏荷花颤抖道:“你终于还记得这句话,这是对你最好的惩罚,也是对你最好的评价氮气弹簧
。”

河依柳惊道:“你真的在酒里下了毒?!你的手法好快,我竟然没看出来!”

夏荷花一笑,一张宣纸脸被泪水洇出一幅抽象画:“当我端起两杯酒后,这两杯酒就成了毒酒,这种毒是从无数个蝎王刺鳌中提取的,剧毒无比,三分钟内便可以毒死一头大公猪。”

哗啦!

赵震山顿觉天旋地转,像一只空麻袋瘪在地上。

宋雪燕慌了,扑上去搬起赵震山上半身,泣道:“震山,干嘛这么傻,这都是我的错,不如让我替你死,也好让我得以心安啊紫外线杀菌器
。”

“夫人,拜托你一件事,你可答应?”夏荷花端着自己的一杯酒对宋雪燕道。

“什么事?”宋雪燕抬头问。

“你答应我要一辈子照顾好碧微,你能做到么?”夏荷花道完,两行热泪便滚滚而落。

在场人霎时都听明白了夏荷花的话,只有碧微一脸惘然地看着娘,她不是不懂事,而是精神已经失常。

“你手中的这杯毒酒,你打算喝下去?”河依柳轻声问道。

“河依柳,我知道你想阻止我,但请你尊重我。多情自古伤离别,饮一杯毒酒,自然是一种解脱。”夏荷花将酒杯紧紧握在手心里,决不让河依柳夺去。

“荷花姐,我明白你决心已下,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碧微的!”宋雪燕抹了一把泪,朝夏荷花点点头。

河依柳规劝道:“其实,你大可不必喝下毒酒,因为我根本就没打算杀你,尤其是当着女儿的面杀一个母亲。本来最想杀你的是陈寡妇,因为你杀害了她最亲近、最温暖的男人,她有一百个理由杀了你,但她放弃了,独身离开江湖,去天涯海角寻觅自己的后半余生。你可以效仿她,远走高飞,母女重新开始生活。”

夏荷花泣中有乐,苦中带涩:“经历了这些风雨之事,陈寡妇已然超脱,值得喜贺,我真是既愧疚她,又羡慕她。但是,我之所以执意要饮干这杯毒酒,不是为了杀人偿命,而是为了与昨日诀别,这已非江湖中事,因为我太痴情了!”

夏荷花道完,一仰脖子,将手中一杯毒酒饮下。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夫人,你答应过我,一定要照顾好碧微!”

啪啦――!

夏荷花手中酒杯跌碎在地。

与赵震山的心碎在一起,不可收拾。

河依柳闭上眼,把牙齿咬的紧紧的。他实在不愿看到这样的结果,这样的结果是他始料不及的。他心里在流血,不是为了夏荷花和赵震山的死,而是为了碧微的活。

赵震山与夏荷花临死的时候,正值屋中一盏油灯断了油。

人死如灯灭,此话一点不假。

河依柳与大总管曹义一起,将赵府中今晚之事一切都安排妥当,便沉重地跨出了赵府大门。

又有人死在河依柳的面前,却不是河依柳亲手杀的。

他们没有死于江湖,而是死于心海。

此晚,晓风残月,冷落清秋。

背后,还断断续续地传来碧微几声歇斯底里的嚎啕:

娘!娘――!

凄苦凄苦,一如月夜。

――――――――――

感谢您的阅读,求藏!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肿瘤筛查抽血准确吗 东莞工作服 万能拉力试验机 贵州定做西服 电子万能试验机 订制工作服 黄冈建筑资质 扬州印刷公司 济南试验机厂 零部件试验机 液压万能材料试验机 贵州定做工作服 贵州定做职业装 电子万能试验机 黄冈建筑资质代办 襄阳建筑资质办理 定做制服 央视广告策划 全民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