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莽荒圣君第十章奏响血与火的篇章

2018-12-06 17:51:2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莽荒圣君 第十章奏响血与火的篇章

经过赤枫山这一战后苍玄冒着身上的伤,连夜赶回了家中,把那些藏在家中的东西取了出来。灵安在委水村有着极高的地位,而灵风又是族中的天才,这两人消失会引起族中轩然大波的。而在此时苍玄一身重伤,又突破了灵脉境,不让人起疑都难。他想先离开委水村,若是他突破到灵脉境后期,那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委水村修为最高的族长阿公也不过是灵脉境后期的修士罢了。

鬼影林,地处十万大山的中部。这里常年迷雾重重,高大的树木遮蔽了阳光,走进这里的人很难走出来,所以一般人都不敢来这里。在一处天然石****,有一道身影周身弥漫着雾气,盘坐在一块青石上。此人正是苍玄,他在读取从灵安灵风摄取的那一部分知识。

“滋”,苍玄手中腾起那苍白色的真元,一xiǎo道如同一条xiǎo蛇一般真元颜色渐渐变化,最后变成了墨绿色,这才是“化水浊骨掌”真正形态。灵几风所施展的不过是半成品,而如今苍玄突破到灵脉境中期,才能体会到这部战技的可怕,毕竟巫血传承那部战技和法门不是经过千锤百炼而来的呢。

那墨绿色的真元逐渐壮大化为了一道墨绿色的细浪,一层层堆叠,如同螺旋在不停的上升。一层,两层……最后竟爬上了九层,九层细浪汹涌,让苍玄混身都被墨绿色的光芒笼罩,犹如神坻一样让人不敢直视。那是“《叠浪九引》”所记载的修行法门,不得不説这是一部很好得真元运行之法,可让自身真元比同阶雄厚数倍。有时候雄厚的真元,便可在对敌中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

紧接墨绿色的真元越来越浓郁,颜色也愈接进墨黑色,这是真元在凝练提纯的过程。苍玄身上这种墨黑色的真元似浓郁的要滴出水来,在真元涌动间,不断拉长,竟化成了一把墨黑色的xiǎo剑。如同一只黑色的游鱼,在苍玄周身游走。

“成了”!

苍玄也想到会这么快。这部“《坎水神决》”是一部强大的剑经,这是剑经中记载的一种御水成剑的法门。苍玄感觉这变一本战技威能不止于此,玄妙定在“化水浊骨掌”之上,只是以他如今的悟性和修为还无法进行更深层次的领悟。

这就如同那本“《雨道九重天》”中记载的玄法一般,苍玄实在是没有一diǎn头绪。在这部法诀中记载着御水之道,实在超乎苍玄的认知,苍玄实在不能理解雨水怎么可以变成草木,化为山川,甚至变成有灵性的走兽飞禽。苍玄也不想多想,这不是以他目前的修为该考虑的的东西,他要做的是快diǎn变强。

苍玄从怀中掏出一个乌青色的瓦罐,这是巫族人特制的巫器,里面盛着苍玄在狩猎大会上猎杀的那头赤炎蟒虎的精血。苍玄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想弄凊楚一些事情。

苍玄手中那墨黑色的真元开始褪去化为了苍白色。苍玄屏住呼吸,果然那苍白色的真元竟像拥有意识一般,化成一条条如有生命的细线,钻进了瓦罐。罐内传来赤炎蟒虎精魄的咆哮声,然后渐渐消失。瓦罐中那些“虫子”钻了出来,通体血红,艳如玛瑙。这时又生异变!那血红色“xiǎo虫”钻进苍玄的上衣内,翻出了一些东西,是两枚。

苍玄记的那是魔鬼猿和那头牛头青蟒的东西,以前苍玄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可自从吸收帝姬给他的神识烙印,他便猜测这可能是妖兽还未成形的内丹。在妖族中并不是所有的妖都有妖丹,只有修为深厚的妖族人才能凝聚内丹。

“莫非这部魔功还能吸收妖族内丹的妖力”?

果不其然,那两枚也以同样的速度干瘪,直到化成了碎未。那血红色“xiǎo虫”懒洋洋的似心满意足,回到了苍玄的身上,可下一秒,苍玄的脸色开始变得很难看了。苍玄的脸上腾起了一阵不健康的潮红,全身青筋都突起了,这股力量太强大了。

“啊”!苍玄没想到那两枚妖兽的力量那么强大,超出了他能承受的范围。他身上的毛孔都竖立起来,有血丝从毛孔射出,骨骼咔咔作响,听起来触目惊心,这是在换胎换骨,也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真元在不停的震荡,身下的青石在不断的龟裂,延伸,整个石穴竟然塌了。

“轰隆”!

数个时辰后,乱石飞溅开来,苍玄从乱石堆中走出,强大的气息,让四周的石头都在抖动移位。

灵脉境后期!

苍玄也没想过自己会突破再度突破,毕竟他晋阶到灵脉境不过才两天的时间。这种破境的速度,骇人听闻,恐怕在巫族中也找不到第二个人了。苍玄伸出手,一股真元从中涌出,竟不在是之前黑色的真元。这股真元是很深沉的墨绿色,却不遍布整体,在真元的中心是一股鲜艳的赤红色。这赤色的真元跟那头赤炎蟒虎的很像。

苍玄愕然,这次没有收到类似的传承之法,而是让真元产生变异。这“《月涡日轮唤魔经》”的修行之法太过诡异了,甚至不怎么受他控制,这才是苍玄最为忧心的。

“不管这魔功会让我变成什么,都值”!这魔功是诡异,可修行速度之快,让他看到了战胜灵姬的希望。

苍玄对这种变异后的真元很好奇,他想看看这真元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去”!

那柄由真元凝聚的墨绿色的xiǎo剑,拖着红色的尾光,没入石穴前的一棵古树,紧接着那棵古树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凋零。场面十分的诡异,本来还是枝繁叶茂,生机勃勃的古树却像突然失去了生机,叶子由油绿变成了枯黄,一片片叶子籁簌凋落……

“这,真元也太霸道了吧”!苍玄此时也是目噔口呆。这一击击在这古树上尚且如此,那如此把树换作人来的话,破坏的后果岂不是更恐怖。

“那是”?委水村的那边火光冲天。苍玄用手一摄一把赤色的xiǎo剑出现在他的手中,那本属于灵安的法器,现在却归苍玄所有。他要去看一下委水村发生了什么。

“这是委水村吗?为什会……为什么会这样子?发生了什么”……

雄雄的烈火,遍地的死尸。很多年以后苍玄还会想起这犹如修罗地狱的场景。

“轰!轰”!

十万大山的山脉竟在崩塌。万灵都嘶吼,这是最为可怕的浩劫,那里似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