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灭噬乾坤第一百一十二章最后机缘

2018-12-07 18:58:1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灭噬乾坤 第一百一十二章 最后机缘

五彩斑斓的珊瑚,铸就一座高六十四丈的宫殿,炫彩夺目。波光粼粼之中,蓝海辉映之下,真的是一座水晶宫。

即墨向前,穿过珊瑚林,走到宫殿外。一袭白衣飘飘,绒羽飞舞跳跃,嫣然静静站在珊瑚上,望着缓步而来的即墨。

残半缺几人从珊瑚后面走出,各有所悟,凤公子居然突破到天乞三重天。随着即墨到来,那笼罩珊瑚宫殿的光膜慢慢消融,蓝光绽放,宫殿打开。

即墨几人对视一眼,皆未问相关敏感问题,一起抬步走进宫殿。

宫殿内精致别雅,被蓝光笼罩,硕大的宫殿,只耸立着一面厚重的石碑,那石碑高有二十七丈,宽有十八丈。

石碑威压强大,大道痕迹割碎空间,撕出漆黑的虚空,石碑上刻着古朴的文字幕墙铝单板
,神音喃喃。那一块石碑似是立于这方空间,又似超脱这方空间,要挣脱空间的束缚,飞出这片天地。

那石碑上方,龙飞凤舞的刻着三个大字,《虚空易》,三个大字隐在虚空之中,又铭刻在现实之内,飘然欲去。道的痕迹深深烙印刻在石碑上,让这一面本很普通的石碑彻底脱胎换骨。

“这是易之玄留下的经典。”杀无痕震惊难言,连声音也在颤抖。

所谓的经典,是强者创造的功法的总称,是强者意志的体现,即墨体内的《藏帝经》,便是人王所创的经,这《虚空易》,是易之玄创造的典籍。

“入虚强者的传承,这是天大的机缘,如果可以将这《虚空易》参透,可能重走易之玄的道路,踏入入虚境。”凤公子也在呢喃。

入虚强者的传承,出现在外界,就是忘尘宗、半山宗,这样的强大宗门,也要出手抢夺。入虚境强者创造的经典,完全可以作为整个宗门的传承。

凤公子高傲无比,也被这样一部经典折服。否则他也不会偷梁换柱,代替方寸寺的和尚,进入小秘境。

“佛祖当年在菩提树下领悟大道,终成无上佛法,那颗菩提树记录了佛祖当年的道,成为举世唯一。这面石碑,也应该是沾了易之玄悟道的造化,自身刻上了道的印记。”嫣然也动摇了,她直接盘膝坐在地上,参悟宝典。

这样一面石碑,在场没有谁可以搬走,便是靠近这面石碑,他们也做不到,石碑上的道痕,可以将念神境的强者撕成碎片,更不要说是他们了。

杀无痕祭出一方十七丈的美玉,那玉上铭刻特殊的道蕴,显然出自名宿之手。他将美玉打向那方石碑,一枚枚文字出现在美玉上,连石碑上道的痕迹也被铭刻在美玉之内。

“半山宗有一块‘铭刻玉’,是一位已故太上长老的毕生精血,号称可以拓印一切,连道法也能复制,这便是那铭刻玉吗?”残半缺望着那方玉,震惊问道。

宗门的太上长老,无一不是名宿,没有道合境界,是没有资格被称为太上长老。这些名宿,他们在年轻时都是赫赫有名的天骄,站在了同辈的巅峰。

而半山宗的铭刻玉,更是闻名遐迩,当年那位太上长老为锻制出这样一枚无上道兵,倾尽毕生精血,积齐无数珍贵材料,也才在故归之时,煅成铭刻玉。

玉成之际,天地异象,惊动数百个强大宗门。

“这是铭刻玉的仿器,只能算是极品法器,若真是道兵,我哪有能力祭出。”杀无痕沉喝。

“印!”

铭刻玉再进半步,更多的文字落在铭刻玉上,大道撕破空间,在印刻玉上斩出一道道裂痕。

“咔咔咔。”

杀无痕色变,迅速将铭刻玉收回来,然而这件极品法器已经被道痕割的粉碎,铭刻玉上道蕴全毁。一件极品法器,便就这样没了。

极品法器,就是宗门天骄,也不得不在意。这铭刻玉是杀无痕的底蕴,自信的源泉,是他敢于屹立众多天骄之中的自信源头。此刻便被这样一面石碑毁去。

“这石碑铭刻经典,早就有了自己的势,妄想用一件法器拓印上面的经典,简直是可笑至极,就是真的用道兵铭刻,也可能抵挡不住这种威压。”凤公子冷笑,盘膝坐在地上参悟《虚空易》。

杀无痕冷哼一声,脸色几经变换,最后收起铭刻玉的残片,也坐地参悟。

用这铭刻玉的残片,那些强大的名宿可以推演残缺的《虚空易》,这些残片,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残半缺看了眼思瑶,与其一同坐下,参悟经典。只可惜他们虽都是当世天骄,但实力低微,真想从《虚空易》中参悟出道理,岂是一个难字。

白发鹤妖忠心站在凤公子身后,竟然对这等机缘视而不见,一心落在凤公子身上。

目光缓缓从众修身上收回,即墨仔细看着那《虚空易》,有道的气息凝成实质,直接斩碎空间,只可惜即墨境界不够雕刻机厂家
,难以领会这种道,否则他真的有可能重走易之玄的道,最后成为入虚强者。

忘尘宗最强的一个太上长老,便是入虚一重天,凭着这样的底蕴,忘尘宗可以鼎盛千年。

启玄、天乞、念神,越修炼到后面,想要晋升便越难。而道合大关,又阻住了多少天骄?十万个念神巅峰的修士,也未必就可踏出一个道合境。道合境需要悟道,不是每个修士,都能参悟属于自己的大道。

多少强大的宗门,甚至是传说中的圣地,他们的天骄,许多从修炼开始,就参悟的是先祖留下的道。他们站的比其他修士更远,走的路,也更远。

如果真的参悟了易之玄的道,此后可能跨入入虚,这样一个消息,真的放在外界,有多少即将入土的老怪物,都要冲出来,将这份造化得到。

即墨心中慢慢平定,波澜不惊,石碑上的文字逐渐变得模糊,石碑上出现一个旋转的甬道,即墨感到他被吸入那个甬道。

片刻之后,他被甬道甩出,掉进虚空,虚空中有着明亮的星光,盘膝坐着一个身穿蓝衣的修士,他的身后,是一面巨大的石壁。

道的气息在那蓝衣修士体表环绕,割碎了空间,那修士盘膝坐在虚空,若真若幻,便像一道虚影,仔细看去,却发现那是一道确实的人影。

那修士似乎并未注意到即墨,他依旧盘膝在虚空之中,莫名的道在那修士身体表面游走,阐述着即墨并不明晰的蕴意。

某一刻,那蓝衣修士起身,缓缓抬手,无数星光从宇宙深处涌来,落到那蓝衣修士手中。

星光荟萃,那修士气势不断攀升,空间被他撕裂,席卷虚空的狂风从裂缝中冲出,向那修士扑去,只见那修士怡然不动,毫不在意向他斩过去的虚空裂缝。

一方乌黑大印慢慢在那修士手中凝聚出来,星光来的更加凶猛,那方印也更加凝实。

“虚空印!”

整个空间都在震荡,空间裂缝戛然而止,空间居然被这一声大喝震碎,大道气息汹涌,虚空之中风驰电掣。

那修士翻手将方印打出,只见空间中裂出一道巨大的裂缝,从那修士脚下,一直延伸到无尽远处,纵横到漆黑死寂的虚空深处。

泯灭一切的气息激荡不停,在那修士方圆上万里内环绕,空间崩碎,一块块空间碎片刷刷凝聚,跟在那方印后面。

即墨心中大骇,他感到他的身躯已经被空间撕成碎片,连粉末也没有留下,他直接被打回原形,成了无数细小的分子,那些分子再被泯灭,不断分解,变得更小。

他融进了虚空,成了虚空的一部分,随着虚空泯灭,随着虚空重生。那拍出去的黑色大印依旧在泯灭虚空,将虚空打成星星点点的碎片,然后空间碎片也被搅碎。

这一切才在开始,泯灭不过是起点,彻底毁灭才是终点,即墨感到他被不断碾压,分的更小,跟在那方印后面,忍受着空间冲击,承受着虚空碾压,飘向虚空深处。

“轰隆!”

那印终于来到终点,撞在一颗巨大的星辰上,星辰在刹那间爆炸,亮光照耀半片虚空成都汽车贷款
,爆炸产生的无数陨石,被亮光扫中,再次泯灭。当一切反复到最后,仅剩的亮光也被巨大的黑洞吞噬。

毁灭气息一直宣泄不停,即墨感到他被爆炸的余波冲飞,裂碎的细小分子缓缓游向虚空深处,随着虚空潮汐起伏不定,最后彻彻底底的成了虚空的一份子。

虚空中苍茫荒芜的气息把他熏陶,最原始的气息将他包裹。如此不知过了多久,连他自己也忘了时间的流逝。

“虚空印,印定虚空。”

喃喃神音将即墨炸醒,他猛的睁眼,发现那个蓝衣修士已经走向虚空深处,在他之前驻立的地方。

那面巨大的石壁被削成一个高二十七丈,宽十八丈的石碑,石碑上刻着无数古字,三个字当头引篇――《虚空易》。

虚空之中热浪卷卷,明亮的光华依旧没有消失,还在闪烁不定。

即墨缓缓抬手,“虚空印……”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