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虐仙记第1228章分泉

2018-12-07 19:12:5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虐仙记 第1228章分泉

第1228章分泉

太辛的眼睛就瞪得老大:“这怎么可能?佛祖亲自传授降魔心经虽然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功夫,但是从此以后,三皇子和佛门,就有了渊源,这似乎是在向三皇子殿下释放什么信号?”

玄穹高上帝就微笑起来:“不仅如此,如来佛祖还给了他100万年的修为。”

太辛的眼睛都直了:“这更是我公然的示好,这些对如来佛祖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是却显示出佛门对三皇子的看重,看起来三皇子殿下用文咏华的人头讨好观世音娘娘这一招,是大大的奏效了,只是小的实在难以想象的就是潘神侯,真的肯听命于三皇子殿下,这是当初始料不及的?”

玄穹高上帝的脸上就显现出凝重的神色:“像潘神侯这样的高手,就算是当年的轩辕帝皇,都无法使他完全的听命,更何况是老三,像潘神侯这种人,唯一能够打动他的,也许只有真诚和情谊,老三这小子的武功不算最高,还比不上老四,可是在心计上,他的确是有几分本事,克己待人,礼贤下士,在这些方面,他是做得绝好的,否则的话,像是潘神侯和江流沙这样的高手,是绝不可能随便为他做事的,尤其要他去杀的人,是一个女人,文咏华可算是绝顶美貌的女子,就算是她没有丝毫的武功,男人就下不了手,更何况她的武功还那样高,在天地之间享有盛名?”

太辛的脸上流露出敬佩的神色:“陛下,不管怎样说,三皇子殿下的本事不错,这是不争的事实,其实当初若不是陛下,你对他有所担心,小的还是很喜欢他的,似乎三皇子的身上也没有什么秘密?”

玄穹高上帝就笑起来:“你当然会喜欢他,你可是已经收下了他的礼物?”

“陛下又在取笑小的,其实潘神侯听命于他,小的并不是奇怪,只是想不到江流沙这家伙他居然会不选择侍奉陛下,反而去辅佐三皇子,这是小人一直都想不通的事情?”

“朕早已对你说过,三皇子殿下身上有隐藏的秘密,连这都发现不了,我这一次叫你尾随他到灵山,就是想要你去看看他的虚实,不过却没有成功,你用不着为他开脱,若是朕查明他真的没有任何秘密,就算是把他确立为东宫太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件事情是小的无能。”太辛的脸上就露出羞愧的神色。

“我已经说过,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从今天开始,你就好好的给我看守着观世音,绝不能有丝毫的马虎,我不管他是一个多么倔强的女子,总之,我要她屈服于我,我要她成为我的女人,你给我耐心的寻找机会,我始终相信,有一天她会是我手中的玩物。”

玄穹高上帝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眼神之中散发出,邪恶的光芒。

“是,陛下。”太辛恭敬的回答,然后终于试探的问道,“陛下,小的有一事不明,可否请陛下告知?”

“你有什么不知道的?”

“陛下,小的以为,观世音娘娘纵然是美貌无敌,足可以打动陛下,可是在微臣看来,玉妃娘娘和王母娘娘的美貌都不输于她,为什么陛下却对她念念不忘,陛下可不要忘啦,她可是如来佛祖最看重的弟子,一旦陛下真的夺取了她的身体,那她从此以后就只能还俗,绝不能再继续做佛门的弟子,这样重大的损失,如来佛祖绝对是难以接受的,说不定到时候他就会生事,这对陛下您的统一大业有十分的阻碍,小人这是担心陛下过度,还请陛下谅解小人的鲁莽规劝?”

“哈哈哈哈,连你这样的人都劝我必须注意这一点,可见观世音在仙界之中的地位。不错,我早已经想过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不管从什么样的角度来说,我都不应该对观世音这婆娘抱着色相的念头,可是我就是情不自禁,这婆娘绝顶的美貌不说,更是心灵纯洁如冰雪,修为也是高绝,可称当世女人之中的第一人,而且更加让人羡慕的就是,这个女人已经彻底的修炼成了莲花之体,如果得到了她,或许可以帮助我晋升到仙王的层次不说,还可以掌控整个天下,她都是我最有力的臂助。”

太辛就十分平静的说道:“陛下,正是因为观世音早已经修炼成了莲花之体,所以她的道心坚定,对佛法的理解也已经到了登封造极的地步,在小人看来,即使是陛下拥有了如来佛祖那样的修为,恐怕也未必可以让她改变道心,如果仅仅是想和这个女人春风一度,那在小人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办不到的事情,毕竟她现在被囚禁在我天庭,可是陛下如果想玩真的,一定要她做你的女人,那么可以肯定的是,危险太大了,陛下何不等到平定了神族和南蛮之后再做打算?”

玄穹高上帝就点头:“你说的不错。我对这个女人是认真的,她虽然没有玉妃娘娘那样的玄阴之体,无法让男人品尝到世上最高的欢乐,可是不可否认的是,她的莲花之体是世上最纯洁的身体,也许得到之后有莫大的好处,现在我当然不可能动她,但是等到我平定了神族和南蛮之后,就是恰当的时机了,而且到了那个时候,难道朕还要等吗,我当然会看看道门和佛门的反应,也许那个时候动她,是最好的选择。”

“陛下英明。”太辛就赞叹的说道。

————————

在三皇子的府邸之中,薛冲的密室里面。

薛冲的脸上散发出喜悦的光芒:“神侯,小子实在无法表达对您的感谢,不过我薛冲向你承诺,从此以后,我们就是生死之交,这一次,若不是你替我杀了文咏华,我出使佛门想必不可能这样的顺利。观世音娘娘口中,虽然不谢我,而且还在怪我,但是我知道她也许是高兴的,如来佛祖肯定也是高兴的。在我的印象中,如来佛祖极少这样出手大方,就算是能够得到他接见的有缘人,也不过就是得到百万年的修为,已经是极限,可是这一次佛祖除了给我百万年的修为之外,还传授了我降魔心经,并且给了我一瓶不老泉的水。”

老龙就在这个时候吼叫起来:“你得到不老泉的水有什么用,你还不是给玄穹高了?”

江流沙导师的眼睛就发了光:“这是真的吗?”

薛冲就郑重无比地点头:“这当然是真的,我得到佛祖的降魔心经之后,感觉自己对心灵的领悟更加纯熟,这一点的确是对我大有裨益。”

龙应天就再次的叫起来:“可是在我看来,唯有不老泉的水才是真正让我在意的东西,可是你却偏偏给了玄穹高?”

薛冲微笑的摇头,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手心之中就出现了一个青黑色的玉屏。

薛冲打开了瓶塞,一股清凉的味道,散发了出来,整个密室之中,刹那之间可以感觉到春天的来临。

龙应天喜上眉梢:“难道你没有给玄穹高?”

薛冲微笑:“这怎么可能?我当然给了他,他既然已经那么想要,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可不可能得罪他,但是我自己难道不能留下来一些吗?”

这一次,就算是,潘神侯这样不苟言笑的人,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很显然,薛冲当然并不愚蠢,还是留下来不少。

“不老泉的水,是世上公认的宝物,自己既然辛辛苦苦的得到了,当然要给自己留下一半。”薛冲的确是留下了一半。

龙应天就有点儿紧张的说道:“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如果是你这样自私的行为被玄穹高知道,会是一种怎样的后果?”

“这并没有什么后果。”薛冲十分平静的回答,“就算是他知道我藏起来一半,他在面上也不会说什么,何况他根本就不大可能发现。就算是真的被他发现了,他也只不过在心中不快罢了,因为这也是人之常情,世上除了佛祖,谁也不大可能拥有不老泉的水,得到这样的宝物,如果不留下一点点,那我干脆就去出家算了,别的人或许不会理解我,但是玄穹高上帝这样的人,最能体会我的内心想法。”

所有的人都大笑起来,他们当然理解薛冲的话,还是江流沙的眼神最为热烈:“主人,这真是天大的好事。据我所知,不老泉的水有太多太多的用途,而且都是绝顶的用途,怪不得连玄穹高这样的人,听说你得到了不老泉的水,也要出手抢夺。”

薛冲就呵呵大笑起来:“事实的确是这样。导师,您所修炼的儒家绝顶之道——春秋神功想必就急需要这不老泉的水?”

江流沙导师的声音有点颤抖,似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主人,我没有立下任何功劳,就算是喜欢这不老泉的水,也不敢奢望得到主人的赏赐。的确是如此,我的春秋神功如果可以得到不老泉的水作为滋补,自然可以成就圆满。因为这不老泉水虽然在不会使用的人而言乃是剧毒的毒药,可是一旦知道它的用法,却是妙用不穷,不老泉,这名字之中本来就有不老两个字,其中本来就深藏着长生的秘密,佛祖平常就以不老泉的水作为食物,却可以口吐莲花,随意改变世间的规则。这就是不老泉的水真正厉害的地方。”

薛冲就哈哈大笑起来:“导师,你说什么话?你在京城中为我打理好府邸之中的一切,训练士卒,并且替我监视着香妃娘娘的一举一动,在我前往灵山这些日子之中,你带领人马亲自出手,把香妃娘娘和十四皇子在京城之中的几个据点给彻底的清剿,这些难道不是功劳吗?当然,潘神侯的功劳更大一些,不过你们都是在下的股肱之人,都是我最信任的人,现在我身上拥有的不老泉的水,虽然只有一小瓶,不过却是难得的宝物,尤其是像你们这种武功绝顶的人,身上如果有了不老泉的水,那简直就像是有两条命,因为即使是受了再大的伤害,它也可能迅速的修复你们的创伤,在最短的时间,以最快的速度,这等于是身上有了一个神医,你们以后可能用得着,我这就一分为三。”

薛冲的手掌轻轻的摇摆,运用了虚空召唤的力量,从照妖眼之中取出了两个小小的玉瓶,将不老泉的水在刹那之间一分为三。

“这是给你的,神侯,请收下吧。”

潘神侯伸出自己的双手,稳稳的接过薛冲送过去的小瓶。

换了是世上其他任何的东西,也许潘神侯都不会放在眼里,但是因为这个小瓶里装的是不老泉的水,所以潘神侯并没有任何的推辞,反而略显急迫的收下了。

而且潘神侯在收下之后还破天荒的说出了“多谢”两个字。

薛冲微笑的摇头:“神侯为我出生入死,这实在不算什么。”

然后薛冲就看着江流沙:“导师,这是给你的。”

薛冲略微歉疚的说道,毕竟他首先给的人是潘神侯。

即使是江流沙这样的人,也颤抖着自己的双手,接过薛冲的小瓶,郑重其事的说道:“多谢。”薛冲仅仅是微笑而已,然后十分轻松的说道:“老实说,神侯,我有点纳闷,像是文咏华那样的绝色美人,你是怎么下得了手杀它的?”

潘神侯的眼里就显现出一丝歉疚的神色:“老实说,我也不忍心对她下手,不过主人你已经付了,不要问什么青红皂白,直接动手就行了,所以我就杀了他。不过,当我杀了她以后,我才感觉到可惜,她的确是世上一个不可多得的尤物,不过我的飞刀一旦出手,就不能回头,主人现在这样问我,是觉得我错杀了她吗?”

“不是不是。”薛冲连连摆手说,“神侯你千万不要多想,我就是想说,神侯你真是个铁铮铮的男儿,面对文咏华这种风情万种的女人,也可以做到铁石心肠,佩服,佩服!男人往往过不了的就是女人这一关,连玄穹高这样的人也执着于女色,神侯这方面可说是在玄穹高之上。”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