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我得生个救世主047感激神

2019-01-13 17:19:0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得生个救世主 047 感激

良久,舒棠才给出答案,但语气却带着几分不确定:“我记忆不多,记忆里,父母关系很平淡,和别人家一样,要为家庭生计奔波。唔,他们没吵过架,起码在我面前没有。我印象深的几个片段里,他们感情挺好的,有说有笑的。”

云雷略有些失望,但他也知道这怪不到舒棠身上去,有的人确实记事很早,但有的人记事也很晚。而且,幼年的记忆,说真的,成年后再回想起来,多少都带着一些成年后心底期望的色彩。

云雷看了眼电脑屏幕,很少见的,他此刻竟有些为难,因为屏幕上的消息内容与舒棠所说是完全相反的,他不确定这样的事情是否应该要告诉舒棠。

舒棠对自己父母的消息很是关注,从听到有父母消息开始,她就撇下了一切对云雷的不适和偏见,认真的关注着对方。此时,她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纠结,不禁问道:“不方便告诉我吗?”

云雷微微摇头,“倒也不是。”

舒棠了然,心里做了准备,“那就告诉我吧,我这个做人子女的,有权知道他们的事情。”

云雷认真的看了眼舒棠,又看了眼屏幕,点头道:“无论怎样,他们毕竟是他们,也毕竟是你亲生父母。”

舒棠微愣,云雷竟也会安慰人吗?

“我们调查到,你父母的婚姻可能并不是出于自愿。”云雷轻轻说道。

舒棠再次愣住,“不是出于自愿”是什么意思?这又和九·九地震有什么关系?

舒棠又认真的回想了下,片刻后略有疑惑的问道:“我记得我们是生活在农村的,在农村,因父母之命而结婚并不是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吧?”

“不,”云雷微微摇头,“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目前,我们还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是有线索指出,你父母在婚前都有着各自的恋人。”

其实,调查到的信息不止这个,但接下来的内容还没有得到明确的证实,所以他不能贸然出口。

据线索提供人所说,舒棠父母与各自的恋人感情都很好,然后好似突然就各自分手了,很快就这两个人结婚了,却又并没有大办婚礼。

再之后的事情,这个线我们要适时地守住一颗平和宁静的心索提供人就不知道了,他只是舒棠父母的高中同学,一个班的,但关系一般。他是从同学聚会里得到舒棠父母的消息的,但也只是听说而已,对于分手、结婚的时间并不清楚,一切都只是“大概”、“好像”之类的,这些完全不能成为证据。

云雷自然是要顺着线索去找这个班的其它同学,然而,非常不幸的,除了这个线索提供人因为外出在别的城市闯荡躲过了地震,其他人都在那场地震中丧生了。

线索,就此也就断了。

舒棠就有些不明白了,“不是这个意思”又是哪个意思?虽然时代进步,但有的保守传统的农村,因父母之命而成婚的并不少见。舒棠是真的不懂,怎么就不是她说的这个意思了?

然而,云雷却就此停住了话题,不再多说。除了那些之外,还有剩下的内容,但是这些暂时还不方便告诉舒棠,她权限不够。若是她能加入特管部就好了,以她现在的级别,与她自身有关的任何信息都不会再瞒着她了。

舒棠带着一肚子的疑惑离开了特管部,不过,在离开之前,她被告知,三天后,她还需要来特管部,而再来就是要开始进行灵识的训练了。这毕竟是之前就说好的,从她醒来的那天开始,云雷就着手安排了。

舒棠的心里有几分触动,特管部是真的很好,就从目前来看,其实自己获益真的很大,不然她一个人单打独斗都找不到地方。在这个非-凡人的世界里,她连个引路人都没有,完全就是两眼一抹黑,摸着石头过河。

不说其他,舒棠是真的很感激特管部,很感激云雷这个人。拥有重生前记忆的她很清楚,在非-凡人的世界,散人是多么的难以生存,没有资源,没有人脉,没有信息来源……什么都没有。

然而,她这个散人,却屡次得到特管部的帮助,资料、信息、训练……虽然她并不是白白接受的,也提供了他们想要的,但是两者相比,他们是象,她是蚂蚁,他们是树,而她只是蚍蜉。

势大欺人、势众欺寡什么的,在舒棠重生前后的记忆里,特管部从未做过这种事情,是因为国家政策,也是因为云雷管理的好。

不管如何,舒棠是真心感激特管部,感激云雷,若不是有着重生前与云雷之间纠缠的记忆,她是真的挺想加入这个部门的。

……

三天的时间,舒棠一边关注着卢家的事态发展,一边调整着自己的状态。既然她的能力并不是精神力,而是灵识,那么她要踏入的就不是异能的道路,而是修行并懂得调适自己的人之路。

在修行之路上,心态很重要,时刻平淡如水最好,切忌大喜大悲妄动心绪。

舒棠虽然还没有功法,也不会调用周身的灵气修炼,但修心也是修行。

我得生个救世主047感激神

既然踏上修行之路,她就不该再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毕竟,在成为真正的修行者之前,她的身体还只是个凡人,寿命也不过区区的百八十年。

而在卢湛清的这件事上,她大喜了。

……

三天一过,舒棠收拾整齐就又去了特管部,就像之前她去特管部查阅有关精神力的资料一样,当做上班似得,八点到达特管部大厅。

等了约有一刻钟后,舒棠被带到了特管部的地下训练场。在那里,舒棠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云雷。

当被引领到云雷身前的时候,舒棠懵了,“呃……”什么情况?

云雷觉得舒棠的这种反应颇为有趣,嘴角不由得上扬了一丝,转瞬又压了下来,不过眼里却还残留着丝丝的趣味与笑意。

舒棠并没有注意到这点,除了听到重要消息时她会认真只有经历过挫折的人关注云雷的神情变化,其余时候,她从来都不会认真去看云雷有什么表情,就连目光对视也只是一闪而过。

记忆里,云雷在关系亲近的人之外,基本都是一副淡定从容的表情,那双墨黑的眼也从来都深沉的看不到底。

改装日间行车灯价格
山东宏旺不锈钢价格
耐高温玻璃棉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