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出租自己的女人

2019.05.17 来源: 浏览:0次

我是置身于一幢别墅里了吗?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豪华、这么漂亮、这么雅致的别墅。别墅位于青川市西郊约十公里处,背靠风景迷人的杜鹃山,面临清澈美丽的弯水河,占地面积约八百平方米。别墅的设计风格可谓中西合璧,既有柔软的绿茵茵的草坪,宽敞舒适的游泳池及车库,也有古典迷人的花园、亭榭,造型独特的小桥。每间房外带一私人阳台,可欣赏远处迷人的原野景致。走廊由明亮的大理石铺成,餐厅全由玻璃门环绕。住在这里,你既可领略到红楼梦里潇湘馆的幽静与诗意,又可感受到西欧现代庄园式的豪华与时尚。

这座别墅的名字叫绛珠园,我相信这个名字是早就取好了的。但是,这名字就好像是专门为我而取的。因为,我的名字叫紫草,紫草就取意于紫红色的绛珠草。我想,这或许就叫做缘分吧。

此时我就站在二楼卧室的阳台上极目远眺,夕阳的余辉使春天金黄色的原野洋溢着几分华贵的气息。我知道,在这幢独立的别墅里,此时只有三个人,一个是身材高大,皮肤黎黑的中年山东汉子刘叔,他是这幢别墅里的守卫者,负责着我和别墅的安全;一位五十来岁,清瘦寡言的云南保姆杨嫂,她负责我的饮食起居和整幢别墅的清洁卫生;另一位就是我,一名刚满二十岁的漂亮文静的女孩子。

到晚上八点,这幢别墅里还会增加一个人。我不知道他是谁,他长得怎么样,他多大年龄,我只知道他是我的老板,我要叫他陈总,今天晚上,我将成为他的女人,他,会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我不知道命运和我开了一个怎样的玩笑。我是一位小学教师的女儿,祖父是清未秀才,而父亲,从小就通读了四书五经,四大名着,唐诗宋词及元曲,他对红楼梦的熟谙程度不亚于红学研究家脂砚斋。父亲把我带进了古诗词美妙的意境中,令我如醉如痴地爱上了文学,但父亲到死也只是村里的一位民办教师。

父亲在四十五岁那年死于肺癌。父亲去世那年,我正上高二,小弟云亭上初三。父亲一过世,柔弱的母亲也变得格外坚强起来,田里,地头,房前屋后,她整天忙得如陀螺似的。母亲说:“我再苦再累也要供你们姐弟俩上大学,你父亲说过,你们姐弟俩都很聪明,一定会有很好的前途。”但母亲深夜的幽咽声,令我心有针刺般的痛。母亲的身体本来不好,劳累,加上对父亲的思念,她日渐憔悴,终致卧床不起。

我瞒着母亲辍了学,去县城里的一家餐厅当了服务员,挣钱供云亭上学,给母亲看病。

如此过了几年,云亭考上了北京的一所重点大学,而母亲,已病入膏肓,需要住院治疗。面对着云亭高昂的学杂费和母亲所需要的住院费,我一筹莫展。我把自己灌醉,然后冲进职介所,大哭道:“给我介绍一份一次能挣几十万的工作吧,不管是什么工作!”职介所里一位胖胖的中年妇人笑了,“一次给你几十万,你想钱想疯了吧,出去出去!”

我跌跌撞撞地走在县城的大街上,感觉后面有人在跟踪我,我停下来,转过身大喊:“你是谁,想干什么?”

跟踪我的就是那位胖胖的中年妇人,她扶住我笑道:“小妹,刚才在职介所里我不方便跟你谈,真的不管是什么工作,你都会接受吗?”

我眯着眼看她,“是的,只要有钱,我不在乎。”

她说:“那好吧,我现在就给你介绍一份工作……”她把嘴贴在我耳边,她的话像鞭子一样猛地把我抽醒了。天啊!我真的要接受这样一份工作吗?我曾经宁愿受苦,也不愿去做的事,我生平最鄙薄的人,最终要轮到我来做吗?我无力地靠在街边的一棵梧桐树上,半天没有说话。

“怎么啦?害怕了?”她不耐烦地说,“要不是看你长得不错,我还懒得给你介绍。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哟!不干算了。”她做势要走。

云亭悲观失望的神情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姐,要是我上不成大学,生存,对我还有什么意义?”云亭是那么优秀,如果他有机会上大学,他一定会前途无量。作为姐姐,我为什么不能牺牲自己来帮他。父亲如泉下有知,他一定会原谅并感激女儿的。

“等等,”我叫道,“我同意!”

就这样,我来到了青川市,来到了绛珠别墅。我将在这里度过三年,三年之后,我会孑然一身走出去,到另一个地方,开始我重新做人的生活。

暮色渐临,我身上的手机响了,“喂!紫草,陈总马上就要来了。你做好准备,一定要让陈总满意哟。”是职介所那个胖女人打来的,她让我叫她黄姐。她是我和陈总唯一的联络人,也就是说我和陈总的关系,全世界只有她知道。陈总付给我四十万,她就拿走了二十万。

“知道了,黄姐,你放心吧,”我嗲声嗲气地回答她。我很快就是一个堕落的女人了,我没有必要维持一付“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淑女形象。

我离开阳台,准备去浴室沐浴。杨嫂很麻利地为我放好了满满一浴缸的热水,在浴缸里放满了干花之后便默然退下。风干的特制的鲜花经热水浸泡后,又重新怒放开来,在水里娇艳地招摇着。泡在浴缸里的感觉太舒服了!我细细地揉搓着自己的身体,我的洁白的光滑的处女的胴体,诱人地浸在水中,令自己有心痛的感觉。我的馨香的处女的胴体,很快会变成一具妖冶的荡妇的躯体。我欣赏地爱怜地看着自己,默默地与自己贞洁的胴体说着告别的话。

然而,我在这里所做的一切,将无人知晓。母亲住在北京最好的医院里,有专人护理,云亭以为我在青川市某大公司当上了部门经理。云亭坚信他的姐姐是一位女强人,我那聪明的,不谙人情世故的单纯的弟弟哟!不过没关系,三年后,姐姐将以真正的女强人形象出现,这三年于我只是一场梦而已,只要我能把一切都轻轻松松地放下,三年后,我还是我,一个清纯而美丽的女子,而且,生活会因为我对财富的拥有,变得美好起来,想到这里,我居然微笑起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微笑,但是,我感到自己的廉耻心正一点点消失殆尽。

打开衣柜,我看到满柜的成套时装,全是往昔我看也不敢看想也不敢想的外国进口时装,它们都由国外着名的大设计师设计。可以想象陈总的富有与气派。看来,我真是应该感谢黄姐给我介绍了这份工作,不然,我怎么能有如此的人生享受呢?

我随意抽出一条睡裙穿上,然后站在几乎占了一面墙之宽的镜子前。镜中出现了一位穿着红色吊带绣花睡裙的女子。她乌发及肩,双颊绯红,亭亭玉立,高贵典雅,难道这就是我吗?一名曾经在餐厅穿梭往来疲惫不堪的打工妹。我想起安徒生的童话《丑小鸭》,曾经的丑小鸭已变成了白天鹅。真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我惊诧于自己的美丽,平生第一次才知道自己原来魅力无限。我昂起头来,看到自己的表情变得矜骄起来。如果一个女人,可以靠美貌换取物质生活的高层次享受,她为什么还要去做一个可怜的打工妹呢?我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很蠢。

梳妆台上摆着一整套法国进口化妆品和安娜苏SuiLove香水。我坐下来,开始细细打扮自己。

安娜苏SuiLove香水清雅迷人的香味在室内弥散开来。

陈总进来的时候,我正坐在沙发上看红楼梦。此时,只有沉浸于金陵十二钗梦幻般的人生经历中,才能减少我对于不可知的命运的恐惧。我想,我现在就置身于一座红楼中,或许有一天,我会写出一部《新红楼梦》。

他径直开门走了进来。我站起来,迎着他叫了声“陈总”。我知道他一定是陈总,因为除了他,没人能进来。

“你就是紫草?坐吧。”他潇洒地走过来,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

他与我想象中的模样相差甚远。在我千万次的想象中,他一定又老又丑,属于那种典型的暴发户形象。然而,此刻坐在我对面的这个男人,他看起来又年轻又帅气又有风度,他穿着一套素色花花公子休闲服,举止轻松自如。我估计他约有一米八高,光滑的保养得极好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皱纹。

我们的目光对视了约有5秒钟,他的脸上呈现出满意的神情。

“你很漂亮也很有气质。”他微笑着说。

我相信我一定面如桃花。我微微低下头,羞涩地说:“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年轻。”

“你一定以为我又老又丑吧。”他依然优雅地微笑着。

“是的。”我坦率地说。

“你喜欢文学吗?”他注意到了我手中的书。

“我喜欢古典文学。”我抬起头,正视着他的目光。我清楚我的角色,我不应该是一个害羞的小女孩。

“我上大学时也做过文学梦,”他说:“人生嘛,总该有些梦想。我也爱看红楼梦,我喜欢林黛玉,她天生丽质,清纯脱俗,才华出众,多愁善感。是男人,都会爱上这样的女子。”

“这就是你给别墅取名为降珠园的原因吗?”我问。

他没有回答,站起身来,放了一盘CD。美妙的音乐仿佛从天而降,静静地流淌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紫草小姐,可以请你跳支舞吗?”他绅士般地向我鞠了一躬。

“我不会。”我不好意思地说。

“没关系,我教你,挺容易的。”他拉我站起来,搂住我的腰。他教得很认真,很耐心。我从小乐感就比较好,不到十分钟已跳得相当熟练。

“你真聪明。”他把嘴附在我耳边,柔声说,“我喜欢你,紫草。”他的话使我的心跳突然加剧,幸福的感觉像潮水般涌来。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在我刚刚进入降珠园时,我还觉得耻辱,而现在,我居然,居然觉得幸福?难道我从骨子里就是个淫荡的女人?难道我已经一见钟情爱上了陈总?

合肥治疗白癜风的那家医院好导致癫痫病发作的病因有什么岳阳白癜风的好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小便黄赤是什么原因 东莞工作服 万能拉力试验机 贵州定做西服 电子万能试验机 订制工作服 黄冈建筑资质 扬州印刷公司 济南试验机厂 零部件试验机 液压万能材料试验机 贵州定做工作服 贵州定做职业装 电子万能试验机 黄冈建筑资质代办 襄阳建筑资质办理 定做制服 央视广告策划 全民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