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我的魔法时代101砂岩节虫

2020.01.24 来源: 浏览:0次

我的魔法时代 101.砂岩节虫

一只背上驮着三座山峰的山岳龙龟,顺着洋流漂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三座山峰并没有苍翠的古树,大片的青色石壁露在外面,只有在纵横交错的沟壑中才生长着藤蔓和灌木,我们小队一行人顺着一条岩壁的裂缝进入翠绿的幽谷之中。

卡兰措和走在最前面,她手中拿着一把砍刀将拦在我们面前的藤蔓砍断,那些带刺的荆条抽在她身上,只是在她小麦色的肌肤上留下一道白痕,随后转瞬就消失不见。

这些沟壑与裂谷是山岳龙龟龟壳上的裂痕,但对我们而言却是几十米深的幽静山谷,谷底甚至有浅浅的溪水流过。

我们走出一端路,并没有发现山岳龙龟口中所说的寄生在它龟壳上的‘虫子’,我们甚至没有在这座‘移动小岛’上发现其他的鸟兽,这里安静甚至有些可怕,四周传来海风吹拂沟壑里藤蔓叶子时候发出的沙沙声,远处海面上涌动的海浪声和贼海鸥的鸣叫声。

这里的路并不好走,甚至可以说这里根本就没有路,只能顺着那些纵横交错的沟壑前行,这种龟壳上的裂缝形成的山谷,在谷底也是非常陡峭的,而且经年累月积攒下来的枯枝烂叶让谷底变成就像是泥泞的沼泽,我们只能在贴近谷底边缘的石壁旁边,单手抓住两侧的藤蔓往前走。

赢黎小心翼翼地跟在我身后,她穿着一身刺尾水晶狮皮甲,在这种灌木丛生的密林里行走,轻皮甲明显要好过那些迈不开步的魔法长袍。这身轻皮甲是海伦娜的,她的背包里至少有五套这种完全一样的皮甲套装,没想到赢黎的身材与海伦娜竟然差不多,穿上紧身皮甲之后,居然透露出一种贵族剑士的风范。

我拉着赢黎的手,目光掠过她饱满的胸部,轻声问她:小时候是不是接受过剑术的训练。

赢黎抿着嘴唇,有些害羞的不敢看我,一只手遮挡在胸前,这种紧身皮甲让她显得有些窘迫,她告诉我说身为皇室成员,从小就要接受各种训练,包括语言、礼仪、舞蹈、剑术、马术以及魔法理论基础等等,她的童年生活在海音丝,这方面的学习少了很多,不过因为母亲曼达夫人是一名血统纯正的精灵贵族,所以多了一些精灵贵族的需要学习的诗歌、绘画、园艺等等。

我尽量聊一点轻松地话题,穿行在这闷热的谷底,被汗水浸湿了身上的衣服,浑身就像是刚从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既然这只庞然大物默许了我们的存在,对我们而言暂时是安全的,我有点后悔,没有向那只山岳龙龟详细的询问一下寄生在它龟壳上那些虫子的情况,考虑着是不是能用火焰喷射器一把火全部烧死。

身为剑士的海伦娜和擅长格斗的贝姬,两人拥有非常好的均衡能力,跟在我和赢黎身后走得很轻松,偶尔我还会伸手扶一把后面的海伦娜。

对于我们野外探险时候这种轻松的状态,彻丽小姐显得有些惊讶,在她的意识中,野外探险应该是小心谨慎,时刻集中精神应突发事件,而且我们身处陌生之地,对于这里的情况一无所知,更应当加倍小心,虽然这些话她并没有说出来,但这些疑惑很明显的都写在脸上。

她偷偷问身边的雪莉.纽曼:“为什么野外探险,竟然会有一种郊游的轻松氛围?”

雪莉.纽曼眨了眨眼睛,一时间回答不出彻丽小姐的问题,倒是跟在他们身后的贾斯特斯说道:“大概是因为无所畏惧吧!”

真的是无所畏惧吗?扪心自问的话,未必真的是无所畏惧,我想更多地是来至身边人的信任,无论是走在最前面开路的卡兰措,还是留在后面断后的鲁卡,我都非常信任他们。

更何况还有兰特骑士与七位构装骑士跟在卡兰措的后面,他们训练有素地探查周围情况。

在这样的幽寂山谷中,我不认为山岳龙龟能默许一些强大的海兽居住在它的龟壳上,就在我边走边胡思乱想的时候,右侧两位构装骑士同时向我们小队发出了警示,还没等大家做出什么反应,青色的岩壁猛然开始振动,右侧被树藤遮挡住的一块岩壁迅速开始龟裂,在急速地振动之下,岩块从石壁上滚落。

一条几米长的沙虫的的头部就像是不停转动的盾构机,头部顶着细碎的尖牙,一部分岩石被它吞入腹中,也有一部分岩石被它搅碎变成沙土,看着这种直径超过一米的‘砂岩节虫’破壁而出,我才猛然想到山岳龙龟让我们清理一些虫子该不会就是这些体型硕大的‘砂岩节虫’吧。

这种砂岩节虫成熟期可以拥有二级巅峰期魔兽的实力,我做梦也没想到山岳龙龟身上寄居的虫子居然有这么大,似乎一口就能把我吞下去,砂岩节虫从石壁中钻出来,猛地扑向右侧那位构装骑士,那位构装骑士反应极为敏捷,右手持盾,迈着弓步,摆出防御姿态,另一只手里的长剑藏于盾下。

砂岩节虫向构装骑士迎头撞去,构装骑士身上铠甲魔纹闪烁着魔法的流光,脚下浮现出一幅如盾牌一样的法阵,构装骑士抬手施展‘盾击’砸在砂岩节虫长满獠牙的大嘴上,笨重的砂岩节虫被砸得偏离原本的运动轨迹,从构装骑士身边掠过,这位构装骑士也是经验老练,连忙将藏在盾牌下面的长剑抽出来,借着侧身滑步的机会,将手中长剑刺入砂岩节虫的腹部。

长剑像是刺入岩石中一样,只是捅进去两寸深,就被挡在了外面。

砂岩节虫腹部外壳只是脱落了大片的灰色岩层,却没有伤到它,其他的构装骑士趁机围拢上来,但是那只砂岩节虫见势不好,一头扎进了岩壁中,露在外面的半截儿身体也是在石块涌动之后,飞速地消失在岩层之中。

没想到体型如此硕大的砂岩节虫,竟然可以在岩层之中来去自如,我们根本无法预料它们会从哪里钻出啦。

砂岩节虫的突袭对我们有着很大的威胁,岩壁上被打通了一个直径越有一米的虫洞,但是洞口已经被后续挖掘出来碎岩石填满,我们根本无法顺着虫洞追击。

雪莉.纽曼也许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魔兽,吓得脸色煞白,躲在彻丽小姐的身后,依旧死死地拽着诺亚。

在谷底这边,到处倒是沉积的树叶堆积出来的天然陷阱,可以作为战场的地方并不多,这也是构装骑士没能第一时间夺取优势的原因。

诺亚苦着脸对我抱怨:“吉嘉,你之前从没说过我们要除掉的虫子居然有这么大只!”

我耸了耸肩膀,对诺亚说:“抱歉,我此前也不知道那位龙龟先生说他身上的麻烦居然是砂岩节虫。”

一旁的赢黎这时候拉了拉我的衣角,对我小声嘀咕:“吉嘉,我在一本百科全书上看过这种虫类魔兽的简介,我记得,书上说这种砂岩节虫属于群居物种!”

“而且它们好像很饿……”贾斯特斯这时候蹲在石壁旁边,拿起一块松动的岩石,上面沾着一些粘稠的体液,他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肯定地对我们说:“一直以来,这里没有什么鸟兽愿意靠近这里,它们寄生在山岳龙龟的身上,也间接等于困在这个移动的岛上,它们在这里只能吃一些树根和砂岩,平时很难遇见鲜美的肉食,但是我不得不说的是,这种砂岩节虫可绝对不是什么素食主义者,它们的胃口好的很,几乎什么都能吃得下,当然,它们不会介意尝尝我们这些外来者的血肉。”

雪莉.纽曼凑过来,说出了她的猜想:“如果说二级巅峰期的魔兽,距离三级魔兽只差一步之遥,你们说它们有没有可能已经觉醒了‘初级智慧’,拥有了最简单的思维能力?”

这里能够单独对付二级巅峰期魔兽的只有寥寥数人,如果是大群砂岩节虫涌过来,对我们的威胁还是蛮大的。

诺亚脸上的表情变得有点难看,就听他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也许之前的那次砂岩节虫的突袭,只不过是简单的试探,那么接下来……”

还没等他的话说完,距离我们只有五米远的石壁上开始剧烈的震动,在咔咔声中,岩石开裂,一只砂岩节虫从岩壁中钻出来,扑向我们队伍最密集的地方,同一时间,其它的一些岩壁上也有好几只砂岩节虫钻出来。

我在这时候,已经第一时间开启了四系石鼓图腾,随后脚下又浮现出蓝色六芒星法阵,随后一只三米多长的冰枪悬在头顶,化成一道白光向那只砂岩节虫射了过去,冰枪与砂岩节虫在空中相遇,冰枪被撞击碎成一片冰粉,一股寒潮以冰枪为中心向外扩散,整个砂岩节虫的头部都被包裹在冰霜之中。

冰焰附着在砂岩节虫的巨口上,就像是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甲,这种体型庞大的魔兽对于冰系魔法天生拥有很强的抗性,冰枪术不能瞬间将之冻结,仅仅是带来些许的冻伤。

在我身边其他人反应也不慢,卡特琳娜第一时间摸出反曲刀,从我身旁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人影已经闪进了冰枪术炸开的冰雾之中,她单膝跪在砂岩节虫的头顶上,扬起手中的匕首直接贯体刺入,一道黄芒闪过,卡特琳娜施展了刺客的‘凿击’,又是抓住了砂岩节虫头部被冻结的一瞬间,顿时匕首刺穿了砂岩节虫的头颅。

这么一只长度超过十米的砂岩节虫头部喷出无数淡黄色的浓汁,随后浑身无力地倒在岩地之上。

这时候,贾斯特斯已经冲到了砂岩节虫的身体下面,还没来得及出手,这只砂岩节虫就已经倒下,只是淋了一身的淡黄体液。

这时,兰特骑士与构装骑士小队已经于其他砂岩节虫绞杀在一起,卡兰措也从前面退了回来,这个小队开始收缩阵型,大家尽量凑在一起,将琼和赢黎诸女护在中央,只是没想到砂岩节虫会这么多,而且它们根本就无惧死亡,巨大的身体从岩洞里钻出来,将我们层层包围。

我们果断的选择向山顶上撤,毕竟那里有一座可以返回‘贩奴者号’上的传送门,卡兰措和牛头人鲁卡两个人相互配合冲在最前面,只有他们凌厉的攻击,才能将冲上来的砂岩节虫劈退,几乎没有那只砂岩节虫能够硬抗卡兰措的顺劈斩。

只有在传送门旁边战斗,我们才可以说是立于不败之地,毕竟我们需要保留了一条退路。

兰特骑士和构装小队负责断后,彻丽小姐和贾斯特斯两个人负责守护小队左右侧翼。

我们这些魔法师们都聚拢在队伍中央,大家踩着地面上庞大虫尸,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来时的路上退去,只是没想到从岩洞中涌出数十只砂岩节虫越聚越多,后面涌出来的砂岩节虫已经将我们的退路都堵得严严实实。

后面的里退无可退,我们只能爬上岩壁,在一处视野开阔的地方摆开阵仗,那些砂岩节虫纷纷将这快岩壁包围住,这些砂岩节虫围成一道墙壁,一点点聚拢过来。

兰特骑士和构装小队这时候都受了一些伤,与这些大家伙战斗颇费体力,就连卡兰措在接连杀掉七条砂岩节虫之后,额头上泌出汗水,握着双刃大剑的双手有些微微颤抖。

既然是遭受砂岩节虫的围攻,我们势必要将这些砂岩节虫清理干净,于是我将一捆捆‘霜冻卷轴’从魔法腰包里搬出来,让赢黎、诺亚、雪莉纽曼和迪伦学长帮我丢出去,那些霜冻卷轴在丢出去之后,就爆成一片片冰雾,将这处石壁染上了一片冰雪。

一座座冰墙从空中轰然落下,将那些围攻我们的砂岩节虫封在冰墙之中,随后我施展‘冰爆术’将大部分砂岩节虫在短时间里冻成了冰雕。

在这样极寒的环境下,只要用钝器砸那些化为冰雕的砂岩节虫,那些砂岩节虫就会被砸得粉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版阅读址:m.

咸阳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贵州银屑病医院王喜文
贵州哪个医院专治癫痫病
中山男科医院
陕西专门治男科医院
Tag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