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冥尘贯第四一三章忽明忽暗的脸

2018-12-07 19:08:0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冥尘贯 第四一三章 忽明忽暗的脸

楚江童刚刚将十个短命鬼拉起来,就听到洞外传来拍掌声,随即,这些短命鬼双手抱头,一幅特别痛苦的样子.而洞外的拍掌声正在有规律的不停拍着:啪啪啪啪

楚江童急忙向洞外望去,令人惊恐的一幕发生了:尤妈妈已经坐正了身子,轻闭双眼,脸上一派慈祥,好像特别舒服一般,突然闪身不见

拍掌声还在继u,一会儿竟然变得节奏加快,间隔时间越来越短。啊楚江童猛然间感到头痛难忍,起初并没有这般反应,强忍着头痛,望着洞口的短命鬼,他们已经受不了,倒在地上双手抱头,哎哎哟哟着,显得痛苦难忍。

突然,一个短命鬼的脸由年轻突然变老,指甲迅速生长。啊再看看另外的短命鬼,几乎出现了相同的情况,只是他们的脸一下子闪到老年,再变回目前,一闪一闪的快速变化着,太可怕了,这是为什么

一个短命鬼痛苦的径直将脑袋往洞壁上撞去,只想快些结束这痛苦。啪啪啪啪拍掌声越来越密集,头部疼痛也越来越厉害。他们的脸几乎全都相同,一会儿苍老一会儿年少除铁器
,不停的变幻着。脸色居然在拍掌声中变得忽明忽黑,好像站在黑夜里的闪电中,非常可怕。

“楚江童快求求你了,快杀了我们吧,实在受不了了”

“是啊快杀了我们吧不然就再也没法复生了”

“啊,楚江童你也头疼吗”

他们痛苦地叫喊着。楚江童双手摁着太阳穴,疼痛已经越来越支撑不住了。应该是因为自己有冥尘灵悟才能暂时抵抗一会儿吧看到一个个短命鬼几乎生不如死,自己又无法拯救他们,真是太惭愧了。天哪可恶的拍掌者越来越近,似乎已经从洞的山峰上转向洞口外,而且越来越密集。

突然,洞口一闪,一个身影飘然而至,不是别人,正是尤妈妈。只见她一脸温和的笑,双手在胸前轻轻拍着,虽然两掌并没有击到一起,可是响声应该从她那里传来。

“啊尤妈妈原来真正的拍掌者是你,快停下”楚江童的身边。一个短命鬼拼命地撕扯着光光的脑袋,脸上被抓得一道一道的伤痕,他的脸一会儿老的不成样子,却久久地没有恢复过来,指甲嗖的长了,越来越长

再看另外的短命鬼,也陆续与他一样。他们的身体变化几乎惨不忍睹,恐怕他们真是被拍掌声给催老了。没法想象,拍掌者的功力竟是如此奇绝。

尤妈妈用腹语“说”道:“楚江童你误会了,真正的拍掌者并没有来到跟前,我只是续接者,哈哈哈我替你收拾了这几个短命鬼,当然也是为那几个白靴女鬼报仇了”

楚江童突然拼命站起来,忍着强烈地头痛,运功行气,一缕光焰罩在自己身上,这是自己吸纳的第一层护棺冥绫。本来想试一下,却没想到刚刚将其展开,便什么也听不到了。当然,头也立即不痛了。啊楚江童几乎未加思索,飕地跃到众短命鬼身边,挥掌将护棺冥绫张开,把众短命鬼罩在之中。很快,他们便不再喊叫,而且那刚刚变为老年的脸也慢慢恢复本来面目。

尤妈妈一看火了,狠狠地拍几下掌,却对护棺冥绫内的短命鬼毫无作用。

楚江童大声呵斥道:“尤妈妈,不要逼人太甚,任何功力都有破解的方法,如果我的忍耐失去了限度,定会一鼓作气消灭掉拍掌者,趁我还没有发怒,最好离开这儿”

突然,尤妈妈消失不见了。

也许,自己的这几句话起了作用,更或许她看到没法破解的护棺冥绫。过了一会儿,楚江童收功而立,十个短命鬼纷纷起身,互相对照了一下,这才呼啦啦全跪在他面前,齐声谢恩。

楚江童将他们拉起来,叹一口气:“唉如果你们这样回冥世,也会遭到惩罚,要不就留在这阳间吧”

一个短命鬼说:“楚大侠,我们不能留在阳间,若是那样,岂不是背叛了主子”

“是啊楚大侠,我们先回冥世再说”

众短命鬼纷纷陈说各自的想法。

“也罢,你们回去后向主子说明详情,也许不至于噢。你们的主子是谁”

一个短命鬼说:“唉楚大侠说出来不怕您笑话,我们的主子是一只会说话的冥虱,都是它每次向我们传达命令,至于它受谁控制,真不知道啊”

“噢冥虱它有多大”楚江童穿越冥世时曾经与冥虱决战,脑海中闪过它们的样子,真有点恶心。

“它的个头应该有三头牛那么大,这是大的时候,若是它要瘦身,就只有一只乌龟那么大,它的体内有奇毒”

“楚大侠,那可是万年冥虱,据说它藏在雪峰山”

楚江童微微点头,虽然对那怪物没法想象出其形状,但一定非常可怕。想不到冥世中果然有怪物存在。

“这样吧我将你们送到诡塘边,快些回冥世吧记着以后只要少作恶事,就是对我最大的报恩上下分捕鱼游戏
。”

“楚大侠,我们有什么事也不隐瞒您了,其实我们冥世入口是在古城中,并不在诡塘里,那里只是出口。”

“什么古城中的哪里”楚江童惊奇的差点跳起来。

“就是您的画廊那儿,画廊东侧的墙根下,还记得您画廊中曾经出现过的尘沙吗其实就是我们进入冥世时弄的。噢,也许我们回去后就会永远的消失了,今天跟您说出实情心里也痛快些,因为我们最敬重您的人品和智慧”

楚江童突然沉默了,怪不得自己的画廊中曾经发生过一系列的诡异事件呢原来那就是冥世的入口,太不可思议了。楚江童将他们送到自己画廊处,此时,这里已经清静异常。那些白色布靴鬼早撤走了,画廊里的东西被摔砸一光。

“告辞了,楚大侠,如果有来生,再来报恩”一个短命鬼动情的作揖道。

“走吧多保重”楚江童挥挥手,心情非常沉重。想想他们的命运,也真够惨的。

一个个短命鬼来到画廊东侧的墙根下,闭上眼,唰唰唰全不见了。

楚江童连画廊里都没再进去,径直奔去山上。乔闬很能干,尤其当着两位美女,累死的也说是乐死的。他还在草房外布置防御工事呢红衣少女首先奔过来,扯着楚江童的手问东问西,好像自己的帅郎终于出国归来。尤尼斯和小巫蛮则相对冷静。

“尤尼斯你妈妈她回家了,只是她失望的样子让我感到愧疚,却又没办法让她满意”楚江童走到尤尼斯跟前。

“船长,你已经尽li了,战胜那些短命鬼并不出乎我的预料,虽然他们个个强悍。只是,我担心你我接下来更强da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那个看上去特别温和的妈妈。”尤尼斯语调沉重,可以窥到她复杂的内心。

佳勃从草屋中出来,忧愁的目光如同即将熄灭的灯。

“佳勃嫂子,你应该暂时为小佳荒高兴才对,白靴女鬼并不全是坏的,她或许会想办法救出小佳荒。”

“楚江童,我目前最信任的人只有你,所以我在一天天等着他,你放心,我会一直等到他回来。”佳勃扭头进了草房。

乔闬张着双手,身上弄得尘土兮兮的:“小妹夫,现在我最大的快乐就是干活,你看我好像白干了,你们是不是要走为什么不多住几天”

“噢,乔闬哥,我真该将那些短命鬼领到这里来,试一下你苦心修筑的工事。还好,他们也许更喜欢从后窗进屋。”

“嘿后边我也做好了准备,走,去观摩观摩”乔闬接着楚江童向草房后走去。

“这些工事别拆了,什么时候都有用”楚江童望着一排排被削尖的篱笆水陆挖掘机租赁
,“暂时先用来喂几只羊吧”

乔闬高兴地心花怒放:“让红衣妹子先住下来吧,她和佳勃有共同语言,正好开导开导她,如何”

“噢,我倒是觉得咱俩更有共同语言,她还有别的任务,我们走了。”

“哎,那你得给我送两瓶好酒来,二十年前的”乔闬撒起赖来。

楚江童笑了笑:“二十年前我才几岁除非那是遗产,多给你补几瓶啤酒就不错了”

下山后,坐在画廊中,各自沉默着。小巫蛮不停地收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显然很伤心。收拾一会儿便冲门外呸呸两声。楚江童为了打破沉默,说道:“小巫蛮,这已经够幸运的了,她们没有将咱的画廊拖到冥世去”

尤尼斯站起来踱到门口,向外望着,她的心情最沉重。红衣少女过来劝她几句,也没起什么作用。楚江童只好说道:“尤尼斯,那个拍掌者,才是我们真正的对手,他一直不现身,而在山上的泉韵阁中同样存在着,如果将他控制,也许你妈妈就解脱了。”

“他是无形的,去哪儿找我只担心妈妈没法解脱了”

“走,去你家,我有个新想法”楚江童从泉韵阁下山时,就有了这个决定,自然有他的道理。

尤尼斯却没动地方:“我怕看到她,对那个家已经有点恐惧了。”

“不,只有靠近妈妈,才可能找到那个拍掌者”楚江童异常坚定地说。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