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惹火狂妃殿下宠翻天第四十九章好久不见

2018-12-07 20:32:5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惹火狂妃:殿下宠翻天 第四十九章 好久不见

只是还没有等到蝎子的腿落地,它便重心不稳,掀翻在地。

原来方才蝎子完好的四条腿,正好踩在殷宁的法器之上。法器一飞起,它的重心就向另一边偏移。而那一边他只剩下三条腿,其中一条还高高举起,想要踩死殷宁。

剩下的两条腿,根本就无法支撑它的重量,而法器也推着它,直接将它掀翻在地,露出了腹部。

这便是爬行妖兽的弱点,翻倒之后,很难再爬起来。

殷宁也就趁着这时,将匕首插入它的腹中。

殷宁原本以为会是一场轻松的猎杀,却没想到,自己灵气耗空,身上更是受了重伤。

“漂亮!主人越级杀哦!好厉害。”

“越级?”

殷宁按住胸口,感觉自己只要一松手,就能直接吐出血来。

“哦随车吊
,我刚才忘记说了,这一只蝎子不是我们昨天所见的那一只。昨天那只蝎子是四阶的,这一只蝎子是五阶的。主人,你没发现它们尾针的颜色不一样吗?”

殷宁跌坐在地,她摇着头,无奈地说道:“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注意到?你为何不早一点提醒我?”

玥昭也觉得自己很无辜。

“我还没来得及提醒你,你就握着匕首上去了。”

殷宁放弃自我地躺在荒原之上,用胳膊挡住自己的眼睛。

“自作孽,不可活也。”

玥昭也觉得自己对不起主人,便静默下来。

也是这时,耗空的灵气,像是吸盘一样,将周围空气中的灵气,全往殷宁的身上引。

殷宁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她恍惚间,感觉自己体内的伤痕,在灵气流过之后,全部慢慢愈合了。

“主人真厉害!灵者五阶了。果然,越级能够进阶。”

殷宁暗道:我宁愿不要这样凶狠的进阶方式。

虽然身体的伤痕都已经被修复,但殷宁却觉得自己分外的疲惫,一点儿也不想动。

在入梦之前,她轻声喃喃。

“身为天选者,灵者五阶。我应该,不会被冻感冒……”吧。

最后一个字被她咬在了唇齿间,并不清晰。

大概进阶之后,不仅是灵力补充,体力也有一定的恢复。

她躺了一会儿,便恢复了力气。将灵气在经脉中流淌过一周天,她才站起身来,往自己的小帐篷里走去。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天。

大概是因为第一次越级挑战,难度太高,之后的几次猎杀,殷宁都觉得非常简单。

十天过后,她已灵者六阶了。

实力在稳步的提升,节奏也不是很快,殷宁都有些享受这个过程了。

大概他这有些消极的安逸态度,让老天有点看不下去,专门找了人来让她虐一虐。

荒石之地附近,有个非常有名的采石点。所谓的采石点,就是赌场所用的赌石出处。相比南边那些都近乎被人挖净的采石点,北边的这些,利润更大。

每天不仅有赌场派人来采集,更有不少投机者,前来偷矿。

殷宁被盯上的原因,和之前她在紫障林遇到的一样——孤身一人的小女孩,能力只有灵者六阶,杀妖兽跟切瓜一样容易,不过几天就,收获了大量的内丹。

不仅那些投机者们眼红,就连赌场的人,看殷宁的目光,也带着怪异。

“小姑娘,识相点,就把东西都交出来。不然我可不保证,在你那漂亮的脸蛋儿上,画出怎样的花来。”

殷宁像是没听见他们所说的话一样,坐在自己的帐篷跟前,数着储物袋里的内丹。今天是她到达荒石之地的第十五天,她每天猎杀一到两只妖兽,大多数是五阶,只有几颗四阶,总计十九颗。

一阶妖兽的内丹,能够卖五颗下品灵石;二阶妖兽的内丹,就涨到了二十颗下品灵石……四阶妖兽的内丹,要一百颗下品灵石;五阶妖兽的内丹,最低要价五百颗下品灵石。

她这一袋子,便有七千五百多颗下品灵石,她再杀三四天,那她就有八颗中品灵石了。

一颗中品灵石,够她补充一次的灵力。

最终她得出结论:收获还行。

“小丫头,别太傲。”

对面的人一说完,就冲她直面而来。

殷宁才懒得和他们纠缠,她将许久不曾使用的孕灵鼎取出,精神力缠上之后,便试着绕到那群人跟前。

众人见她使出手段,纷纷戒备,但没想到那造型奇特的鼎停在半空就不动了。

殷宁见他们露出讽刺的笑容,冷哼一声,几人就感觉脑袋被人扎了一般,不禁跌倒在地,翻滚哀嚎。

“今天,我教你们一堂课,那便是,不要以貌取人。”

殷宁说完,便转身进了帐篷。

她正要休息,却突然觉得有人靠近。

不得不再次从帐篷里出来,她的脸色有些难看。

这次的人,殷宁有几分熟悉。

是那个在她去京城的路上,帮了一把的年轻人。此时,他也瞧清楚了殷宁的面容,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好久不见。”

殷宁对他的印象不太好,脾气暴躁不说,还有些被迫害妄想,疑心病似乎也很重。所以面对他,殷宁有些不想开口。

“嗯。”

殷宁很冷淡。

两人之间隔着许多哀嚎之人,场面很是奇特。

他大概也觉得有几分尴尬,咳了咳,说道:“我方才偶然得知你有麻烦,不过看来,你已经解决了。”

殷宁也不客气,点头应道:“这几个杂鱼,收拾起来,很容易。”

她的冷淡自傲,年轻人不是第一次知道,所以并不惊讶,又寒暄了几句,便各自离开。他在离开前,还将那几个“杂鱼”搬走了。

“我叫京醒桢。”

离开前,年轻人报了自己的名字,殷宁没有回过身去,淡淡道:“殷宁充气芯模价格
。”

一般而言,互通姓名之时,要加上家乡,主家。比如,殷宁应该说:春彤城殷家殷宁。但殷宁没有这样做,一是因为京醒桢也只是报了名字,二是,她实在不喜欢殷家。

不过,听见了他的姓,她便大概知道了他的身份。

大京国,京姓为国姓,京醒桢不是皇族,也是贵族,是她并不想接触的。她可没忘记,大京国的皇帝和国师,是怎么亲手将自己送会殷明那个恶魔手中的。

翻找着补给药品,殷宁皱起眉头。

药品不够了,要去城里了吗?

她正准备歇息洗筐机
,帐篷外再次响起动静。

殷宁不想出去,但一想到对方可能因为自己的躲避,将帐篷毁了。她现在可是“一贫如洗”,能不浪费,就不要做危险的事情。

她钻出帐篷,还未说话,就被人先抱进了怀里。

“好久不见。”

虽半盏茶之前,她听过这句话,但这两者的语气完全不同。

殷宁收起了瞬间出现在掌心的匕首。

这一句里,饱含着思念。

“是你自己离开了这么久。”殷宁无意识地撒着娇,将脑袋埋进仞寒的颈项,“我很想你。”

这一刻,殷宁心中没有之前的尴尬和不悦,似乎所有的情绪,都在这几天的猎杀中,消耗光了,只剩下想念。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