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神奇顺风车第二章神奇顺风车皇

2019-01-12 16:24:3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神奇顺风车 第二章:神奇顺风车

小树林外,丁一天操纵着光幕,玩的不亦乐乎。

光幕就像是丁一天意识的延伸,随他的意识放大缩小,挪来挪去。

他刚刚产生了打车回家的想法,“神奇顺风车”的app就已经自动打开,先是弹出了一个警告界面,上面说什么“本软件使用了被严格禁止的技术,存在‘强制接单’、‘操控用户行为’等违法现象,所有后果用户自己承担云云。

神奇顺风车第二章神奇顺风车皇

用户协议是从来没人看的,丁一天心中一动,警告界面消失,顺风车自动下单了。

“由当前地点前往中京科技大14号宿舍楼,乘车人数1人,自动匹配车主。”

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下单成功。

“滴滴,宝马车主杨秋岩已经接单,本次出行需要支付16.9元或1诚信值……”

“这么快?而且还是宝马车?这年头宝马车主都跑出来接顺风车了?”丁一天极为纳闷。

他下意识地点开了对方的资料。

++++

车辆信息:黑色宝马5系,车号中AX000X。

车主信息:杨秋岩,男,42岁,中京科技大教授。

个人评价:64。

诚信值渐渐的不再和这个城市有任何交集修正:0。

综合评价:青铜III星。

状态:被学术委员会审查,焦头烂额。

趋势:被人陷害,名誉尽失,前途迷茫,由白银I跌入青铜III,预计将跌入青铜II。

更多>>>

++++

信息出乎预料的详尽,正上面还有一张照片,身穿儒雅灰色西装的中年男子,站在一尘不染的宝马5系侧方,打开了后车门,微笑着望着前方,一副专业司机范儿。

这些难道都是顺风车搞出来的?

但丁一天最感兴趣的还是那个“个人评价”。

“青铜三星”这个评价,一看就是套用了丁一天最熟悉的游戏农药的段位机制原来是隔壁邻居的小孩子。

农药的段位机制从低到高,是青铜、白银、黄金、铂金、钻石、王者,每个段位还有星级,星数越多级别越高。

但青铜三星这种评价,在农药里,基本上是新手中的新手。

“只有青铜三星,马上就要掉到青铜二星的教授,这也混得够惨的,难怪要跑出来开顺风车。怎么说我都是钻石三星……”丁一天吐槽着,顺手就打开了自己的用户属性界面。

++++

用户:丁一天

个人评价:青铜I星(1分)。

诚信值修正:+50

综合评价:51分。

当前评分:青铜III星。

*您可以乘坐同等级车主的顺风车。*

++++

丁一天瞬间就说不出话来了。

他本以为对方是渣渣,但是对比一下,才知道对方并不是渣,而是评判的标准太高了。

杨秋岩的个人评价是64,而他只有1,对方是他的64倍!

64倍,是什么样的概念?是不是说,64个丁一天绑在一起,也没有一个杨秋岩影响力大,个人能力强?而这样的一名大学教授,都只是青铜3,那我如果没有这50点诚信值,只是青铜1的渣渣?

青铜1是最底层的等级了,丁一天觉得,虽然现在大学生不值钱了,但自己身为名牌大学的学生,怎么也沦落不到社会的最底层吧。

“不可能!”丁一天摇摇头,拒绝承认现实,“一定是这软件不符合国情。”

越是如此,丁一天越想看看这个个人评价是自己几十倍,却还来看顺风车的教授,是个怎么样的人了。

地图定位显示对方距离两公里,估计马上就到了,丁一天低头仔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小心翼翼拍打了一番,把伤口和撕裂都抚平,把灰尘拍去。

这辈子第一次坐宝马唉,今天可得好好在宝马车的后座上哭泣一下……

要掩面哭好呢,还是嚎啕大哭好呢?

满怀着期待,丁一天就站在路口翘首以待了。

远远的,他看到道路的尽头有人骑着一辆共享单车冲了过来,骑车人似乎还在频频看他。

“该不会是来接我的大教授吧,骑着宝马自行车,没毛病……”丁一天刚刚吐槽了一句,就看到那自行车加速冲了过来:“丁一天!你已经被勒令退学了!快跟我回去见系主任!”

卧槽,是导员马训利!

难怪他刚才追着追着掉队了,原来是跑去骑车去了!

丁一天下意识地转身就向小树林里跑,导员丢下自行车,拔腿就追。

丁一天跑了几步,突然觉得不对。

不是说极限负值的影响已经消退了吗?

谁特么来告诉我,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我还要逃跑啊!

……

杨秋岩最近确实焦头烂额。

身为中京科技大的教授,42岁的年龄,也算是年富力强。

加上研究的方向正是热门,实验室的款项还算充足,学校里也比较重视,还有几个不错的学生帮衬,可以说未来前途光明。

但就在两周前,杨秋岩突然深陷泥淖,被拉入了一场席卷学界的“抄袭门”中。

杨秋岩发表的一篇关键论文被指抄袭,和另外一名教授发表的论文雷同,对方是中京大学的一名知名教授,年近六十,在学术界比杨秋岩的底子硬扎多了,又是不同刊物,几乎同时刊发,双方顿时就开始扯皮。

大概是因为对方在学术界更有人脉,现在的舆论逐步转向了对杨秋岩不利的方向。

这论文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细分领域的开创性论文,杨秋岩近十年的心血投入其中,论文更是他一个字一个字在电脑上打出来的,怎么可能抄袭别人?

甚至为了保密,杨秋岩几乎从不把论文带出实验室,仔细想想,唯一一次例外,还是因为上次中京几个大学的教授学术交流,杨秋岩带错了笔记本,把自己记录实验数据和论文的笔记本,带了出去。

而恰好对方也参加了这次学术交流,难道是因为那次?

杨秋岩委屈愤怒,对方表现的比他还委屈还愤怒,互相指责之中,斯文扫地。

双方各执一词,争论不休,很快学术委员会就开始介入,展开调查。

杨秋岩算是个醉心研究的纯学术派,对这些口水仗完全不擅长,对方却是各处走访,到处游说,获得了很多人的同情,而今天下午,就会展开一次听证,届时赢者名利双收,败者万劫不复,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共同署名,也会被人抢走一半心血,这让杨秋岩怎么能接受?

午饭后,准备听证会的时候,杨秋岩心烦不已,干脆开车出来转转,转悠着就跑到郊区来了。

越转心里越是憋屈,想要找个人聊聊,他都恨不得随便拉个人上车,听他诉诉苦了。

“等等,好像有个这种东西……”杨秋岩掏出翻了翻,就找到了一个“滴滴出行”。

摸索了五分钟,终于接单成功了。

“您已接单丁一天发布的行程,请准时到达发车地点……”的提示语响起,杨秋岩突然生出了一种荒谬的感觉。

等等,我?大学教授杨秋岩?接顺风车?没搞错?

上海太阳能工程价格
足底按摩的好处
饿了外卖网上订餐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