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阴阳天师第250章我不是要说这个决

2019-01-12 16:30:0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阴阳天师 第250章 我不是要说这个

撑着天机伞,用着悬空奥妙术,迎着狂风暴雨,我一步步走出了树林,在走出那一刻,我警惕着的心才稍稍放下,我转过身,看着隔着树林的土丘,一阵阵默然无言。复制址访问匕匕····蛧·首·发

轰!

闪电划破半空,短暂的光芒照亮了一切。

映着我面无表情的脸。

良久!我转身离去,伴随着闪电远离了树林。我在路边看到了依旧在等候着的凤凝,她远远便看到撑着天机伞走来的我,所以撑着伞下车等待。

当我走近,她连忙开车门,了车才问“怎样?”

我翻手取出珠子,凤凝看到后顿时松了口气,但神色又显得很复杂,因为除了我身衣服有些脏外,其他没有一点伤痕,甚至连一点雨水都没有,这对于她而言是一件不敢想象的事。为什么?她可是用尽办法也走不进封印,仅仅如此,连进去都极为困难,别提见到里面的人了,由此可想而知自身与我的差距。

凤凝犹豫了一下,问“里面到底是什么人?”

司机竖起了耳朵,并启动引擎开车。

我呼了口气说“鬼门除了门主,还有一位鬼神和四大鬼帝。树林封印内便是其之一,他没有法号,但号称鬼和尚,极为神秘。”

司机插嘴“你毫无损伤的回来,也是他被你干掉了?”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因为有李松在,李松不可能不告诉他们我与鬼门有仇,且是不死不休的仇,

我摇了摇头,解释“交手是交手了,不过只有短短一瞬间。”我吸了口气,继续说“他要在鬼门等着我,他要在所有人面前干掉我。”我双手抓着膝盖牛仔裤,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可是,那并不是害怕,而是兴奋,对,没错,是兴奋,因为对手的强大而引起了的期待感,我竟然隐隐无法自制。我深深呼吸,深深呼吸,压制这种感觉,我为身躯生出这种感觉而恐惧。

凤凝皱眉问“他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他感觉不是你的对手?”

“不,他与我的实力在伯仲之间,他奈何不了我,我对他也没有办法,所以我们很默契的给了各自一次机会,他可以借助鬼门的力量杀我,夺回珠子,我也可以找其他帮手,

是这样,鬼门才是我们真正的对决战场。”

司机撇撇嘴“哼!他以为他是谁,他让你去,你不去好了呀。”

我摇头“我有一个朋友在他们手里,她对鬼门很重要,对我同样重要,我不能坐视不管。”

凤凝叹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默然。

“去哪?”司机见气氛不对,错开了话题。

我看向车窗外“学校。”

“回学校干什么?”

“救人!”

……

“狂风依旧,暴雨不息,仿佛要冲刷掉世间一切罪孽。”

车在风雨疾驰。

车在雷电纵横。

我们快速的返回学校,在女生宿舍楼天台找到了他们,只有令狐星与那个僵尸学生,我与凤凝走了过来,扫了一眼他身边的僵尸,目光落在令狐星身,询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令狐星解释“他是凤凝所说的,林小玲的男朋友,我答应给他一夜的时间。”

僵尸学生“我不会食言的,我知道自身的处境,不会伤害她,也不会见她。”

我点头“林小玲身体的情况我会解决。”

每个人手里都撑着一把伞,站在雨,等待着,为了一份纯真的感情。

时间缓缓流逝。

经过一夜的折腾,雨势渐小,狂风渐息,雷鸣尽退。

天色渐明!

僵尸学生看了看天色,说“时间到了。”

令狐星扬起了手,严肃说“我们会帮你照顾好小玲。”

“多谢!”

令狐星掌刀落下,僵尸消散在蒙蒙细雨,只有一把伞自高空飘落,落在地面,溅起少许水花,令狐星盯着那把伞,一本正经的说“余晖,你真有办法解决林小玲的事?”

我一愣,捏了捏额头,说“这种事我已经经历过一次,人与僵尸是不可能有感情的,算是,也不会有结果。”

凤凝撇撇嘴“人的感情关我门什么事?”

“第一,他们有父母,这一关他们过不去,除非他们私奔,还有第二,食物,僵尸是需要吸血的,没有血僵尸会发狂,他们怎么生存,第三,僵尸是不老不死的,好吧,你可以说把另一方也变成僵尸,但问题又来了,僵尸不能怀孕,如果怀孕那是魔星,不怀孕的情况下两人可以生活十年、二十年、五十年,或一百年,但你能保证他们能一起生活两百年?不要说可以,想想现在社会的离婚率,再是魔星的情况,魔星若向善,生命不会长久,可如果作恶,后卿是例子。”

我长长吐出一口气,接着说“还有一点,他们是见不得光的,注定一辈子躲躲藏藏,为什么?你自己想想他们露面会有什么后果?第一所不会放过他们,幽泉会、阴阳协会不会放过他们?那些所谓正道高手呢?除此之外还有鬼门、六荒门,他们向来是要么招揽要么杀掉,你明白吗?他们将永无宁日。”

凤凝盯着我,凝视着我,认真的说“因为这个,所以要分开他们。”

令狐星插嘴“这是人!”

“没错,这是人性。”我转身向天台边缘走去,错开了话题,“天亮了,我们再不走一定会被发现的,暂时先离开吧,等第一节课时把她叫出来行了。”

我顿了顿,斜眼看令狐星,说“我们好像还有点事要谈。”

我们离开了学校。

不过,并没有走远,而是找了家餐厅,一边吃东西一边休息,本来凤凝要跟着,却被我一句话撵走了。

令狐星喝了口红酒,看着我说“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对僵尸极为敏感吧,其实没什么,因为我师父赤帝曾得到过女魃的精血,女魃亦是僵尸始祖之一。”

我摇头“我不是要说这个。”

四川九寨沟价格
路牙石模具价格
除湿机多少钱一台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